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8话 假面的刺客

作者:外国科幻

夜已深,屋外又开始飘下细雪……。

“父皇,现在已经很晚,就请您暂住一宿吧。”

“嗯,孤也很不放心玛利安的事,在那孩子的情况稳定前,就暂时受你照顾了。”

其实,皇帝绯特烈四世想说的事,是希望前皇绯特烈三世能返回帝国,不过,这种事毕竟还是尊重前皇的意愿。

于是他命令道:“卿家,太上皇的寝室起居就麻烦你了。”接获命令的威尔斯子爵正要去吩咐部属处理时,皇女突然抱着病躯颟顸地步下大阶……。

玛利安的身子还很虚弱,前皇怕心爱的孙女从阶梯上摔下来,他赶紧上前去扶住她,从双手上,前皇感觉到玛利安是那么地脆弱,他也不禁有些难过。

“玛利安,你怎么不在房里多休息呢?”

“我好怕……刚才醒来时……发现太上皇爷爷不见了……我以为……爷爷也要跟亚利一样离开玛利安了……。”

提到亚利,玛利安又忍不住流下了泪。前皇便安慰她,道着:

“放心吧,爷爷不会离开的,在玛利安恢复健康以前,孤都不会离开的。听孤的话,做个乖孩子回房养病吧。”

可是,前皇从双手感觉到不寻常的颤抖,玛利安在害怕着。

“怎么了?”前皇轻声地问起。

“我……我做了一个恶梦……。”

“那只是梦而已,别当真,听孤的话乖乖回房去睡吧。”

“我好怕……我梦见害死亚利的那些坏人又回来了……我真的好怕,他们戴着恐怖的白色面具,好像恶鬼一样……。”

亚利还活着,所以当然不是死掉的亚利在给玛利安托梦,不过,确实有某种意志藉由玛利安的梦在提出警告,警示着‘即将到来的危险……’。

这梦兆还是被忽视了,在旁人眼里,这应该只是因生病所产生的胡思乱想而已。前皇一直安慰着玛利安,并扶持着她病弱的身体上楼。“乖,孤送你回房休息吧。”两人才走到一半的大阶转角处,“危机”终于来了……。

大厅天井的玻璃突然爆出凌乱的碎裂声,大片小片的彩色玻璃掉落到大厅中央,在地板上碰撞成更细小的碎末。在破碎之中,一个形似鬼魅,身着黑衣,戴着白色面具的人出现了,那条弯成弦月状的笑嘴让他看起来像是小丑,不过,在正式的术语中,不管对方是如何地可笑,这种闯入者都一律被称为“刺客”。

不等将军怒骂‘大胆刺客!×’的惯例台词,假面的“刺客”就往大厅中央的大阶冲了过来,右掌的铁爪扑向目标-即绯特烈四世的颈子,皇帝连避也不避,因为他相信身旁忠心的臣子,只见威尔斯子爵快刃一闪,白刃就削去无礼的铁爪与一只手掌,青龙将军的剑术也属高手之林。

第二剑挥去,笑脸的假面人就跳跃闪过了这一剑,他的动作宛如非人的野兽,就如山猫般灵巧,他跳往旁边的墙壁,用力一蹬又飞身扑向皇帝。“休想得逞!”青龙将军掷出短剑,贯穿了他的咽喉,假面人就像被弹石击中的飞鸟一样落下了,但是他又爬了起来,鲜血不断从刃与皮肉的交接处喷出,但是他彷佛感觉不到伤痛,仍然一步步向绯特烈四世走来。

青龙将军水平斩出了第三剑,长剑与短剑交击出响亮的厉声,戴着假面的人头顺着剑势飞落到阶梯底下,确定死亡的残骸终于倒下了……。

“恶鬼……戴假面的恶鬼来了……。”

在前皇怀中的玛利安颤栗地不停呢喃着这句话,“恶梦”竟然成了现实。

随后,又有两个同样戴着白色面具的刺客从中空的天井跳了下来,威尔斯子爵横剑守在皇帝陛下、前皇、与皇女殿下之前,连叫唤部下前来的时间也没有。不过,很快就有两批人马从大厅左右两侧破门而入,禁卫骑士团与青龙骑士团的人马终于赶来了。

事实上,在方才威尔斯子爵与刺客交手之时,其余的暗杀者“人面众”就与守卫在别墅外的两团侍卫发生战斗,因担忧皇帝陛下一行的安危,所以两团的指挥官亦同是副团长的史坦夫将军与卡农将军都不约而同地命令部下且战且走,都退进了大厅之中。

本来可以容纳近两百人的大厅就聚集了一票人马,以前不知举办过多少次豪门夜宴的豪华大厅,已开始它第一次的流血舞会。

“保护陛下!我们要让卡农那家伙知道吾帝都禁卫骑士团的真正实力!”

“保护陛下!我们要让史坦夫那家伙知道东方青龙骑士团的真正实力!”

两位副团长之间那莫名的对抗意识,又开始燃起火花,这种场合是他们争功的时候吗?看到自己麾下的副团长也是这样,青龙将军威尔斯子爵也叹息。

两团的不团结让刺客集团有机可趁,无惧痛苦的人面众让他们陷入未曾经历过的苦战。利刃捅入刺客的肚子,但下一瞬间,铁爪就划过了骑士的脖子,一次自杀攻击就折损一名骑士,同样负伤的刺客却老神在在地拖着伤体残躯攻击下一个猎物。

团里的骑士们相继倒下,一直在后面指挥的青龙副团长卡农将军也遭遇直接的白兵战,虽然很少有实战经验,他在军校锻出来的剑术仍然有一定程度的实力,闪过铁爪,长剑就贯穿了来袭刺客的脖子,但是……。

“为什么这样还没死!为~为什么!?”

军校所学的常识在此时完全派不上用场,对于理论派的卡农将军而言,这无疑是种嘲讽,更是深刻的恐怖。卡农将军腿软地跌倒在地,那个脖子上还插着一把剑的刺客就要用铁爪将他杀死的瞬间,刺客的背后突然闪放交叉的刃光,刹那间,假面刺客的身体就被分成四块。

出手救他的人是位年轻的黑发骑士,卡农将军只知道他是自己团里的人,职阶似乎是百夫长之类的小军官,至于名字他就叫不出来了。

这位在青龙骑士团里不怎么起眼的百夫长名叫“利卡尔特·法兰”,平日不喜欢跟同袍交际的他,其实剑术非常的厉害。背景不详的他被黑骑士修奈达收留,自幼就一直在黑骑士底下习剑,其实力自然不在话下。所以,利卡尔特才会被团长威尔斯子爵相中,被选为皇帝陛下此行的侍卫之一。

在交手的瞬间,利卡尔特就察觉到刺客拥有无惧痛苦的身躯,所以他就下重手,以俐落的剑技将刺客大卸八块。刺客的身手虽好,但是还差他那么一截,无痛的邪躯在无情的刚刃前毫无意义。

但是刺客中却有一名特别的角色,他没有面具,只以黑布巾将面貌裹住,他慢步走来,缓缓靠近利卡尔特,寡言的百夫长也发现“他”的存在了。

“有意思,就由我来做你的对手吧……。”

“……。”

多言无益,利卡尔特立即挥剑斩去,以人面众的身手绝对闪不过这快如电光的一剑,但是,利卡尔特的对手可是“八部众”-暗杀拳士中的最高存在。他左手随意一扬,指尖一触及剑脊,利卡尔特的剑就硬声而断,他连惊讶的时间也没有,腹部就感到一道炸裂,蒙面人的掌劲贯穿了腹部胄甲,击断肋骨,余势更击飞了利卡尔特。

“好强……。”倒在地上的骑士吐着鲜血,低声喃道。

阻碍除去,蒙面人挥手命令人面众三人去取下皇帝的性命。“赌注青龙将军的荣耀,我不会让你们通过的!”威尔斯子爵紧握长剑,准备拼死抗战之际……。

一把黑暗的巨刃自天井落下,宛如神灵制裁罪人的天枪,巨刃落下,自背后贯穿了其中一名刺客,直直插入了地板。那瞬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黑晶的刚刃激起了黑雾状的气体,那刺客的肉体开始萎缩,紧身的黑衣也变得宽松起来,最后,连那面具都挂不住而脱落,里面的脸本来就已毁掉,如今又变成木乃伊般的乾尸,更显恐怖,没多久,包裹在黑色夜行衣里的血肉都已灰化,连骨骸都化成灰烬。

一道人影也自天井跃下,黑面红衬底的披风在夜空中飘舞,黑色的铠甲彷佛融入夜色的漆黑,那身巨体着地,立即震憾了现场所有人,对于皇帝侧的人而言,这无疑是救星般的存在,对刺客而言,就只是死神了……。

两名刺客又攻击而来,赤手空拳的黑骑士双手一伸,覆着黑甲胄的一双铁掌就抓住了两张面具,惊人的怪力让他们的身体浮了起来,而且,黑骑士的手腕也彷佛与他的暗黑剑-暗邪的达克尼斯互相辉映一样,也激放黑雾状的暗气,两名刺客就跟他们先前的伙伴同样落个相同的下场,血肉急速萎缩,最后逐渐灰化殆尽。

“亚汗的暗杀拳士吗?……。”

黑骑士用力将手掌中的两张面具握个粉碎,他的眼神无视于其他杂鱼,只盯着眼前的蒙面人,面对地上最强的骑士,蒙面人也未见动摇迹象。

“连二十名人面众都拖不到三分钟吗?不亏是黑骑士-修奈达·坦达洛斯……。”

两人对峙着,但是,有一名禁卫骑士却想偷袭,他从旁边用剑突刺,但是这只是找死的行为“愚蠢……。”随即,骑士的剑被击落,他的双肩被蒙面人抓住,隐藏在覆面下的眼神让骑士吓得心惊胆跳,他想脱身,无奈蒙面人的双手简直是铁枷……。

“你的身体就借我做“武器”吧……。”

呜哇哇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骑士的喉头爆出,被铠甲裹住的身体竟然开始变形,蒙面人用双手将他的肩头对折,本来不可能接触到的肩膀竟像团黏土似的被扭成一团,那一刹那,背甲爆裂,溅出的血突然化成刀刃向黑骑士疾射而来!

同一时间,黑骑士的右掌也刮起黑暗的暴风,“黑龙掌”发出的暗黑波动将血刀尽数瓦解,甚至狂扫而去,连正面的大们都被吹垮,现场尽是腥臭的血雾。

“逃走了吗?……。”

等血雾散去,地上并不见蒙面人的尸骸,连所有的假面众都消失无踪,那记血刀攻击,只是蒙面人“以攻为退”的策略罢了。

“没记错的话,刚才的血刀的确是暗杀拳“咒血魔道”的秘技“化血魔刀”,那个蒙面人是八部众之一吗?当年的那个人……。”

修奈达想,蒙面人恐怕是他认识的人。二十多年前,他与雷欧耐特一起在武神门下学习阿雷斯英雄剑的精义-操控神器的技术,那段期间,他曾经遭遇过亚汗的暗杀拳士,其中就有一名以血为武器的暗杀者。后来,从武神口中他才知道对手是八部众中持有暗杀拳咒血魔道的“夜叉王”。

不管如何,危机总算解除了。

事件结束后,前皇绯特烈三世就抱着发烧昏迷过去的玛利安回房间静养,同时也派遣部属去找数位医生前来,除了皇女,现场还有许多的伤患。

清点现场,威尔斯子爵向皇帝陛下报告损失现况,总共阵亡了十七名骑士,伤者更超过了三十人以上,绯特烈四世也愁眉不展。

“善后的事就交给卿家你了,返国后要给予战死者的家属最好的抚恤待遇。”

“微臣谨遵旨意……。”

青龙将军威尔斯子爵退下后,皇帝便召见黑骑士修奈达前来

“坦达洛斯卿,你识得那些刺客的身份吗?”

“卑职不敢断言,不过从打扮与其身手特征来看,确实是亚汗的暗杀拳士……。”

“亚汗帝国……如果朕没记错,所谓的暗杀拳士不就是该帝国前任的亚汗龙帝麾下的影子杀手集团吗?朕还记得,十几二十年前的亚汗革命结束后,前帝“不死龙皇”的暴政被推翻,那杀人集团也被消灭了,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地?”

“这卑职就不知了……。”

绯特烈四世心里早有了谱,暗杀拳士应该是流亡而非灭亡,而且,他们恐怕已经被某人所雇用,这人是谁?皇帝心里只浮现了一个名字-赛因。

但是还有一个疑点,赛因的掘起应该是近几年的事,亚汗革命是近二十年前的事件,在与赛因接触前,究竟有什么组织收留了这群杀手,并再训练出新一批的暗杀拳士,这一点,绯特烈四世也不知道。

夜更深,细雪不在,屋外已是大雪纷飞……。

在英雄天武会期间,坻里有特别设置的医疗集团,所以找大批的医生等医护人员就不是什么难题。医生来了以后,就忙着替伤者治疗,别墅里所有的房间都成了现成的病房,此时,威尔斯子爵正忙着找其他的理由向王都的警卫官解释,而威京饭店的胖经理则是失神地站在大厅,空洞的眼神正望着被破坏得非常彻底的所有昂贵摆饰。

等到他回过神来,则是大笔金币送到他面前的时候的事了……。

在黑骑士的房间里,修奈达正在为利卡尔特擦葯,被蒙面人那么一击,他的腹甲整个凹陷,明显可见一个掌印,劲道之强让人触目惊心。

在铠甲、锁链甲、以及衣服三层阻隔下,利卡尔特的肋骨“仅”是有裂痕而已,敷葯之后,再用绷带固定就行了。

“怎么?还会痛吗?”黑骑士关心地问道。

伤痛并没有让利卡尔特脸色扭曲,让他皱起眉头的原因是另外一件事。

沉默的百夫长突然说了句恐怖的话:

“假如……刚才让绯特烈四世就这样被那群刺客杀死就好了,我干嘛那么多事为那个皇帝卖命!?”

“休得胡说!我不是常跟你说要忘了过去的事吗?”

“谁忘得了啊,老师!我“法兰克斯”家的大仇……。”

此话一出,黑骑士一个巴掌就过去,并骂道:“不可以再提起那个姓氏,我受你父亲的遗函所托照顾你,是为了让你的家族留下最后的一丝血脉!忘了十二年前的过去吧,你现在是“利卡尔特·法兰”……。”

“……。”利卡尔特流着血丝的嘴角不再多说一言。

法兰克斯家在帝国曾是大贵族,为伯爵家系,为著名的武门,他们一族就曾经出现四位黑龙将军,所以曾有人戏称“北方黑龙骑士团”的团长是他们家族的专门席位。但是,十二年前的内战,法兰克斯家加盟费尔玛公爵的叛乱势力,内战后一族尽诛……。

利卡尔特似乎是法兰克斯家最后的血脉,不过,他的长兄-亦家族最后一位黑龙将军的“佛雷特·法兰克斯”仍活在人间,直到近几个月,他还化名在大陆东方朋提海上某个小岛上,担任某宅第警卫团的队长。

在另一个房间里,青龙骑士团的副团长卡农将军已经包扎好伤体,正躺在床上休息,在医生离去后,独处一人的卡农将军露出恶相,他只是受了轻伤而已,所以自然不是伤势的关系,而是某一件事……。

“可恶~史坦夫那浑蛋就只会落井下石!”

刚才的混战中,他出糗的一幕被史坦夫将军看见,结果自然是换来一阵冷嘲热讽,在战斗能力上,卡农将军并不及由小兵一路干起的史坦夫将军。

不过,最让卡农嫉妒的事,是刚才黑骑士修奈达所展现的实力,担任副团长的任期并不长的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黑骑士的力量,他本来还以为‘天空有黑龙巴哈姆特,地上有黑骑士修奈达!’只是世间夸大不实的谣言罢了,如今亲眼目睹,他才知道黑骑士是远比他所想的还要强,甚至强得让他胆战心惊。

“可恶!我绝对不能让这个身份低下又过气的前青龙将军爬到我头上!”

这次的事件,几乎可以说是黑骑士一人解决的,立下救驾的大功,即使黑骑士以前因亲族之累而被贬职,皇帝陛下也会不记前嫌而大大赏赐他吧,说不定还会恢复其名誉以及昔日的地位。想到这里,卡农就咬牙切齿地咒骂道着。

赛因的威胁渐近,帝国军仍隐藏着许多“不安种子”……。

事件结束后,所有的残存刺客已不知所踪,蒙面人已经命令所有人撤退,有黑骑士的阻挠,迦罗与闼王所遗留下来的刺杀任务也难以完成。

放弃的如此乾脆,也是因为这任务本来就跟蒙面人无关……。

“不亏是黑骑士修奈达,过了二十多年,年将五十的他居然还有如此强的实力,不见衰退,甚至远在以前我所见的黑骑士之上。”

蒙面人的右手正不停抖着,刚才被黑龙掌的余劲波及,充满负力的暗气消灭掉他不少生命力,即使肉身已超越人类,仍然得蒙受极大程度的伤害。

“不可思议,这样的他会甘心屈就于现在的低下地位吗?还是……这头猛禽仍隐藏着爪与翼,蛰伏只是在等待展翅飞翔的契机吗?”

黑骑士的想法也只有修奈达本人知情,十二年前内战结束,在被贬官以后,修奈达也不再汲汲于地位的追求,而甘愿以一介新兵教官与有职无权的千夫长位阶过着平凡的生活,这其中或许有修奈达本人未曾告诉他人的理由吧……。

这个时候,街上的巡逻士兵是越来越多了。

“我也该换回我的身份了……。”

除去覆面的黑巾,底下是一头灰白的头发,脸形略为苍白尖瘦,他又戴上平时一直挂在脸上那副与某管家同款式的小圆镜片眼镜,蒙面人已不存在,此时此地只有一位名叫“文森”的男子。

“真是出师不利,别人的任务弄砸,连公王大人的任务也汲汲可危,明天英雄天武会的最后一战,就不知道那男人布雷德是否能获胜了,安威斯殿下的“随心所慾”真让人伤透脑筋……。”

帝国最大贵族巴洛姆公王对凡提洛斯王国的执着究竟为了什么?就连他最宠爱的小儿子也不知道,否则,安威斯也不会捅出这种篓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