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2话 幽灵少年事件

作者:外国科幻

迈哈达家就如同一般的贵族一样,是处占地极广的豪宅,寻常人大概会不自觉地望而却步吧。不过,米莉亚倒是不为所动。因为,她以前所住的马克威尔家,也有不逊于迈哈达家的气派豪华。

此外,这类馆邸都有共通性,除去其居住性与实用性,就只剩下夸耀家世显赫的功能。不过,在认识该馆邸主人的人眼里,又有不同的见解。

优格里尔之狼是这样说的:

“那位阿姨选择大房子的理由,只不过是方便举办宴会之类的事而已。所以说,人人敬畏的迈哈达当主,其实只是个喜欢热闹又有不良嗜好的更年期阿姨而已……。”

‘阿姨、阿姨’的叫,里奥的每句话都不忘提到这个强调年龄的名词,他对迈哈达当主的印象,似乎有不少个人感情的复杂因素存在。

老实说,在此时的马车里,除了米莉亚外,里奥、赛莉儿等其他人都认识洁.迈哈达这个人,这是因为迈哈达家与雷德家是世交的关系(赛巴斯达家则是有与雷德家是世交的裙带关系,所以……)。在里奥眼里,迈哈达当主只是个难缠的欧巴桑。

“总之,别被那些传闻给吓到了,那位阿姨也不过是个喜欢交朋友的人而已。”

“谢谢你,三少……。”

听了里奥的话后,米莉亚紧张的情绪多少也疏解了一些。

话讲回来,“不良嗜好”究竟是……?

‘(真是太危险了,米莉亚小姐实在不应该答应那欧巴桑的邀请的,这根本是羊入虎口拿肉包子打饿狗嘛!即使赌注帝国骑士与优格里尔之狼的名誉,我也要保护米莉亚小姐的贞操(?),放心吧!米莉亚小姐!)’

这是个未经证实的谣言,据说,年已过三十的迈哈达当主至今没有夫婿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偏好可爱的美少女的原故。

这只是谣言而已,不过,里奥似乎已完全把它当成事实了。

同样也听过这谣言的赛莉儿就显得一点都不担心,她才不会相信这种空穴来风的谣言。到了这年纪还没结婚,对方自然有她自己的理由,根本不用外人操心。

在旁人想着莫名其妙的事的同时,米莉亚则显得有点忧郁,她想着:‘(继承马克威尔之名吗?这样的我有能力去管理爸爸留下来的一切吗?而且,那还是爸爸从别人手中掠夺过来的一切,我……。)’越想下去,米莉亚就越是陷入烦恼的泥沼,对世间事有着洁癖般的感受的米莉亚,这样的自己能接受其父用染血的污手所建构的马克威尔家吗?别说答案了,米莉亚连问题都不想去想。

那……米莉亚又为什么会接受迈哈达的邀请呢?

若是以前的米莉亚,或许会一直用逃避的态度来敷衍吧,现在她虽然还在犹豫,起码,这也算是在面对问题。

几个月前,米莉亚认识了一位年轻的骑士,他看起来很不可靠,又怀抱着在旁人眼里可称为傻的梦想,可是,无论在怎样的逆境中,他绝不后退,坚持自我信念与手中神器而战。米莉亚对他一直抱持着憧憬的态度(或许这也算是小小的恋心),从他身上,米莉亚获得了一点点的勇气。

      ※           ※           ※

通过大门后,在抵达玄关处的途中是一段漫长的雪路。路上的积雪早已除去,黑灰色的石路与周遭延伸而去的白银大地呈现强烈的对比,透过车窗,米莉亚不自觉在搜寻那条被白芒雾气所蒙蔽的地平线,这样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倒是让米莉亚一时之间忘却了那些烦恼事。

不知什么时候,马车终于驶达了玄关口。

“艾兰过来,爸爸帮你穿外套。”

“嗯!”艾兰听话地应答着。

车里有放置暖炉,所以还不会觉得冷,可是一出车门,乘客们才确实感受到风雪的寒意。在帮艾兰穿上棉袄大衣后,艾兰又撒娇要里奥抱她,拗不过可爱女儿的要求,里奥也只好答应,在艾兰心里,里奥就是最暖的火炉吧。

抱着艾兰的同时,里奥又不禁起了莫名的遐想:

‘(假如米莉亚小姐对我表示会冷的话,我一定毫不犹豫上前紧抱她!要是真的发生这样的事的话,呵呵……(以下属无限想像,故不刊出)……)’

就在里奥还在做着不可能实现的白日梦的时候,在仆役的引导下,米莉亚一行通过了几处大厅与回廊,终于来到了主人正等候着的会客间。

“我家主人与几位贵族大人们正等候着,请各位贵宾入内吧。”

进入了会客间,米莉亚见到了几张熟面孔,其中一位是雷德侯爵。前一阵子,雷德侯爵为了艾吉的事来到帝都,事件落幕后,为了善后与维护波朗家的名誉而四处奔波,结果就一直没有回到优格里尔。如今正好米莉亚受邀来到帝都,身为她的监护人的雷德侯爵自然会来探望她,再说,将马克威尔家的产业交由迈哈达家代管一事就是雷德侯爵促成的,其原因,也归因于雷德家与迈哈达家本来就是友好的世交。

还有一位是在帝都任职的蓝提斯,即里奥的二哥,带米莉亚来优格里尔领的就是他。自从那次之后就一直没有机会见面,这次重逢,米莉亚也主动向蓝提斯点头致意。

此外,现场还有一位蓝提斯的友人克里夫,托兰伯爵家的二男。这一位,米莉亚就不认识了。不过,此行的重点是伫立在这三人之间的一位女士,即本馆邸的主人。

洁·迈哈达-身为女流亦是帝国商界的风云儿。

眼前这位女士就是艾斯卡大陆北部最大商族迈哈达家族的当主,她的一语一行都拥有极大的影响力,意识到这一点,米莉亚更是战战兢兢,深怕自己讲错话,连头也不敢抬起来。最后,米莉亚鼓起勇气做了礼貌性的见面礼仪,怯生地道着:

“您好……初次见面……假如米莉亚有什么不礼貌的地方,还望您多多包含与不吝指教……洁·迈哈达大人……。”

“哈哈,不用那么见外拘束啦,米莉亚,以后就叫我的名字洁就可以了!”

“是……是的……洁……洁大人……。”

这位迈哈达家的当主和自己所先前预期的印象似乎很不同,她很平易近人,是位很和蔼的长辈。反观自己,像这样一直低着头的举动实在是不礼貌,可是,米莉亚就是抬不起头来,这更让米莉亚自觉更羞愧了。

不过———

“抬起你的头来,一直这样低头,久了的话会变成驼背的老婆婆哦!”

这实在是很突然,洁毫无预警地用双手捧起米莉亚那低垂的脸颊,她的笑颜正对着另一张泛红的羞颜。她又继而拨开红丝发鬓,这举动只是洁想要看清楚米莉亚的脸而已。透过挂在脸上的大眼镜,在她眼中的米莉亚究竟是如何的一个女孩呢?

“呵呵~果然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你要更有自信些哦,米莉亚!你可是比洁阿姨还要漂亮千百倍的大美人呢!以后要抬头挺胸,未来的马克威尔家当主!”

“是……是的……。”

看着这位腼腆的女孩,迈哈达的当主也没罗嗦什么,米莉亚这孩子的反应,其实也她的预料之内。随后,洁召唤仆人们,叫他们带领众客人们前往客房。

众人离去之后,雷德侯爵就向洁问道:

“洁大人,米莉亚这孩子如何呢?”

“她真是个腼腆又容易害羞的孩子呢!”

“那么,在你的眼里,这孩子适合担当马克威尔当主吗?”

“我想,这样的个性会很辛苦哦!雷德侯爵大人。不过,我可是很中意呢!因为,这样调教起来才有乐趣嘛!呵呵~”

“调……调教!?”

在暖室里的侯爵也不禁冒出冷汗来。

“怎么了,雷德侯爵大人?”

“啊啊……没……没事,有点闷热而已!”

为了转移话题,雷德侯爵随便虚晃几句话,就藉饮酒来堵自己的嘴。

对于迈哈达当主洁的才干,雷德侯爵可是给予完全的肯定,不过,有关那个谣言,侯爵多少也略知一二。比起他第三个儿子是100%的烙印式印象,侯爵只信50%而已(50%就很严重了)。

关于米莉亚的事,两个同是贵族家次男的亲友也有他们的看法。

“怎么样?克里夫,她是个从头到脚都绝不打折的美人吧!”

“嗯,我本来以为,这样的女孩只有在童话或是酒醉后的梦里才碰的到……她就是米莉亚吗?她的美貌跟她的钱都很有魅力……。”

“哦~~这是怎么了?托兰伯爵家的次男终于也动了凡心吗?”

“呵呵,只要是男人都会这样想吧,要是女神肯眷顾,不仅可以娶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十六岁新娘,还能得到大陆南部第一把交椅的马克威尔家的一切家产呢!”

克里夫知道蓝提斯只是在闹他而已,所以,他也用玩笑的态度来回应他。但是,他所说的话也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等到米莉亚正式继承马克威尔家……不!只要她来到帝都的消息一传开来,想追求她的豪门与贵族公子将会呈现直线性垂直增加吧,可以预料的是,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在觊觎她即将继承的财产,这是连旁人都预料的到的不久将来。

      ※           ※           ※

入夜后,帝都阿斯卡里亚仍是不夜城。

黑霾的天空仍不停下着雪,室温虽然寒冷,仍然阻止不了酒客的贪杯之乐,就算再怎么冷,烈酒过喉入肚,什么寒意都消失了。

-在阴暗的巷道里-

“走~嘿嘿~我们在去喝一杯!”

“好!今……今晚……我……跟你是……不……醉……不……归!嘿嘿嘿嘿嘿嘿~”

这两个已经醉得连路都走不直了,见他们搭肩互靠以两人四脚的方式而勉强直行的动作,真让人不禁想佩服他俩实在是酒性坚强,都这副德性了还想喝下一摊。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一个诡异的“状况”就是被这两个酒乡客给撞上了。

……叔叔,你知道我爸爸在哪里吗?……

这条巷子有其他的人吗?这两个醉鬼醉成这样,就算真有人在一公尺内恐怕他们也不知道,可是,这声音却是那样清晰,简直就像在脑中响起似的。

“喂,你有听到什么吗?”

“嗯……好像是……小孩子的声音……。”

到了这时候,酒气已消了一半的两人也觉得冷了起来。

……叔叔,你知道我爸爸在哪里吗?……

突然又是同样的问题,声音还是从正面传来的,这一惊让两人的醉意可是整整消了七成。醉醒的两人张头盼望,这才发现,在他们面前几步处有一个小男孩。那孩子看起来白白净净的,乍看之下还会以为他是女孩子。其实,就算认错也不为过,像这种还没变声的孩子,能做为辨别性别基准的东西,也只剩下那孩子是穿裤子还是裙子而已。两人虽然醉,但至少还看得出这孩子穿的是短裤。

“小朋友……你在找爸爸吗?”

“嗯,爸爸答应我,要在我生日前回来的,可是,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回来,我的生日就快到了……。”

对两位酒客来说,他们想,他们会不会卷入什么家庭纠纷之类的麻烦事来,不想淌这浑水,也想安慰这孩子,两人还真的认真在想着如何安抚这孩子的话呢!可是,随着理智越回到现实,他们也终于发现了某些异状。在这种时候,怎么会有小孩子在外面游荡呢?而且,这孩子似乎有点奇怪,可是到底奇怪在哪里呢?他们也说不上来。

直到其中一人凑巧低下头来时,才发现问题在哪里……。

“这这这~这孩子正浮在空中!”

顿时间,恐怖感就像是腐臭的馊水般流过他们的体内,各种非现实的想像不停叩敲他俩的理智之门。此时,那孩子的身影也渐渐淡薄,甚至有点透明,而且,他身上还慢慢散发出像是水色或是淡青色的萤光。到了这时,随着理智的崩溃,一句最适合此时情景的话不约而同地从两人喉底深处同时爆发出来,那是一句极为凄厉的惨叫声:

有鬼啊~~~~!

别说是醉意了,就连理智和自己的名字也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两位酒客拔腿就跑,而且还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这是一次漂亮的撤退战术。

目送着逃之夭夭的两人远去的身影,幽灵少年也黯然地消失在黑暗中了。

……爸爸,你在哪里?……

幽灵少年消失了,不过,森冷的夜风中似乎还隐约听得到这声寻觅亲人的哀叹。奇异的事件是在暗示什么吗?未来吗?如果是,很快地答案就会揭晓了……。

-在方才的巷道与大街的交叉口-

这实在是祸不单行,碰到鬼就罢了,方才的两人组的其中一人还更倒楣地碰上远比幽灵还要危险的存在-喝醉酒的前赤龙将军。他因为逃命没看路,结果在巷口跟酒醉的雷碧亚撞个正着,随着手中酒瓶的落地破碎,醉婆娘的理智也崩溃了。

“你这死老百姓!吃了豹子胆敢冲撞本将军!看我不把你给~(暴力台词)~!”

雷碧亚似乎忘了自己已经递出辞呈了……。

但她哪里还管那么多!说着,雷碧亚就揪住他的领子想痛殴他一顿。眼看《军方乱暴!前赤龙将军殴打善良市民?》的耸动标题就将出现在“大陆周报”的头版上,同行的优格里尔之狼赶紧上前抱住发酒疯的雷碧亚,结果让记者失去领奖金的机会了。

雷碧亚的力气可是远在里奥之上,拖住她的里奥可说是吃足了苦头。而且,好意不被领情就算了,雷碧亚还把他当成打搅她的浑蛋,当场拳打脚踢,演起全武行来。随后,雷碧亚又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铁管,战局立即从拳脚升级到械斗层次了。

仔细一瞧,那名酒客早就已经不知去向了,一晚上撞见那么多倒楣事,想必他会有一段时间戒掉酗酒的坏习惯。

乱斗的同时,旁观的米莉亚担心地向赛莉儿问道,说:

“怎么办?要怎么劝架呢?不管是哪一方受伤都不是好事吧……。”

“没关系的,里奥哥不会有事的!”

赛莉儿敢如此肯定也是有原因的,虽然雷碧亚综合实力是在里奥之上,可是现在她正喝的烂醉,实力是大受影响,以里奥的身手是绝对可以回避掉现在的雷碧亚的每一记攻击,事实也是如此。不过,赛莉儿说的很轻松,里奥可是赌命在应付呢!

不知道怎么去阻止的米莉亚也只好在原地观望,就在这个时候,或许就只有她一个人听到而已,但她确实听到了一个声音,那像是在心底响起的声音———

……姐姐,你知道我爸爸在哪里吗?……

不只是声音,米莉亚还见到了声音的主人,在巷道深处,那是一个年约六、七岁的少年,他非常显眼,因为那少年的身上正散放着光,与黑夜呈现强烈的对比。虽然距离很远,可是很不可思议的,米莉亚能够清楚看到他的脸,那少年有一双空洞的眼神,表情没有笑容,反而还蒙上一层哀愁的颜色。

就在米莉亚想开口问道之际,乱斗的双方突然一记铁管与剑鞘的交击声爆响出来,那一瞬间就让米莉亚回过神,此时,少年的身影也已经消失了。

“怎么了,米莉亚?”赛莉儿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

米莉亚以为自己看错了,所以没把刚才的事讲出来。没多久,里奥与雷碧亚的“生死斗”也划下了句点,是雷碧亚主动停了下来,这是因为喝太多酒再加上激烈运动的关系,身体受不了的雷碧亚也忍不住跑到一旁呕吐。

总之,《军方乱暴!前赤龙将军殴打善良市民?》的头条新闻是没机会上大陆周报与其他小报的社会版与首版了。不过,在社会版的某角落,却刊登出有关幽灵少年的传闻,这是因为这天之后,有越来越多的民众目击到幽灵少年的存在。

幽灵少年事件,绝不是两个醉鬼的幻想而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