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4话 面具下的暗杀者

作者:外国科幻

代替亚修拉的新裁判显得很紧张,因为现在的气氛让他寒颤不停,杀气肃穆环生,连席上的观众都不自觉地停下喧哗,数万只眼睛都凝聚着场上的两人。

形意门的第一弟子雷老虎就如其名,体格魁梧,黝黑的肌肉喷张紧绷,就像蓄势待发准备扑杀猎物的野兽,他的左手还有一具巨大的护手,前端还附着三把刀刃,要是被这只大铁爪击中,其下场是可预期的。

而且,雷老虎早已誓杀他的对手,“你们吕氏五杰尽是些卑鄙小人,知道我们形意门厉害,居然用阴险的手段暗算我的师弟蛇王,今天这一战,我就要用你的血来祭我的师弟!”蛇王的遇害,雷老虎已经认定是吕氏五杰所为。

“……。”

但是布雷德却是沉默的可怕,他表情冷默,一语不发,三十来岁的面孔找不到丝毫感情,而任凭风雪吹袭一头杂发。“比……比赛开始!”裁判的话一毕,布雷德解下兵器的皮质封套,双腕紧握其柄,并将它扛在肩上。

宽阔的刀身呈现乌黑之貌,那磨白的寒刃似乎在呼求着血,闪放的寒光辉映着微微落雪,刀客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那是……“斩龙刀”!是武崇的爱刀……。”

武神最后一次见到那把刀,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看到武崇之子持握这把刀,顿时让黄海明产生故友重生的错觉。

此时并没有时间让武神怀旧,战斗业已开始。“该死!”雷老虎主攻,振动左臂三把钢爪从头部向布雷德劈下,只见布雷德横刀防御,硬是接下这威涛一击。但是……。

“你在看哪里啊”雷老虎又伺机以右掌划出爪击,以臂长优势在布雷德的左小腿上抓挖出三道爪痕,铺上一层薄雪的石台首次溅上了血。

寒冷的气温很快就将血迹冻结,布雷德的脚伤也覆上一层红霜。“……。”伤痛并没有在布雷德脸上留下痕迹,刀客神情默默,看着对手发动下一波攻势。

“血债血偿———!”

雄天怒吼,尽泄仇恨怒火的雷老虎将铁爪插入地板,只见轰隆震动,三公尺见方的大石板尽被掀了起来,“~~~!”一旁的裁判已经发着不明究理的惨叫逃命去了,随即,阴影遮蔽了灰白的天色,笼罩住布雷德的头顶。

但是,胜负就在这一瞬间决定了……。

那一刹那,巨石板突然蹦出电光石火,就像惊雷遽下,雷老虎抬头一望,只见那白银的雷光在头顶闪放……。那时,战斗结束了,所有的观众也沉寂下来了。

布雷德将插入石板的刀抽回,那隙缝还抹去刀上鲜血。

石板的另一侧,战败者正喷涌鲜血,那从头劈下的垂直伤口,正不停喷出血浆,溅在垂直不动的石板上。雷老虎绝想不到,他掀起的石板竟成了他的墓碑……。

“胜……胜利者!是吕氏五杰布雷德!”

优胜者已退场,裁判才道出这迟来的胜利宣判。

在离去的通道上,胜利者遇上了两个不请自来的客人,他们已经等待许久,其中年长的老者他曾见过,那死去的父亲不知在他面前提起过多少次有关老者的功绩伟业。

“为什么要参赛?”武神只有这个问题。

“……因为翔他们四人用了“吕氏”之姓,所以我才出赛……。”

“我了解了,就照你所想的走去你相信的道路吧!文尚……。”

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这个名字来叫自己,刀客只是点头示意,随后就离去。武神不禁在想:“为了吕氏之姓吗?武崇啊!你有一个好儿子,只是太傻又太认真,就跟你一样……。”看着布雷德的背影,老人想起昔日那位做事总不知变通的忘年故友。

夜又再临,对王国而言,夜晚等于是恐怖,杀人鬼的横行让一般人民都不敢随意外出。“杀人鬼?有种就来吧!我会让他成为下一个“受害者”的……。”但是,也不乏有敢出此豪语之辈的存在。

可是,杀人鬼最喜爱的就是这样的猎物。

把一个已经绝望的人杀死所得到的快感,还远不如将一个自信满满的人逼至绝望与恐惧的深渊再予以杀害要来的痛快得多。为此,隐藏于黑暗者四处搜寻着适当的猎物,本届的参赛者一向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他们多少会反抗一下……。

“小雪,晚餐你想吃什么?”

“有米饭的餐馆就可以……小米……。”

奇妙的二人组-沙漠少年阿拉米与倭国少女藤原深雪似乎成为杀人鬼的下一个目标了,名叫迦罗的杀人鬼嗅得出来,那两个太过年轻的人都具有“强”的气味。“嘿……看来今晚又可以“享受”了……。”危险的脚步悄悄地接近……。

但是,这次可没那么顺利了!“总算露出马脚啦!杀人鬼!”在杀人鬼的背后,悄然出现了王城侍卫长的身影。

“嘿嘿……。”

二话不说,杀人鬼当场逃走。“别让他跑了!”亚修拉与其手下也赶紧追击而去,要是再让犯人逃逸,自己颜面事小,亚修拉可不能再让王城人民陷入危险当中。

犯人逃往了西城门,那里因地层塌陷,已经被当局划为禁止出入的区域。

“束手就擒吧!你已经被我方团团包围了!杀人鬼!”

二十多名士兵以长枪阵列将犯人围住,背后是裂隙的断谷,犯人已经逃不了了,再加上这次有侍卫长亲自出马,士兵们也安心不少。

但是,侍卫长的脸似乎苍白了些,当火把将被困住的犯人的脸照明之后,亚修拉就不禁倒抽一口气,“是……他……他们……还活着……。”亚修拉不自觉地使用了母语(亚汗语),这是他不知何时养成的习惯。

杀人鬼也以亚汗语回应。

“嘿嘿……你终于认出我的脸啦!也难怪,这几年来你过得很悠哉的生活嘛!忘了我们的事就可以继续戴你那张让人作呕的伪善面具,你这叛徒!”

“你……不!你们八人都还活着吗?”

“不,我们是死了,自从九年前被你杀败,我一直活在跟死没两样的地狱中,唯一能稍微疏解痛苦的方法,就是去想要如何去折磨你,让你在最大的痛苦中死去!”

“这就是你这几晚杀害无辜者的理由?要报仇就直接找我,不要向九年前一样,牵连那么多无辜的人!迦罗!”

九年前的那一天,是王国人民不愿再忆起的恶梦,本来全城还浸婬在第十一届英雄天武会闭幕的狂欢中,但是八个来路不明的杀人者却以流血做为收场,在他们无差别的杀戮中,王都人们死伤近万,连国王与王妃都遇害。

后来这惨剧却莫名地结束了,那八人就在一夜间消失,事实上,他们是被当时第十一届的优胜所杀,那个人后来当上了王城侍卫长,但是这件事都一直没跟任何人提起。因为,那八人杀人的动机就是冲着侍卫长而来……。

绝不再让那惨剧发生!这是亚修拉当日立下的誓言。“我不会让你们再杀害任何人!八部众-迦罗!”亚修拉主动出手,这让士兵们都吓了一跳,他们所认识的侍卫长除非是迫不得已,否则是不会主动出手伤人的。

亚修拉的移动以超越吕牙王的豹足之速一瞬间就冲至迦罗身前,掌式-龙劲应声而发,掌击爆发轰怒之吼,但是,这一掌不仅没有粉碎迦罗的胸膛,一股炎气还逆袭而来,火舌刹那间就侵蚀亚修拉的左掌。“侍卫长大人!”士兵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尊敬的侍卫长居然会失手,还被反震负伤。

亚修拉将着火的左掌埋入雪堆。“这……这是什么?火焰的气劲……。”这已经不是人类的技艺,对方已经不是亚修拉所知道的迦罗。

而且,亚修拉的左手也因严重灼伤而已经无法再使用了。

“嘿嘿~就让你见识!我们在“地狱”里获得的新力量!”

迦罗再度异形变化,他的头发逐渐燃烧,鳞片也突破皮肤而浮现体表,双手变化成猛禽爪掌,而那焚烧着红莲之炎的一对羽翅,更是烧灼着亚修拉的理智,人类变成怪物,这根本是前所未闻之事。

受到惊吓的不仅是亚修拉一人而已,其余的士兵早就已经呆愣住,他们的眼睛已离不开这非现实的一幕。迦罗的双翼缓缓凝聚出数十根枪头般的刺……。

“小卒子该下台了,炎翅!发射!”转瞬间,火焰的枪尖纷纷飞射,被击中的人立刻就燃烧起来,血肉融解又迅速焦黑,在倒地之前,他们已经被烧化得连骨头都酥黑,倒地的冲击就让死者都像黑炭一样碎散一地。

在亚修拉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之际,他背后又传来凄厉的哀号,有两个残存者想转身逃走,却被一个肥胖的巨人所逮,那双巨腕上各抓着两个士兵,就像小孩在拿布偶一样。“哇啊啊~”更可怕的惨剧正在发生,被抓住的两名士兵发觉自己的衣服逐渐溶解,随后就是皮肤、肌肉,巨人体表的“汗”具有可怕的腐蚀性,士兵们到断气之刻,身体已经被活生生地融化大半。

“他是“闼王”,他的外貌变得很多吧!哈哈哈哈哈哈!”

亚修拉确实认不出闼王的身份,迦罗与闼王两人根本是异形之姿,而且都有可怕的力量,侍卫长甚至认为自己已没有任何胜算……。

‘对不起……殿下……我恐怕无法再为你效劳了……。’

如果可以,亚修拉希望能再见到公主殿下一面。

见到亚修拉这般无能的模样,迦罗不禁泄气地说:“……真失望,这九年的时间已经磨钝你的爪牙了吗?在九年前以一人之力灭吾八部众的亚修拉到哪里去了?看来,你已经中了凡人思想的毒,失去我们“暗杀拳士”该有的意志了!”

听到“暗杀拳士”这四个字,让亚修拉的心脏遽然抖动,这是他不愿在想起的事,他好不容易能以“人”的身份活着,又怎会想要再变回过去的自己……。

“够了……。”亚修拉站了起来,低声道:“……我已经不是“暗杀拳士”了,就算是弱小,我也想保有这脆弱的人心,舍弃人心的温暖,舍弃这一身的痛苦,这跟死人又有什么分别!?即使我今天会死,我也想以“人”的身份死亡……。”

“真是失望……。”

迦罗万万想不到,亚修拉竟然会“堕落”到这种地步,就连无法言语的闼王也愤怒地‘呼呼’作声。“现在的你已经没有杀的价值……。”迦罗失望至极,但是,接下来他说出的话却引起了意料不到的结果。

“……昨天那小姑娘还比你有勇气得多呢!虽然在我眼里,她不过是个拿着具有强大力量的玩具的小鬼头……。”

亚修拉死寂的眼神突然像解冻一般,“你……你刚说什么!?昨天被你们攻击的人是个女孩?不是男的吗?”

“都有啦!有趣的是,两个人都拿着一把发光的神器呢!女的太弱了,而男的呢?则是太笨了!哈哈哈哈哈哈!”

“艾……艾克斯卡里巴!?阿……萨琳……殿下……。”

亚修拉的脑海里不停闪放着各种声音,但是,迦罗的话却一直回响着,那是他最不愿意相信的“可能”,他一直试图劝自己不要相信,甚至还想骗自己,可是……。

砰……砰……砰……。

脑海里那吵杂的喧嚣在一瞬间就平息了,一切都归于宁静,只有某种规律的声音,那是心跳的声音,亚修拉的心静得可怕,他的眼神也失去了生气。

“让我们一起杀了他,闼王!”

炎翅与腐肉针破空射来,将亚修拉所在之处轰得是沙尘飞扬,焦烟大作。“哈哈!你终于死在我们手里啦!叛徒!”迦罗狂笑着,但是,他并没有笑多久……。

亚修拉毫发无伤,还一步步向迦罗走来。

“该死!”迦罗挥出炎爪,要将亚修拉撕成两块,猛烈的炎爪却只挥中残像,亚修拉反而抓住迦罗的手,迦罗异常的体温将亚修拉与他接触的部份都立即燃烧起来,但亚修拉彷佛没有痛觉似的,赤手抓着火炭般的异形就这样摔了出去,迦罗与闼王撞个正着,他背部的炎翅正烧灼闼王浑厚的青色肚皮。“可恶!”就在迦罗要起身的同时,亚修拉也飞奔过来,右掌沉于腰际……。

雷霆万钧的一掌轰印在迦罗的胸口,但是,亚修拉却像是轻轻盖上去似的,那一瞬间,他的右掌就烧起来,但是也在那一瞬间,迦罗的背后爆出巨响,闼王像是被炸弹轰炸到,肥大的巨体当场爆碎,体液溅射,首当其冲的就是迦罗,那对火焰的翅膀被腐蚀性的体液所淋,体液被烧出恶臭的焦烟,那羽翅也被腐蚀,只剩两具骨架。

闼王当场战死,“~~~!我的翅膀!”迦罗也哀号地向亚修拉踢出一脚,亚修拉连闪也不闪就被踢飞,口吐鲜血,但是他脸上却连点表情也没有,这是迦罗再熟悉不过的表情,那就是他们暗杀拳士中的最高杰作所拥有的表情。

暗杀拳八叶集-天鼓雷音!

这是亚修拉所继承的暗杀拳士千年历史的奥义大成,八叶集-即暗杀拳中最为凶残邪道的八种奥义总称,一触必杀,杀人技艺于大成的魔技。

天鼓雷音-此招奥义能贯穿任何障壁等防御,盾牌、铠甲、甚至活体的人,以掌击将冲击波透过障碍后,掌劲就会转化为振动波,渗入目标破坏其体内五脏六腑,甚至震碎骨骸与肌肉皮肤,让目标整个人爆碎,完全无存活机会。

被武神黄海明收养以后,亚修拉就决定不再使用这种邪道禁招的,就连九年前对决八部众那凶险万分的一战,他也未曾使出八叶集……。

亚修拉的身体已经摇摇慾坠,“我要杀了你!叛徒!”失去炎翼,异形仍有足够的力量将亚修拉杀死,一双炎爪涌出炙热红炎,重重轰击在亚修拉的胸口,掌爪可以明显感觉到胸骨被震碎的触感,“这次应该死了吧……。”

但是,理当死掉的“叛徒”居然又扭动身体,带动下半身的右脚,如长矛般疾蹴而去,命中了迦罗的左肩头,被击中的肩头当场爆碎。迦罗哀号打滚,而伤势更重的亚修拉却只是站在原地,冷漠的神情丝毫没变。

这舍身的一脚,就是暗杀拳士为了目标同归于尽而研发的绝技:

暗杀拳八叶集-因果报应!

舍己身予以敌人致命的一击,对于暗杀拳士而言,完成任务是远比顾全性命要来的重要的事。若发觉自己胜不过对手,暗杀者就会考虑与对手同归于尽,这就是此技发展的原点。因果报应-是在对手攻击的同时,能再还以对手三四倍以上的劲力反击的魔技,但是,连施技者己身也会承受绝大的伤害……。

那一记反击其实踢偏了,真正的目标应该是迦罗的脸才对,可是,亚修拉仍然承受了此一魔技的恶果,他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

就算死了也不足为奇,可是……。

“妖怪……你不是人!”

亚修拉仍没倒下,垂下的双手已经无力再战,但是他的眼神还没有“死”,彷佛在告诉迦罗,只要他的身体还存在,任何部位都能做为致胜的利器。迦罗害怕了,双脚还健全的他逃走了。

‘用任何手段都要获胜,只要活着就要战斗到死……’这才是暗杀拳士所该有的意志。真正失去这种意志的人,其实是迦罗本人啊!打从他出卖灵魂的那一天开始,从他舍弃人的存在的那一刻开始……。

……这就是暗杀拳吗?……

在远处的城壁上,不请自来的旁观者一直看着冲突、死斗、到某人落慌而逃,整个过程都尽收他的眼底。“好……接下来,你这只折翅的小鸟就替我带路,让我见见你的后台是哪方人物吧……。”旁观者用手指稍微推动眼镜的框架,他那双黄金的双眸完全捕捉住“目标”逃逸的方向。

但是对于身负重伤而濒死的亚修拉,他却连一点援手都不施与……。

“想要以暗杀者的身份而死……还是以人的身份求生下去……这是你自身的问题……侍卫长大人……。”

留下让人心寒的浅笑与冷漠的言语,旁观者汉斯的身影彷佛融入夜色之中,像薄雾般消逝于无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