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3话 继承者的责任

作者:外国科幻

雷德家在帝都阿斯卡里亚也有一间馆邸,那里一直是二男蓝提斯的住所,雷德侯爵北上后就暂时住进此馆。至于那个未和父亲同行却也北上至帝都的三男,在诸多考量与雷德侯爵的强烈要求下,优格里尔之狼-里奥也不得不顺应父意,和父亲、二哥同住。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里奥真正想住的地方是哪里……。

那当然是心仪的女孩所住的迈哈达家-米莉亚的所在之处。

虽然恋爱的道路是阻碍重重,可是也阻止不了厚脸皮的雷德家三男的脚步,虽然雷德侯爵已经再三申诫,里奥仍然我行我素,天色刚明就准时往迈哈达家报到。这情形看在侯爵眼里,实在让他不由得为米莉亚担心起来。

自从米莉亚出现后,雷德侯爵就不只一次告戒过自己的三男,要是放任这个浪荡儿子而弄出什么无可挽回的事端的话,侯爵就真的不知该怎样面对故友的遗子亚利了。

对于父亲这样的态度,其实,里奥也曾用这样的话反击过,如:

“父亲大人,我知道自己以前做了不少荒唐事,或许您对我的印象就是如此糟,可是,请您不要否定甚至曲解我对米莉亚小姐的心意!我对她是认真的!”

这样的争执不是第一次,可是,只有这一次,雷德侯爵不知该怎么回应。在侯爵的记忆里,游戏人生、对凡事一向不认真的儿子是第一次这样坚持着自己的立场。

此外还有一个争执点,就连雷德侯爵也承认,自己实在太偏坦亚利这一边了,对自己的儿子反而多加限制,也难怪里奥会有不满。里奥跟亚利也是好友,但是,他不会因为有这样的关系就对自己说谎,喜欢就是喜欢,即使被旁人指责为趁虚而入的小人,他仍然会坚持自己的心意去追求米莉亚。

‘(看来……我也没资格再多说什么了……。)’

到了这时候,侯爵已放弃劝阻里奥的打算了。

这场恋敌之间的战事,雷德侯爵只打算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以他的角度来看,亚利是略占下风的,而米莉亚对亚利的感觉只是憧憬的程度而已。

不过,话说回来,缘份这种事是很难讲的……。

      ※           ※           ※

-在迈哈达家馆邸的回廊上-

昨晚的事件结束后,大家便将酒醉的雷碧亚送到迈哈达家休息。今天一大早时,赛莉儿特地调配有解酒效用的茶,在送去雷碧亚房间的途中,她碰巧与厚脸皮到把别人家当成自己家随意出入的里奥碰头了……。

“唉,真不知该称赞还是数落你,里奥哥……这么早就来了。”

“怎么讲这样见外的话呢?我也是很担心大姐的事呀!”

‘(你真的是来探望雷碧亚姐的吗?)’赛莉儿早就看透里奥的为人了。

昨晚,来到帝都的一行人是从迈哈达当主洁的口中得知雷碧亚来到帝都的消息,那件事-雷碧亚辞去赤龙骑士团团长之位一事也因此辗转得知。随后,担心雷碧亚安危的大家在洁的协助下总算找到雷碧亚,她一直在一家酒馆喝酒,而且醉的很严重。

雷碧亚的酒品很差,喝醉后的她根本就是个会走路的“麻烦”。

这一点里奥可是有深刻的感受,昨晚为了制住这位酒品差的怪力女,里奥折腾一晚,到现在身体的某些部位仍然酸痛疲乏。

优格里尔之狼的遭遇固然值得同情,比较起来,赛莉儿还是比较担心雷碧亚的事,那当然不是指喝酒的事,赛莉儿担心的是雷碧亚辞去军职的用意与动机。

“里奥哥,你觉得雷碧亚姐是为了什么而辞去军职的呢?”

“你也知道的,不是吗?”里奥刻意反问道。

“嗯……果然,雷碧亚姐还是忘不了艾吉哥的事。波朗侯爵大人、艾吉哥,唯一的两位亲人都被人阴谋害死,任谁都承受不了的……。”

“放心吧!大姐比你所想的还要坚强呢!她可不是这样就被打倒的女人哦!”

“可是……。”赛莉儿的脸蒙上更深沉的忧虑。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雷碧亚姐的确很坚强,只是我有个担心的地方……。”

“担心的地方?”

“辞去赤龙骑士团团长之位,声明放弃波朗家的继承权,这等于是舍弃了她所有的一切……我想,雷碧亚姐是打算离开我们也说不定!她想要去报仇,甚至花一辈子的时间找出凶手也在所不惜!”

“这的确是像大姐那种人会做的事。”里奥也不禁无可奈何地耸肩答着。

一旦决定了,任谁也改变不了赤龙将军的决心。

不过,昨晚能与雷碧亚重逢或许也是意外的转机,里奥跟赛莉儿已有默契,不管用什么方法,即使用硬的也要让雷碧亚留下来。

边走边谈,不知不觉两人已经来到雷碧亚的房门前,之后也省去了确认的工作,因为,在大老远处就能听到不像是女人所该发出的打呼声,房门前更是清楚。

-在雷碧亚房里-

才一进门,房里已经有了客人。在世人眼里,她是以金钱暴力支配一切的马克威尔家的未来继承人,不过,与其邪恶的父亲不同,她可是善解人意的好女孩。

“咦,米莉亚,你怎么在这里?”

“赛莉儿……还有三少,你们也来啦……。”

米莉亚比两人还早就来到这里,说是照顾,其实也只是看着雷碧亚而已。整个房间酒气冲天,说实在的,米莉亚能待得住还真有点不可思议,好歹,人家也算是养尊处优的富家千金小姐……。

事实上,赛莉儿、里奥两人所担心的事,米莉亚也想到了,所以,她才无法就这样放着雷碧亚不管。虽然米莉亚不知道这样的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不过,尽己力而为就可以了,这是米莉亚从亚利身上学到的一件事。

“嗯,看这情形,大姐不醉个两天是醒不来的了。”

在里奥看视雷碧亚的情况的同时,赛莉儿突然拉米莉亚到房间外。本来里奥也想跟去的,可是却被赛莉儿以“这是女孩子之间的私房话”的理由回绝,他只得留下来。其实,优格里尔之狼也很怕被那头喝醉的母老虎吃掉呀!

在房门外,女孩子之间的私房话是什么内容呢?

“赛莉儿,你是想问我昨晚的事吧……。”

“嗯,我就直接说吧!昨晚我看见你一个人去见洁大人,后来,你出来时的脸色似乎很凝重,所以我才担心,是她跟你说了什么话吗?”

“是那件事啊!其实,那是我自己的问题……。”

“是不能跟外人讲的事吗?”

“不是的!赛莉儿是我的好朋友,我绝对没有把你当成外人的,绝对!”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待米莉亚冷静下来后,米莉亚才缓缓说出昨晚所发生的事。

“其实,这是我自身要去面对的事,我是马克威尔家唯一的继承人,虽然我还有些犹豫,不过,我有不让家业断送在我这一代的责任与义务。可是,洁大人……包括我自己都很清楚,现在的我并没有经营这莫大家产事业的能力,所以……所以……洁大人希望我能留在她身边,学习商业相关的实务经验与知识……。”

“你的意思是……?”

“嗯,这就表示……我必须离开赛巴斯达家了……。”

米莉亚难过地道出了事实。

赛莉儿以为,这是米莉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这也是她一生的责任。不过,赛莉儿也很清楚米莉亚的烦恼在哪里,一想到这里,她的心情就有点复杂。

众所周之,很会照顾人的赛莉儿对亚利的态度,几乎可以用奉献一切来形容,像里奥就常常拿“恋兄情结”来损她。在旁人眼里或许是扭曲而危险的兄妹爱,而事实上又是如何呢?赛莉儿本人的想法又是如何呢?

两人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就算赛莉儿喜欢亚利,这其实也没有让人非议的地方,事实上,赛莉儿本来就喜欢亚利,只是,“喜欢”旁边还有一并立而行的心情。

是赎罪……。

她曾经一度伤害了亚利,罪己意识就像亚利胸口那道连汉斯甚至是御子的的力量都无法痊愈的伤痕,也在赛莉儿心里留下无法磨灭的伤刻。

“赛莉儿,你在想什么事呢?”

米莉亚见赛莉儿独自若有所思的样子,她担心地询问道。

“没事没事!我只是想,这件事还是让你跟亚利哥哥两人一起商量吧!这样或许是最好的方法也说不定哦!”

“啊……你又取笑人家了……。”

米莉亚的脸色又泛红了,这种挖苦人然后看人家笑话的“恶习”当然是那个正值不良中年的管家汉斯教的,后来赛莉儿又补一句“我会在旁边支持的”的话,米莉亚的脸颊更是红得发烫。

有时候,赛莉儿也蛮羡慕米莉亚,她虽然不擅言词,不过她也不太会隐藏自己的心情,光看她的脸就一目了然了。赛莉儿想,自己这一辈子或许都不会对亚利说出“我喜欢亚利哥哥!”的心情吧。

最后为了道歉一事,赛莉儿半抱歉似的提议说:

“对不起,下午我们去帝都逛街吧!你爱买什么就买什么哦!”

请客的人很豪爽,不过出钱的人是里奥,赛莉儿老早就把优格里尔之狼吃得死死的,她与雷碧亚都是里奥人生的两大克星(以后仍持续增加中)。

      ※           ※           ※

少年时常在作梦……。

“我喜欢你!”

在梦里,他才有勇气将这句话说出口。

在现实中,他是击杀普罗斯龙人而驰名世界的少年英雄,他以勇气与过人的剑术经历了许多凡人无法想像的冒险,在吟游诗人笔下,“英雄”是最基本的赞美词。

可是,在恋爱上,他实在是不折不扣的初学者。

胆怯、害臊、优柔寡断,名列英雄的少年也有平凡人的烦恼。

在现实里,那是不敢奢求的期待,在梦里又是怎样呢?

“嗯……我也是一直喜欢你……亚利克斯大人……。”

喜欢的女孩如他所愿地给了最满意的答覆,少年既开心又兴奋地抱住了少女,在分不清是梦境亦或是现实的此刻,他还是忍不住心种的悸动,紧抱着少女是最单纯的爱情表现,少年只是想把喜悦的心情传递给少女而已。

虽然还有点意犹未尽,少年还是放开了少女……。

“对不起,我……我好像太兴奋了点,没弄痛你吧,米莉亚……。”

少年仍握着少女的手,不过,现在的他可犹豫了,因为,接下来要做什么呢?一直呆呆杵在那,这种木头反应就算被抛弃也怨不得人。

可是,这里是梦的世界……。

“米……米莉亚!你要做什么!?”

少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少女的确在“宽衣”,看着她轻轻拉下领巾,少年的心也随着荡漾不停,少年觉得身体都麻木了,动弹不得了!‘(有要做到这地步吗?)’少年反覆不停问自己,少年的心情也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可是,事情可不只如此,少年竟然也主动起来,回应少女的“求爱”!

‘(我!我的身体怎么自己动起来!不……不要……。)’

少年的心与身体彷佛解离了,他的意识越来越远,脱离的心眼睁睁看着自己即将对少女做出这样下流的事(少年是这样以为的)出来,挣扎、抵抗也无济于事。

“不要啊!!!!!!!!”

少年终于受不了了,他的惨叫声是那么凄惨。

-在旅馆的二楼走廊-

刚才的惨叫声几乎响遍了整栋房子,发觉少爷有异状的管家立刻放下厨房的事,不顾一锅荡荡焦掉的危险,他冲上楼来。由于房子有三十年的历史,建材蛮老旧的,所以汉斯这样一跑,脚步声就大到让人会有房子快垮掉的错觉。

“发生什么事了?亚利少爷!”

啪当一声!少爷有难,汉斯也管不了那么多,他用必死的气势硬是撞开可怜的老木门。破门一进,汉斯就看到让人难以相信的景象。

亚利……他两眼呆然,脸色苍白看着枕头。一个普通枕头又怎么了呢?原因无它,就因为雪白的枕头已被亚利的鼻血染红了大半,而当他看到亚利鼻孔下满是血的糗样,坏心眼的管家再也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下子是惨叫,一下子又是发疯似的狂笑,搞不清楚状况的路人恐怕还以为这间不起眼的餐馆究竟发生了什么惨案。结果,这事件倒成了帝都居民餐后的趣谈之一。

这是个奇妙的巧合,亚利一行人与米莉亚一行人都来到帝都阿斯卡里亚了,两人也都还未察觉,他们两人重逢的时刻已不远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