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2话 天武会落幕

作者:外国科幻

“欢呼吧!各位!第十四届英雄天武会最终决赛终于来临了,经历多场赌注性命的死斗,最后脱颖而出的两位战士,即将为这场壮绝的世纪大赛划下句点!谁能永久留名于英雄的国土?就让我们静息以待……。”

在观众的欢呼声中,两位获得决赛出战权的战士缓缓步上了赛场。

“父亲大人,不肖的儿子又将再度动刀杀人了,就为了守护“吕”之名,在你眼里,这一定是件愚蠢的事吧。但是……。”

临战前,布雷德内心也是百感交集,不过再想下去又有什么用呢?他挥扫手里的斩龙刀,将杂念一扫而尽,为眼前的决战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也许,这场战斗结束后就能得到些什么吧,他有这样的预感……。

而小玲呢?她仍然一如往常地活泼明朗。

“嘿嘿~小玲终于也跟大师哥、小龙哥哥两人一样踏上这一步了!”

得到天武会优胜的最强称号,以后就可以跟两位长兄平起平坐了,一想到这里,小玲就窃笑地雀跃不停,静不下来似地伸展手脚,可是……。

“痛!右肩……。”

虽然只有一瞬间,她的右肩关节的确有痛楚的感觉,那里是在与吕牙王之战时弄伤的,大概是之后与阿拉米之战时又弄伤的。要弃权吗?小玲想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所幸周围包括海爷爷在内的人都没有发现的样子,小玲以笑颜藏着这隐隐的麻痛。

但是,这却是随时会发作的不安粒子……。

“天武会最终决战!开始!”

比赛开始了,小玲也没时间想这件事了。

布雷德进击而来,迎面就是毫不做作的横扫一刀,小玲迅速后仰弯腰就闪开这一击,随即就以扫腿踢中布雷德的小腿胫,她更进一步想以这一击施展连龙牙贰式-暴风,以连续回旋踢一口气将对手撂倒。但是,头顶上黑钢的斩龙刀又迎头劈下,不逃的话脑袋就会变成两半,小玲迅速逃跑,并拉开距离。

布雷德的下盘很稳,刚才那扫腿根本不痛不痒。

小玲也发现一个事实,对手是吕氏五杰之一,她本来以为对方会施展“吕氏刀法”之类的绝技,可是短暂交手之后,她就发现,布雷德的刀术并没有武功之类的技巧,直来直往非常简单,说穿了,只是连武功都沾不上边的基本动作而已。

“嘿嘿~小玲看穿了!”

攻击太单调了,小玲已经看穿他的技俩。她主动冲过去,只见布雷德将刀高举,下腹尽是破绽,“掌式-双龙掌!”比龙劲更强的双龙掌结实轰在布雷德的腹部,骨头恐怕已经断了几根了吧……。

可是,布雷德却只是小伤,悍烈的掌劲贯穿不了钢铁的腹肌,随即,致命的钢刀同时也劈下。小玲迅速收掌,以合掌勉强接下了这一刀,但是,她右肩的伤却在此时发作了,突来的一阵酸麻感让她右腕脱力,布雷德的刀趁势而下,斩到小玲的右肩。虽然勉强躲开了,可是,右肩的锁骨却被刀劲所断,右手完全不能动了。

布雷德并没有趁势追击,这恐怕连他本人也有点惊讶。“原来,你和牙王交战而负伤的右手还没痊愈。不过,我不会手下留情的……。”收敛精神,布雷德不再犹豫了。

“我真是老眼昏花,居然没察觉到她的伤……。”

黄海明绝不会坐视唯一的孙女就这样丧命在擂台上,他想上场将小玲带下场,但是,小玲却摇着头,看着海爷爷那样担心,她硬是在苍白的脸上挤出笑容。

“你……已经下了这样的决心了吗?……。”

看到这样的小玲,老人不再阻止她,而静静看着孙女如何突破这窘局。

此时,小玲撑起身子,受伤的右手无力地垂悬下来,鲜血已经染红了她的道服,可是,小玲却闭上了眼睛,沉下腰身,左手抱拳以待。

“你仍然不放弃吗?”

布雷德看得出来,小玲并没有放弃战斗,虽然她受了伤,布雷德也不会掉以轻心,为了她,他要以全力应战!斩龙刀高举,布雷德立即乱舞挥斩。

轰轰!轰隆隆隆——!

刀气乱窜,威猛的刀劲切开了地上的石板,划出了笔直的裂隙,最后布雷德横扫一刀,刀气如袭卷大地的狂风般,竟将擂台的石板给掀了起来,如海浪般朝小玲狂啸而来。但小玲仍气定神闲,无动于衷。

随即,一道方形的巨大影子笼罩了小玲的头顶,一面巨大的石板已经飞到小玲面前,小玲仍然不躲不闪,因为她在等着……。

就在石板要倒下的瞬间,自上而下,石板爆射出黄金的火星,黑色的钢刃切开了切开了石板,笔直而下,准确劈在小玲的肩膀上,但是,刀势却突然停了下来,强横的刀劲在那一瞬间化为无形。

这就是龙天无双流奥义-龙天太极掌!

小玲的左掌击出,在接触石板的一瞬间,接触点就碎裂开来,厚重的石板也挡不住这威力无尽的一掌,小玲的手掌贯穿石板,轰击在布雷德的胸膛,巨大的爆音加上碎石爆散,现场的人都看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在飞灰之中,布雷德飞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上,钢铁的胸甲也凹陷了一道掌印。

裁判在刚才就已经吓得逃出去了,赛场一片混乱,此时,武神已经上了擂台,因为孙女的伤实在已流了太多的血,他一上台,就替小玲做包扎。

“你真是胡闹,差点你的小命就没了!”

“……。”

小玲已经无法说话,失血过多的她必须要靠黄海明的搀扶才能站得住。此时,又有一个人进入了她那模糊的视线中,被奥义击倒的布雷德拖着伤体走了过来。

“你赢了……。”

他对小玲的话只有这句,然后,他突然把斩龙刀交给了黄海明,并说:

“这把斩龙刀就麻烦黄老师父您了,替我带回到父亲大人的灵位前……。”

“……我了解了,老头子我不会负你所托的。”

黄海明已经看出来了,布雷德受了致命之伤,胸骨尽碎,他的心脏插进了断骨,能走过来并说话实在是奇迹。

小玲似乎也察觉到这件事,可是她说不出话,苍白的脸吐露了她的哀伤与懊悔。

“不用在意,这只是“结果”而已。我现在才了解到,我所追寻的答案是什么?杀人……或说是“死”,别人的死或自己的死,都是学武者所必须承担的“结果”,对决的我们只是各自尽全部的力量去施展所学的技艺,只是这样而已……。”

咳……咳咳!布雷德又吐出了血……。

“这……就是我所追求的武道吗?答案吗?……。”

布雷德不再说话了,血自他那微笑的纯里流了出来,武神走上前,用手阖上了他那双失去焦距但不再迷惘的眼睛。他站立的死姿,则映照在小玲那泪水不止的眼眶中。

武神抱着小玲,带走斩龙刀,默默离开了赛场。

         ※               ※              ※

“看来输了……。”

听取下属的报告后,文森只淡淡地讲了这句话。

他指的不是布雷德败死的事,而是与凡提洛斯王国的“赌注”已经输了这件事。如此一来,王国的人就可以拒绝巴洛姆公王极慾撮合的安威斯与阿萨琳之间的亲事了。

不过,与女人厮混在一起的安威斯似乎无动于衷。

“输了吗?也好!老实说,本公子实在没兴趣去娶那样烈性子的乡下公主,我真搞不清楚,父亲大人为什么一定要我娶那女人?这种边境小国有什么用?不过是又穷又小再加上英雄镀金的区区小邦而已。”

“公王大人大概有他的想法吧,小人不敢随意臆测……。”

“无所谓啦!反正父亲大人最多训我两句而已,一切责任都由本公子来承担!”

“殿下真是胸襟宽阔……。”文森奉承地回应。

“好了!既然如此,你赶快去打点一切,准备回国的事谊吧!本公子实在住不惯这种乡下的破房子,还是本国好!全都交给你啦,文森!”

指示一切后,安威斯又继续投入数位美女的怀中,早已经习以为常的文森敬礼后,便不急不徐地退出了房间。

“当个褓姆果然是累人的差事……。”

文森也忍不住苦笑一番,他并不像某管家一样对相似的工作是甘之如饴。

“……任务失败了,不过,公王大人是不会这样就放弃的,和平的方式不成,那就换武力吧!迟早会取下这国家的,嘿嘿~而且,战争火种燃起的时机也近了……。”

在安威斯眼中,凡提洛斯王国只是个一无可取,没有外国援助就会饿死一堆人的小国家。不过,在巴洛姆公王眼里,王国就是是埋藏着大金矿的宝地……。

但是,在王国地底也只有古代的遗迹而已……。

         ※               ※              ※

“胜了吗?可是……最重要的公主殿下却已经不在了……。”

杰达大臣不禁眼眶润湿,英雄天武会结束了,王国赢了这项“赌注”,可是,阿萨琳却不在了,说不定,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赢了赌注外,其实还有几项好消息,可是,杰达多么希望能亲口告诉阿萨琳。

“陛下、妹妹啊!无能的兄长没能守护你们两人的孩子,在那个世界里,请尽量地骂我吧,这样我会好受点……或许……。”

身为阿萨琳亡母之兄的杰达是一直尽心尽力辅佐朝政,身为阿萨琳的舅父,这些年来也难免会被人挂上外戚干政的恶名与闲言闲语,不过他的小侄女可是从来没这样想过,这样就够了,他已经很满足了。

阿萨琳的存在对膝下无子的杰达而言,就像是亲生女儿一样,虽然她总是调皮捣蛋,老是惹出事端让自己头痛,不过,如今听不到她的声音与笑容,那失落感就像无底深渊般地深。任性胡闹又如何?这样的公主才是阿萨琳。

杰达稍微擦拭眼泪,因为,此时王城侍卫长已来到这里了。

“修拉阁下,你不是在养病中吗?为何还要进城呢?”

“只是小伤而已,我已经组成了救援队,准备进入王都地底去救出阿萨琳殿下。此行是来向杰达大人您报备的。”

“公主吗?我不像您这样乐观,公主她……还有可能存活吗?”

“一定还活着!”亚修拉的语气十分肯定,他又继续说:“阿萨琳殿下一定还活在某个地方!我有这样的感觉,也许会被人耻笑,但是我宁愿相信自己的感觉!”

亚修拉的话,多少让杰达也燃起了一点希望。

         ※               ※              ※

在大厅等待的“救援队”,是由一对夫妻加丈夫的同乡所组成的三人冒险团体,他们对遗迹的探险经验丰富,对于王都的地下遗迹也起玛有两次以上的探险经验,极适合出任此次搜救的任务。

亚修拉前去冒险公会-凡提洛斯王国分社寻求熟悉遗迹的老练冒险者时,在柜台服务的凯尔推荐了一组团体,他们很适合亚修拉的需求,只是,他讲出口的时候,多少还是有点犹豫,因为这团体虽然实力保证一流,不过问题也很多。

首先是名义上的队长,他自称正义枪侠,个性自以为是,是冒险业里公认的痞子,不过出身学者家族的他知识丰富,对古代遗迹的事了若指掌,比起其他跟盗墓贼没两样的冒险团体相比,他算是正牌的遗迹探险者。

至于他的老婆,虽然她拥有术士力量,能驱使强大的魔法,可是跟她丈夫总是见面三句吵,是团体里隐藏的不安因素。据说在被怪物袭击的危急关头,他们两夫妻也有”闲情逸致”吵起架来。据说,他们在吵架时,还能一边用魔法与火焰将“搅局”的怪物一一消灭殆尽,虽然这只是冒险者间的一则谣传兼笑话而已……。

在得知地下遗迹有未发掘的区域后,那位“队长”是兴奋地快待不住。

“好久没像这样热血沸腾了,所以我才离不开冒险生活呀!”

“喂喂喂!你别弄错我们的任务,是救出公主殿下吧。”

“别想了啦!一定摔死了,从那种地方摔下去还能活命吗?”

“你怎么能这样肯定,贝利欧?”

“很简单啊!就算是什么英雄的子孙也只是人而已,从那种地方摔下去不死才怪。不过,我们此行的任务或许可以救出那个叫亚利的孩子也说不定……。”

“这又是为什么?为什么那孩子能活命而公主就是摔死,你说话很矛盾哦!”

“因为我看过那孩子啊!以我的眼光,那孩子绝非那样短命之人,我就是觉得他一定还活在地底的某个角落,你不是说过我的直觉很准吗?老-婆-大-人……至于公主殿下呢?没见过她所以我也不知道,不过,赶快办丧事或许是明智之举……。”

这句话要是给城里的人听到,实在很难想像会发生怎样的事态。所幸贝利欧也多少懂点事,他是靠在妻子蕾因的耳边讲的。

“那公主殿下的事也是你的直觉吗?”蕾因又低声问道。

“不是,只是常识而已!也许她还活着吧……。”

贝利欧又问了另一个伙伴的意见:“你觉得呢,古罗兹?”

“希望是活着,一切尽人事听天命吧……。”

古罗兹是位壮硕的斧战士,粗犷的外表下有细腻的心,此时,他就不像某夫妻一样在那斗嘴,而专心整理行李装备。老实说,他才是团体实质的队长,每当那位抢着当队长的贝利欧惹出事端时,为这位同乡善后的人也多半是古罗兹。

与杰达大臣的会谈也结束了,亚修拉也出来了。

“侍卫长大人,总算要出发了吗?”

“让你们久等了,此行的一切就拜托你们这些行家了。”

虽然身体还有些虚弱,不过,为了救出阿萨琳,亚修拉丢了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所幸,阿萨琳与亚利两人确实“不负众望”仍存活在地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