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6话 这一夜后

作者:外国科幻

-中庭-

中庭是馆邸与回廊间的小庭院,在迈哈达家随处可遇,两人所到的地方类似工字格,绿土上是人工造园,里头有好几株在冬季也是常绿的树木,由于数目太多,反而挡住阳光,使回廊变得阴暗,不过也有种置身深林的幽静。这种造景方式适当与否?那是此地主人的问题,而且,亚利也没心思花在这种事上,他的注意力全在米莉亚身上。

气氛很好,可是,第一个话题却是个坏消息。

“是吗?艾吉……他死了……。”

亚利觉得心头一阵沉重。艾吉吗?从小就玩在一起的青梅竹马,直到亚利、里奥两人就读军校后才分道扬镳,各奔前程。没想到再度听到他的消息时,却是一道死讯。

亲友的死并未让亚利掉泪,亚利只是沉默……。

“真是坚强哪!亚利克斯大人……。”

米莉亚打破沉默,并继续说出她的感想:

“艾吉先生死后,我难过了好久,连那样刚强的雷碧亚姐姐也是如此,可是,亚利克斯大人却能承受这份悲伤,果然……不亏是赛莉儿的哥哥,你那份坚强的意志……。”

“你是指……我是个无情的人吗?”

亚利这样回答,他的脸色带着黯淡,米莉亚自然是赶紧否认,解释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亚利本来就这样看待自己,面对亲友之死,这种态度本来就可议。

如果是以前的亚利,听到艾吉的死,他一定会愤怒到誓将凶手碎万段方告休止。可是,在经历近半年的旅行后,看到了大量的生与死,而且,自己一直相信的事物也在一夕间变质,哪里是真实?哪里是谎言?亚利分不清楚。在听到艾吉死的瞬间,本来激昂的悲伤与愤怒却反而被一股更巨大的深沉思潮给掩盖。亚利哭也不是,怒也不是,他只觉得万般无奈。

“没想到在我不在的时间发生了这种事,艾吉死了,在我力所不及的地方死了,或许,我根本不该做这趟旅行吧。”

“这不是亚利克斯大人的错,发生这种事是任何人都料想不到的。”

米莉亚这么想,她不愿亚利为这种根本不关他的事的事件负责,甚至痛苦自责。而且,假如亚利没有出来旅行的话,她也没机会认识亚利了。想到这里,米莉亚才发觉自己的脸颊微微烫红起来。

至于亚利……他并不完全是在自责而已,这其中还带有些逃避心态。假如他没有离家旅行,或许就不用知道自己并非是赛巴斯达之子,甚至还有个莫名其妙的身份,也不用受怪异组织所觊觎吧。这只是逃避而已,亚利也清楚。就算他没有去旅行,真实也不会改变,谎言的现实终有被撕毁的一日。

“艾吉在我力所不及的场所死了,我再后悔也改不了事实,不过,现在我在这里,我以剑发誓!我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到我珍视的一切,包括你,米莉亚小姐。”

“谢谢你,亚利克斯大人……。”

亚利的誓言让米莉亚感到高兴,甚至有种幸福的感觉。其实亚利也是,这趟旅行失去了很多事物,但也得到了更贵重的东西,是值得舍命去守护的事物,亚利想。

亚利与米莉亚之间有一道很好的感觉与气氛,任何人都会同意,他们实在很相配。一个才刚发觉自己失恋的男人也是这么想……。

“我真是愚蠢,以为自己有能力趁虚而入,其实,不管距离再远,时间再如何久,根本就影响不了他们两人,根本没有外人介入的空间。”

在看到两人的独处,里奥就知道,自己输了……。

和亚利相处的米莉亚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米莉亚。那笑颜,那哀愁,那丰富的表情,里奥从未见过,里奥甚至嫉妒独占着那拥有无限价值的笑颜的亚利。

就算自己再怎样努力,米莉亚也不会赐予自己那份笑颜,里奥很清楚,就是清楚,所以他才痛苦。

“回去好了,记得二哥住处有批珍贵的葡萄酒……。”

里奥想,也只有酒精能暂时麻*这份痛楚。醉了也好,被说心胸狭窄也好,他不想看到自己爱的人和好友亲热的景象,他也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亚利与米莉亚。

按下这份无法出口的心意,败者默默离开了迈哈达家。

      ※           ※           ※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就到晚餐时刻。用完饭后,米莉亚就回房去了,亚利还不知道自己的房间在哪里,因此他去问洁,可是,洁却突然把他拉到一旁,附耳喃喃:

“我的好侄子……别太惊讶……你的房间就在米莉亚那孩子的旁边呦……。”

如惊雷般的事实让亚利脑袋是空白一片,没多久,就转换成各种不该有的遐想。这是故意的,是陷阱,亚利这么想,而对方也承认就是故意这样安排的。

“等……等等……洁大人……这实在……。”

“是男人就去夜袭吧……要是今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话……呵呵呵……洁阿姨可是会把你给赶出去哦……。”

果然没错,那诡异的笑脸就是汉斯在打鬼主意时的表情。说不定……不!一定是!亚利想,汉斯一定也是阴谋的策划者之一。

亚利没机会反驳,他的未来就被人擅自决定了。夜袭?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是骑士可以做的事吗?一边在心里咒骂那两只眼镜恶魔的同时,亚利也被仆役带到那间客房,就算再怎么不想,最后还是得住进去。

-迈哈达家的客房(亚利的房间)-

“陷阱!这一定是阴谋!”才刚住进来,亚利就显得坐立不安。

亚利想,那两只戴眼镜的恶魔一定正躲在暗处,偷窥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房间一定有什么机关!嗯,那张画很可疑……。”

以前就曾听说有人会偷偷在墙壁的挂画上动手脚,例如在人像画的眼睛处挖洞的机关。想到这点,亚利就浑身冒冷汗。于是,亚利就将整幅画给搜了一遍,不过,这幅画并没有亚利预期的机关。

“不……不可能的……一定有机关……难道是……。”

就因为这莫名其妙的“坚持”,亚利几乎将整个房间都给翻遍了,天花板、墙壁、甚至门把的锁孔,亚利全都查过了,的确没有任何机关存在着。

最后,亚利也放弃了,他想,或许真的是他自己想太多了也说不定。

只是,想到米莉亚就住在这面墙的另一侧,也难怪亚利会胡思乱想。‘(米莉亚小姐……她现在在做什么呢?)’坐在床上的亚利正想着这件事的时候,他的眼睛不经意地落在某个地方,那是一扇门,是连结这两个房间的门。本来,这客房就是给家族使用的,所以才有这种设计。

此时,亚利走了过去,并且伸手试着扭动门把,或许亚利只是想看看门有没有锁好而已,可是没想到,那扇门真的没锁上。从敞开的门返达,亚利看到的是米莉亚的背影,这时候米莉亚正坐在书桌前……。

亚利不自觉地走了过去。

时间已经很晚,而且又没有通知主人(起码敲个门嘛)而擅自闯入,这实在不是一个骑士所该有的行为。可是,亚利就是阻止不了自己,甚至可以这么说,等他发现时,他的脚步已经走到米莉亚的背后了。

“啊!”

果然还是吓到了米莉亚……高价的地毯完美地消去了“侵入者”的足音,一直到这么接近时才被发现。幸好,米莉亚即时认出了亚利。

“亚利克斯大人……为什么……这时候你会来这里?”

“啊……嗯……因……因为门没锁!”

门没锁?亚利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讲这种话,难道因为门没锁就能大方地出入女孩子的房间吗?此时的亚利实在是羞愧的无地自容,他真想去撞墙死了算了,只不过,米莉亚的反应更让他惊奇。

“原来如此,难怪……。”

就这样而已,米莉亚没有其他的反应。

这女孩子真是太单纯了,亚利还很莫名其妙的有点感动的说。不过,不赶快化解这尴尬的场面不行,亚利随口转个话题,他注意到米莉亚的书桌上堆了很多书。

“你在看书吗?”

“嗯,我正在“用功”。”

“用功?”

“其实我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既然我就要继承马克威尔家了,我想,我或多或少也要懂一些作生意的基本知识才行。所以,我才向洁大人借了这么多书来看。”

亚利稍微瞄了一下,十几本精装书堆得像小山一样高,桌上有《商业入门一百则》、《庄园经济的演近》、《海洋贸易》、《货币》、《大陆公路对帝国经济的影响》、《帝国的孤立主义》、……、《你也可以成为有钱人》等书,没一本是亚利看过的。老实说,亚利也很少在看书,骑马弄剑才是他的兴趣。

比起无聊的书,米莉亚本身还比较吸引亚利的目光。现在已经很晚了,所以,米莉亚自然是换着睡衣,为怕着凉还多挂了一件披肩,看着那身飘逸的单薄睡衣,亚利的心也随之飘昂。若不是米莉亚出声,否则亚利还沉溺在无止尽的妄想当中。

“亚利克斯大人,你已经知道那件事了吗?”

“嗯,从汉斯跟洁大人那里……。”

“……是这样子啊。”

这样的回应让米莉亚有些失落,如果可以,她希望能听到亚利对此事的意见,甚至于……亚利若开口要她留下的话,米莉亚也会答应的。对米莉亚而言,赛巴斯达家是她人生的第二个家。

其实,亚利也打算讲出来的,他确实有过挽留米莉亚的打算,只是,他却讲不出口。仔细想想,自己与米莉亚不过才认识两个礼拜的时间而已,之后又分开了三个多月,亚利以为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要她留下来呢?

继承一事攸关米莉亚的未来,亚利所能做的只有这件事……。

“那个……米莉亚小姐……等你继承马克威尔家后,我想,以后你一定会很忙碌的,甚至还会有很多辛苦和难过的事。如果碰到这种情形,你可以找洁大人帮忙,洁大人她是个很能干的人……还有,如果我能够帮上什么忙的话,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的!”

“谢谢你,亚利克斯大人。”

“哈哈~还是别太期待,我对商业毕竟一窍不通……。”

“不会的,我……我能下决心继承马克威尔家,全是因为亚利克斯大人的关系!只要在你身边,我……这样懦弱的我才有下定决心的勇气……。”

能将这句话讲出来,米莉亚确实比以前要更勇敢多了。

而且,这句话也暗示了米莉亚对亚利的感觉,意识到这一点的亚利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米莉亚已经表示得很清楚了,可是亚利却缺少那告白的一点点勇气……。

场面变得尴尬起来,两方都没有积极踏出下一步,结果———

“我……我还是回房好了!毕竟现在都这么晚了……。”

亚利自己打了退堂鼓,结果,还是没能让两人的关系有所突破。

回到自己房间的亚利很失落地坐在床上,他在想刚才的事,也回想着与过去米莉亚之间的种种,到最后,他很懊恼自己的不中用。

‘(我是为了什么才回来的呢?)’

‘(我的优柔寡断曾伤害了玛利安,现在,我又要欺骗自己吗?)’

‘(答案不是很简单吗?我所要做的事……。)’

亚利突然用力地站了起来,他已经决定了,就算被拒绝也要说出口。亚利就像被敲醒似的,他的步伐没有一丝犹豫,他走到那扇连结他与米莉亚房间的门之前,并且拉开了那扇门。可是很意外地,米莉亚居然也在那扇门的后面。

“亚利克斯……大人……。”

“米……米莉亚小姐……。”

两个人都很意外,没想到,他们两人会同时到那扇门前,而且都打算打开它去找对方。虽然不知到米莉亚是为了什么事要找亚利,可是在看到米莉亚突然出现在门的另一端的时候,亚利就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了。

就在这瞬间,亚利抱住了米莉亚,这是他这一生最大胆的一次行动。

“我一直好想这样!”

亚利很激动地说出来了,他甚至情不自禁地吻了米莉亚,那只是很浅的一个吻而已,只是轻轻的接触,几乎是一瞬间。那是因为亚利在那时找回了理智,那道浅吻已是他极力克制自我的结果。

想到自己居然会这样强迫米莉亚,亚利打从心底感到羞耻。

“对不起……我应该先听你的回答的,假如……答案是否定,我保证,我会永远从你的面前消失的,就当世界上从来没有亚利克斯这个人吧!……。”

“不要这么说……。”

米莉亚用手制止了亚利的毒誓。

“其实,我也一直想这么做,亚利克斯大人……。”

“是真的吗?”米莉亚的话让亚利是又惊又奇。

“嗯……对了!能告诉我吗?为什么你会喜欢我?我和亚利克斯大人不是才认识两个礼拜的时间而已吗?而且,我还是恶名昭彰的商人马克威尔的女儿,这样的我,我一直以为……亚利克斯大人只是因为同情才肯跟我来往的……。”

“不要这样贬低自己,米莉亚就是米莉亚,你是我所认识的最为善良的女孩子!两个礼拜又如何?在最初的会面时,我就喜欢上你了,即使后来我们分开了三个月,那份心情也未曾衰微,反而越来越强烈!”

“即使我是迪罗·马克威尔的女儿?”

“就算与世界为敌,我与我的剑也会守在你的面前……。”

再多的问题也无所谓,对亚利来说,米莉亚是个可以让他舍弃一切的女人。在这样纯真又毫不掩饰的爱的面前,米莉亚也哭了,这是感动的表示。

可能被拒绝,即使这样也要表白自己的心意,抱持着这样心情的两人才会不约而同来到门前,命运之主宰者难得也会有善意的玩笑。

“我……我从没想到亚利克斯大人会喜欢我……。”

“就算现在你拒绝也来不及了……。”

亚利恶作剧似地开了一个玩笑,米莉亚也不禁破涕为笑。再多的言语也比不上真的心意,之后,像是要订下相爱的契约,亚利与米莉亚主动拥吻,就像是要吐尽这些日子的思念似的,这吻是即深又长久。

不过,热烈的深吻后,米莉亚却有点疑惑:

“亚利克斯大人……你好像对这种事经验很丰富……。”

刚才的吻与最初的吻有很明显的差异,连米莉亚也感觉的出来。亲吻之事米莉亚当然是初体验,只是,亚利似乎就不是了,而且,米莉亚还觉得亚利似乎还曾经跟很多女孩子交往过似的。

米莉亚的敏锐直觉让亚利可着急了,说他经验丰富也太夸张了,只是,亚利也不想对米莉亚隐瞒玛利安的事,只是,他实在不知道从何讲起。

告白后的六分三十七秒,亚利就碰上了爱情路上第一道难关。

      ※           ※           ※

在某处正上演爱情剧的时候,不请自来的观众也打算识趣离开了。

-迈哈达家的客房(汉斯的房间)-

在汉斯面前有道奇异的方行平面,那是汉斯的“术”,这种术能令光线曲折,将远方的景象在另一处重现。藉由这种术,亚利与米莉亚刚才的所做所为都被汉斯一览无遗,不过,再看下去似乎就过份侵人隐私了,再说对方毕竟是自家的少爷。

“受我支配的光之精灵啊!修复歪斜的轨迹吧!”

一瞬间,光之屏幕便消失于无形,随后汉斯又撤去风精灵,解开让声音重现的术。汉斯的所做所为完全没被他人发现。

“再看下去就太过份了,不过这也值得高兴,亚利少爷终于也长大,也得到一个能相伴一生的人了……。”

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汉斯也拿出酒来,不过,杯子有三个,其中一个是他的,另外两个,是已成为回忆中的人的那两人-雷欧与亚法(阿芙莉娜),虽非亲生,亚利仍是他们的儿子,关于庆祝一事汉斯也不会让他们缺席的。

“已经十六年了吗?我也照顾了少爷这么久了呀……。”

汉斯已经记不得自己已活了多久,不过他可以确定,这十六年来,他留下了最多的生活记录,这段日子是他最珍惜的记忆。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亚利克斯战记》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外国科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外国科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