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9话 痛苦的恶梦

作者:外国科幻

在地底已经待了将近两天两夜,几乎快让阿萨琳用尽全身的体力。

漆黑的地下洞穴并没有像样的路,地形忽高忽低,行走起来是辛苦非常,而且,阿萨琳还背着亚利以及那把很重的克拉姆,若是丢下他,或许要离开这里会轻松些吧。

“你别管我了……自己走吧……。”亚利在清醒时曾说过这种话。

阿萨琳当然不会答应,还骂了亚利一顿,把伙伴丢下来不管,凭着身为传说英雄的子孙的自豪,她是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

其实这都不是最苦的,最辛苦的事,莫过于“粮食短缺“的问题了。两人已经两天没进食了,身负重伤的亚利也不知道有没有食慾,可是阿萨琳就“辛苦”了,身为公主的她哪有饿过肚子的经验,赌注英雄末裔的自尊,也无法让肚子不发出抗议之声。

“坠入地底……两天没饭吃……哎唉……运气真是背到谷底了……。”

阿萨琳自嘲自己的遭遇,落难至此,还有什么更糟的事会发生呢?英雄阿雷斯的子孙与赛巴斯达家的小龙两人饿死在地底,恐怕已经没有比这更丢人的事了,阿萨琳甚至还有一个奇怪的念头……。

“还好……上面的人恐怕都以为我们两个已经摔死了,这样还好一点,总比被人知道我们俩是饿死要好的多……哈哈……。”

苦笑一下,多少能宣泄一下对命运的不满,但是,所谓‘祸不单行’,命运之神又对阿萨琳与亚利两人开了一个“玩笑”……。

哇……啊!

惨叫一声,肇因于前脚突然扑了个空,肚子饿让她没来得及反应,阿萨琳就与亚利两人一起跌了下去。随后,就只听见一道哗啦的水花声,以及不符合公主身份的叫骂台词在莫大的地下空洞里回荡着……。

发泄过后,阿萨琳终于察觉某件事,这水似乎热热的,还有某种似曾相识的味道,在两天前,她每天都在使用的……。

“这是温泉!(心)”

在王城的专用浴室里,有她专用的温泉间。在冬天里,最大的享受莫过于洗温泉一事了,凡提洛斯的王都艾斯佛兰德也有“温泉之都”的美名,只是,王都温泉的利权多半掌握在外国商人手中,这是题外话……。

除了没饭吃,两天没洗过澡也是让阿萨琳特别难受的事,碰巧发现这座小小的天然温泉,马上让阿萨琳忘了刚才摔倒的事,连肚子的鸣叫也神奇地消失了。

“亚利!有温泉耶!亚……咦?”

兴奋过后,她总算想起背上的亚利不见了,转身一看,原来亚利正浮在泉上,半阖又空洞的视线投射在头顶上的黑暗深处,亚利的意识仍然处于“弥留”状态。

“我们就泡一下温泉吧!这温泉对你的伤势也很有益哦!”

也不管亚利的意识是否清醒,阿萨琳还是一直跟亚利说话,这是这两天她不知不觉中养成的习惯,毕竟空洞虽大,却仍然是密闭的环境,要是找不到一个能说话的对象的话,这是会让人疯掉的。

亚利若听到还好,但是他根本是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所以,亚利对阿萨琳接下来的“行动”是完全无法反抗的……。

阿萨琳把克拉姆及艾克斯卡里巴插在温泉旁边的地上,除了供作照明用,两把光之剑所发出的光与热也能供作烘乾之用,一切准备妥当,阿萨琳就开始脱亚利的衣服了。

“没想到亚利这么瘦,难怪那么轻……。”

衣服下的亚利,是肌肉不甚发达,体格类似少年的瘦长体形。看亚利用那么大一把剑,阿萨琳本来还以为亚利是“穿衣瘦身型”外表看起来瘦,里面应该是很健美的,不料亚利就是那样“表里如一”的人。

还有一件让阿萨琳留意到的事,那就是在亚利的心口上,留有一道极深的伤疤,那里是心脏位置,她想,亚利以前也曾受过这么重的致命伤吗?亚利好像拥有与少年外表不符合的丰富人生经历,这一点实在让阿萨琳很羡慕,要不是被公主身份绑住,她也很想像自己的曾曾祖父阿雷斯一样,到世界各地去冒险。

毫无任何抵抗的脱衣过程结束了,阿萨琳就让亚利泡温泉,颈子以下全都浸在泉里,然后,就轮到她了,阿萨琳很直率地就将衣服脱下,随意丢在剑旁边,然后就去泡温泉了,这种不符合公主身份的举动常常叫侍女们叹息。

“呵呵~好像又活过来一样!”

原来的围巾被她裁出一截拿来当成毛巾,阿萨琳还哼着北国民歌的调子,心情显得十分愉快的样子,身陷地底的事实似乎是暂时被扔到遗忘之泉中。

虽然行为有待检讨,可是阿萨琳仍然是十足的美人,要是此时的亚利知道自己正躶身和一个女孩子共浴一池,就不知他会做何感想?

亚利的眼神仍然空洞,在黑暗中他看到什么?还是亚利所凝视的是意识的远方尽头?阿萨琳并不知道,她以为亚利应该是在做梦,她也希望他所做的梦是个好梦……。

          ※            ※              ※

“哈啊……啊……呼……。”

一直奔走,相同的路仍无尽延伸而去,一直逃下去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为什么要逃?亚利也不知道,不过,一直逃避下去实在不符合亚利的个性。

亚利不想再逃了,他转过身,正视着那个一直追着他的人说: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一直追着我!?”

“他”并没有回答亚利,只是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亚利,这让亚利升起了莫名的杀意,克拉姆立即夺鞘,射出摄人心魄的寒光,“参之型·穿鳞!”顿时,剑端如枪尖般连刺而出,势要将“他”捅成千疮百孔,但是,亚利的每一击都被闪开……。

克拉姆激射光气,穿鳞的压轴是克拉姆解放光之力后而击出的必杀一击!这一刺势如流星,直向“他”吹创,可是,“他”却轻易用手掌接下了这一剑。

“怎……怎么可能?”亚利喃道。

“你还想拿这种凡铁到什么时候?……。”

“他”的话与眼神都带着无可反驳的威严,刹那间,亚利就被一道无形的力量震倒,身体四肢传出了四分五裂般的痛苦……。

“就是这种东西,所以你才无法认清自己,也不敢正视自己真正的力量,你那么想当“人”吗?也以为用这种人类的武器就能像个“人”吗?”

“还……给……我……。”

“这种凡铁毁掉算了!”

转瞬之间,在“他”手中的克拉姆蹦出了龟裂,随即就爆裂,变成寸寸的碎片。克拉姆的毁坏,让亚利的心像被撕裂似地痛苦不已。

“你!你……居然毁掉爸爸的遗物……。”

“爸爸?你还想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你很清楚的,不是吗?你是赛巴斯达家的孩子吗?接受现实吧!你是御子!”

“住口!我是人!”

亚利极为愤怒,身为人类的坚持是他不容任何人侵犯的心中圣地。看着这样的御子,“他”突然以玩味般的视线看着亚利的种种反应……。

““人”……是吗?看来,跟人类生活太久,那些记忆让你有这样的错觉……我让你见识一些“好东西”吧!你最想见的……。”

“他”的前方突然间冒出了两个人影,彷佛一开始就一直在那里似的,亚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两个人……竟然是玛利安和米莉亚……。

她们两人被绳索捆绑,一直向亚利呼救,但是亚利听不到她们的声音,也无法起身去救她们,彷佛身体已经不再是自己的。

“他”拿起了一块克拉姆的碎片,并冷笑地说:

“你喜欢这两个女孩子,是吗?”

“住手!我……我怎么样都没关系,请你别伤害她们……。”亚利的声音近似哀求。

“就因为你想像个人类一样去爱人,所以这种人类的情感才会蒙蔽你吗?愚蠢!御子不需要这种东西,御子的力量不能被人类的情感所左右!我就像毁掉那把凡铁一样,让这两个人类死吧!”

“住手———!”

亚利竭尽心力呐喊着,也阻止不了“他”的暴行,克拉姆的碎片刺进了玛利安的胸口,利刃深深地插入,随后又被拔出,喷涌而出的血泉溅满了“他”的双手。“玛利安!”亚利奋力叫喊,也唤不回心爱的人的生命。

哀伤的时刻很短,很快地,“他”又将克拉姆的碎片抵住米莉亚的脖子……。

“住……住……手……。”

亚利抖着手伸向米莉亚,他颤抖地连话都说不出来,在亚利湿润而模糊的眼睛里,米莉亚的咽喉被划出一道飞红,随后她就倒了下来。“呜……我……。”亚利哭了,他正为自己的无能而痛苦呻吟着。

“为……为什么?……你要杀害她们……。”

“你在胡说什么?杀人的人不就是你吗?看看你那双手吧……。”

“他”看着自己的手,两只手掌已被鲜血染红,右手还拿着“凶器”,“他”像被吓到似的跪了下来,而在地上的血泊里,他看到了———

“是……是我!?”

如镜面般的血泊里映射的“他”,确实是亚利本人……。

泡在暖热泉水里的亚利,突然产生了惊人的变化,他的身体爆发出青色的光气,将周围的泉水激得是汹涌如涛。

“啊!怎么回事?”

同样在温泉里的阿萨琳也讶异地失措,浪是一波一波地袭来,她只能紧靠着岸边,不让自己被冲走……。

当突起的风暴平息时,在阿萨琳的眼里,正映入一幕不可思议的奇景。有一头青色的光龙正盘踞着亚利的所在,龙的身体像是布满蓝宝石般的鳞片,每一块鳞片都散发着柔和的蓝色波动。

奇妙的是,龙看起来是有形而无实,似乎只是个虚无的巨大幻象。这异象只持续了一会儿,龙就随着光波的衰退而消失了,此时,本来应该是身受重伤而动弹不得的亚利竟然张开眼睛站了起来……。

“亚利……你?”

“……。”

亚利不敢看阿萨琳的眼睛,从她的语气就可以感觉到,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她在害怕吧,亚利是这样认为的,这也是正常的,自己“非人”的那一面被人发现,常人怎么会不惧怕。

“是啊……这样的我哪有爱人的资格……我是不是人都还不知道?我怎么有资格去追求身为人的幸福……。”

亚利想起玛利安的事,也许自己当日拒绝了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米莉亚只是他找的藉口而已。同样的情形在面对米莉亚时,说不定亚利还会拿玛利安当藉口。

亚利时常在做着梦,但是像刚才那样清晰的梦,这还是第一次。亚利害怕着,他害怕自己会像梦里一样,一旦体内那非人的存在一觉醒后,就会去伤害重要的人……。

“你看到了吧……我……我的身体里藏着某种力量……。”

“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假如可以,我宁愿不要有这种力量,能像个普通的人一样活着就好,可是……这毕竟是奢侈的妄想……。”

假如这样下去,亚利就会陷入自怨自艾的无尽回圈中,但是……。

“转过来,跟人说话要看着对方的眼睛!看着我!”

阿萨琳突然抓着亚利强迫他转过身来,那一瞬间可真是让亚利慌张起来,刚才的悲伤情绪全然消失,亚利脸红的像被泼上染料似的。此时的亚利一直盯着阿萨琳的眼睛,他的视线也只能放在那里,而不敢再往下瞄……。

阿萨琳只是一直盯着亚利那张红润到像是被热水烫伤的脸,她什么话也没说。亚利则是拼命压抑任何不该有的遐想,可是很难,视线以下就是躶身的美丽躯体,虽然他没看见也不敢看,脑海里却不断浮现各种图形。

呵呵……。

阿萨琳突然笑了一声,这让亚利更觉得莫名其妙。

“你也会害羞,不是吗?由此证明,亚利,你也只是健康的普通男孩子而已,别再说这种话来伤害自己,你只是在钻牛角尖而已。”

“你……你不怕我吗?”

“只是有点惊讶而已,在我眼里,你的确是个人啊!你会笑、会烦恼、会哭、还会害臊,这些都是“人”会有的反应啊!也许你有很奇怪的力量吧,但是你也有普通的人心,不是吗?就样就好了,有心才是最重要的……。”

亚利知道阿萨琳是在给他打气,要他振作,他很感谢她善良的心意,只是,有些事还是要注意的。亚利挣开阿萨琳的手,就赶紧转身躲到温泉里去,在这样下去,他不知道自己会再去想什么事,甚至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过,亚利真的好高兴,原来说出隐藏在心里的秘密,而且阿萨琳又能够接受自己,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的好,以前是那样地害怕自己的秘密曝光的。看来,或许真的是自己在钻牛角尖也说不定。

亚利很想跟阿萨琳好好道谢,只是,现在的情况实在是有点尴尬。

他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开放的女孩子啊!在男人面前躶体都不害臊……’亚利回想起,在海边与阿萨琳初次见面,她要离去时也是当着自己的面宽起衣来,虽然只撇到一眼而已……此时亚利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其实,阿萨琳只是缺乏管教而已,早年就失去双亲的她,身为公主的她可说是被放任而自由自在地长大,对于一些事可以说是常识不足。躶体不会感到害臊,也是“习惯”的关系,在城里,无论宽衣会入浴都有好几个侍女在帮忙,她早就已经习惯别人的视线。只是,她不太清楚女人的视线与男人的视线之间有什么差别……。

亚利不知道阿萨琳身为公主的事实,不过,他还是要给这个女孩子上点课,增加常识。给自己看就算了(?),以后在其他人面前还这样的话,这怎么得了!

“阿……阿萨琳,以后,你千万别光个身子在别人面前走动,这……这太没常识了!一个好人家的女孩不能这……这样子的……。”

亚利好不容易才吐出这句话,可是,阿萨琳又突然做出惊人之举。

“为什么啊?亚利……。”不知何时,阿萨琳又来到他面前。

“哇啊!不……不要靠近我!”

“为什么要逃啊?亚利?”

亚利紧闭着眼,胡乱地挣扎着,可是阿萨琳仍然跟他纠缠不休,拉着他的手直问说‘为什么?’。亚利已经泡了很久的温泉,体温很高,他的血气又被阿萨琳这么一激,血气上脑,结束,亚利当场昏厥过去了……。

“怎么又昏倒了?振作一点啊!亚利!……。”

能不动一刀一剑就将赛巴斯达家的小龙“完全击倒”,阿萨琳可以说是创造此一历史的第一人。可惜这并非阿萨琳的本意,好不容易亚利醒了,结果又昏倒了,这不就跟先前的情况一样吗?她好想找人聊天,自言自语真的很无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