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6话 赌注全部!荣耀与死

作者:外国科幻

汉斯正要动身回别墅的时候,某件事突然间流过了他的意识,“他还活着吗?……。”在那于金色与黑色之间变化不定的双瞳里,映照的是王都的城景。

“我也变得心软了吗?呵……。”

浅浅的笑容,吐露着自嘲、惊讶、与无可奈何的语气。

回到王都的西城门区,薄薄的白雪覆盖了地面,刚才发生的惨烈战斗,也被雪覆去一切痕迹。只有某个地方……。

“他……他还活着……。”

地上留着一条血迹,白雪上染着粉红的血色,并延伸而去,方向是城中心。本来,汉斯以为这个人可能在刚才就会死在那里的,不过现在看来,对方的求生意志远比他所想的还要强烈的多。

汉斯延着血迹而行,虽然雪夜昏暗的几乎不见五指,不过,在汉斯那双黄金眼瞳里仍然明亮如昼。奔走了一段路程以后,“在那里吗?……。”平坦的雪地上有一个醒目的隆起处,汉斯所要找的人-亚修拉就倒在那里。

亚修拉的身上已覆盖了一层薄雪,看起来,他已经躺在那里有一段时间了。“还是来不及了吗?……。”汉斯伸手按着他的颈子,才松了一口气,亚修拉还有一口气在,微抖的血脉仍响动着生命的鼓音。

“没想到,受了那样的伤竟然还能活下去,人类……真是不可思议……。‘只要是活着的……都会有想活下去的心……。’……亚法……你说的似乎是对的……。”

汉斯笑了一下,那是他很少露出过的笑容,以前,只有在那个已经不存在的女孩面前,他才会有这样的笑颜。

汉斯用掌心对着亚修拉,随即,暗色的夜气中显现出点点的光萤……。

“呜……。”

本来已经失去任何感觉的身体,在被某种温暖所笼罩之后,亚修拉又感觉到疼痛了,虽然很痛,但是,这也证明了他还活着。

“我还活着吗?……。”

“是啊,侍卫长亚修拉阁下。”

在朦胧的视野里,亚修拉在暖色的光中看到了一个人影,随着意识的回复,一些名词等记忆也逐渐忆起,“你……是那天潜入王城里的人?……。”比起这个人是那个赛巴斯达家的小龙身边所带的管家汉斯此一印象,在王城的那次偶遇,那件事在亚修拉心里的比重还是比较大。

这时,亚修拉也突然惊觉到某个事实。

“这……这是魔法!你……是术士!?”

这是预期中的反应,汉斯只是笑着道:

“阁下会这样认为我也能理解,不过,严格讲起来,我所用的并不是魔法,我只是驱使精灵来替你治伤而已,尤其是光之精灵,它能够增益生物的生体能量-气,并促进人体自我治疗的机能,所以你虽然仍是受着重伤,却能保住一命,甚至还能跟我聊天的原因就是在此。”

不管亚修拉是多么惊讶,此时汉斯的眼神突然也凝重了些。

“……不过,光之精灵虽然能治伤,但可没办法将插在你内脏的骨头给拔出来,待会儿我的手法会很痛,你忍一下吧……。”

汉斯将手掌轻轻地贴在亚修拉的胸口,逐渐,亚修拉感觉到体内有股剧痛产生,折断的肋骨正缓缓从内脏中拔了出来,而后断裂的肋骨就被不可思议的力量给接了起来,汉斯的手掌也泛起光波,破损的内脏与骨折便以惊人的速度痊愈中。

“真是不可思议的力量,那足以致命的伤势竟然会这么快痊愈。”

“我才觉得不可思议,刚才我的手法很粗暴,可是你却连一声痛也没吭,出身暗杀拳士的人果然与常人不同。”

暗杀拳士的秘密被汉斯知道,亚修拉虽然讶异,不过他也没否认,经历了生死的关口,此时的亚修拉多少也想通了一些事。

“的确,出身暗杀者的人对于痛苦的感觉早已麻痹,就是因为连自己的痛苦都漠视不理,如此才能训练出一个冷酷无情的暗杀拳士……。”

“失去了身体的痛苦,连心的痛楚都忘却了吗?”

“你说的没有错……我已经记不得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时候了,我只隐约记得,当我八岁的时候,这双杀人的手就已没有任何感觉……。”

亚修拉那双苍白的脸,突然也浮出了一丝笑容。

“……不过,九年前与殿下的巧遇,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伤口是那么地痛,本来以前是那么不在乎的。阿萨琳殿下让我重新学习到痛苦是什么?让我也多少能像个普通的人,遗憾的是……。”

假如可以,亚修拉真的很想哭,可是现在的他还未学到“哭”的方法。

“放心吧,阿萨琳殿下一定会没事的,假如你愿意相信我的话……。”

“连这件事你也知道……。”

“和你一样,我也有担心的人,我家的亚利少爷也和公主一样身陷险境,不过,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你也有这种感觉吧,公主殿下还活着……。”

如果是事实就好了,但是亚修拉只是希望着,只祈求公主还有一线生机就好。不过听到汉斯的话,他多少也升起了更多的希望,也想去相信汉斯,不管那可能性是多么的低,他也想去相信阿萨琳还活在地底的某个角落里……。

“恭喜你活了下来,我们是不能随便就这样死的,不然,我们两个的主子可能就会慌张地连简单的生活都维持不下去了,你说是吗?呵呵~”

“是啊……。”汉斯的玩笑,让亚修拉也不禁露出会心的笑容。

汉斯并没有向亚修拉提起,要他不要向别人露自己秘密的事,汉斯觉得这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他知道,亚修拉是能理解他的心情的人,他们两人是相常相像的“同类”,都是拥有两个身份的人。

一个是拥有人的心而持有非人的身体,一个是拥有人身却持有非人的心,汉斯与亚修拉就像是对称而互补的存在。

“走吧,还有很多事等着你我来处理,不是吗?”

亚修拉握住了汉斯伸出的手,两人心中已经产生无需赘言的默契与友情。就如汉斯所言,还有等着他们回去的人,他们也都有要等待的人……。

英雄天武会也已经进入了第五天的赛程,夜道杀人鬼的事件已告解决,此一消息在今天一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王都,“冰火之都”也一扫寒冷的事件阴霾,人们又再度重燃起对大会的热情。

吕氏五杰之首-布雷德的对手因为弃权,所以他等于是不战而胜,已确定进入决赛。最后一场准决赛则是龙天无双流的杨小玲与出身沙漠部族的阿拉米两人之间的对决,令人瞩目的是两人都是本届大会的黑马,年纪轻轻就以坚强实力击败原先的优胜候补,不论任何一个人夺得大会优胜,都能在一瞬间刷新大会最年轻优胜的纪录。

在上阵前,武神还是提醒宝贝的小孙女,说:

“记得啊!绝对别看轻对手的实力,尤其是卡姆辛剑斗术,它的威力可是远比表面上所见的要强的多,能闪则闪,假如丫头你觉得赢不了的话就乾脆放弃投降,保住一条小命比较什么都要紧……。”

“放心啦!小玲一定会赢的!呵呵~”

这种乐天个性才是老人最担心的地方……。

咚一声,大惠铜锣一响,比赛也宣告开始。“双方上前!……。”裁判的叫唤声传来,小玲也向她的海爷爷挥手拜拜,就又跑又跳地前往比武台。

一上台,有鉴于每次一上场都会被对手数落,这次小玲就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别以为小玲只有十三岁就看不起我,我可是龙天无双流-亚汗武神海爷爷的真传弟子(自封)!搞不清楚状况的话,你不仅是瞎了眼,比赛完后还得满地找牙喔!”

“放心吧!我一点都没有看轻你的意思……。”

“耶?”阿拉米的反应倒是让小玲大感意外。

“在沙漠部族里,到了像你这样的年纪后,你知道我们就得做什么事吗?”

“不知道耶……。”

阿拉米有个让小玲大为吃惊的答案,即:“当强盗啊……。”

“强!强盗!?”

“这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对于住在拥有富足恩赐的沃土的你们而言,又岂能理解住在萨多尔沙漠(绵延于南佛尔盖亚大陆的沙漠,占大陆面积达七成左右)的人们的艰苦,略夺是不得不为的“恶”。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荣耀!即使是一粟一谷,我们都会用实力去抢,而非用偷或是骗,这是吾部族勇者“法帝玛”的训示!”

法帝玛于两百年前统一了整个沙漠部族,被后世称为沙漠王,他为了寻求更适合生存的土地,将部族组织成军队,并向佛尔盖亚大陆南北接点的国家“夏夫兰”发动侵略战争,过车代时近二十年,但是到了后期,沙漠部族的团结仍被离间,领袖法帝玛被诱捕,而被押解至夏夫兰,斩首于首都广场。到最后,沙漠部族仍然是一盘散沙……。

强盗永远是强盗,别期待强盗能做什么大事业————少年作了这样的解释。

“……所以,我参加这次的大赛,就是要扬名天下,让所有的世人知道沙漠部族的强悍!也要让家乡的父老兄弟姐妹们都知道,我们绝对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的!然后重建沙漠部族的自尊心!舍弃盗贼的生活,重拾昔日法帝玛的理想!”

阿拉米的理想是那么地伟大,可是对小玲而言,这似乎是超脱她年龄所能理解的范围,只见小玲两眼失神呆愣在于地,灵魂也不知道神游到哪一国去了,浑然不知现在比赛已经正式开打了……。

“傻丫头!比赛呀!”

“啊~(汗)~遵命!海爷爷!”

黄海明的声音总算让小玲回过神来,“瞧不起小孩子的人可是会被打得满地找牙哦!”这句话其实毫无意义。随即,小玲立即以一贯的主动态势攻向了阿拉米。

“掌式-龙劲!”近身就是威力万均的一掌,随然立即被阿拉米用厚重的大弯刀隔挡住,也让他被击震得防御略崩,小小的身体所发出的劲力仍是非同小可。

‘呵呵~回力镖(指卡姆辛剑斗术-飞旋刀势,此为小玲戏称)再厉害,我一直接近对方打近身战的话,我看那海带头(小玲开阿拉米那头卷卷黑发的玩笑)怎么玩回力镖?嘿嘿~那么大一块铁板,我就不信海带头能挥得多快!’

在上场前,其实小玲早就拟定好《极秘!对海带头作战计画》的迎战策略了,看似无谋的打法其实也是有点战术的。

就如她所预测的,握着(其实是用肩扛着)那么大又那么重一把弦月型弯刀,确实使阿拉米的动作变得迟顿,看着阿拉米被自己的连番攻势打得是频频退守防御,战术果然奏效,得意感让小玲忍不住忘形窃笑。

但是,如武神所预料,她终究还是太看轻卡姆辛剑斗术的力量了,小玲仅以外观所见就独断评判圆月刀(卡姆辛)的特性,终于招来不幸(?)的恶果……。

在小玲要发动“连龙牙壹式-轰岳”的技巧时,阿拉米迅速扭转身体,以全身的回旋带动巨大的圆月弯刀,空气被斩裂发出哀吼,致命的闪亮白刃迎头劈下,小玲立即退后躲避这可怕的一刀。

第一刀闪过,但是随即第二刀又迎面而来,阿拉米以连续的转身来挥动弯刀,来产生连绵无尽的连环斩击。旋转的离心力增强了弯刀的破坏力,连坚硬的地面石板也被划出一条条的锋利刀痕。‘他不会头晕吗?这么转法……。’生死关头,小玲还不自觉产生这样一个想法。

阿拉米的连续回旋斩就如同暴风,是将一切卷入切裂的暴风,小玲的回避与其说是闪躲,不如说是逃命要来的贴切,她一直后退,最后乾脆转身跑掉,距离拉得远远的就不用怕那恐怖的“大铁板”。但是她这么一逃,就落入阿拉米的“陷阱”了……。

这样的距离,就是卡姆辛剑斗术最佳的攻击距离!

阿拉米不停下回旋,就顺势掷出圆月刀,凌厉的高速回旋充分透露刀势之威猛,但是,圆月刀的前进速度却很慢,小玲甚至觉得连散步都能闪开这一刀。

那天真的女孩对自己的行为会产生多大的危险还浑然不知,场外的武神-也是爷爷的黄海明以最大的音量发出警告!

“傻丫头快闪!那是“狂沙刀势”!”

“耶?”

那一刹那,缓慢前进的回旋弯刀就突然鸣出悲吼,由超慢速瞬间暴升到“飞旋刀势”的高速度,小玲已经尽最大的速度向右跳开,她的左小腿还是被斩伤,深及骨头,顿时血流泉涌如注,而且剧痛也让她快站不住。

狂沙刀势-就如同沙漠的风暴一样,平时沙漠看似平静无风,但是往往转瞬间,飞沙大作,死神的烈风就将无知的旅人卷入地狱的彼端。

飞旋的圆月刀在场外划个大弧度的轨迹,又飞回阿拉米所在之处,只见阿拉米又旋起瘦小身子回转手腕,技巧地扣住刀身凹槽(握把处),顺势以转动的身体再度掷出圆月刀(卡姆辛)。

“别恨我啊!小妹妹!”这次是致命一击的“飞旋刀势”!

武神也来不及出手了,这一刀实在太快,可是,小玲的眼神仍没放弃,面对迎面强袭而来的致命一刀,她忍住伤痛,不疾不徐地伸手合掌接下了这一刀,而且,那一瞬间凄厉刀势也尽消于无形……。“还你啊——!”小玲扭动身体,也用回旋反掷而回。

回击的弯刀拥有原先飞旋刀势两倍左右的速度。“这是龙天无双流奥义的应用,这丫头……。”武神很讶异,他的小孙女竟然能急中生巧,将奥义-龙天太极掌予以变化来化绝境为生机,这也要对奥义有相当程度的领悟才能使用,武神也欣慰,他的小孙女不知不觉也成长到这种地步了……。

在同一时间……。

“到此为止了吗?……。”

阿拉米放弃了,那样的刀势他自认无法接下,对卡姆辛剑斗术的战士而言,接不下自己的圆月刀(卡姆辛)就等于败北,那是与“死”同义的一个辞句。“快逃啊!海带头!”小玲从没想过自己会亲手取下人命,所以她叫喊着要阿拉米快逃,可是,沙漠少年已决心被自己的弯刀斩死,对少年来说,这是败者应得的下场……。

……说丧气话还太早了吧,小米!……

少年的伙伴藤原深雪已经冲上台,以斋鬼一刀流最快的瞬移冲刺到少年面前,夺鞘而出的兵刃闪射着冰寒的雪光,深雪架剑以待,硬是挡下两倍威力的飞旋刀势。

但是,被停下的弯刀却产生更大的余劲,深雪轻盈的体重挡不下这一刀,反被推后撞上了阿拉米,连阿拉米两人一起被推送。在深雪快支持不住的时候,阿拉米伸手接住了弯刀的刀刃,略钝的刀面割伤了阿拉米的手掌,但是在两人的合作下,总算是接下了这把失控的圆月弯刀。

由于深雪闯入赛场,所以,阿拉米被宣判败北……。其实,在方才飞旋刀势被接下并反击的时候,阿拉米就自认输了,伙伴的乱入,反而让他有捡回一条命的感觉。

深雪拿出白布将阿拉米负伤的两腕包扎起来,手劲似乎用了点力,这可让阿拉米是痛得大叫着:“好痛哦!小雪,轻一点嘛!……。”也许对阿拉米刚才求死的想法有点生气,深雪又忍不住将绷带绑得更紧点。

此时,在黄海明的扶持下,小玲也来到了他们所在之处。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在少年的脸颊上响起,阿拉米深褐的皮肤也浮现不明显的红晕,他摸着疼痛的脸颊,有点不所措地看着眼前这位打了自己又哽咽慾泣的女孩。

“为……什么?为什么想死呢?……只是……输了……不是吗?活下去不是更好吗?只要活着……就有机会……从……从小玲身上拿回胜利……不是吗?……你这笨蛋!笨……蛋……。”

小玲抱着她的海爷爷放声大哭,少年也不知该说什么。“对不起……。”这一句话,似乎是别无选择中的最佳选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