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4话 染血之海

作者:外国科幻

在夜晚的海上,客船‘阿玛利利斯’正面临着海盗的威胁,可是,抱着一线希望赶往船首的亚利一行人们,在海面上却不见客船护卫舰的踪迹。

“护卫舰……护卫舰到哪里去了!?”

着急的船长慌忙的想到甲板端去寻找护卫舰的踪影,就在他起步的时候,船外突然间冒出了十几条细长的不明黑影,随后甲板四处响起了重物叩击木板的声音。亚利上前一看,发现不明物体的真相是前端附有倒钩的绳索。

“汉斯!快和船长一起进到船舱里!”

“是的!亚利少爷!”

海盗们已经来到船的周围了,汉斯与船长也赶紧跑到船舱里头,留下了亚利,伊萨,与安德森三个人来对抗即将出现的海盗们。

“伊萨大人!请到我的背后!”

“拜托你了!安德森!”

术士的魔法虽然威力非常强大,但是,在咏唱咒文的期间,由于术士必须集中精神,此时就无暇兼顾周围的事情,敌人大多数都会趁这个机会冲上前来攻击毫无任何防御的术士,这是术士最大的弱点。

海盗一个接着一个用刚才被投掷上甲板的绳索与绳梯爬到甲板上,包围在亚利一行人四周围的海盗已经超过了二十人了。

“什么!才三个人而已!”

“里头还有两名小朋友呢!哈哈哈!”

“先潜进来的人该不会是被他们给杀了吧,真是一群笨蛋!”

海盗们看见甲板上只有区区三个人,就当场嘲笑亚利们不自量力的抵抗行为,甚至在嘲弄先前潜入失败而死的伙伴们,此时笑声在海盗间此起彼落着。

其中一名海盗突然间走上前来,用刀指着亚利,用很不屑的眼光看着亚利。

“小子!若是你肯投降的话,我就帮你找一个最好的人口贩子,要不然的话……嘻嘻……每天晚上在被窝里让我好好的疼爱你也可以呀!哈哈哈!”

有着特殊癖好的海盗似乎看上了亚利,亚利虽然已经快十八岁了,但是他的脸还未脱稚气,外表看起来就像十五,六岁的少年,加上他一头秀丽的金发(平常都是扎起来的),亚利看起来确实是个美少年。

“怎么样!金发的小姑娘!想不想考虑……呜哇!”

满口秽言的海盗的话还没说完,他的眼前突然冒出金星,鼻头断裂的疼痛一下子就传到他的全身,而后往后倒地。原来是亚利以‘克拉姆’往他的脸上突刺,若不是‘克拉姆’的剑鞘还未拔离,这名海盗就会成为亚利今天手下第六个牺牲者了。

“你敢再吐出任何一句脏话,我就割下你那条肮脏的毒舌!”

这名失言的海盗已经激怒了亚利,自尊心极高的亚利一向最讨厌别人拿他的外表开这种恶劣的玩笑。

“可……可恶!大……家一起……上!”

门牙也断了两颗的海盗坐在地上怂恿他的伙伴们前去攻击亚利他们,其余的海盗也一涌而上了。

“杀啊!大家上啊!”

“把他们剁碎拿去喂鱼!”

在海盗一齐发动攻击之后,亚利与安德森在同一时间拔出剑,在一瞬间,两道血光,亚利与安德森同时各斩了一名海盗。首级与断裂的身躯往来袭的海盗处飞去,一时之间,海盗们的突击中止了。

“好……好强!那名高大的战士挥剑的速度好快!”

“喂!你看!那小子居然能挥动的了那把大剑!”

亚利与安德森刚才的一击让海盗们不禁却步,随后,海盗们注意到站在亚利与安德森身后的伊萨。

“喂!你看后面的那个小子在呢喃什么?”

“你看,有发光的文字在飞,他……他是术士!”

“术……术士!”

伊萨的存在让海盗们一时慌了手脚,而后他们又冲了过来,海盗们也知道,一但让术士有梵唱咒文的时间的话,他们就将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回去。

“大家冲啊!别让他有念咒的机会!”

这是正确的判断,但是,亚利与安德森的剑阻止了他们的行动,甲板上响起了刀剑的撞击声,红热的鲜血喷洒在四周。

“喔喔喔!”

亚利挥出了一道水平的斩击,跑最前面的海盗的头被切断了,自颈部喷出了冲天的血柱。亚利顺着剑势又发动了第二道斩击,见到‘克拉姆’当头劈来,这名海盗急忙举起左手的盾牌来防御亚利的斩击,但是,亚利藉回转一圈所产生的强大剑势一口气将这名海盗的盾牌一分为二,剑刃砍进他的肩膀,直到腹部的位置才停下。此时亚利不急着把剑拔出来,他用力一踢,被斩杀的海盗往后倒,撞上了后面的伙伴,‘克拉姆’就不费力气地就被拔出来了。阻止了正面袭击的海盗们,亚利就有余裕去对付从另一个方向前来的海盗。

在另一侧的安德森也有不错的成绩,他一方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斩击杀死来袭的海盗,另一方面又一只手抓起海盗的尸体,直接就往前方的海盗丢了过去,一下子就撞倒了三,四人。不过,安德森并不会随便移动自己的位置,因为他知道自己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保护在他后面的伊萨。

“还有多少人呀!”

亚利实在很想要使用强力的剑技如‘地龙旋’之类的必杀技,直接一口气将所有的海盗全部扫光。但是如此一来,客船势必会遭受损害,万一使得船无法航行的话,那就不太妙了。

海盗们无法攻进已经被他们半包围的亚利们所排成的防御阵列,突击的伙伴们反而一个个成了亚利他们的剑下亡魂,但是,仍然不断有新的海盗从甲板外冒出来,而且,他们这次准备用弓箭了。

“把他们射成刺猬!”其中一名海盗在叫嚣着。

此时,亚利与安德森各自往旁边跳了过去,他们并不是想逃走,而是一直在旁边咏唱咒文的伊萨已经完成他所准备使用的魔法了,伊萨的四周浮游着无数的光球。

“‘光弹’!”

伊萨缓缓的说出了这个魔法的名称,顿时,浮游的光球们彷佛接到了突击命令的士兵一样,全部都向海盗的所在之处激射出去,海盗们松手射出的箭也被这股闪亮的狂流所吞没,随即所有在甲板上的海盗都被巨大的光流所掩盖,这股光流彷佛是飓风狂啸般,结果,所有的海盗都自甲板上消失了,他们都被光弹击落到海里了。

“呼……要控制好魔法的威力果然不是一件轻松的差事呀!”

伊萨正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刚才的魔法并非只有这样而已,若不是伊萨将‘光弹’的威力降至四分之一,否则光球还会带有惊人的热度,船首的艉杆与帆布都会着火。要压抑魔法的力量,通常要消耗掉倍数以上的魔力。

“辛苦你了,伊……萨!危险!”

亚利发觉到伊萨的背后突然有数道火光产生,随即传来了一道轰隆的声响。海盗开始进行炮击了,刚才魔法所发出的巨大闪光似乎惊吓到远处的海盗船,察觉到术士存在的海盗们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胡乱开炮了。

察觉到背后危机的伊萨也来不及反应,在他转过身的瞬间,炮弹已经迎面而来,突然间,在距离船身外三公尺之处突然产生了大爆炸,随后又传出了数声巨响,所有的炮弹都在船外爆炸了。

“这……这是结界!”

身为术士的伊萨很快就了解到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船外被人设下结界,而能做这件事的人除了他自己之外,就只剩下另一个人了。

“还好还来得及!亚利少爷!”

汉斯出现在第二甲板上,但是这个结界并非是他所设下的,除非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汉斯绝对不会泄露他能够使用魔法这个事实。刚才的结界是站在汉斯背后的人所发出的,他就是在下午的时候与乘客发生冲突的另一位术士修瓦克。

“是你……”

修瓦克并没有去理会伊萨的疑问,因为他正在集中精神,有一颗浮游在他掌心上的红色水晶正在发光,伊萨认出那是非常稀有的魔道器‘火之法珠’。

这种魔道器是将魔法的咒文压缩成魔晶石,术者只要将魔力集中在魔晶石里,就能够快速的发出魔法。但是一般的魔晶石并不太稳定,在使用过数次之后内藏的咒文结构就会崩溃,但是修瓦克手中的魔晶石却比一般的要大得多,而且呈现完美的球体,在伊萨的记忆中,他曾经看过那种魔道器,那是极少数的高位术士才能使用的高级魔道器‘火之法珠’,一般的术士是无法使用的,这种法器一旦没控制好,魔道器会将术士的魔力完全吸收掉,术者也会因为魔力的大量流失而亡。

“‘爆炎’!”修瓦克颂唱出术名。

一道道的火焰自修瓦克手中的魔道器‘火之法珠’中窜出,在他的前方急速汇聚成一颗直径达两公尺的巨大火球,随即火球就疾射而去。火球的冲击力和高热在海面上激起了一道白烟,白色的巨墙急速的延伸到远方的海盗船,巨大的火球直接命中了海盗船的船体,船体不仅当场炸裂开来,爆炸的威力也在海面激起了一道巨大的水柱。之后,碎裂的木板纷纷掉落到海面上,燃烧的海盗船也燃着烈焰缓缓的沉入海中,燃烧而冒出的黑烟也逐渐消失在夜晚的黑暗中。

“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

同样的疑问同时间浮现在亚利与伊萨的脑海之中。能够自由自在操纵魔导器‘火之法珠’的修瓦克绝对不会是普通的术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