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2话 不安的夜晚

作者:外国科幻

“亚利少爷,我们还是回去喝茶吧。”

“嗯……就听你的话吧。”

亚利见到那名年轻的术士与他的伙伴离开之后,他很想要跟过去向他们打个招呼,但是一时间亚利想不出用什么理由去跟他们开口,最后也只好听从汉斯的提议,回到第二甲板上继续喝着红茶。

年轻的术士与他的伙伴走到了人迹稀少的船侧,术士从长袍里拿出了一个首饰,细长的银练上镶嵌着一颗蓝色的宝石,宝石的表面还隐约地看见微弱的蓝光。

“昨晚东北方向的反应还很强烈的,今天却改变到南方,难道‘魔海’会移动?”

年轻的术士口中所说的‘魔海’是连老练的水手也会闻之丧胆的恐怖海域,这个海域不仅终年都是暴风雨不断,再加上不明海怪的出没,误闯入‘魔海’的船只几乎都失去了踪迹。不过也有一些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船只遇难的地点大多都不相同,而非是某固定的海域,这一点更增加了人们对‘魔海’的恐惧。

不过,也有人无视于传说的恐怖,而积极在寻找‘魔海’的地点,他们就是冒险者们。这名术士与他的伙伴也是众多的冒险者之一吗?

“也是有这个可能。毕竟我们对于‘七塔之都’的情报并不是很清楚,或许还隐藏着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也说不定。”年轻的术士冷静地说道。

“不管如何,我伊萨一定要在那群邪教徒的羽翼未丰之前,一举将他们铲除掉,完成教皇陛下所赋与给我的任务。”

名为伊萨的年轻术士意气昂扬的说道。原来他们是西方大陆上的教廷所派出来的使徒,目的就是要消灭以‘尊师’为首的异教组织。教廷似乎早已察觉他们的存在,而派出使徒要趁他们尚未成气候的时候将他们消灭掉。但是,教廷却只派出两个人来执行这个重要任务,是太低估对方的实力,还是这位名为伊萨的年轻术士有着非常惊人的实力,这一点,现在还不得而知……

“以后还得靠你的帮忙了,安德森!”

“……”

伊萨的伙伴安德森沉默地站在一旁。安德森是直属教廷的圣骑士,这次被教皇亲自挑选,成为高位术士伊萨的伙伴,为了完成教皇的敕命,他已经有舍命也要保护伊萨安危的觉悟。当然他的实力也是非常的强。

“还有一点,我感觉到附近似乎有一股恶意存在,今天可能会有事情发生,你要随时维持战斗的状态。”

“是的,伊萨大人。”

说罢安德森用力地将剑鞘杵在甲板上,他在身心上都已经做好了备战的准备。

太阳也逐渐降下地平线了,蓝色的天空也被昏暗的紫幕所取代,天上的星星也一个接着一个露出光芒。船员们观察天空的星座,检查航道是否偏离,而做适度的修正。

服务员将餐点逐一放置到船舱的餐厅里,桌上摆满了各式佳肴与醇酒,由于只是五天的航程,物资并不会缺乏,所以乘客们仍然能够尽情地享受美食。随后船长进入餐厅里向乘客们报告航行顺利的消息,在一阵掌声与欢呼声之后,在场的客人们便开始尽情的享受桌面上的美食。

“那两个人似乎没有出现呢,汉斯。”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本来术士就不习惯出现在人群之中嘛!”

汉斯在盘里放了两只奶油烤虾及熏火腿,亚利则是拿着空盘子四处张望着,他想要找寻那两人的踪影,但是遍寻不着之后,亚利也只好放弃,取了一尾酱汁烤鱼和汉斯坐到墙边的桌椅上。

“亚利少爷,您还在想今天下午的事吗?”

看到亚利似乎对盘中的烤鱼兴趣缺缺的模样,汉斯也不好意思独自一个人在享受美食,于是他便放下餐具说道。

“有着超越人类的力量究竟是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呢?我相信那名年轻的术士是为了帮助人们才接受严格的修行的,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这种情形已经很久了,人们对于术士的敬畏也不是一两天就形成的。”

“可是那个修瓦克就别提了。连帮助弱者的那名年轻术士都得承受人们的白眼,这样恶性循环下去,说不定他也会自暴自弃成为修瓦克一样的恶术士。”

“如果真的成了这种结局,那是他自己自甘堕落所造成的。”

“汉斯,你说什么!”亚立对于汉斯所说的话有些惊讶。

“亚利少爷,您之所以成为骑士并不是为了得到他人的赞赏吧!”

“那是当然的!我成为自由骑士就是为了帮助弱势的人们!”

“可是对于弱小的人们而言,他们也可能视亚利少爷与那群盗匪一样,是拥有力量的个体罢了,他们也有可能会排斥少爷您呀!”

“这……”亚利无言以对,因为他想起了今天下午的事。

“雷欧老爷曾经说过,骑士道就是要坚守自己所相信,所选择的信念与正义,但是您所选择的正义未必会被人所接受,身为骑士,就要有孤独一人的觉悟!”

“……”

亚利冷静的思考这些事,之后,他回答说。

“汉斯,你说得对!目前的我还缺乏贯彻自己所选的信念的觉悟,我还只是个未成熟的骑士罢了!”

“少爷,不管别人怎么看待您,汉斯永远都会跟随在您的身边。”

“汉斯……谢谢你!”

对于汉斯的话,亚利感到很窝心。

“不过,汉斯。我仍然相信人们,迟早他们会接受那些拥有力量的人的。我仍然相信人们是能够分辨是非的。”

亚利与汉斯相谈甚欢,此时亚利也才发觉自己的肚子也很饿了,不过他还是很高兴的吃下了有点冷掉的酱汁烤鱼。在吃饱了之后,微醉的亚利留下了汉斯一个人,走上楼梯到甲板上去透透气,凉爽的海风是最佳的醒酒剂。

“喔……连船员也醉倒了吗?和平的生活似乎也不错嘛!”

亚利只是微醉而已,他还看得清楚四周的景物,他看见一个船员手拿着酒瓶就躺在船的帆布上。一阵风吹来,传来了酒精味,但是亚利突然间警觉了起来,因为风还带来了一个味道,那就是人血的血腥味。此时他的酒已经醒了,他感觉的到有数名充满杀气的人正埋伏在甲板上的阴暗之处。

“伊啊啊!”

声音从亚利头上的第二甲板传了过来。一名无论穿着打扮都只能够让人连想到‘海盗’的男人举起刀从亚利头上的甲板跳了下来,他似乎已经在这里埋伏很久了,他打算用这个方法杀光所有从楼梯间走出的任何人。

亚利迅速的以脚尖向后弹跳,而后顺手以脚踢中偷袭落空的海盗的后脑,被踢中的海盗于是直接飞向竿之处,结实地撞了上去。他松手放开的剑在空中回转了数圈之后,直直地就插在甲板上,就在亚利的跟前。

“啊!蒙克……可恶的小子!大家一起上,把这小子砍成肉酱!”

“杀呀!”其余的海盗在一旁叫嚣着。

第一个出声的海盗似乎想为他名叫蒙克的海盗同伴报仇,而第一个冲过来。亚利则缓缓地将插在甲板上的剑拔出来,当对方已经在两公尺的范围之时,亚利急速的转动身子,快速地发出了两道斩击,每一道斩击都自来袭海盗的左肩砍至右腰际,亚利的剑刃在夜空划出了两道血痕。

“呜……怎么……可……能……”

强袭而来的海盗还未出手就倒在亚利的跟前,亚利这一击让四周围观叫嚣的海盗们都闭上了嘴。但是宁静的气氛也只维持了数秒之久,包围在亚利四周的海盗们不约而同地同时间大声叫喊,而后冲了过来,这或许是他们最有默契的一次行动吧。

“rǔ臭未乾的小子,你该死……”

一名出言不逊的海盗没有机会收回他不慎的发言,他的喉咙被亚利击出的剑给贯穿了。后面的三个海盗见亚利的背后露出空门,三个人一同挥刀砍下,但是只砍到甲板而已。原来亚利一剑刺穿了对方的喉咙,就趁势跑向前,以他的身体为踏板跳到了从背后袭来的三个海盗的背后,那三名海盗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亚利所斩杀。此时还存活的海盗只剩下三人了。

“呜哇哇!”

眼见七个人在一瞬间就被眼前的小子杀死四人,残存的三人吓得连武器都不要就逃走了,海面上产生了三道水柱。亚利并没有去追击逃跑的人,亚利向来不喜欢去追击已经失去战斗意识而逃跑的人。

“糟了!海盗会不会从另一侧侵入到船舱里。”

通往船舱的入口共有两个,亚利的所在地是船首的甲板,还有一个是在船尾。亚利赶紧将门反锁,跑到第二甲板,在确认第二甲板上没有海盗的踪迹之后,亚利便急忙地跑到船尾。到了之后,船尾布满了尸体,只是,绝大多数都是海盗的。亚利自第二甲板上跳到了下面的甲板,他看到一个人将剑杵在地上,宛如一尊石像般站在楼梯间的入口,那个人是年轻的术士伊萨的伙伴,圣骑士安德森。

“这些海盗都是你所杀的吗?”

安德森不理会亚利的疑问,左手迅速自腰际抽出一柄短剑,冷不防就朝亚利的方向丢了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