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1话 造访帝都

作者:外国科幻

时节才刚刚踏入十二月,跟那位冒失的骑士殿下才道别不到一个礼拜,凡提洛斯的公主就坐不住了,遗传自传说英雄兼曾曾爷爷的冒险血液正沸腾着,就像响得不停的号角在煽动公主的野马心,严重缺乏公主气质的公主又开始打起鬼主意了。

“我真羡慕亚利,可以自由自在到处旅行。有时,我还真讨厌公主的身份,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唉,这身份头衔还真有够绑手绑脚的……。”

椎达吐着丧气话,她的身体手脚却又是一回事,不知不觉地,阿萨琳已经换上旅装,背着行李与神剑,鬼鬼祟祟在窗口探头张望,然后,她就偷偷垂下一条用床单连接而成的“攀绳”,准备和先前一样如法炮制再一次离家出走。“嘿嘿……这次就到帝国去观光个半年吧!”阿萨琳以为行动是天衣无缝,可惜,她口袋里欠缺幸运的筹码。

“公主殿下,请您自重!”

从窗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着实让阿萨琳吓一跳,没多久,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与吼声叫着:“殿下!您又想离家出走啦!”,然后门就被打开来,只见杰达大臣汗流浃背喘嘘地站在门口,而窗外的侍卫长也俐落地跳进来了。

“殿下,请您不要再做这样危险的事,万一您不慎失足的话,微臣就算万死也无以赎己罪……。”

“殿下!这……这种跟盗贼没两样的举动可不是一国继承人所该有的行为,请您一定要随时有身为吾国继承人的自觉,唉,老臣实在是有负先王之托……。”

错在自己,阿萨琳也无话可说,只是,城里的生活真的很无聊,一想到这一点,什么公主啊继承人啊之类的事就通通丢到脑后了。‘(舅父……侍卫长也是……两人真爱说教……。)’阿萨琳心底还有一丝丝的反抗,而杰达也如她所料地开始说起降创。

“殿下,您要知道,现在可是吾国最重要的时期,都沙商人要投资吾国在王都兴建贸易大港,这可是吾国建国以来的大事件啊!等到完成,吾国也将是大陆公路的要冲之一,这可是吾国……不!是世界商业史上的大事啊!而且……。”

杰达讲的很辛苦,可惜阿萨琳是有听没有懂,现在的公主殿下满脑子就是想去帝国找亚利玩,待在冒失的骑士殿下的身旁,一定能碰到很多有趣的事吧,阿萨琳是这样想着。可是,现在背后有侍卫长亚修拉,眼前还有唠叨的杰达舅父……。

前门有狼,后门有虎———背后的虎即侍卫长可不是自己能应付的,阿萨琳也有自知之明,不过,眼前这头老狼就有隙可趁,没两下子,阿萨琳就想好作战计画……。

“舅父,你再不让开的话,我就要亲你哦!”

“!”阿萨琳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顽固的大臣是惊得赶紧捂嘴,他的脸也是一会青又一会红。奇袭作战成功,阿萨琳就趁隙从杰达大臣的身旁穿梭而去。

公主跑掉了,亚修拉却没有行动,理由是:阿萨琳的那句话也让亚修拉愣了一会儿,不过侍卫长还是回过神来,立即飞身追着阿萨琳的背影而去了。

“快拦下殿下!”

“咦,有……有盗贼吗?”

命令无法明确传达到士兵身上,结果,反而引发了更大的騒动,最初的讯息在口耳相传后,变成了好几种更为离谱的版本,整座城顿时乱成一团,活像是乡间上演的杂牌闹剧。在会客厅接受款待的都沙商人们也疑惑地问道:

“请问……贵国每天都这样热闹吗?”

“偶尔而已……偶尔而已……。”

负责接待的官员实在讲不出,这騒动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本国的公主殿下。这些商人们还很感动呢!他们想不到,原来凡提洛斯王国是这样有活力的一个国家呀!

      ※           ※           ※

-帝国宰相的办公室门廊前-

“法斯特将军,宰相大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侍者通报后,法斯特便进入了现任帝国宰相亦是其父的“慕斯法·海因巴鲁特公爵”的办公室。随后,宰相就撤走侍者与所有的侍卫,虽然这些人都是可以信赖的心腹,不过,宰相仍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这件事。

这道来自父亲的通传来得十分急,法斯特也不得不放下团里的事务,转而进宫会见身为宰相的父亲。其实,法斯特多少也早已经知道宰相所要讲的究竟是什么事,在先前,他们父子就已经对这些事情私下讨论过好几次。

“父亲大人,您所要说的……是否是陛下即将回宫的事吗?”

“嗯,的确是……陛下总算决定回国了,大约在一星期内会抵达帝都,关于这件事,青龙骑士团团长威尔斯子爵派千里快马送来了亲笔信与报告,今早才送达我这里,你看看吧,大部分是坏消息……。”

威尔斯子爵的报告里,有提到发生在凡提洛斯王国的行刺事件,皇帝平安一事让两人都松了口气。此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皇帝已经下了密令,要威尔斯子爵返城后,立即让青龙骑士团全军进入一级动员状态。

除了青龙外,其余四团也有任务,黄龙与赤龙两团的内容与青龙大致相同,驻守西方的白、黑两团则要等到皇帝返国才做决断,关于这一点,法斯特与宰相并不讶异,他们都清楚,现在西侧的局势已到了怎样严重的情况……。

不过,情形却不是那么简单。在皇帝远赴邻国的期间,国内又发生了几个事件:

其一是现任黄龙圣骑士团团长华伦伯爵以年事高为由请求退役。事实上,华伦伯爵在去年就因中风而倒卧在床,当时他就萌生退意,可是,此事件却引发继位者该是谁的争执。关于此事,宫廷一直没有一个决定,可是,团里早已为支持谁而分裂成两派系。要动员黄龙圣骑士团,就必须解决团长的继任问题。

其二则是现任赤龙骑士团团长雷碧亚.波朗主动请辞的事件,雷碧亚的理由是为了其弟艾吉涉嫌弑父一案而负起责任,她的辞职函与皇帝亲赐的炎剑佛雷姆在今早也送达宫里。关于这件事,法斯特也是等到宰相拿出她的辞职函才知道的。

“雷碧亚……她居然在这种时候提出辞呈?”

“还不仅如此呢!我的未来媳妇还打算放弃继承波朗侯爵家的一切,看来,父亲与弟弟的死对她的打击远在我们想像以上。”

雷碧亚究竟在想什么?法斯特多少也有了底,他认识雷碧亚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辞职,放弃继承权,很明显地,这些都是雷碧亚的复仇行动的准备。为了报仇,就算走遍世界也要找出凶手,法斯特所认识的雷碧亚就是这样的女人。

两位龙将军相继请辞,这些问题也只得等皇帝回宫后才能定夺,海因巴鲁特家虽然倍受皇帝信赖,宰相倒也不是那种恃宠而骄的佞臣之徒。

最后,两人都不再用言语交谈,因为接下来这件事过于敏感,是绝对不能走露风声的机密事件。在短暂的笔谈后,宰相海因巴鲁特公爵仔细写下了一道命令,那是一道调查命令。为什么要写下这道密件?是因为宰相在最近获知了某项情报……。

写好文件并盖印后,宰相就随手抛到空中,结果,文件竟不可思议地消失在顶头上那昏黑的天井黑朦中。

不用言语,那群藏身黑暗者就展开行动。在宫廷里,除了皇帝外,就只有宰相能支使这只黑暗军旅。知道他们存在的人可以说少之又少,他们名为“风魔”,是来自异邦却受雇于帝国的忍者军团。

      ※           ※           ※

陪着流逸时光一起步入大陆历十二月初旬的帝都-阿斯卡里亚正遭逢入冬以来第三波暴风雪的侵袭,比起前两次,今晨的风雪还算小得多。不过———

“喂,你看,又一个冻死的游民!”

“真麻烦,居然死在大马路上!这样一来,还有人敢上街吗?真是触霉头……。”

在路人抱怨不久后,就有几个巡逻的帝国兵将尸体用麻布袋装起来,仔细瞧,远方街道与巷口也有几个不明的雪堆,这多半都是冻死的贫民或流浪汉。一趟巡逻下来,用来载运的马车往往也不胜负荷,可是,上头严格要求巡逻队一定要将尸体清乾净,以维护帝都市容。这样的情形,其实是屡见不鲜的平常事。

对住在帝都的四百万居民来说,他们不会去关心一场雪夜究竟会冻死多少乞丐或流浪汉,这是严酷现实日积月累所凝成的冷漠。

……好可怜……

对于本地人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对初次来到帝都的红发少女而言,车窗以外的世界让她感到恐惧,人们漠视死亡的景象让她感到心寒,她也为那些不被人投以丝毫关心而死的人感到难过。

“那些人已失去了一切,连自身存在都被旁人忽视,到最后也在孤独中死去……这样的情形是正确的吗?……。”

“你的心地真好,米莉亚小姐,相较之下,在下实在是羞愧……。”

“不是的,三少!这并不是你的责任……与三少相比,我才是见识浅薄的人……或许很可笑吧!或许我只是在说大话吧……就连自己的人生,我也是一直懵懵懂懂的活着,这样的我……连帮助他们的力量也没有……。”

“不会的,米莉亚小姐!在这现实的世上,有像你这样善良心地的人已经很少了,这绝不是错误的想法!在下真的很感动呢!能这样的米莉亚小姐身边,或许,就连灵魂已污浊的在下也会有获得救赎的机会……甚至能更接近天堂吧……。”

“你太见笑了……三少……。”米莉亚满脸皆是羞赧之色。

优格里尔之狼-里奥的赞美有五分是奉承话,对他来说,人应该认清自己的实力,然后再决定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既然在帝都过不下去,那些人就应该认清现实,再去寻找新的生活场所,而非自怨自艾又自暴自弃,最后弄得贫病交加横死街头的下场。

这只是里奥自身的感想而已,对像他或米莉亚这种生来就得天独厚的人而言,一无所有的人有着怎样的想法?是过着怎样的生活?若非亲身经历是很难去想像的。在马车里的人,也只有赛莉儿一人曾经有过这样的生活,过去流浪街头时,她也曾经历过不扒窃行恶就活不下去的困苦日子……。

话说回来,最近,米莉亚对赛莉儿的事蛮忧心的。雾森事件结束后,有一段时间,优格里尔的众人都陷入低潮的状态中,赛莉儿也是,不过,第一个打起精神来的人,却也是赛莉儿。

“好啦!再难过下去,这种日子真的会让人窒息呦!假如艾吉哥在,他也不希望我们就这样过下去吧,我们要连死者的份一起活下去!”

讲出这样的话的赛莉儿,当晚就准备宴会,烧了好几道拿手好菜,然后,她就亲自将那些仍陷在悲伤泥沼的人一个个给拉起来,像终日愁眉苦脸的米莉亚,醉倒在酒馆的雷碧亚,还有那个邋遢到让人难以相信他就是那位让仕女爱慕男人怨恨的优格里尔之狼-里奥。众人能够从那哀怨的深渊里走出来,赛莉儿是最大的功臣。

最初,米莉亚还很感动说,因为赛莉儿拥有非比寻常的坚强意志。

可是,这只是表面的,米莉亚并不敢确定。可是有时候,赛莉儿会露出眼神空洞的笑容,或者是不自然的笑声,这只是米莉亚个人的感觉而已。不过,有一次米莉亚确实偷看到,独自一人在房里的赛莉儿偷偷在哭。

赛莉儿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烦恼,米莉亚希望,自己能与她一起分担这些烦恼。对米莉亚来说,赛莉儿是她第一个同年龄的女性朋友,而且她也是那位亚利克斯大人的妹妹,如果两人能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的话,那将会是多么好的一件事。

只是……要怎么开口呢?

“对了,赛莉儿!这样好吗?亚利克斯大人不是来信说近日将回来吗?可是,现在赛巴斯达家是一个人也没有,这样的话,亚利克斯大人回去时不就找不到人吗?”

“没关系啦,米莉亚……。”

直接用名字叫米莉亚,这也是最近的事,而且是米莉亚主动要求的,毕竟两人同年龄,而且米莉亚也想跟赛莉儿做好朋友,老是用姐姐来称呼总会让人感觉到有距离。

米莉亚是接到邀请才来帝都的,本来她一个人前来就好,里奥跟来的理由自然不用多提,不过,赛莉儿主动说要一起来倒是让米莉亚感到很惊讶。赛莉儿的理由,就跟出门前的说词是一样的:

“……别管哥哥了!呵呵~亚利哥哥一直都很任性,这次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一走就是半年!出门前还讲说要旅行个两三年,结果咧……不到半年就回来了,害我当时还难过了好几天,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肯让他跟汉斯出门的。可是现在呢……嘿嘿~就让他也尝尝看家等人的滋味吧!”

“可是……这样子……亚利克斯大人就好可怜……。”

“别太宠他,米莉亚,不然的话,亚利哥哥会得意忘形到飞上天的!你的态度要更强硬点,哥哥那种人是宠不得的!”

说到这,米莉亚已经是羞红得不知如何回答,米莉亚对亚利的想法,赛莉儿早就摸的一清二楚。至于亚利的想法呢?早在米莉亚来到赛巴斯达家后,赛莉儿就明白了,会让保守的哥哥做出让女孩子寄宿在自己家里的惊人之举,理由只有一个,米莉亚很像亚利的初恋情人,赛莉儿还记得那女孩叫做玛利安,以前还曾经带来家里过几次。美人、红发、羞涩保守,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对她的亚利哥哥一向特别有吸引力。

赛莉儿的说法虽然有理,可是,米莉亚还是觉得很奇怪,因为,最希望亚利回来的不就是赛莉儿吗?可是现在,她却像是在躲避亚利似的。

结果,米莉亚还是无法说出她真正想问的问题。

-帝都大运河的桥梁上-

马车行驶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总算北上到这条横贯帝都的大运河,马车驶上宽广的大桥,尽头处,就是上流社会的所在,房舍建物的华美远在南方的平民区以上。其中在高耸白洁的城壁里,就是帝国中枢-皇城的所在。

远比自家的城堡雷德帕特城还要庄严壮丽的皇城,让车内的孩子也倍感兴奋。

“爸爸,那里有好大又好美的城堡哦!”

“是啊,我的小艾兰!那就是我国皇帝陛下的家哦!”

“哇~艾兰好想进去看看耶!”

“当然可以,改天若宫廷有举办宴会的话,爸爸就带你一起去吧!到时候,艾兰也会像爸爸一样,迷倒现场的众绅士哦!说不定,还能交到一个小帅哥耶,呵呵~”

“我才不要,艾兰已经有里奥爸爸了,不可能有人会比爸爸帅的!”

说着,艾兰就坐到里奥膝上,一点下来的意思也没有。看到这一幕父女亲爱的景象,米莉亚是既高兴又羡慕,很久以前,在她母亲还在世,而马克威尔家也还只是几个庄园的小地主时,那时,自己与父亲也是这样相亲相爱着。

曾几何时,那段回忆是越来越模糊了……。

米莉亚已经记不得当时的父亲的慈爱脸庞,取而代之的,是日后父亲那张被憎恨与慾望丑化的嘴脸。米莉亚一直好难过,也不想再想起那段回忆,可是,这次北上来帝都阿斯卡里亚的目的,就是为了马克威尔家的事。

上任当主迪罗逝世后,唯一的继承人就是米莉亚。在龙人事件后,莱因哈鲁特.雷德侯爵将马克威尔家的产业交由迈哈达家代管,如今数月过去了,迈哈达家正式邀请米莉亚前来帝都,就是为了米莉亚正式继任为马克威尔家下任当主的问题。

那封邀请函碰巧与亚利寄回来的家书是同时送达赛巴斯达家,信件的署名者,是一位名叫“洁·迈哈达”的女人,她就是艾斯卡大陆北方最大商族迈哈达家的现任当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