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5话 归来的公主与骑士

作者:外国科幻

在细心的照料下,沉睡的公主逐渐张开了眼睛。

“您可以再多休息一会儿的,公主殿下!”

“咦,……你是?”

才睁眼疲惫的眼睛,咫尺之距却是一张自己不认识的脸,以及……陌生的声音。

比起‘你是谁?’这个问题,眼前正发生的某件奇妙之事更吸引着阿萨琳的注意力,这名扶着自己的男子的手掌心正不停散发出某种耀眼但又温和的金色光芒。阿萨琳感觉,那光芒非常温暖,彷佛暖到心底似的……。

“敝人名叫汉斯,现职为赛巴斯达家的管家。”

汉斯的回答虽然迟了些,不过,总算他也明白告诉了这位满脸疑惑的公主有关自己的身份与来历,只是,阿萨琳对汉斯的另一秘密似乎更感到好奇,这一点汉斯当然感觉的到。问题是——汉斯该老实回答她吗?

“喂,叔叔!原来你会魔法哦?”第一个问题直接就切入核心。

“耶……算是吧!请殿下忍耐一下,光精灵们很快就会让您回复体力的。”

严格说起来,汉斯所用的并不是魔法,起码不是现今优希亚教廷所独占的魔法体系,仅是类似而已。在原理上,都是驱使精灵来使魔力(玛那)运作的一种力量。既然她这么认为,汉斯也无意去纠正她,就算要解释,其实汉斯也不知要从何解释起。

奇怪的是,汉斯本以为这位好奇的公主应该会问更多的问题的,可是阿萨琳只是确认一下就没再问下去了。在汉斯的记忆中,能这样简单接受这些事的人,阿萨琳可以说是第一个。‘(不对……以前……我也曾碰过相似的人……。)’阿萨琳让汉斯想起了很久没再去忆起的过去,以前,确实有个女孩用相同的态度跟他说话。

不过,当时人家可没用“叔叔”这个让人伤心的字眼。

“呵呵~”阿萨琳突然笑着。

“怎么了,公主殿下?”

“果然,不平凡的骑士殿下就该搭配一个不平凡的随从,亚利是那样地特别,所以,他就算有一个会魔法的管家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

阿萨琳率性的回答,还真让汉斯不知该怎么应对。

治疗到这里,阿萨琳都有精神在开玩笑,就如汉斯所想,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于是,汉斯撤走了唤来的精灵群,结束治疗。起身的阿萨琳伸着懒腰,活动手脚,因过度使用神器的遗害的确完全痊愈了。

“那个……管家叔叔……。”

“请直呼小的“汉斯”就可以了……。”

汉斯只是不想再被人唤作“叔叔”而已,单纯的阿萨琳才没注意到汉斯这一点无谓的坚持,她开口只是想问‘亚利,他该怎么办?……’这么一个问题而已。

“他仍然昏迷不醒耶!怎么办,汉斯?”

“亚利少爷吗?嗯……。”

在汉斯眼里,其实,亚利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汉斯感觉得到也看得出来,他的少爷体内那道紊乱的力量已逐渐平息下来,没多久就会回复到原先类似沉眠的平衡状态。不用多久,亚利应该就会醒过来了。

可是,这状况又让汉斯的脑海里诞生了一个恶魔的恶作剧。“嗯……公主殿下……。”汉斯请阿萨琳靠耳过来,并在她耳边讲了一些悄悄话。然后,阿萨琳就照着汉斯的话来到亚利身旁,并且把他扶起来,而且,她还慢慢朝亚利的脸靠了过去!

或许是巧合,亚利就在这时张开了眼睛,在看到阿萨琳的脸靠自己靠得那么近的瞬间,亚利当场‘哇啊啊~~!’的一声就推开了阿萨琳。‘(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阿萨琳要……要亲我?)’种种的问题,在亚利看到汉斯捧腹窃笑的模样之后,一切就有了答案……。

‘(这个不良中年,老是在想这些鬼主意!)’

脑中的不满沸血正要爆发成怒不可遏的语言之际,阿萨琳突然又紧抱着亚利,这突然的举动,让亚利的怒气全转化为满脸的红潮。

“太好了,亚利你苏醒过来了!”

“阿……阿……阿萨琳……。”

“可是有点奇怪耶……我都还没亲下去呀!怎么你就先醒过来了,亚利?”

“亲亲亲亲—亲下去?你是指……吻?”

“对啊,是汉斯说的呀!他说,亚利你体质特殊,昏倒时假如没有女孩子吻你的话,你就无法醒来的体质……。”

‘(谁有这种体质啊)’这是直达亚利心底的呐喊与无奈。

听了阿萨琳的一番话,亚利真的不知该哭该笑。由于怕吓到无辜的阿萨琳,所以亚利没有当场开骂。不过,一想到阿萨琳怎么会这样没心机到离谱的地步,亚利无力垂下了肩,最后,亚利只能语重心长地说道:

“阿萨琳……要是你听信那个不良中年的话……你的人生就毁了……。”

被管家耍弄到这种地步的少爷,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了。

        ※              ※             ※

王国的首都艾斯佛兰德,仍然沉浸在热闹的庆祝气氛当中。

“看这里的人们开心的模样,我实在很难想像,刚才还发生过那么可怕的事,那巨人怪物的事简直就像是一场恶梦一样……。”

“是恶梦也好啊!公主殿下,大家这么开心不是很好吗?守护和平,那付出的努力未必会被人们所知,一个为政者也是同样的情形,上位者努力施行的政事未必会被人们所知,甚至理解……有时甚至还会被误会。所以……只要无愧于心就好了,勇敢去作自己相信的事,去走自己选择的路就可以了……。”

在一旁听汉斯讲话的两人都呆住了,原来,一向不正经的管家也会说出这种话来,亚利很讶异,阿萨琳也是。而且———

“汉斯,你讲的话给我的感觉好像我父王哦!”

“……。”

这次,汉斯真的不知该说什么?不管如何,自己在阿萨琳的眼里就是叔叔爸爸之类的感觉吧。汉斯有点难过,他对自己的外表还自信的,自己应该是蛮年轻的吧!起码”看起来”啦……。

‘(汉斯刚才的话……也是说给我听的吗?……。)’

不管是不是,亚利就是有这种感觉,最近,自己对很多事都感到迷惑且彷徨,不安的感觉压得快他喘不过气来。从汉斯的话中,亚利多少也体会了一些事物。

送行也将告终了,亚利主仆一行将公主送达了王城门前,不过,此时仍引起了一点騒动,住要是因为士兵们无法确认阿萨琳的身份。

“对不起,我进城去请示一下……。”

一名士兵慌张地跑进城去,他也才见过公主一面而已,是几个月前的事,不过当时的公主是长发,而且看起来是那么有气质。这只是他个人的想法而已,的确是“看起来”而已。真正的阿萨琳,可是会做出为了逃婚而不惜断发逃家的激烈举动。这士兵会这么想也是他的自由啦,旁人也无权管束他个人的意志。

有关阿萨琳失踪的事也只有几个重臣知道而已,所以她突然活生生出现在这里,才没有引发更大的騒动。不过被阻于自家门前,阿萨琳还是有点怨言。

“真是的,难道,我看起来这么不像公主吗?”

“……。”

还好,阿萨琳没拿这个问题来问亚利,不然,亚利还真不知该怎么回答才是。

在印象中,公主应该是拘谨、矜持、有礼貌的名家小姐,不过这些跟阿萨琳都是无缘的存在。可是,说也奇怪,亚利还是希望阿萨琳能保持不变,就像现在一样天真无心机,因为这样才像是阿萨琳。

也到了最后的时刻,阿萨琳走到了亚利面前。

“看来,是道别的时候了,亚利……。”

“是啊……。”

明明有很多话想说的,可是亚利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离别总是会带来悲伤的气息,但是,阿萨琳还是露出爽朗的笑容,并道:

“没关系的,以后一定还有机会再见面的,不是吗,亚利?”

“是啊,一定不是最后的,以后,我们一定有机会再见面的!而且,我还欠你一顿饭呢!不过,可能得延到未来了……。”

“没关系……我先收取“利息”吧……。”

“咦?”

利息?亚利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更让他几乎窒息的事又发生了,阿萨琳突然无预警地吻了他一下,然后,她就吐着小舌,一脸恶作剧貌地讲:

““利息”我收下罗,这样一来,我也有值得纪念的初吻回忆了,呵呵!虽然,对亚利你的恋人有点抱歉……。”

此时,亚利已经完全呆住了,就连阿萨琳向他挥手道别的事,恐怕他都没有注意到,要不是汉斯唤醒他的话,说不定亚利会在那里一直站到天亮。

难得交到这样一个好朋友,别离确实蛮让人难过的,不过,阿萨琳早就打定主意,想到很多让大臣们汗颜的计画念头了。谁规定,她一定要等亚利在来王国才能见面吗?她直接去找亚利不就行了,反正亚利是名人,住址之类的消息是很容易打听到的。

只是,在阿萨琳想到这个主意之时,她并没有考虑到,身为凡提洛斯王国唯一继承人的她能随意进出邻国吗?老实说,阿萨琳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要是她真的付诸行动,王国重臣们可又要头大了。

没想到的事就不用也没必要去烦恼,这是阿萨琳特有的思考模式。在想好这个会让众臣们带来大烦恼的计划后,阿萨琳开心地在侍女陪侍下进城了,除了出来迎接的侍女外,阿萨琳的舅父-杰达大臣也拖着袍子出现了。

“舅父,我回来了!”

“……。”

看到阿萨琳这样乾脆的招呼,杰达感到自己真的被打败了,看到公主是一脸笑颜,杰达大臣真的不知道,自己这几天茶饭不思的哀愁究竟算什么?他的心情,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在杰达感到沮丧的时候,阿萨琳突然扑上前,紧抱着他,年已中年的杰达也顿时红通满面,是侄女也是公主的阿萨琳殿下怎么可以随便抱着别人,要是传出什么有碍公主名誉的丑闻,那还得了?

“殿下,请您注意一下君臣的礼数,这……这不是一国公主该做的事……。”

“再一下子就好了,这样做,才让我感觉到有回家的感觉……以前,舅父您也常常这样抱我,不是吗?您的臂膀就好像是父王一样……。”

说着,阿萨琳又把脸更埋入杰达的胸膛里。看到这样的公主,让这位老臣回想起,以前确实曾有过这样一段时光,那是国王夫妇去世后的事了,身为国舅的杰达一直把阿萨琳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或许是为弥补自己膝下无子的缺憾吧。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杰达遗忘了那时候的心情了……。

“好了好了,你已经是个大女孩了,别再像个小孩一样撒娇了,殿下!”

“啊,真是的,舅父您真小气……。”

不管如何,公主仍然是公主,杰达知道自己的职责在哪里。不过,虽然方式不同,可是爱护她的心仍然是一样的。

“咳~就请殿下收收心吧!随时都要记得自己身为第一继承人的立场。嗯……对了!在殿下不在城里的期间,国里发生了不少……不少“鲜事”哦!”

“耶~舅父您也会用这种“鄙~俗~”的辞句哦!呵呵呵~”

“为了配合殿下的心智年龄啊!”杰达大臣玩笑似的回答道。

被杰达这么一取笑,阿萨琳当场嘟着嘴,有点赌气的说:“什么嘛!刚刚才说人家长大了,现在又取笑人家是小孩子,真是的!舅父真是狡猾!”结果,阿萨琳就转过身去,虽然看不见,杰达也知道她的脸正涨红着,即是生气也是羞红。

在杰达正想着要怎样安慰侄女的时候,另一个担心公主的人也来了。那个人在接获公主安然归来的消息后,就以第一时间赶回王城,而阿萨琳也坦率向他打招呼:

“嗨,我回来了,侍卫长!”

看见公主,亚修拉只觉得心中有股无法平复的悸动,眼眶也感到微酸湿热。‘(我哭了?这是眼泪?……)’出身暗杀拳士的他,曾一度被剥夺所有人类所该有的感情,如今,亚修拉又找回了一项感情了。

        ※              ※             ※

在目送阿萨琳回城之后,亚利也叫着汉斯,准备回去了。

“该回家了,汉斯!”

“少爷,你的脸非常红哦……。”

被汉斯这么一说,亚利赶紧摸自己的脸颊,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色,掌心触摸的感觉的确是烫热的,亚利就随手抓起一把白雪往脸上送去,就不知这样是否有降温作用了。看到亚利的反应,汉斯又忍不住偷笑出声,笑着说:

“少爷真是长大了,这几天又交了一个红颜知己哦!呵呵~”

“你别再那胡说八道了,我跟阿萨琳只是好朋友而已,就此打住!”

“刚才那也算好朋友的举动吗?”汉斯的质问充满了不怀好意的气味。

“……我……我们赶快回去吧!亚佛利特他们一定在担心着吧……。”

对于这个不利于他的话题,亚利转的很硬。“……赶快回别墅吧!”在动身之际,汉斯却停下脚步,于是,亚利便问道:

“怎么了,汉斯?”

“在回去前,少爷应该先去见一个人吧!这几天下来,她真的非常担心少爷您的安危呢,亚利少爷……。”

“玛利安吗?”亚利猜的出汉斯所指的“她”是谁。“……她……玛利安还没回国吗?”从汉斯口中,亚利得知了玛利安的近况,那不是一个好消息。

“皇女殿下她病倒了……。”

“玛利安她病了!?”

亚利也猜的出来,玛利安是因为自己而病倒的,这让亚利感到很心痛,亚利发过誓,他不会再让玛利安伤心的,可是,他总是让她哭泣,甚至现在都病了……。

“我要去见玛利安!汉斯,亚佛利特他们的事就先拜托你了。”

“这些事就放心交给汉斯我吧,亚利少爷……。”

亚利已经作了决定,在见到玛利安后,他已了解自己该怎么回答了。

‘(对不起……玛利安……。)’亚利对玛利安都是满腹的歉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