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3话 地底都市的古神(前)

作者:外国科幻

嗯……哈啊~(打哈欠)~!

在冒失的骑士殿下的膝上睡了三四个钟头,又发出一个不是一国公主所该有的哈欠声后,阿萨琳总算醒过来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阿萨琳才注意到亚利那张烧红的脸,而且他还刻意将视线避开了自己。

“怎么了,亚利?”阿萨琳疑惑地问道。

“……没……什……。”

亚利有意避而不谈,可是,他不自然的态度增添了阿萨琳的疑虑。到了这种时候,也该好好面对“问题”了,下了决心的亚利稍微迟疑了一会儿,就战战兢兢地问了一个悬在心头好久的问题。

“阿萨琳,你……你是凡提洛斯王国的公主殿下吗?”

“是啊!我没有说吗?”

问者犹豫,答者乾脆,亚利真不知该怎样说她才好。阿萨琳哪有讲过她的身份?不过,亚利反而在自我反省,虽然之前因为自己身受重伤而昏迷不醒,这还情有可源,可是亚利一想到这几天与阿萨琳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他就羞愧得无地自容。

看着亚利的脸色一会儿红又一会儿白青,迟顿的阿萨琳多少也发觉到一些事,特别是亚利的想法与态度。想到这里,她反而有些沮丧……。

“亚利……你知道我的身份,是不是以后就不再跟我做朋友了……?”

“当然不是!阿萨琳永远都是我的朋友啊!”

亚利想也不想就回答了,听在她耳里,这是多么让阿萨琳高兴的话,她高兴得扑上前来紧抱着亚利。“真的?亚利你真的愿意跟我作朋友啊!”在亚利耳朵边,同样的话语一直响得不停。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亚利就将阿萨琳推离自己的胸膛,故作严肃地讲:

“有件事要先说清楚,就算是朋友也不能这样抱着对方……。”

“为什么?”

“不为什么?这是常识!”

亚利的语气完全不容许她再有任何异议,阿萨琳也只好应予他。做朋友当然可以,就算她是公主也没关系,可是,就算阿萨琳不是公主,亚利也不会允许一个女孩这样抱着他,在保守的亚利眼里,这实在是悖理犯俗的行为。

如今,两人都互相表白自己的身份,先前的一些事也得以做个解释,亚利终于知道阿萨琳离宫的原因-特别是本届天武会提前举办的内幕以及巴洛姆公国逼婚的事。得知这件事实,让亚利简直气得快冒火。

“身为我国最大的贵族,居然用这种阴谋来逼迫邻国……阿萨琳,你绝对不要嫁,这种政治婚姻是绝不会有幸福可言的!”

阿萨琳又岂会想委身下嫁给安威斯那种纨裤子弟,只是,有些事她也很明白,要拒绝这桩婚事是谈何容易。要是巴洛姆公国断绝对王国的援助,光是今年冬季,凡提洛斯王国就不知会饿死多少人?而且还有一件事……。

“亚利你有所不知,巴洛姆公国对我国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在这些年,巴洛姆不知收买了多少大臣,现在城里的大臣大多数都是仰其鼻息的走狗……其实,我最气得是我自己,因为我是个女孩之身,所以大臣们都不信赖我的能力,难怪他们会投向巴洛姆那一侧……难怪……。”

国王已经驾崩九年了,阿萨琳仍然无法继位为女王,就算没有巴洛姆的影响,也有不少大臣确实对阿萨琳是否有成王之器感到疑虑。有时,阿萨琳会憎恶女儿身的自己。

不过,有个人却有不同的想法……。

“不会的,一定……一定还有“伙伴”吧!值得信赖的“伙伴”……。”

“伙伴?”

“我……我不懂治国之事,不过我以为,凭一己之力还不如去集合众人之力去做一件事,更何况是治国这样的大事!我相信,在阿萨琳身边一定也有站在你身边的“伙伴”的,也许人数并不如预期的多,不过,总是得踏出那第一步的……。”

“伙伴吗?……。”

听了亚利的话,阿萨琳心里也逐渐浮现了一些人影,像老是在说教的杰达舅父,忠心的侍卫长等等,一定还有更多人的,只要自己能更有勇气些,让那些徘徊不前的人们知道自己的意志,必定会有更多人站在自己的身边的。

也许这不一定是对的,不过就像亚利所说的,不踏出那第一步,什么事都做不成的。“我只是在逃避吗?只是随波逐流……。”阿萨琳回想起过去,生气,离家出走,自己只是一直在消极的逃避而已。

“哈哈……原来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阿萨琳突然笑了,亚利像是被捉弄般搞不清楚青红皂白,他便问:

“我说了那么奇怪的话吗?”

“不是的,我反而要谢谢你呢,亚利!”

亚利的话让阿萨琳理解了狠多事,还有一点,阿萨琳知道,亚利他自己也是他所说的“伙伴”之一,比较遗憾的,是亚利他不是王国的人。

该回去了……此时阿萨琳才想起,也相信此刻一定有人在担心她的安危。

“我们走吧,亚利!”

亚利没有回答与回应,刚才还在是那样健谈的,阿萨琳也觉得奇怪,转身一看,才发现亚利的视线正落在远方某处。“怎么了,亚利?”又一次问道,亚利还是没有反应,甚至连阿萨琳的声音都没有听到似的。

于是,阿萨琳就顺着亚利的视线望去,才注意到亚利所注视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在都市尽头那株埋入岩层中的“巨树”。那棵“树”仍然如先前所见的一样,散放出奇异的光,虽然好奇怪,阿萨琳还是想不出那棵树有什么好看的,当务之急,应该是要离开这里吧,要研究“树”的话,离开这里后再来也可以啊。

可是,事情似乎不是那么单纯……。

“亚……亚利……你……。”

在回头时,亚利的身上突然产生了异变,像晴空般的青色光波正缓缓自亚利身上散发出来,阿萨琳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现象了,不过这次似乎有些不同,异变并非很激烈,而且,亚利似乎还有意识。

阿萨琳试着伸出手触碰那青色的光流,感觉有些温暖,就彷佛是人的体温似的,更奇妙的,是在那光流中似乎能感受到某种“情绪”,阿萨琳讲不出那种感觉,她只觉得,那是很平和的感觉。

但是,就在阿萨琳才刚放下心的时候,刹那间,平和如静湖般的光气却转为剧烈,如波如涛,那一瞬间,阿萨琳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响起了大量的“声音”,自我的意识就像被汹潮吞没一样消失了……。

        ※              ※             ※

“这里是?”

少年清醒过来时,他正站在一处沙滩上,潮水正拍打沙岸,激起混浊的浪花。

在少年印象中,海水应该是澈蓝的,可是眼前的大海却是泥浊的,是一片死色,在那其中,少年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存在。

举起头来,天空的云也是黑暗的浊色,天地就像被覆上层层的黑纱,由内望外,太阳就像是朦胧不清的光块。风很强,那些黑云流动得非常快,但是,那就是在搅和一缸浊水,用任何办法都无法清出一片净水,黑云被吹散,更深处仍是黑雾状的云色。

“这是……世界末日吗?……。”

少年的心里浮现了不祥的字眼,在他所能理解的范围内,若不是世界末日,那这里就是地狱,风里所传播的,尽是诅咒生命的呢喃。

“你吓到了吗?不过,这也是合情合理的反应。”

在少年身旁传来了似曾听过的声音,少年转身一看,原来,那个人是之前曾见过的黑发少年,在哪里见过呢?少年却想不起来……。

少年有这样的感觉,在遥远又似近的无数时空尽头,他们已不只一次见过面。

“这里……是哪里?”

少年还隐约记得,很次见面时,这通常是他会问的第一件事,而且,这位神秘的黑发少年每次都会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

“一个毁灭的世界……。”

这次的答案似乎简单了点,不过,这次却有点特别,因为少年自己竟不自觉地讲出了一句话,亦或是一个词:

““灭之刻”?”

说出这话,连少年自己都吓了一跳。“我……我怎么会?灭……灭之刻?这是……。”少年显得慌张,但在黑发少年眼里,这似乎是预期之中的反应。

“别怕,你只是想起了本来就知道的事而已,我的朋友……。”

“就也算是你曾提过的“觉醒”吗?”

“嗯……试看看吧!你究竟想起了多少事?就讲一下何谓“灭之刻”吧。”

少年有些犹豫,其实他还有些模糊的地方,不过,他还是努力将自己所想起的部分说了出来。

““灭之刻”……意指一切“存在”的终结,所有的一切都将消灭……消灭?不对,是……是回归成唯一的存在,然后……入灭转生……生?“生之刻”?”

“你总算想起了重要的事,生与灭,这是在任何时空或宇宙都存在的绝对法则,任何活着的,或是无生命的“存在”都反抗不了这生与灭的法则,即使是我们御子的存在也是因它而生,因它而灭……。”

少年惊讶地讲不出话来,说到毁灭,他便环顾着四周,这是身旁这位黑发朋友所讲的“毁灭的世界”……。

“这世界毁灭了吗?”

“还没有……。”

这个答案让少年感到讶异,这样还不算毁灭?眼前尽是被污染的天空、大海、与死土,在这世界,少年感受不到任何生命,这样还不算毁灭?

“为什么?这世界不是已经步入了“灭之刻”了吗?”

“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是,但是沙漏还未漏尽,事实上,沙子落下的速度甚至被延缓下来了,被人类……。”

“人类能反抗生灭的法则?”

“只是偶然而已……但是又有什么用?沙漏只是慢了下来而非停止,世界仍然会步入“灭之刻”,以这世界的时间来算,只慢了一两万年吧,世界的毁灭仍是迟早的事,只是人类不懂宇宙的大义,只为了贪婪自身那短暂的“生”……。”

黑发少年一向没有情绪,可是从他的语气来看,他对人类的存在有极大的敌意。

“你……你讨厌人类吗?”

“不!其实我并不排斥人类,我恨的是那法则……。”

“生灭的法则?”少年很讶异地问道。

“因为那实在太愚蠢了……宇宙的大义?不断重覆着同样的事,在毁灭后让同样的生命复苏,可笑的是,那被复苏的生命却又会和上一个世代的生命一样,让世界再度毁灭,然后再继续重覆同样的事,同样的错继续犯下去,这不就是愚行吗?那生命-人类真是那样蠢吗?不!蠢的是那法则!为什么不让人类能有所成长?而只是让同样的人类复苏,让同样的历史重演一遍!”

“我不这么认为……。”

少年的反应倒是让黑发少年有点好奇,他居然会有自己的意见?

“哦,你说看看自己的想法吧,我的朋友。”

“期待……我认为这是种期待,也许,是对人类的一种期待吧……不!应该不是单指人类而已,而是所有存在的一切,我不知该如何去表达……不过,我总觉得在那法则的背后,存在着某种不明的“期待”……。”

少年有不同于黑发少年的见解。

        ※              ※             ※

亚利再次醒来,已经是不知多久之后的事了……。

“我……我的身体又发生了什么事?”

亚利只觉得头有点昏,有关梦境的事仍然是模糊不清,完全想不起内容。他只觉得自己好像睡了好久,好像做了很长的旅行似的,他觉得很疲惫,身体四肢就像绑上重石般的沉重,而且,怀里还有一个沉重的“负担”,那“负担”是……。

“阿萨琳?”

亚利正抱着阿萨琳,她似乎是昏厥过去,整个人靠在亚利身上。在失去意识的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亚利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亚利赶紧将她放置在地上,阿萨琳只是昏过去而已,没有生命危险,亚利便轻拍她的脸,叫她的名字要她醒来,没多久,阿萨琳就醒过来了。

“亚利?”

“太好了,你没事就好了!”

“刚……刚才那个人呢?”

“人?这里除了你跟我之外,还有别人吗?”

亚利完全不了解阿萨琳所指的第三者是谁?但是阿萨琳却记得清清楚楚,虽然还有一些模糊的部分,但她确实看见,在一个可怕的死亡世界里,亚利的确跟另一个黑发黑眸的少年在交谈着,只可惜她记不起任何内容。

只是梦吗?阿萨琳以为———

“大概是我弄错了,你别在意,亚利……。”

或许真是个梦吧,没必要用这种无聊事让亚利烦心,只是,阿萨琳的心里就是有那么点不安,她有种感觉,好像有什么事即将要发生似的。

阿萨琳想,还是用笑容还迎对亚利吧,于是她抬起头看着亚利,但是,就在她抬起头来时,她注意到奇怪的东西,在黑暗的天空某处,居然有两颗红色闪亮的星星?

天空?问题这里是不见天日的地底啊!那里有星星可看?这时———

砰隆隆隆———!

巨响伴随着轰隆的大震动一起传来,彷佛整座地底城市都在震荡似的,亚利再迟钝,这时也发现到异状了,他转头一看,那两颗红色的星星正在移动,方向就是两人的所在。这座地底城市并非完全的黑暗,盘踞大半城市的神秘“巨树”本身也在发出微弱的光芒,虽然模糊,也足以辨识某些东西,亚利与阿萨琳看的很清楚,那星星的正体究竟是什么?

那是一个巨人的眼睛,看起来,那巨人就像是一组活动铠甲状的人偶,眼睛像是镶嵌在“头盔”处的红宝石。这个能活动的铁甲人偶最大身高将近二十公尺,巨大的高塔都市群就像是它的庭院,看起来,它似乎是想排除掉擅闯庭院的入侵者。

“对了……难道,它就是贝利欧所说的“迷宫怪物”吗?”

亚利总算想起了这件事,这几个月来已经有好几组冒险团体在进入这处地底都市遗迹后一去不回。再回想一下,先前亚利与阿萨琳运气好发现的乾粮行李,不就是那些人的遗物吗?只是两人当时已饿昏头而没想到这一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