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5话 事件的黑幕

作者:外国科幻

“救(咕噜)救命啊!我(咕噜)不会游泳(咕噜咕噜)啊!”

不断喝进海水的一名海盗向搭小船前来的‘阿玛利利斯’的船员求救。

“你这算是哪门子的海盗啊!”

虽然船员们对于此景感到有些好笑,但是他们仍然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对方是凶恶的海盗,或许他的举动是另有所图。其他的人谨慎的拿着长枪戒备,在将溺水的海盗拉上船之后,就以绳索仔细地捆绑好,然后又去寻找其他落海的海盗。

在战斗结束之后,汉斯与客船船长派遣船员们前去搜寻残存的海盗,不过由于还在深夜时刻,搜捕的工作并不顺利。当找到海盗之后就将其解除武装并捆绑,对于负伤者就给予临时的治疗,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搜索之后,所搜捕到的海盗有三十多人,汉斯嘱咐船员们将他们安置在三艘小船上,由客船来拖曳着。对于汉斯的处理方法,击沈海盗船的功臣修瓦克似乎有些意见。

“我说汉斯先生啊!你又何必去救那些海盗呢……海盗罪可是死刑呢!反正都是死,放任他们自生自灭不就得了……”

“我打算从他们身上得到一些情报,至于他们的生死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这是克鲁斯岛自治领的工作。”

护卫舰的失踪究竟与海盗之间有什么关系,这个事是汉斯目前急慾得到解答的一个谜团,为此,汉斯将两名被俘虏的海盗带上客船,他开始询问这两名海盗。

“两位,如果你们肯合作的话,我可以在这个海域就放你们离开,你们觉得这个交易如何呢?”

“哼!”

独眼的海盗将头甩到一旁,他的态度摆明了就是不合作。汉斯只好将目标转向他另一个伙伴。

“请问在你们潜进这艘船之前,在旁边的护卫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汉斯向一名门牙被打断海盗询问有关护卫舰的事,他的语气极为友善,但是被绑缚坐在地上的海盗并不理会汉斯的询问,他们的态度更是极为不逊。

“啊?……什么护卫舰?不知道!”

缺牙的海盗装做不知道,而坐在他旁边的那名独眼的海盗更是在那里大声喧嚷,嘲讽汉斯的美意。

“放我们走?你少在那假慈悲了!我们海盗个个都是不怕死的硬汉,想杀就杀,还是你像个姑娘似的见到血就会昏倒吗?哈哈哈!”

海盗们当场笑了起来,对于汉斯的话他们根本就不打算回答,汉斯正打算在去询问其他被俘虏的海盗时,一道冷澈的声音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喔……你真的不怕死吗?让我还试一下你们觉悟的程度吧!”

声音的主人是一直靠在甲板栏杆上的修瓦克,他似乎对于汉斯没效率的询问方式以及海盗们嚣张的态度感到有些不悦,于是他走了过来,悄悄地向汉斯表示他有更好的方法,汉斯也点头允许了。

“汉斯,那个修瓦克究竟……”亚利疑惑的问道。

“亚利少爷,这件事就交给修瓦克先生与我来处理,请您就在一旁看着吧。”

非常时期就要用非常的手段来解决眼前的难题,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汉斯与修瓦克两人之间有了一个共识与计谋。

“你……你想……你想要干什么?”缺牙的海盗面露惧色地问道。

“喂!查格!别丢了我们海上男儿的脸!喂!就算你剥掉我沙特大爷的指甲,用烙铁烧我的身体,或是将我倒钓浸海水,也休想从我的口中问到任何情报!”

事实上这名叫做沙特的独眼海盗心里也有些害怕,因为眼前的人就是一击就将他们自豪的海盗船击沉的术士,他只能以虚张声势的方法来掩饰心中的恐惧。

“剥指甲?烙铁?浸水?这种野蛮人的烤问方式你以为我修瓦克大人会去使用吗?看起来你还挺有骨气的嘛!就让我先来好好的‘问’你吧!”

此时汉斯故意蹲到这两名海盗的中间,他的身影刚好使两个海盗彼此无法看到对方,只能以声音还猜测对方的情形。修瓦克慢慢地走到独眼海盗沙特的前面。

“我不会用烙铁烫你,也不会将你倒掉浸水,更不会剥掉你的指甲,我只会把我的手掌放在你的头上而已。”

此时伊萨打算前去阻止修瓦克,因为修瓦克所说的是一种可以直接读取人类记忆的秘术,但是,这种方法会造成被施术者的脑部极严重的伤害,甚至死亡。虽然这些海盗有罪,但是也不能忽视他们的人权,当伊萨正准备动身的时候,安德森在一旁拉住了伊萨的肩膀,摇头示意伊萨不要去干扰。

“你……你想干什么?”

看见修瓦克阴沉的笑容,沙特的额头露出了一颗颗的汗珠。

“你应该已经知道我是术士吧,我要直接读取你脑中的记忆,不过……”

“不……不过什么?”

“这个术法我还不太熟悉,可能会有‘一点点’的疼痛,就请你稍微忍耐一下吧,英勇的海上男儿!”

“什么……呜哇哇!痛啊啊”

修瓦克不理会沙克的反应就直接将右手放到他的头顶,瞬间雷光交织,痛楚传遍了沙克全身的每个角落,他不断发出悲鸣与惨叫声,身子一直在扭动。不到数秒的时间,沙克的惨叫声停止了,在汉斯的背后听到这一切经过的缺牙海盗查格吓得浑身发抖。

“啊!这样就挂了呀!”汉斯故意放大他的嗓门。

“不是还有旁边那家伙吗?如果再不行,不是还有三十几个俘虏吗?我就先用几个人来练习一下吧!”

修瓦克的话让在一旁的海盗查格胆颤心惊,本来他就很胆小,在看到伙伴的下场之后,他开始考虑要不要吐露出实情。本来他还在犹豫着,可是当修瓦克一起身的时候,他想都不想就说出了汉斯所想要知道的事实。

“等一等!我说!那……那艘护卫舰和我们是一伙的!在你们出海之前我们就计划好一切了!”

查格似乎不想成为修瓦克手下第二个实验品。

“谢谢你的合作!我再问几个问题……”

汉斯陆续向查格问了许多问题,包括他们的计划内容,甚至于汉斯也问出了这整个计划的幕后主使者,这并不是普通的海盗劫掠事件而已。

“没想到整个事件居然有这样的黑幕存在!”亚利感慨的说道。

“不管如何,也得等到船到了克鲁斯岛之后,我们才能将这件事告知公会与自治领的政府,到时候就是他们的责任了!亚利少爷!”

“我可以想像得到明天的混乱情形,公会将会大乱了!”

就在亚利与汉斯在讨论整个事件的时候,伊萨为刚才的事情与修瓦克发生了争执。

“你还算是术士吗?居然用教廷已经禁止使用的禁咒!”

“我们术士现在在人民心目中的恶劣形象就是你这种人所造成的。”

修瓦克根本不理会伊萨,当场就转身离开。当伊萨准备叫住他的时候,汉斯赶了过来,向伊萨解释整个经过。

“伊萨先生,您误会了!这整个事情的经过是……”

原来修瓦克并没有使用伊萨口中所说的禁咒,那名独眼海盗沙特只是被修瓦克的电击给电得昏迷不醒,现在他还在甲板上昏迷着。刚才他们就已经看出另一名海盗胆小的个性,为了逼他说出实情,汉斯与修瓦克才演了这出戏。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伊萨先生,您别看修瓦克先生一副冷酷的外表,事实上,他是个很热心的人。”

“可是在下午的时候,他还曾经以魔力欺压弱小的人……”

“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而且,每个人都有他不为人知的过去,或许他有着我们无法想像的过去也说不定……”

“那他为什么不解释清楚呢?”

“这或许是修瓦克先生的个性吧……事实上,在我去请求他协助的时候,曾经与他谈了一下,从言谈之中我发觉到一件事情,修瓦克先生似乎不喜欢与人深入交谈,或许这样讲比较正确,他似乎不习惯待在人群之中……”

伊萨转移他的视线在寻找修瓦克的身影,果然,那个人所待的地方附近都没有人,当有人靠近的时候,他就会在走到另一个无人之处。

“我去请求他的时候,他也没给我确实的回应,我本来也放弃了,但是当我前往第一甲板的时候,修瓦克先生已经在甲板上了……”

“不管您们之间曾经有什么误会,就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此打消,好吗?”

“……”

伊萨此时并没有注意听汉斯的话,因为他移不开他的视线,他的视线无法离开站在甲板栏杆边的修瓦克那孤寂的背影。

汉斯与船长继续指挥着船员们处理善后的事宜,包括清理船上的血迹,尸体,以及将底舱的客人们送到各自的房间里,当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的时候,天际也开始缓缓地变亮,太阳也探出头来了,船员在休息一阵子之后,又继续前往克鲁斯岛的航程了。汉斯也依约将被俘虏的海盗们给放了。

“克鲁斯岛到了!”

花了约半天的时间,客船‘阿玛利利斯’抵达了克鲁斯岛,在停泊到第二港口之后,所有的乘员都庆幸这趟五天的惊险航行总算是结束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