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5话 这一夜前

作者:外国科幻

“汉斯风奶油炒饭完成!”

在厨师的战场-厨房里,汉斯总觉得特别有归属感,这样的工作的确很适合他。“喂!快端去客人那!”今天的客人很多,汉斯也不得不提起嗓门指挥起来,不过,等他发现到餐厅正在发生的事时,手中的炒饭差点砸了一地。

“不会吧……世界真这么小……。”

错愕感才升上几寸,就被期待好戏的心情给覆盖了,汉斯如此想。

接下来,肯定有好戏要发生了,舞台是一墙之隔的大餐厅。

-火锅亭餐厅-

“赛莉儿、里奥、还有米莉亚小姐……你们怎么会?”

“这是我要问的吧!哥哥!”

强硬的语气不容一丝反驳的空间,亚利也心虚,赛巴斯达家的名义当主明显争不过实质的影子当主。

“好像是半年前吧,不知道是谁夸下海口说要往东旅行,还说在成为一位伟大的骑士以前就绝不回家,说这大话的人是谁呦?结果哪?我看到那个人做服务生做得还有模有样的,怎么了?哥哥的梦已经换成当个伟大的跑堂吗?亚-利-哥-哥?”

“这是有原因的!这是有原因的!”亚利慌张说。

急于辨解,反而讲不出个条理出来。看着亚利慌张的模样,赛莉儿反而笑了,的确没错,眼前的人就是她所熟悉的那个不中用的哥哥。

和汉斯不同,赛莉儿捉弄亚利都是适可而止的。

“好啦好啦,这些话回去再说吧!还有,哥哥还在发什么呆?你没有话要跟“她”说吗?呵呵~你很吃香哦~~!”

赛莉儿冷不防就往亚利背后推一把,就这样不顾本人意愿地将他送到某人面前。自龙人事件后,亚利与米莉亚已经有三个月没见过面了。

米莉的的眼眶隐隐带着薄泪,但她还是撑起笑容迎对亚利。

“米……米……米莉亚小姐……我……我……我……我……我……。”

在米莉亚面前,亚利紧张的连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不解风情的傻瓜——里奥想。半年不见,他的亲友还是一样的蠢样,讲单纯或许好听点。这样一来,就算亚利回来,里奥也有把握抢走米莉亚。不过,里奥想的太美了,他不知道他最大的敌人其实不是亚利,而是效忠情敌的忠实管家。

……还不安慰人家?少爷,大方点提供你的肩膀或胸膛吧……

这是直接在亚利脑海里响起的声音,在亚利意识到这是汉斯的声音的时候,亚利已经不知不觉将两手搭在米莉亚娇弱的肩上。这行动可吓到了不少人,里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所认识的亚利怎么会做这种事?而米莉亚……她终于也抑制不住澎湃的情绪,就埋首哭了起来,在亚利的胸前……。

少女在自己胸前啜泣,亚利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会慌的手足无措,亚利拥住她,用自己的臂怀安慰她,呵护她。此时的亚利有个感觉,她……就是自己一生要守护的人。

“少爷也进步多了,不枉我推他一把……。”

在围观的群众里,汉斯的身影伫立其中,看着少爷,汉斯微笑地点头道是。不过,他也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为这一幕而难过的人……赛莉儿垂着头来到汉斯身边,然后就靠在他身上。

“暂时让我这样子,我不想让哥哥看到我的表情,汉斯……。”

“说得也是,我了解,不怎么可靠的胸膛就出借给你吧。”

只要哥哥幸福就好……赛莉儿的心情,汉斯一直看在眼里。

此刻,火锅亭正呈现极热烈的景象,本来是来吃饭的,没想到却碰上这么富戏剧性的趣事,围在一旁的客人们频频叫好。事实上,米莉亚早就没在哭了,此时的她,正一脸红通通的窝在亚利怀里,因为气氛实在太尴尬了。不只是她,就连亚利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两人就这样尴尬地一直抱着,直到小老板马可气冲冲的跑过来……。

“你要走就走!我才不稀罕你们俩呢!”

才骂罢,小暴君出手就是一本直飞亚利脸上的厚页帐簿。

混乱中,乱暴的小老板夺门而出,现场遽然肃静,只剩门上的铜铃还在那里叮当的响个不停。

“怎么回事啊?那小子……。”

疼痛换来的疑问,在汉斯过来后有了解答。

原来,赛莉儿从汉斯那里得知了为何两人会在这里打工还债的原因,于是,赛莉儿便向老板娘交涉,由她来偿还这笔钱。事实上,亚利与汉斯两人的工作成果早就足以偿付那笔债,为什么还留下来?其实是汉斯个人的想法,他只是单纯想帮助这家店的生意而已。在老板回来前,汉斯会继续做厨房的工作,至于亚利的部分,有没有他就不是很重要了,可是,马可似乎不能谅解。

“原来如此,那我去找他,店交给你了,汉斯!”

现在外面正下着雪,虽然不知道那小鬼在生什么气,不过,也不能就这样让一个才十来岁的小孩子在满是雪的街道上乱跑,所以,亚利自告奋勇要去找他。

临出门前,亚利对米莉亚说:

“本来,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的……只是现在……。”

“没关系的……请你路上小心,亚利克斯大人。”

有了这句叮咛和米莉亚的笑颜,亚利甚至觉得,降雪的帝都街道似乎也不是那么冷了,心里真的是暖烘烘的。随后,亚利离开去找马可了,可是火锅亭却正一团乱。

“里奥哥,就请你暂时客串一下服务生的角色吧,有雷德侯爵家的三少爷出马的话,女性客人也会很高兴吧,呵呵~”

不容里奥有丝毫反驳,赛莉儿就擅自决定他的未来了。赛莉儿自己也亲身到厨房去,这可是求之不得,毕竟在料理上,她是汉斯最得意的徒弟。

至于米莉亚呢?还是让她继续当客人吧。因为……不管她帮忙什么,都只会增加火锅亭的损失而已。

      ※           ※           ※

“请问,你有没有看到留褐色短发,大概这么高的小男孩?”

亚利比手划脚地将马可的形象描述一遍,辛苦一阵,换来的是一个模糊的方向,这名路人指的是北向,过两条街的距离,就会抵达将帝都分隔为南北两区的旧运河。

“该不会想跳河吧?那小子……。”

虽然只是玩笑,亚利还是希望这想法不会成真。

一路往北跑去,亚利来到河畔,那里只有结冰的水面以及冷飕飕的北风,连个行人都看不到。不过薄雪上还留存一排鞋印,约小孩子的大小。很快的,亚利就循迹找到负气逃家的小老板了。

马可正靠在河岸上的石栏杆上,他无神地看着远方,等到亚利接近被他注意到时,他也没说什么,只是一味低着头。

亚利把自己的围巾围在马可身上。

“回去吧,老板娘和大家都在担心呢!”亚利说。

马可摇着头,亚利才发现他哭过。

结果,亚利只得陪他待在那里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还是给他一点时间来冷静下来,亚利这么想。这时候,亚利又想起一件事,以前他自己也有闹情绪的时候,以前的自己真是个顽固又扭的小鬼啊!不过,那时汉斯都陪在他身边,到最后,亚利也会向汉斯抱怨或倾诉。现在的自己,不就和汉斯立场交换了吗?亚利想。

如亚利所想,马可果然主动开口了,看他红着脸慾言又止的样子,亚利真觉得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此时亚利想,不管马可待会讲出的事情是什么?他都会耐心听完,绝不笑他。可是,等马可将他的心声说出来时,刚才的誓言已不知何去,亚利大笑。

老板可能无法赶在马可生日前回来——这就是马可闹情绪的理由。

“讨厌!说好不笑我的!亚利你这笨蛋!”

马可这么抗议着,亚利也忍住笑意。此时,亚利才发现,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马可这样孩子气的一面。其实,马可本来就是十岁的小孩子嘛!这才正常啊!

他一定忍了很久了,以强势的大人样来掩饰自己的不安。亚利想,还是孩子时的自己又是怎样呢?突然,就像是被点醒似的,亚利想起了一件事,是个巧合,亚利记得,八岁生日的那一年,爸爸雷欧也和他做过同样的约定。

那年时值大陆历一四九年,当时正值秋末入冬之刻,亚利还记得,那一天还下了场优格里尔领难得一见的早雪,枯红的森景搭配银白的落雪,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雷欧耐特离家了,为了讨伐肆虐亚特兰提斯大陆的魔龙-迪亚波罗。

还是个孩子的亚利并不了解此行的危险性,在他心中,父亲是个英雄,魔龙也不过是即将增添父亲荣耀的一枚勋章罢了。他比较在意的,是雷欧是否能赶在自己生日前回来而已,亚特兰提斯可是很远的。记得那天,亚利还闹过小孩脾气,直到雷欧向小儿子约定会在生日前回家亚利才肯放行。最后雷欧没有回来,十年匆匆过去了……。

“亚利少爷!你找到小老板了吗?”

回忆被打断,汉斯也找到这里了。

火锅亭提早休息,店面要紧,唯一的儿子更要紧,在找到马可后,老板娘没有骂他,只是紧紧地拥抱他,亚利想,也是要给他们母子一些时间。

“看来,这里没有我们出场的余地了。”

“嗯,少爷,赛莉儿和米莉亚小姐在那里等着你。”

要回去会合前,亚利突然说:

“汉斯,虽然已十年了,我还是相信爸爸会回来……。”

是有感而发还是其他?亚利并没有给汉斯一个明确的理由,就自行往米莉亚处走去。一时愕然而里足的汉斯想,少爷的想法并不让他意外,这么多年的相处,汉斯知道少爷的心里还存在着父亲仍存活的一丝希望。只是,雷欧已经死了,汉斯想,总有一天要让少爷接受这个事实。

这个时候,某处又有一个小事件正发生着。

亚利的围巾刚才就给了马可,现在天气很冷,米莉亚不忍心看亚利就这样冻着,她顶着羞耻,好不容易才开口,说:

“亚利克斯大人,天气很冷,不嫌弃的话,我的围巾……。”

“谢……谢谢……。”

亚利也很不好意思呢!米莉亚便伸手将自己的围巾套在亚利的颈子上,围巾不仅温暖,还带着发香。“这围巾好暖又好香哦!”听到这席话的米莉亚不禁脸红了。

在一旁的赛莉儿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她就上前,伸手就……。

“要围紧一点才保暖,“哥哥”!”

“呜……我……不能……呼吸……!”

绑那么紧是会死人的。一点可爱的嫉妒,让亚利差点就窒息了。在旁的汉斯仍一如往常地隔岸观火,他认为,这是少爷该受的小小惩罚,谁叫他一直没注意到赛莉儿对他的心意,这是应该的。

这一刻起,亚利的旅行就算是正式打上休止符了,日后他迟早会回到赛巴斯达家,不过,有一段时日应该会待在迈哈达家吧,毕竟米莉亚现在住那里。

“迈哈达家的……洁大人吗?……。”

亚利露出复杂的表情,心情的复杂程度更甚外表。

“亚利克斯大人也认识洁.迈哈达大人吗?”

“……算是有点认识。”

关于洁·迈哈达,她对亚利来说,是爸爸与敬重的叔父雷德侯爵的友人,如此而已。以前她也来过家里几次,都是亚利小的时候的事。举几个亚利熟悉的印象,洁很喜欢可爱的东西,即使三十多岁也改不掉的癖好。为何印象深刻?这可是身受其“害”的原故,因为那时的亚利就像洋娃娃一样的可爱。

印象中,不重打扮,一头卷曲的浅淡金发全绑束在脑后,活像个乡下村姑,一身笔直衬衫裤装,这是好不容易才从自己的幼年记忆里挖出的第一印象。对了,还有一个!那幅挂在她脸上的大圆镜片眼镜,拜此特征之故,每次洁来赛巴斯达家拜访时,亚利老是叫她‘大眼镜阿姨’呢!

还有一次,洁还打算把汉斯给挖角过去,还提出一笔极优厚的薪水呢(汉斯没薪水)!亚利记得,那天自己还曾耍赖哭闹不让汉斯走。现在想想,当时还是小鬼的自己实在蠢的可爱。

回忆是没完没了的,就此打住。在返回火锅亭后,简单收拾行李,亚利与汉斯就要到迈哈达家暂时做个厚颜食客了。

马车来了,一行人告别了马可母子。

这场旅行发生了很多事,亚利有很多事想跟人分享,也有想隐瞒的事。亚利不在的日子,优格里尔领也发生了不少事,开心的事,也有悲伤的事……。

与亚利意外的重逢,艾吉的事,赛莉儿、米莉亚等人都没有跟亚利讲,毕竟是难以启齿的事。在车上,也只有远比少爷敏感的管家察觉到此异状。亚利知道此事,是在抵达迈哈达家之后的事了。

至于里奥呢?

里奥冒着风雪,独自一人骑马在街道策驰而行。马车是四人座,不幸的,他就被赛莉儿当成多余的第五人了。

不好的预感像报恶兆的乌鸦一样在里奥心头徘徊不去……。

刚才的火锅亭事件让亚利夺得一城,情势已没有让里奥可悠哉下去的余地了。

“可恶!我不会认输的!即使对手是你……亚利!”

      ※           ※           ※

“您好,感谢您接待我们这对不请自来的客人,洁·迈哈达大人。”

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的事?亚利也记不得了。该有的客套话还是必须的,互相寒暄一阵,洁以带着某种目的的眼神看着亚利,这让亚利突然有点寒意,那种眼神,亚利分不出那是看着故友之子,亦或是“玩物”的眼神……。

后者的话亚利就很熟了,因为汉斯在打鬼主意前就是那种眼神,加上两人都是同牌眼镜爱好者,这更让亚利觉得似曾相识。

“别拘束,就当这里是你的家吧!在你停留期间,洁阿姨会好好招待你的!”

洁的招呼是极尽亲切,没多久,三到五个仆人就将亚利与汉斯的行李送到客房去,工作一天的汉斯觉得累就直接随仆人去客房休息了,至于亚利,他觉得时间宝贵,因为他有很多话想跟米莉亚说。

“咦,哥哥到哪去了?”

“到走廊那端的中庭去了,呵呵~年轻真好啊!”

洁指的是什么事,赛莉儿很快就联想到,除了米莉亚还会是什么事。赛莉儿叹口气,半年不见,哥哥……亚利就没话跟做妹妹的说吗?可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