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0话 身为御子……身为人……

作者:外国科幻

再次清醒的时候,亚利正躺在温泉旁,身上的衣服也已经穿回来了。亚利又想又叹着:‘唉,我被人看光了吗?真丢人……。’无可奈何之余,亚利便想起身,但是转瞬间他又躺了回去,眼睛可是一点也不敢张开,原来,阿萨琳正在穿衣服。

“你醒啦,亚利!”亲切的言语还带着无邪的笑颜。

阿萨琳可是很大方的毫不回避,但是这举动对亚利而言只是莫名的“折磨”。虽然只撇到一眼(真的是一眼)而已,但是那一幕却深深地烙印在亚利的网膜上,挥之不去。阿萨琳的金发短短的,使得她的背完全曝露出来,那腰身、肩胛、与脊椎构成的美丽图形是那样的姣好……。

‘不行!我怎么可以有这么下流的想法!’

亚利道德与理性的那一面抬头,硬是将脑中的恶魔“歼灭”,但是,这果然只是暂时性的,风吹又草生,不该有的遐想又急速蔓生。

‘这太危险了!再这么下去的话……。’

亚利似乎担心自己是否会把持不住(?),脑海里各种遐想正倾巢而出,亚利就乾脆在心里默念骑士道教条来镇压这些遐思。看到亚利莫名其妙的举动,一会儿又哭又笑,一会儿又缩在一旁喃喃自语,阿萨琳还真担忧亚利是不是伤到头壳了?……。

“该换你背我了,我好累哦~!”

阿萨琳劈头就是这句话,说是命令或许会比较恰当的说……。

不过,亚利还是如阿萨琳所愿背着她,这阵子自己一直受她照顾,没有饭吃,又没能好好休息,两天下来,着实累坏了她。亚利反而很惊讶,这样小小的身体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彷佛有用不完的精力似的。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呢?”

“怎么会呢?有人伺候还真是舒服呢,呵呵!只是,你的“力量”还真是方便,不仅先前的伤都完全痊愈了,连肚子都不会饿,反而是我,肚子真的是饿得咕咕叫,这力量要是能分我一点的话,那该多好啊~~!”

“是呀!真遗憾~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等我们出去后,我就请你吃一顿好的,就到王都最好的餐厅去吧!”

亚利这样胡乱跟人约定,要是给汉斯听到,他的心不凉了一半才怪。

开心的气氛下,亚利也有担心的事,阿萨琳已经饿了两天了,虽然她看起来没什么事,不过,亚利知道她只是在逞强而已,总之,亚利一定要赶快带她离开地底回到地上,以他的力量一定办得到的。

自己的力量能对人有正面的助益,亚利也很高兴,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有阿萨琳这样一位了解自己又接受自己的知己的存在。命运捉弄着亚利,让他人生充满灾厄,但亚利也感谢命运,就因为命运也带给他这段“孽缘”。

接下来要往哪里走呢?———

刚才曾一度觉醒的亚利,感觉已变得极为敏锐,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便毫不犹豫背着阿萨琳往黑暗的不明深处跑去。藉由觉醒,亚利的体能也有显着的提升,背着阿萨琳仍然能在崎岖不平的地形中健步如飞,无须照明也能看清黑暗的一切。

“哇啊!好快哦!”阿萨琳兴奋地道说。

“呵呵~我还能更快呢!”

说罢,亚利就再度提升速度,没过多久,两人就来到一处高耸的岩层下,亚利是凭直觉前来这里,他心想,跃过这块岩壁,后头一定有什么东西才对。

攀壁并不是什么困难之事,以现在的亚利,背着阿萨琳也能轻松爬上去。只见亚利毫无工具辅助,就用两只手轻松攀登上去,没多久,他们就登上了高达十多公尺的岩壁,但是,另一头并非是他们所期盼的出口,反而是更深而彷佛无底的断崖。

无底的黑暗里不时传来风的吼语,听起来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怎么办?亚利,前面没路了。”

“不是的……。”

“耶?”

阿萨琳无法理解亚利的反应,的确,在她眼里前面是漆黑的黑暗深渊。但是在亚利眼里,他所看到的确是不可思议的景象,深谷底下,是座广大而寂静的都市。

“下面有一座都市,非常的大,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房子,那好像是高塔,这地底都市看起来好像是林立的高塔群,而且……。”

除了都市外,亚利还看到某种东西,可是他却说不出那是什么,真的要形容的话,只能是“树木”来形容。底下巨大的“树根”蔓延了大半个都市,而顶上的“树枝”则像是支撑岩盘的支柱,盘错在都市上方整个地盘表面。

此外,亚利也不清楚在阿萨琳的眼里,那颗“巨树”究竟是什么样子?事实上她根本看不到,因为实在太黑又太远。在亚利眼里,巨树的每条枝干都隐约透射出璀璨的光芒,就像是从内部发光似的,呈现着透明感的五彩宝石色。

“不亲眼看就不知道那是什么了……。”

沉思一会,亚利还是决定下去,直觉带他来到这里,下面一定有什么东西才是。于是亚利便向阿萨琳提说要下去,在阿萨琳眼里,这断壁几乎是垂直,而且深得彷佛无底,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不知为什么,亚利的话让她有十足的信赖感。

爬壁用手,而下断崖呢?亚利的方式可说是疯狂,他直接跳下去,踏着几乎是垂直的崖壁全速冲刺,阿萨琳是吓得一句话也喊不出,只是死命地抱着亚利。没多久,近一公里高的断层就快到底了,但是亚利似乎是刹不住脚步……。

亚利当机立断,拔出克拉姆直接插入岩壁,但是冲力过快,岩壁被克拉姆切开,无法完全停下亚利的速度,一直到快接近地面的时候,两人总算是停下来了,看着咫尺之距的地面,两人都捏了一把冷汗。

“呼~好险,第一次这样胡闹,差一点闯出大祸……。”

“什么?原来你也没什么自信啊?真是的,我的命差一点就不保了!”

亚利只能苦笑以对,自己的确是过度得意忘形,对觉醒后的自己过度自信。不过,两人总算是来到这座地下都市了,巨大高耸的塔擎天而立,林立的塔群让两人都叹为观止,古代的房子竟然能建得这么高,其尸体技术实在令现在的他们匪夷所思。

了望这座地底都市,亚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原来,这就是贝利欧所说的地底都市啊!”

“贝利欧?亚利,你说的人是谁啊?还有地底都市是……?”

“他是我所认识的冒险团体的队长,我曾听他说过,在王都艾斯佛兰德的地下埋藏着一座古代文明的都市遗址。我想,我们现在所见的就是他所说的都市吧。”

“耶~~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耶!”

“这可是好消息,假如这都市确实是贝利欧所说的都市的话,那某处一定有冒险公会所开辟的通道才对,只要找到通道,我们就能离开这里了!”

“真的,太好了!我好想赶康措开这里哦!赶快走吧!”

得知这好消息,亚利跟阿萨琳都士气大振,阿萨琳也不想一直让亚利背着,直接跳下来就拉着亚利要去找出口,本来疲惫的身心又产生莫名的活力。

两人穿缩在都市的街道上,所见的每件事物都让两人倍感称奇。

就拿路面来说,上面似乎有铺设什么东西,路非常平,走起来毫无凹凸不平的感觉,而且每条路都有经过规划,其畅通与便捷性绝非现今任何都市所能比拟。

他们所见到的“塔”,其实是房子,除了居住性外,似乎还有其他的用途存在,只是这是现代人很难理解的,只有对古代文明有所研究的人才会知道吧。

比较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尸体物不知经历多久的时空,其材质仍然坚固异常,当然,主要也是因为此都市是埋在地下的关系,风化的影响自然较小的多。

走了一段时间,某样亚利想看的东西总算让他见到了,不只是亚利,连阿萨琳也发现到了,那似乎是某种巨大的“树根”,循着根脉的源头望去,阿萨琳也看到了那棵巨树,整棵巨树深埋在岩壁中,她所见到的,似乎只是露出的一小部分而已。

“好奇怪哦,这是树根吗?看起来反而像宝石的矿脉,而且在黑暗中还会发光。在艾斯佛兰德地下,不仅有这座都市,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树”埋着……。”

阿萨琳东瞧西瞧,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她想问亚利,但亚利只是一语不发,一边看着,同时似乎在想什么事似的。

“你在想什么啊?亚利……。”

“我好像在哪里“看”过……不对!应该说是“感觉”过才对……。”

亚利伸出手去摸那树根的表面,那材质确实很硬,说是宝石的确比较恰当的多。不过,让亚利在意的事,是手掌感应到的某种感觉,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是魔力……吗?……。”

亚利总算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了,虽然他自己也不是很确定,但是实在太像了,在几个月前,伊萨、修瓦克等人所散发出的某种波动确实跟眼前所感应到的波动很类似,亚利心想,这应该就是魔力的波动。

缺乏相关知识,亚利也不知该做什么,等出去后,问贝利欧或许会清楚一些吧。不过,问汉斯说不定能知道的更多,亚利以为,汉斯对魔力的知识恐怕比优希亚教廷的术士们还要丰富的多呢!

再耗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两人还是再动身去找出口,不过……。

“咦,这味道是?”

亚利闻到了某种味道,就连阿萨琳也闻到了,那是很熟悉的一种味道,饿了两天的肚子也开始不安地在鼓噪着。就在这附近的某处,似乎有“食物”的样子。

循着味道而行,果然让他们找到了某个熟悉的事物,那是旅行者常用的行李背包,在里头,有包在油纸内的几份乾粮,还有被单、水壶、材薪等生活必须物资。

问题是?这背包是谁留在这里的,而且还不只一件,在不远处还可以找到零散一地的行李,看现场情形,这些东西似乎是仓皇中被丢下来的。

“哇啊!有饭吃了!”

两人并没有想到这一点,有饭可吃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

于是,亚利与阿萨琳就找一个地方野营,所幸亚利多少还懂得一些料理乾粮的方法,所煮出来的荡虽然称不上什么好料,不过对饿了两天的他们而言,此荡的味道可说是绝佳,所谓‘饥不择食’的谚语果然是真的。

喝进一口木杯的浓汤,暖烘烘的感觉让阿萨琳倍感幸福。

“好像感觉又活过来了!果然食物比温泉还好!呵呵~”

想到温泉,亚利就不禁脸红起来,因为这个词会让他想到刚才的事。此时,亚利又想到更久之前的事,那就是他与阿萨琳第一次见面的海滩……。

只见亚利吞吞吐吐地说着:

“阿……阿萨琳,有件事我一直都想跟你说……只是……发生这么多事……我……我一直没机会讲……那就是我想谢谢你……这两天的事……还有……你在海边……救了我一命的事……。”

“你是说人工呼吸那件事吗?别在意啦!”

阿萨琳想也不想就说出亚利不敢讲的话,看到亚利磨磨蹭蹭的举动,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位不知害羞为何物的公主又突然讲了一句话……。

“难道……那是你的初吻吗?”

她毫不犹豫的一句话让亚利更是羞得无地自容,亚利心想:‘难道阿萨琳一点都不在意那件事吗?……’不过,阿萨琳只是笑着说:

“没关系啦!我也是第一次耶!这样大家就扯平了!呵呵呵~”

看着阿萨琳无邪的笑容,亚利只觉得自己很龌龊,她并没有在意性别的差异而完全以好友的态度来应对自己,虽然阿萨琳有些举止值得检讨,但是,最应该检讨的人其实是亚利自己。

用过餐后,两人决定在这里休息一天。凭藉着敏锐的生理时钟,亚利感觉得到现在应该是将近日出的凌晨时分,算一算,今天已是两人坠落地底后的第三天了。

英雄天武会的最终决赛也将在这天举行,虽然中途因故而被迫弃权,不过对现在的亚利而言,他早已经把天武会的事忘得一乾二净了。

“来,被单就让给你吧!”亚利把唯一的一条被单给了阿萨琳……。

“你的肩膀能借我靠着吗?亚利……。”

“可以……。”

两人并坐着,阿萨琳倚着头靠在亚利的肩上,阖上眼才没多久,她就被召入梦乡了。阿萨琳的确是累了,无论是在身体或是心灵……。

“嗯……笨蛋……。”

“这是什么梦话啊?呵……。”

亚利也不敢笑得太大声,怕吵醒了阿萨琳。说梦话还不打紧,但是,阿萨琳的头却突然一个重心不稳,从亚利的肩上滑了下来,结果就趴在亚利的大腿上。亚利吓了一跳,本想移开她的,不过看她仍睡得那么熟,亚利也就打消这个念头了。

先前发生了那么多事,亚利都一直没仔细看过阿萨琳的脸,她的轮廓很漂亮,纤弱的美人之姿里还隐藏着旺盛的生命力,这是两种极端的绝佳调合。她的皮肤很白,而且因为她是短发的关系,整个颈子都露了出来,嫩白的肌肤下透露着鲜红,很像是樱色系的粉红。没有上妆,阿萨琳的chún仍然呈现健康的红润……。

“我怎么又在想这些事了……。”

看到那对红chún,亚利就不禁想起以前的事,虽然是为了急救,自己的初吻确实是丧失在这对红chún下,不过,阿萨琳的初吻似乎也是被自己拿走……。

“我怎么越想越下流了!”

想着说着,亚利就用力敲自己的脑袋。

骑士道明训要尊重妇女,就连“想”都不行,不过对于自己最近的表现,亚利觉得自己是越来越背离“骑士”的梦了……。

越是不去想,脑海就越是浮现那些影像,阿萨琳的事,还有玛利安的事。亚利实在很难去想像,那一天自己竟然会做出那种事,屈服于慾望的自己不仅亲吻着玛利安,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当时亚利确实感觉到自己甚至还打算有更进一步的行为……。

初次见识到慾望的另一个自我,这真是让亚利羞愧得无地自容。

不过———

……亚利!你也只是个健康的普通男孩子而已嘛!……

眼前这位正趴在自己腿上熟睡的女孩曾经向自己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是啊……我也只是个“人”而已……。”

即使是慾望的另一个自我,那也是人性之一,虽然亚利不是很喜欢,但是这也明确地告诉了亚利,他只是个“人”的事实。对于御子的事,此时的亚利也有了不同的想法:‘御子是超越人的存在?神?……’亚利只觉得这真是自我膨胀过度的可笑想法。

“我只是个“人”而已,就算拥有什么力量,也改变不了身为“人”的事实。”

有了这样的想法,亚利觉得,他所看到的这个世界似乎也有点不一样了。

看着火堆的晃动不息,亚利开始想着很多事,爸爸妈妈的事、汉斯的事、赛莉儿的事、亲友们的事、玛利安的事、以及米莉亚的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