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6话 动身、再会、别离

作者:外国科幻

与亚利分别行动后,汉斯便回到了别墅,并将亚利安然无事的消息告知了亚佛利特与希娜两人,迟来的好消息立即让多日累积的阴霾尽扫而空。

也许是开心过了头,希娜还开着玩笑,讲说:

“看来,这几天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悼文是白写了……。”

听在旁人耳里,这不是什么有趣的玩笑,尤其是对一些凡事认真计较的人而言,亚佛利特对她的玩笑就忍不住皱了眉头,不过汉斯倒是一脸笑容地回答:

“悼文要写几篇都可以的,就跟遗嘱、墓志铭一样,这可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人一定要努力活下去,然后好好想一篇最好的墓志铭才能安心去死,不然,葬礼上就只能聆听尽是些坏话的吊唁了。所以,我们得要尽力活下去,去写一些对自己极尽美化的墓志铭,然后再多多去写别人坏话的悼文……。”

看他们两人讲得这么开心,汉斯与希娜的幽默波长似乎是同调,对于不同调的亚佛利特而言,这实在是难以理解的一件事。

“对了,亚利哥在哪里?他怎么没回来呢?”

好不容易,亚佛利特才得以插个嘴,将问题切入主题。不过,汉斯的回答可不是那么简单,他正露出被他的少爷视为恶魔的表情,而低声地讲着:

“在隔壁……你们了解了吗?身为忠心管家的我是不能再透露出什么了……。”

“果然……友情还是比不上爱情的……。”

亚佛利特与希娜两人异口同声地叹道。

没多久,汉斯就告诉两人一件事,明天汉斯与亚利就决定离开王国,这是两人在归途中就做好的决定,所以他要年少的二人组去整理行李,他们就跟随希娜的父亲-威尔斯子爵所率领的青龙骑士团一行回国,而亚利与汉斯两人则打算直接回帝国。

虽然赶了点,不过,再盛大的宴会也有曲终人散的时刻……。

      ※           ※           ※

在两位禁卫骑士的引导下,亚利正走在前往皇女的寝室的路上。现在是大半夜,亚利也难免会有些紧张,尤其是刚才觐见两位皇帝的时候,亚利更是口吃地讲不出话来。

再怎么说,一个是玛利安的父亲,一个是玛利安的祖父,一个年轻男人在这种时候说要去见他们的女儿与孙女,对方会怎么想?亚利实在是不敢想像。来到皇帝下榻的别墅时,亚利才发觉自己前来的时机并不对,不过,最后他还是厚着脸皮进去了。

所幸,皇帝陛下的宽厚以及老皇帝温以待人的处世态度让亚利松了一口气,两位皇帝早已经知道爱女兼爱孙的玛利安是因何而病,同样也明白中理由的亚利在面对两位皇帝时,也羞赧地不知该做何回答。

在途中,亚利也注意到,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到处都是战斗的痕迹,还有不少伤者,在我陷在地底的时候,有刺客前来吗?希望玛利安没有受伤就好了。)’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葯味与血腥味,每个房间几乎都成了现成的病房,就连为亚利带路的这两位禁卫骑士也有挂彩,身上捆着绷带。亚利也注意到,这两位年轻的骑士不就是时常跟在玛利安背后的禁卫骑士集团吗?

亚利也听过一些传闻,禁卫骑士团里年轻的一辈,大多都很崇拜或迷恋皇女殿下,也有人戏称他们是皇女的亲卫队,也难怪,前几次亚利与皇女在约会时,他们总是不给亚利好脸色看。在那群“亲卫队”的眼中,玛利安贝尔殿下是高贵而不容污的存在,这点,亚利也是有同感的,亚利也明白,自己在这些禁卫骑士们心目中,等于是窃取花香的害虫般的存在……。

来到了玛利安的寝室前,一直默默不语的一位禁卫骑士突然开口说:

“老实告诉你,我很不喜欢你!……”不用他讲,亚利也有自知之明。“……为了保护玛利安贝尔殿下,我这条命随时都可以丢弃!为了保护殿下的名誉,就算是身份比我高的贵族或是剑术比我厉害千百倍的“赛巴斯达家的小龙”,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挺身战斗!可是,我很不甘心,能安慰现在的殿下的人……就只有你而已……。”

看到他身上的伤势与如此诚实坦白的态度,亚利就已了解他对皇女殿下是多么地忠诚,亚利也明白,自己并不是配得起她的男人。

“谢谢,接下来我一个人就行了。”送行到这里的骑士们轻轻地关上了门,很意外的,他们并没有像以前一样躲在门外做监听之类的工作,反而很乾脆地离开了。他们很明白,皇女殿下现在需要的不是他们,而是那个厚颜无耻的小子。

不用他们担心,其实,亚利也不会做出什么有损皇女名誉的事情出来。此行的目的,就只是要探望玛利安而已,而且———

‘(玛利安……。)’

亚利不敢出声吵醒她,看着她带着泪入眠的模样,亚利就不禁心痛起来,自己并不值得她这样做,亚利一直是这样以为的。

看着这样的玛利安,亚利顿时起了离去之意,此时的亚利脑中是一片空白,好多想跟她说的话也遗忘得一乾二净,就算说了,也只会让她难过吧……。“对不起……玛利安……。”亚利想逃避,可是突然的发展让他仍得面对现实,此时的玛利安突然醒了。

“亚利?”朦胧的视野中,亚利的身影是越来越清晰。“亚利!是你!”这不是梦,玛利安很确定眼前的亚利并非是一次又一次让她失望的梦影,他是实质的存在,亚利还活着,确知这个事实的玛利安兴奋地要拉住亚利,可是她一个不小心,突然在床缘失去平衡,亚利立即蹲下扶住她瘦弱的身子,将跌落床的玛利安抱在自己的怀里。

“你应该好好在床上休息的,玛利安。”

玛利安只是一味地紧拥着亚利,她病色的脸庞上已显现许久未见的红润与生气,喜极而泣的热泪夺眶而出,再也止不住了。

两人拥抱着彼此,亚利才感觉到,玛利安真的瘦了,她以前有这样瘦吗?彷佛一用力就会毁坏似的。藏在这身体内的心,又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呢?不过,亚利的归来似乎可以抵消这一切,玛利安此刻的心已被喜悦与温暖所充满。

那股发自心底的兴奋感毕竟只是一时的,很快地,玛利安就回复了皇女甚至一个女孩所该有的矜持,白晰的粉颊满是羞红,她还担心起自己的外表,慌张地道着:“啊……在亚利面前……我……睡衣……我怎么打扮成这样!我脸色是不是很苍白?头发也没梳……还有……。”还有,玛利安一想到自己正紧靠在亚利怀里,她就羞涩地不敢看亚利的眼睛,不过,她也舍不得离开,一意识到这样的想法,玛利安更是害臊了。

看着这样的玛利安,亚利心里是百感交集……。

“玛利安……我……其实我……。”

早该讲了,这句话早就该说了,在自己与她重逢的那一天就该说清楚的,想到这里,亚利就厌恶自己为何是这样优柔寡断?或许也不是这样,如果不是与玛利安重逢这件事,亚利也无法确认自己真正的心意。

‘(我喜欢米莉亚……。)’

亚利已经很明白自己的心意,关于玛利安的事,亚利不想用喜欢或讨厌这种既存的概念来界定他与玛利安之间的关系,亚利只知道,玛利安对他而言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开口,只要说出来,这纠葛不清的关系就可以解开,可是,亚利还是说不出来,这莫名的沉默也让玛利安感到奇怪。“亚利?”她唤声,亚利也是一句话也没回应。

玛利安也有发现到,亚利的眼神一开始是下了某种决心的认真眼神,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经过,犹豫的色彩逐渐混浊了他水蓝的眼睛。亚利是在苦恼着,而他究竟是在苦恼什么事?究竟是什么话说不出来?玛利安也慢慢察觉到“答案”了……。

沉默的僵局,很意外地,是由玛利安主动打破的。

“亚利……你想说的事……是不是那位叫米莉亚的女孩子的事……。”

“你知道米莉亚的事?”

“一点点而已……。”

玛利安是怎么知道米莉亚的事,亚利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亚利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于是,亚利终于表白了。

“虽然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可是,我的确喜欢她!当然,这不表示我不喜欢你,只是……只是……。”

亚利说不下去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只是个替代品吗?”

这一声,听不出任何感情。听到这样的问题,亚利可是非常激动地回答:

“当然不是!我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玛利安绝对不是替代品!米莉亚的事我只是单恋而已,只是……只是……。”

再怎么解释,也改变不了自己已伤害到玛利安的事实。在最初时候,亚利并不是没有感觉玛利安的心意,只是他太过于优柔寡断,对感情事踌躇不前,结果,伤害成为了既成的事实……。

“对不起……。”亚利只能讲这句话。

亚利一直跪着,他不敢看眼前的玛利安,玛利安应该生气的,就算给自己一巴掌,甚至杀了自己,亚利都不会有怨言,但是玛利安才不是这种人,了解这一点的亚利更是厌恶自己。此时的亚利感到眼眶微,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哭。

结果,玛利安没有斥责亚利,她反而吻了亚利,轻吻后,她以明了的语气说:

“没关系的,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看到你这样烦恼,我才知道亚利是如此认真地看待这件事,我真的很高兴!你能明白我的心意,我就很满足了。在王国的这段日子,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却的美好回忆。”

讲到这里,玛利安抱住了亚利,并低喃:“抱我……就这样抱着我……拜托……。”这是玛利安最后的恳求,亚利也跨越了徨的藩篱,紧抱住这位深爱自己的女孩。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两人之间的一切也不停转化为最后残存的回忆,玛利安紧拥着亚利,是想拥住“现在”,但是,一切都迟早成为“过去”的回忆,一切都无法再追回了。这是在期待着一件无法期待的事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苦闷挣扎。

“玛利安……。”

“再一下子就好……再一下子就好……。”

亚利什么话也不再说了,他紧拥着玛利安,眼神看着窗外,紧闭的落地窗外是繁华热闹的夜街之景,华丽的花火燃烧天际,大气传播的是歌颂欢乐的声音,可是在亚利湿润的眼里,映入的只有寒风的月夜与寒色的道街。

      ※           ※           ※

隔日的早晨,天气略显阴霾,白色的天空正缓缓飘下冷色的雪。

亚利正伫立在城门外,等待汉斯前来会合。汉斯一大早就去选购马匹,从王国到帝国故乡的街道,还有一条不短的路程要走,有马匹代步,就可以省去不少时间。西行到帝都阿斯卡里亚,顺利的话大约只要五到六天的时间就够了。

皇帝一行在几天后才会动身返国,除了考量玛利安的身体状况,还有许多因行刺事件而出现的伤兵还在观护中。据青龙骑士团团长威尔斯子爵所述,他打算差遣传令兵到骑士团的据点耶斯特城,再暗中调派一只部队前来,表面上,当然是以演习为名目,皇帝绯特烈四世暗访邻国的事仍然必须保密。

亚佛利特与希娜两人也将随着皇帝一行返国,亚利在出门前,就已经与他们道别了,虽然道别总是有些伤感,不过,总是会有再会之日,真正让亚利难过的,是与玛利安告别的事,皇女与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般的存在。昨夜的别离,恐怕将再没有重逢之日了吧……。

“对不起……我将你伤害得这么深……玛利安……。”

此时,亚利突然抽出短剑,并用手挽起后脑那绑成一束的长发,毫不犹豫就切断了伴随他十多年的长发。这一幕,凑巧被前来的汉斯给撞见了。

“少爷,你在做什么?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剪去头发呢?”

“我想挥别优柔寡断的自己……我的软弱伤害了很多人……。”

落发是不可能立刻改变什么的,不过,这总是代表着某种程度的决心,在汉斯的眼里,经历了这么多事,亚利多少也长大了一些。

看到这样的少爷,汉斯也有汉斯的方式来回应亚利!

“亚利少爷,难得你也想改变一下造型,就让我替你再理一下发型吧,像这样随便弄,说实在的……很难看!”

“会……会吗?”

“请恕我说实话,老实说,这样半长不长的模样,实在很娘娘腔……。”

“不会吧!?”

亚利变的很紧张,原本,他看起来就很像女孩子了,现在听汉斯这么一讲,现在的自己岂不就像是人妖一样?这比被当成女孩子还惨。不过,一想到汉斯的个性,亚利就有点担心他会给自己弄成什么发型。

“算了,我去找专门的师父吧!我可不想成为牺牲品!”

“太过份了,少爷!我的技术也是不错的耶!你要相信我的眼光!”

“就是这样我才担心啊!”

回到赛巴斯达家的日子已不远了,不过再动身前,似乎还有点波折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