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7话 前皇帝绯特烈三世

作者:外国科幻

“不知道……玛利安她现在好吗?……。”

亚利不自觉地说了这句话,对于一直背着重伤而动弹不得的亚利的阿萨琳,一路下来,她不知听进了多少像这样语焉不明的梦话。

摔落地底已经有一天半的时间,这期间,亚利有时会发烧,然后又说些奇怪的梦话,阿萨琳没一句听得懂。由于亚利昏睡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要长的多,就算醒着意识也不清,让阿萨琳想找亚利聊个天也没有办法。

不过,现在的亚利似乎是清醒的,漫长的地底之旅总算有解闷的机会。

“玛利安是谁呀?是亚利你的恋人吗吗?”

“是个……喜欢我的女孩……。”

这句话颇值得玩味,让阿萨琳可是兴致大起,连饿了一天的现实也忘得一乾二净。因此,她又继续问说:“喜欢你……那……亚利你也喜欢她吗?”这个问题并没有获得立即的答案,背上的亚利是是沉默的可怕,过了很久……。

“嗯……我……我喜欢她……。”

将这句话讲出来是那样地自然,最讶异的人恐怕莫过于亚利自己了,历经生死之关,才让亚利能坦然面对自己的心情吗?……。

“……看到她高兴的样子……我就很康粗……可是……我却常常让她哭泣……我实在是配不上她……因为我是个差劲又身份低微的男人……。”

“身份低微?我记得赛巴斯达家在帝国也是个贵族吧……难道那个叫玛利安的女孩子的家世是比你更高的大贵族吗?是她的家人反对你们在一起吗?”

“玛利安……她是我国的皇女殿下……。”

亚利轻轻地吐露了惊人的事实。“皇~皇女!?”这可让阿萨琳吓了一大跳,亚利的对象竟会是帝国的皇女,这可不是小事了……。

“真是让我讶异,亚利你居然会跟皇女……不过,我觉得你不要拿身份的事当藉口,虽然会很辛苦,我还是希望你们两人能继续在一起……。”

“藉口?是啊……身份……的确只是藉口而已……。”

真正的理由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很后悔……当时我为什么要用身份这种理由来伤害玛利安……也许……我只是想逃避她而已……其实……还有一个真正的理由……。”

“真正的理由?”

“我……还喜欢着另一个女孩……虽然只是单恋而已……。”

“耶?~~~!”

这可真不是普通的“八卦消息”,阿萨琳是既惊讶又赞叹,她实在看不出来,亚利会是这样的人。不过她也蛮同情亚利的,同时喜欢上两个女孩,这可是很难解的三角问题,而且,赛巴斯达家的小龙对于感情问题,态度似乎是“优柔寡断”了些。

不过能这样自由去谈恋爱,凭自己的心意去喜欢人,阿萨琳倒是很中意。反观自己,不仅自己的心意被抹煞掉,大臣们还软硬兼施逼着自己要嫁给巴洛姆公国的那个混蛋安威斯,这样比较起来,阿萨琳反而羡慕起亚利了……。

“你的问题还真复杂,我……我一点经验也没有,所以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复杂……是啊……哈哈……。”亚利也不自觉苦笑起来。

漫长的地底之旅似乎也出现了一点康粗的气氛,来到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天地里,虽然是个不幸,不过,也暂时让阿萨琳与亚利两人忘却所有烦忧事,回到地上,他们又得面对一大堆的问题,所以,这或许也算是不幸中之小幸(?)吧……。

          ※            ※              ※

这一晚,皇帝下榻的别墅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

由于亚利之死(?),让皇女玛利安贝尔伤心得甚至病倒在床,皇帝体谅爱女的心情,所以就将回国的行程延后,等到玛利安的情绪平复下来再动身返国。不过,这个决定却产生意料之外的结果,隐居凡提洛斯王国的前任帝国皇帝绯特烈三世为了探望孙女,主动来到了皇帝所在的别墅,与前皇帝会面本来就是帝国皇帝绯特烈四世微服前来王国的主要目的。

在皇女的寝室里——

“可怜的孩子……连作梦都是悲伤的梦吗?……。”

伤心过度的关系,躺在床上的玛利安显得消瘦了些,本来健康的脸也失去了昔日的亮丽粉彩,而蒙上苍白的哀色。一个老人用手指轻轻拭去她不自觉流下的泪水,也静静祈求疼爱的孙女能够早日脱离悲伤的阴霾。

这个老人已年过百岁,所以身体外貌已经呈现十足的老态,不过,他的眼神仍然洋溢着生命的色彩,而非日暮之色。他虽然老,身体比远比外观所见要来得硬朗的多,走路也不用拐杖。百岁的老人虽然稀有,但像他这么特别的可就不多见,在世界上,他算是在位年数与存活岁数可排名世界第二的君主-前任帝国皇帝绯特烈三世。

大陆历五十六年,“尤里安·绯特烈三世”以三岁的稚龄被扶上帝位,这位最年轻的帝国皇帝就此展现他旺盛的生命力,在国政上也有不错的评价,但是他的健康情形也好得让臣属的众人感到“恐惧”。

在位八十八年的期间,他曾经正式册立过三位皇储,但是前两位都没机会登上帝位就先老死,连顺延排下的皇位继承人候补也因老而放弃继承权,六十多岁时,绯特烈三世又让妃子生下新的儿子,即第三任的皇储“皇太子阿利欧斯”。

虽然,绯特烈三世也有提早退位的打算,但是,这位皇太子并没有登上帝位,众所周知,现任的皇帝的御名是“姆斯托·尤拉·绯特烈四世”,他是比皇太子阿利欧斯年长五岁-绯特烈三世与宫女所生的庶子。这是帝国公开的秘密,也是没有人敢谈论的皇室秘辛,那是一场庶生子夺取正统嫡系皇子之皇位的宫廷政变……。

          ※            ※              ※

“总算能见到您了,父皇陛下。”

“孤只是来见孤的孙女而已,除此之外,宫廷的事已经与孤这个隐居他国的老人毫无关系了,假如你是想跟孤谈这类话题,你就找错人了……。”

宽广而有些寒寂的大厅里,同是皇帝的父子终于见了面,自从大陆历一四七年帝国内战结束以后,两人就不曾再见面,正确地说,是前皇有意避而不见,甚至远居国外,父子间的心结早已是纠而难解。

绯特烈四世扬手勒令众卫士退下,除了青龙将军威尔斯子爵以外……。

“威尔斯卿,请你留下,你就暂且担任朕与太上皇的护卫吧。”

“谨遵旨意……。”

青龙将军恭敬地退至一旁,不过,他心里却是复杂万分,皇帝陛下会只是要他担任护卫一事那么单纯吗?绯特烈四世瞒着宫里众臣微服前往邻国,实为拜访隐居国外的先皇,威尔斯子爵可以猜到,接下来的谈话内容将可能是禁忌的皇室秘辛或是更大的国家机密。皇帝要他留下,恐怕还有别的用意存在……。

对话开始了……。

“孤想,你不可能只是为了要来探访孤这个离群避世的老人而已吧,有商人才干的你是不会作这种毫无利益的事的,说吧!你丢下朝政找孤有什么事?”

“朕就不客气了……朕只是想问,那个男人是谁?两个月前,曾经来过您的离宫找您的男人……。”

“两个月前……只是个有点认识的年轻人而已……。”

前皇帝有意避而不答,让绯特烈四世的口气也变得更强硬些。

“请您别瞒朕了,父皇!这个男人用来路不明的庞大资金收买了不少贵族与将军,谋反之心昭然若揭,朕手下的情报组织《风魔》早已经察明他的存在,两个月前,跟踪他的人员全都失去音讯,传回的最后情报明确地表示那男人最后的落脚处就是您的离宫!朕希望您能亲口告诉朕,他究竟是谁?”

“难道你没怀疑过孤也是乱党之一吗?孤猜,你自己恐怕早有了答案……找孤,也只是要证实可信程度而已。”

“的确……所以……朕请求您告诉我吧……。”

“那个年轻人……是阿利欧斯的儿子“赛因”……。”

这个答案,绯特烈四世早已知道,其实,这个情报根本是对方自己露出来的,假如不是假情报,也就表示这是对方所下的“挑战书”。由绯特烈三世亲口说出,皇帝绯特烈四世总算确信了这个事实。

“果然是他……。”

“那孩子回来找你报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毕竟,他的父亲阿利欧斯的皇位被你所夺,他的父母与妹妹又被你所害……。”

“那只是意外,当时朕并没有下令杀人,只是要软禁皇弟而已,部下们错认了朕的旨意,那件事朕也很遗憾……。”

“是吗?就算你说的是“真实”好了,但是“事实”上,阿利欧斯一家人确实因你而死,那孩子活下来了,这些年来,一直以对你的憎恨而活下来,而且,他也拥有了复仇的力量!孤只感到遗憾,帝国的苍生百姓将因为皇室的家务事而大量受害……。”

“这也非朕所愿啊!……。”

前皇帝不禁有个想法,虽然这想法一定会遭当时的贵族院的贵族大臣们极力反对的,假如,当时立庶子出身的姆斯托为皇储,或许今天就不会发生这些憾事了。

“你怨孤吗?假若当时孤能果断立你为皇储的话……。”

“朕从来没有怨恨父皇,朕了解父皇您也要顾虑到很多事,当时贵族势力极强,假如立庶子出身的朕的话,以费尔玛公爵为首的贵族派系必定会提出异议,政局也会发生不安。可是,皇弟阿利欧斯太软弱了,画图、写诗的优雅贵族生活比较适合他,皇位对他来说太过沉重了,他就算即位,也只会是个傀儡君主而已。”

“是啊!孤太重视血统……这或许也是因为孤也是庶子出身的关系,因为孤是当时唯一的皇室血脉,所以孤才会被送上帝位。阿利欧斯有纯正的贵族血统,立他的话,贵族大臣都不会有异议……。”

绯特烈四世强夺帝位,也是有他的理由存在。

“父皇,朕对于从皇弟手中夺下帝位一事从没有后悔过,那些贵族太腐败了,他们只知道不停去剥削领地人民,从不思索帝国的未来,要是在让他们扩张势力,帝国的前途堪虞呀!所以,朕才夺下帝位,又削弱贵族势力,政争与几年后的内战,两场乱事虽然流下了不少血,但是也奠定了帝国如今的富强基础!……即使要再杀一个侄子,朕也绝不能停下脚步,现在朕若退缩了,就真的对不起那些死去的人们了……。”

“即使排除掉帝国贵族?”

“朕所期望的新帝国,并非是由贵族阶级所支撑着,那根自我腐蚀的柱子太脆弱了,神圣艾斯卡帝国需要新的支柱栋梁,不分阶级种族,所有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都是帝国不可或缺的“支柱”,建立这样的国家才是朕的理想!为此,皇帝之位是方便且必须的“工具”,朕不会轻言放手的!”

在一旁随侍的威尔斯子爵实在是惊讶,皇帝陛下的梦是多么地巨大而前所未闻,他才了解,为什么当年父亲要支持这位庶生皇子,在他的梦前面,所有人都太渺小了。

“看来,孤真的是老了,在当年就老了……孤看不清你的梦以及帝国的未来,而只为了帝国传统的存续……。”老皇帝也感叹道:“……就照你的意思去做吧,你说得对,假如你现在放弃了,那些人的血真的是白流了……。”

老人突然向威尔斯子爵问道:

“威尔斯卿,身为贵族的你也愿意追随这样的主子吗?”

“能侍奉吾皇陛下是微臣的荣幸,今天得闻陛下的洪愿,让微臣感到自身的渺小,臣已立誓,愿为犬马望能替陛下尽己身棉薄之力。”

子爵行跪礼并从容道着,即使皇帝没有这样试探他,他也会为皇帝尽忠的,如今能知道皇帝的梦想,感动之心更坚定了他的忠诚,能追随名君是骑士最大的梦。

但是青龙将军也忧心着,贵族里确实存在许多对皇帝不满的声音,那位前皇储的遗子赛因恐将会吸收反皇势力,一旦冲突发生,神圣艾斯卡帝国将陷入远比十二年前还要巨大的动乱当中,这梦魇恐怕将是不远的“现实”……。

          ※            ※              ※

在暗夜的道上,隐然可见到不明的黑影在移动着,假如不仔细看,就看不见有许多黑衣人正在黑暗与阴影间悄悄游走。他们的目的地似乎是城南区,那里是王都数一数二的高级住宅区,最有名的莫过于威京饭店那号称一晚八千基尔的超高级皇家别墅了。

黑衣人的行动完全无声无息,所穿的衣料彷佛融入黑夜般的漆黑,唯一引人注目的,是那脸上所戴的白色面具,在黑暗中浮现的白色面孔,就宛如恶鬼般的存在。

他们就是传说中的暗杀拳士集团,在集团中,他们是属于较下级的“人面众”,面具遮掩了已毁掉的面貌,他们的痛觉也被除去,成为无情的杀人机械。

“呕~~~~~~!”

一个男子正在路旁呕吐,是因为喝了太多酒的关系,杀人鬼事件被解决的消息散开后,不少人又开始放心过着晚归的夜生活。但是,这个人似乎运气差了点……。

在他抬头的同时,数十具像幽灵般浮在黑暗中的白色面孔映射入那对醉眼,疾速从他身旁飞驰而过,吓得这个人当场大叫,醉意全消。“什……什么鬼玩意啊?”他转头看着那堆面具离开的时候,背后的杀机悄悄地接近了……。

啪喀一声!

清脆的骨折声暂时打破了沉静,随后夜晚很快又恢复了宁静。男子的颈骨在一瞬间被扭断,当场死亡,下手的人是个蒙面的黑衣人,那双黑眸里找不到热切的情绪,只有让人胆寒不止的冰冷无情。

“迦罗、闼王那两个白痴……丢下任务去找亚修拉麻烦,结果弄得两人都身亡,遗留的任务就只好由我来执行了……。”

蒙面人的身份与迦楼罗王(迦罗)、乾闼婆王(闼王)两人一样,都是并列暗杀拳士中最高位“八部众”的暗杀者。

冰冷的视线正狙击着猎物的鲜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