《亚利克斯战记》

第33话 在梦的深渊尽头

作者:外国科幻

在如梦如幻,连灵魂都未能触及的深渊尽处……。

“这里是……咦?红色……火……。”

名为“亚利”的少年正站在一座由石块砌堆而成的殿室中,那似乎是间展望台,走到平台尽处,就可以发现底下是数以千记甚至万计延伸下去的梯阶。

这里是一座高大的金字塔,少年所在之处,大约是中间偏上的位置,再上去,则要有更高的身份才能里足其中,就如金字塔,越高的位阶则能里足的位置就越少。这座位于市中心的金字塔究竟是做什么用的,神殿?少年并无心去想这些事,眼前的景气正吸引着他的目光……。

“战争?”少年的脑海里浮出了这个字眼。

以金字塔为中心而辐射延伸出去的这座大城正被火焰所围,这座城市就像是一幅美丽的画,一幅正被散布四周的火星缓缓侵蚀,呈现灭亡之象。

街道也不断上演杀戮剧,武装的士兵与武装的士兵彼此交战,斩落对手的首级,用马蹄踏碎败死者的骨头,规划完善的水道系统里所流的尽是鲜血……。在一些巷道里,也可见到持武器的士兵正追杀逃难的百姓,也可见到人们为逃难而彼此殴打践踏的景象。同样的“杀戮”,正以不同的方式在上演着相同的“戏码”。

而名为亚利的少年之存在就像是个局外人,是舞台下的观众,但是,“观众”并非只有他一人而已。此时……。

“……距今八百七十多年前,佛尔盖亚大陆最大最强的人类国家“圣国”在此时灭亡了,西北的亚汗龙帝与北方的铁骑狼主联合攻入了这座曾经是世界最美的圣都,可是在这面临国家存亡的时候,站在圣国统治地位的神官阶级却还在内斗,或许,让这把火烧尽一切丑陋之事也是一种“美”……。”

一个跟少年年龄相仿的少年正从他后头走了过来,这位少年身着圣国的僧袍,那款黑发与黑眼就像布满星辰的夜空般深邃黑暗。“你是谁?”在少年问了这问题之后,黑发少年已站在少年的身边。

““你”这个词在这种情况下使用并不恰当,尤其是对“我”们两人而言……。不过,使用的话对待会的交谈会比较方便,我们就用“你”来称呼彼此吧……。”

少年似乎听不太懂,于是“那……你是谁?”又是同样的问题。

“这问题我暂时并不想回答,而且,真正的问题应该是‘我是谁?’才对,这解答我可以先告诉你,我们都是源于唯一的存在……。”

“我不懂耶,唯一的存在?”

“是的,唯一的存在,只不过我们被分成四个个体罢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称呼我‘兄弟’或是‘朋友’……。”

“那……你有名字吗?我有一个叫“亚利”的名字耶……。”

少年很热切地询问对方,只是……。“我曾经有很多名字,但那只是为了行事方便而取的,对于你我而言,名字都是非必要的存在……而且,你并非是你所知的“亚利”,只是,“亚利”与你是最接近的存在,所以你才会误以为自己是“亚利”……。”

“可是,我知道很多事呢!像是……咦……像是?”

少年疑惑了,在他的意识中确实找得到与“亚利”相关的许多记忆,虽然都想得起来,但是,那一切却又都好像不是自身的事物,反而像是别人的东西似的。

“我是……我是亚……亚利?我……我是……谁?”

“别想了,迟早你会想起你是谁的,从悠久的沉眠中苏醒……。”

“苏醒?你是说我正在睡觉吗?这一切都是梦……。”

“有点类似,但不一样!以前的你连梦都不曾有存在过,虽然最近你“觉醒”了几次,但是都太短了,很快地你又沉眠下去了……我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你完全觉醒的那一天……。”

“你说的话好玄哦!朋友……。”少年反而更搞不懂了。

“那就别再想了,沉眠不是永远的,只要你觉醒了,自然会了解‘你是谁?’‘来自哪里?’‘背负什么使命……’等问题……。”

黑发少年伸手指向那燃烧中的城市。

“你觉得这城市如何?我指的当然是沦陷于战火之前的圣国……。”

“很美又富强的国家,几乎不逊色于我记忆中的帝都阿斯卡里亚。”

“的确,存在于我体内的“识”也是如此记载着……。”黑发少年的语气此时就变得沉重些,他又继续:“……这个国家-圣国是建立在层层阶级所形成的巩固基础上,每个阶级的人都有自己所被付予的职责,圣国也才能成为当时世界最大的国家,可是曾几何时,各阶级的人开始不满自己的地位,纷争开始了,富强数百年的圣国动荡了,衰弱了,甚至演变成如今被外国势力侵略而灭亡的下场……。”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呢?”少年好奇地问道。

“那是我所拥有的“识”的特性之一,当时所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比如说哪件不为人知的阴谋,暗杀,甚至在我们所见的“现在”,哪个人正在哪里被杀,他的哀鸣、痛苦的面貌等等都记录在其中。不只这些,从这世界存在开始,所有发生过的事都确实被记录下来。只是……我虽然能知道所有的事,却无法理解他们的动机,你应该比我清楚的多吧!我的朋友……。”

被人这样问,少年就开始想着,他看着眼前燃烧中的都市,然后,就突然不自觉地说出‘慾望……’的事。“……是贪心,是慾望,这一切都导因于人心丑恶的那一面……。”少年不禁颤抖着。

他反问:“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这些好像一直存在于我心中似的……。”

“不用怕,那就是你所拥有的“心”的特性啊!”

““心”?”

“嗯,“心”跟我所拥有的“识”非常类似,“心”虽然是不断吸收人等生命的思想,但并不是那样明确实质的,而是更原始的爱、恨、憎、慾等本质……最近,对这些事物我稍微能理解了一些,‘为什么这样稳固的阶级体制会产生裂痕呢?’这个问题现在的我也稍微能理解了,是因为贪心啊!国家一富强后,分配不均等不公平的现实产生了不满,不得利益者嫉妒既得利益者,既得利益者也想永远保有这一切,那“裂痕”是从内部开始产生的……自我瓦解,是圣国毁灭的根本原因。不过,这是制度的错吗?在“识”中,比它还完备的体制也曾存在过,但是实行这些制度的社会到最后都面临崩解的下场,这让我不禁感觉,这不是制度的错,而是施行者的人类本身的问题……。”

“人类自身?”

“嗯,假如,人类的存在能更完美的话……。”

黑发少年提出了这想法的可能性……。

四周回荡的是如哭鸣般‘呼呼~’作响的风声……。

在一处黑暗的空间里,那里已经有上千年,甚至万年之久没有光线照映过了,不过在此时,黑暗深渊的底部正隐隐散发着光芒,如一点萤火的光团浮游在黑暗中,光芒的来源是两把剑,插立在地上的双剑取代了火烛的功用,照亮了附近数十公尺的范围,但是那些光也无法照明头顶上那无尽无穷的黑暗。

“呜……。”

在光源附近,有人影在晃动着。“我……我还活着吗?”那是一位名叫“阿萨琳”的少女,她有一头金色的短发,排除个性,其容姿其实绝对可以列入国色天香的等级。

当阿萨琳起身之时,她才发现到自己正压在一个少年的身上。

“啊!骑士殿下,振作一点!骑士殿下!”

她摇晃着这位本名叫亚利的少年的身体,突然间,她发觉到她的手触摸到某种冰冷又黏湿的东西,张手一看,那是血,亚利与地面的接触面几乎成了血泊。

此时阿萨琳也发现,亚利所躺的地方都严重凹陷下去,这是坠落的冲击所造成的,回过神的王国公主才想起了自己与亚利两人双双跌入断层中的事实。

“是……是骑士殿下替我承受了所有的冲击吗?”

其实,以他们坠下的高度,就算下面叠再多的人也全都得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阿萨琳并不了解亚利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化解巨大的撞击力,此时的阿萨琳只知道,自己虽然保住一命,可是舍身救自己的“骑士殿下”似乎死了……。

“对不起……。”阿萨琳也忍不住落了泪。

可是,当阿萨琳的泪落在亚利的脸上时,突然“咳!”的一声,亚利吐出了血,身体又颤动起来。“骑士殿下!你还活着啊”阿萨琳兴奋地摇动亚利的身体,可是,这举动会让身负重伤的亚利很痛的。

“别摇了……。”这是亚利清醒后的第一句话。

骨折的人本来就不能随便乱动,更何况是像亚利这样的摔法,他就算全身骨头尽碎也不足为奇,意识到这一点的阿萨琳赶紧放手直道:“对不起!”

后来她才发现,亚利身上的骨头其实都完好如初,血是从背部那刺伤处所流出来的,虽然惊讶,但她还是很高兴“骑士殿下”能存活下来。

“你能活着真是奇迹呢!冒失的骑士殿下……。”

“嗯……。”

此时的亚利只觉得头很痛,很多事都无法思考。

只有一件事……。“我……我的姓名……叫做……亚利克斯·赛巴斯达……请你不……不要……叫我……骑士殿下了……叫我……叫我亚利就……可以……了……。”“骑士殿下”的称呼让亚利有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亚利克斯?啊!原来,你就是那位“赛巴斯达家的小龙”啊!”

此时的阿萨琳才知道,亚利就是在此次英雄天武会上最为出名的参赛者,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她根本没去看过任何一场比赛。这只能说,命运实在是非常奇妙……。

黑暗的空间里不时回荡着风声,有时强烈到如同鬼哭神号,有时,风声就像是唏嘘的细语。不过既然有风,那就表示有通路可以离开这个地下洞穴。

“亚利,待会儿就让我背着你吧,你就稍微忍耐一下。”

动弹不得的亚利也只好说:“……好的。”

阿萨琳便先将克拉姆与她自己的艾克斯卡里巴用领子的围绑在腰上,艾克斯卡里巴还好,两手剑等级的克拉姆就显得太长又太重了,结果看起来就像是拖着剑在走。最后,她再让亚利趴在自己的背上。

“你的体重比我想像中还轻呢,好像女孩子一样……。”

这是亚利很忌讳的一句话,不过亚利知道这个女孩子并没有恶意,只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而已,她有很直率的个性,想当天救溺水的自己时,阿萨琳也是毫不犹豫为自己去做任何必要的急救动作。

“可以了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没关系的……。”

“那就好!这地下洞穴既然有风在吹,就表示在哪里应该有和外界相连的通道,好不容易从那样的坠落中活下来了,你可别中途一个人死掉哦!亚利!”

关于这样的打气方式是否适当,亚利也不在乎,反而有一件事他一直悬在心里,那就是这位救过他一命的少女的名字究竟是?“阿萨琳!就叫我阿萨琳就行了!”少女很直率地回答了亚利。

亚利只觉得:‘阿萨琳?好像在哪里听过……’

曾在帝国东方青龙骑士团里见习的亚利当然曾听过邻国凡提洛斯王国公主“阿萨琳·希罗·阿雷斯”的御名,只是现在的他伤重得无法正常思考,亚利要想起这个事实,也是以后的事了……。

神剑艾克斯卡里巴暂时做为照明用的火把,但是黑暗延伸过去似乎还是道路,一直走一直走,似乎仍没有抵达尽头的迹象。

“风在吹……。”亚利在阿萨琳的耳边喃道。

“是啊!风声越大,风势越强,应该就表示我们越来越接近出口了,再忍耐一下吧!我们一定可以离开这里的!”

其实,亚利并不是在指这件事。“风声……听起来像在哭……是哀鸣……。”亚利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似乎在哪里曾听过类似的声音,好像是在梦中,可是他却想不起来。

英雄天武会进入第四天的赛程……。

“最近真是多事之秋……。”亚修拉忍不住叹道。

昨天又有人遇害,无法制止的王国侍卫长已经十分自责,回到城里,辅政大臣杰达大人又传来让他头疼的消息。

“亚修拉阁下!阿萨琳殿下又溜出宫了!”

这是让他最为烦恼的事,现在街道上有暗夜杀人鬼四处出没,要是公主遭遇到他们的话,她的处境可说是凶险万分。“阿萨琳殿下溜出城一定是想自己解决事件,殿下实在太鲁莽了……。”亚修拉只希望他最担心的情况不要发生……。

另一方面,亚利自从出事后,汉斯、亚佛利特、希娜、与皇女玛利安等人也无心去看比赛了。玛利安则是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原本皇帝一行预定要在今晨离开的计画也因此取消了,而亚佛利特等人则是不死心地到处去打探亚利的消息,不过在这个时候,汉斯人却不见踪影。

最后有人看见汉斯,是在威京饭店的招待处,当时汉斯在付清别墅的住宿费用之后,从此就不见人影,没有人知道汉斯究竟到哪里去了……。

有放弃比赛的人,也有人仍然全心投注在比赛中。

“大家都在为那小伙子奔波,身为小伙子“老师”的你能在这里事不关己地看比赛吗?修奈达……。”武神黄海明这样问道。

“亚利不会就这样死掉的,老师您不是比我要更清楚此一事实的吗?”

“呵呵呵~我已经一百三十多岁了,老眼昏花的老头子我也有看错人的可能啊!”

黑骑士知道武神只是在开玩笑。“比赛快开始了,黄老师,这才是您来此的目的吧,吕氏五杰的最后一人“布雷德”与形意门的大弟子“雷老虎”之战……。”

“的确,我想看看武崇的亲儿子究竟是怎样的人,他的义子们可说是败尽吕氏门风,亲生儿子是否也是这样?老头子可是很好奇的。”

“从一个人的战斗来看他的人格特质吗?”

“别再说了,比赛要开始了!”

今天的第一战本是亚利与另一组优胜的桑法亚的战斗,可是亚利已失踪,对手的桑法亚也因负伤而弃权,接下来的布雷德对雷老虎之战,其实已经算是准决赛了。而且,布雷德可说是第一次有正式比赛,他的对手不是弃权就是遇害,在吕氏五杰里,他算是最为低调的人。这次他初露头角,将可见识到布雷德真正的实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