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5话 邪导师卡希里翁

作者:外国科幻

“大哥哥……你……你的手受伤了……。”

一个亚汗武斗家打扮的男子冷漠地回头看着这个突然跟他说话的小女孩,“不碍事……。”回答的声音感觉不到任何感情起伏。其实,他并不是冷漠,只是脸上没什么表情,对于外界事物的刺激,他只是不擅长用表情来回应而已。

要说这个男子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应该就是他那身打扮,在亚汗,很少有异族出身的拳士,这多半是因为亚汗有排斥异族的民族性,当然并不是每个亚汗人都是如此,这男子的师父,就必定是位拥有广阔胸襟的一代拳宗大师。

“亚修拉先生,接下来就轮到您的场次,请您尽快准备一下。”

第十一届英雄天武会正如火如荼地举办中,他也是参赛者之一,平常的参赛者来参加这种要豁出性命的危险大赛,所求的不外乎是求名或求财,不过,亚修拉并不在乎这些,他的理由只有一个……。

“这一身杀人技艺的存在究竟是什么?自己的存在又为了什么?”

他的师父被人崇尊为武神,亚修拉也在他门下学习了外界所谓的正派拳法-龙天无双流,但是对于出生就被培育为暗杀拳士的亚修拉来说,龙天无双流与他所学的邪派暗杀拳又有什么差别,“暗杀拳是为杀人而生,龙天无双流难道就不能杀人吗?……”这个问题,他的师父从没有给他答案……。

“别再杀人,这样师父就会高兴点吧……。”

这是亚修拉自己找到的答案。

比赛将开始了,亚修拉看着左腕上的刀痕,血仍如泉涌出。“看来,这只手下一战是派不上用场了……。”他面不改色甩动手掌,血被溅在地,连包扎等基本的医疗处理也不做,亚修拉就打算出场。但是,那个身高还不到他腰际的小女孩却拉住了他……。

“大哥哥……这手帕给你当做绷带……。”

“不用了,这只手就算绑上绷带也无法立刻能使用,既然如此,就这样放着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我还有右手可用。”

对于暗杀者出身的亚修拉而言,负伤并不是问题,只要身体还能动,即使是伤处也能做为致胜利器。可是,那孩子又说了句让他有点愕然的话……。

“可是……很痛不是吗?”

“痛?”

虽然是暗杀者出身,亚修拉也是会痛的,虽然在暗杀集团里拥有以葯物与特殊手术将痛觉除去的秘术,但是失去痛觉多少会使反应速度降低,所以这种秘术多半只施用在下级的暗杀者身上,对于像亚修拉等上级的暗杀拳士,他们早就被训练到无视痛苦的地步。现在的亚修拉也只觉得那伤口麻热,会影响手掌与手指的动作而已。

不过是小伤而已,更何况是别人的伤,为什么他人的痛苦会让这小女孩这么难过?亚修拉不明白,于是,他拿起小女孩给他的手帕,将手帕确实包扎在伤处。“这样可以吗?小妹妹……。”结果,那孩子立即回复了原本的笑颜。

“嗯!这样子就不会痛了,大哥哥!”

“谢谢你的手帕,小妹妹。”

亚修拉用手摸着那孩子的头,不自觉地,笑容的色彩也出现在他那张本来无表情的面孔上,最惊讶的人,恐怕就是亚修拉本人了。“我笑了……我居然不自觉地笑了……。”以往,他的笑容只是在学他人在什么场合该笑的一种模仿而已。

此时,从走廊的另一头跑来了好几个女人,从打扮来看,似乎是王城里的侍女。

“阿萨琳殿下!您可吓坏我们这些下人了,您的失踪让国王陛下很担心呢!”

“我只是在帮这位哥哥治伤而已……。”

“这种事交给大会的医护人员来做就行了,您还是赶快跟我们回去吧,国王陛下与王妃殿下都很担心您呢!走吧!”

不等阿萨琳回答,侍女们就以半强迫的方式将她带离现场,看着她离去时还依依不舍地挥着小手告别,亚修拉也挥手向她告别。“殿下吗?……。”亚修拉才知道,这孩子原来就是凡提洛斯王国的阿萨琳公主。

他又看着那条扎在手掌上的手帕,血已经渗透出来,浮现晕红。

“痛吗?原来这就是痛,现在感觉起来还真是痛啊!……。”

亚修拉所言的痛并不是只身体所感觉的痛,而是那孩子露出悲色神情的时候,在他心里所生的那丝痛楚……。

血战过后,王城侍卫长的身体是伤痕累累,双手下垂,手掌是严重烧伤,身体前倾似乎快倒下,全靠那双脚以不思议的平衡撑住了他的残体。要是亚修拉就这么倒下,任谁都会以为他就将永远倒下不起了。

月色透过层层的厚云,照映在他的身上,那头扎成长辫的金发在月光下,呈现难以形容的美色,但是,那是缺乏生命力的无机美感。

“肋骨插进内脏了吗?”

此时的亚修拉还能冷静地检查自己的伤势,不可思议地,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明明伤得很重,却又不当成一回事,彷佛身体只是个器物。

……可是……很痛不是吗?……

亚修拉不禁想起这句话,这是九年前某个孩子跟他说的,这句话让他理解到,即使自己是暗杀拳士,也仍然是个“人”……。

“对啊……很痛啊!活着的人当然会痛的……我也是……。”

他每走一步,口里就涌出血,但是亚修拉仍拼命拖着残躯,往王城方向走去。

“哈啊……啊……。”

迦罗慌乱地逃窜,异形化的躯体也已经还原,被粉碎的肩膀被纠结的肉块组织所包住,现在的他,就像只受惊的老鼠,只是拼命往前逃逸,不论怎么奔走,眼前仍是一幕又一幕相同的森林夜景。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一直追着我!?”

回头望去,仍是延伸的树林景况,但是迦罗就是觉得,那黑暗里有某人一直跟着他,虽然他已堕落,暗杀拳士的直觉仍留在他体内,所以他感觉的到。只是,他就是看不见对方,不论用什么方法,他就是无法甩掉那无影无形的“恐惧”。

所以他一直逃,但是,逃亡的道路似乎仍无止尽……。

……迦罗……

在森林里突然响起这道声音,“难……难道是!?”只见迦罗停了下来,彷佛已忘掉一切恐惧似的,迦罗他知道,“救星”终于来了!他嘶哑地叫着某个名字……。

“请您出来吧!卡希里翁导师!邪导师大人!”

他的呼喊几乎响遍了森林,夜鸟不安的纷飞,鸣叫着诡异的警告,夜风吹动树林,叶枝的磨擦声彷佛不祥的呻吟。

过了不久,在迦罗的前方,那黑暗空间开始波动,隐约泛起紫红与深褐色的涟漪,景物也模糊不清,随即,黑暗空间竟然开出个旋涡状的深穴,似乎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只见迦罗又跪又拜,满嘴求救地祈求“那个人”的出现。“你似乎是遇到麻烦啦,迦罗……。”从空间的通道里真的走出了一个男人。

那个人有一头苍蓝的长发,其面貌约二十多岁,但是他的眼神却有着年长者才有的智慧与沉着,那双黑眸彷佛能看透一切……。

“导师大人,请您救救小人!”

“先前给你的“力量”还不够吗?”

“小人无能,得到导师大人您赐与的力量后,居然还败给普通的人类,小人自知罪该万死,但还是忍辱向您祈求,能赐予我更强的力量以一雪前耻……。”

虽然部下贪婪又无能,邪导师仍然如他所愿。“拿去吧!”他从袖袍中拿出一个金属球,只见迦罗如获至宝似的谨慎接住它。“感谢导师大人,如此一来,我又是最强的存在了!”随即,那复杂的金属外壳被打开,里头有一蠕动如同心脏的“血肉”。

握在手中的那“血肉”立即伸出触手插入迦罗手腕的血管,只见迦罗全身的血脉浮现慾爆,在狂笑中,他那瘦弱如骨的身体逐渐膨胀,远胜先前变形的程度,之前失去的炎翅也再度重生,而且更大又更加炙热,再度异化的迦罗,整个躯体强化到将近原先两倍的程度。

“感谢导师的恩赐!”

异兽化的迦罗恭敬地向卡希里翁导师磕头致谢。此时,他的背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谁!?”迦罗转身挡在邪导师之前,双眼怒视那名鬼鬼祟祟的第三者。

“原来,你就是他们的后台啊!邪导师卡希里翁……。”

来者根本不把迦罗放在眼里,“你这该死的家伙!我要杀了你!”迦罗要上前将那个男人五马分尸,可是,那个男人才那么一瞪,迦罗身体附近的空气就像是一瞬间固化似的,身体自由完全被夺去了,连根手指也动弹不得。

那男子眼镜下的双瞳透射着金黄的死色之光……。

“你这畜生插什么嘴?我是在跟你说话吗?想死的话……。”

那一刹那,迦罗的身体就被挤压,那巨体越缩越小,才一扎眼的时间,迦罗就被压缩到只剩拳头般大小的肉球,来人的眼神又闪烁一瞬间的黄金光芒,那肉球就当场爆炸,碎骸在空中就被烧化成无数的火星。

整个过程,卡希里翁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彷佛这一切是理所当然似的。

“这么多年没见了,你的力量仍未见衰退的迹象啊!……。”

正当邪导师要念出来者的名字时,来者立刻制止了他。“我现在的名字叫“汉斯”,我已经舍弃以前的一切了!”听汉斯这么一说,卡希里翁以玩味的眼神打量着这位多年没见的故人,自从来者离开了姆亚教团的那一天……。

“无所谓,用什么名字并没有多大的意义,我就叫你汉斯吧!”

“你这位教团的第二号人物为什么会有空闲来这里呢?”

汉斯开头就询问重点。

“这么久没见,没想到你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你变得冷淡多了……。”卡希里翁有些遗憾,但仍告诉汉斯他的来意:“……我来这里,只是应迦罗所求而来,如他所愿给予力量而已,就只是这样而已……。”

“那……这群人是什么人,教团又什么时候收了这批亚汗的暗杀拳士?……。”

“呵呵~那是九年前的事了,收留他们的原因我想你也很清楚,姆亚教团的人手本来就很匮乏,所以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是吗?”

“是啊,我离开以后,教团可真是越来越热闹了,不仅增加了亚汗的暗杀集团,连倭国的流亡武士与忍者集团也收留了……。”

“为谋大业而尽量吸收有相同目的的“同伴”,这是尊师的旨意,如果你也愿意的话,教团的门仍愿意为你而开的,“汉斯”……。”

那一瞬间,汉斯的眼神露出炙热的杀气,杀意遽升,让大气整个凝重起来。

“你再开这种玩笑,小心连命也没了!即使……即使你是我的“父亲”也是一样!”

““父亲”吗?你确实是我的最高杰作,我并非单纯将尊师的血肉予以复制而已,我还加以改良,让它变的更完美,拥有更高的魔力与更强的力量,所造出来的你,可以说是位于所有生命顶点的最高存在,甚至比本体还完美!可惜,你的精神方面似乎不够安定,否则,你也不会做出杀尽那些孩子的可怕举动……。”

卡希里翁的话,每一字每一语都击中汉斯心里的伤处。

“我很久没过问教团的事了……听说,你现在正在做御子的“褓姆”?这真是适合你的工作,以前在七塔之都,你也是负责照顾那些孩子的工作……。”

“这是我目前最热爱的一份工作,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能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

“可是……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呀!……。”

“的确……。”

这是连汉斯都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亚利已经一步步朝向“御子”的命运前进,即使不是,其余的御子也将把亚利卷入这场命运之中,现有的一切终将结束……。

卡希里翁又问汉斯一件事:

“我倒是有一件很好奇的事,世界的命运确实不是任何人所能扭转的,不过可以停滞它,尤其是你的力量……。我知道你恨尊师,那……你为什么不杀了御子,破坏他的计划呢?目前的御子是不完全的存在,以你的力量并非办不到……。”

“……。”

杀掉亚利?汉斯的心里真的没想过这件事吗?在尊师的计画里,四个御子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当时,他来到赛巴斯达家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杀掉亚利吗?

……只要活着的生命……就有活下去的权力……

汉斯一生所爱的第二个女人曾对他说过这句话,这句话让他摆脱嫌恶自我存在的痛苦,也让他放过御子-即亚利的存在。

“只要活着的生命,就有活下去的权力,有个女孩曾经这样跟我说过,所以,我放弃了这个念头。后来,我下了一个誓言,我会一直守在亚利少爷身边,陪伴他面对即将来到的命运,直到亚利少爷拥有对抗自身命运的力量为止,那一刻来临之前,我会一直守护着他……。”

但是,邪导师又问了一个问题:“……假如,那名叫亚利的御子无法成长到能抗衡命运的程度呢?你要怎么办?”这问题让汉斯愕然无言。

“……。”这个答案,汉斯并非没有想过,只是,他期望这个结果绝对不要发生,他相信着亚利。“就让我静静地看着吧,看是你的赌注获胜还是他的计画成功……。”邪导师也打算离开了。

不过在临行前,他向汉斯说了一个事实……。

“有一件事你应该还不知道,尊师他又“沉睡”了……。”

“例行性的休养吗?”

“不止……你也知道,他已经活得很久,他的身体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这次的休眠将是最后一次了,这意味着什么你也该知道吧,他再度醒来的日子,就是“计划”的发动之日,到那时候,一切就要做个了断了。”

这个情报确实非常重要,汉斯已确实记在心里。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呢?我们算是敌人吧……。”

“……。”

汉斯的疑问,卡希里翁并没有回答,他只留下了一个颇让人推敲玩味的笑容,就进入空间的陷穴,离开了此地。对于他所透露的情报,汉斯并没有任何怀疑……。

““时刻”将近了吗?“优古德拉希尔系统”……不!是“神”复活的日子即将到临了吗?……。”

汉斯的眼镜上,沾上了点点的白色霜雪,白雪又再度下降,逐渐覆盖住这北国之森。汉斯抖着身子,默默地离开了。离开王都艾斯佛兰德也有一段时间了,他心想亚佛利特他们应该正担心着,所以他决定快点回去。不用多久,他的亚利少爷就会回来的,在那之前,汉斯正好好在想要做多少道他的少爷所喜欢吃的料理才行,反正这届英雄天武会也让他“赚”了不少钱。

世界的命运也比不上这件事,起码对汉斯而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