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2话 山道的旅行者

作者:外国科幻

在艾斯卡大陆中部偏南之地,有一处巨大的山脉,以彷佛脊骨般的姿态,以东西向横断了大陆南北,与北方幅员辽阔的大地相比,南方就显得要窄小的多。不过,这块狭小的南方领域,却是世界知名的贸易路线“大陆公路”南段的必经之地,南下往东,可经由海上航线通往遥远的东方大陆-亚特兰提斯。不少满怀掏金梦的商人云集于此,多年的努力建设,终于将大陆南部发展成专属于商人的天堂。

交通的阻绝即代表交易的断绝,这座横断大陆的巨大山脉-普罗斯山脉-的存在,不仅是经济的障碍,自四、五百年前西方大陆的移民潮拥进艾斯卡大陆之后,普罗斯山脉就一直被视为南方之壁,当时,人们还不知道,群山的南边,还有一处人迹未曾触及之大地的存在。直到大陆北方的诸国间渐起纷争,四处蜂起的难民潮中,有部分的人逃入了普罗斯山脉,这块*女地的存在才首次被人发现。

后来战事平息,不少人脱离饱经战火肆虐的北方,离乡背井来到大陆南部谋生。后来随着人数的增加,人们也开辟了一条贯穿普罗斯山的道路,名为“普罗斯山道”。从此,大陆人民可以经由普罗斯山道,自由来往于大陆南北之间。

今天,又有两个旅行者,骑着马悠闲地走在这条山道之间。两侧群山陡峭,抬头望去,灰黑色的山峰处围绕着层层薄雾,山峰就像是天上神兵卫士的枪尖,贯穿入天的枪尖阵列平行排列着,走在这处山道上,很容易会让人产生彷佛在晋见威严巨大的神祗的错觉。巨大的山势本来就容易让人产生敬畏感,不过对这两个旅人而言,周围的山势不过是观光景点罢了,他们不仅无视四周,反而在讨论着今天的晚餐要吃什么才好……

“汉斯~今天又要吃野菜和来路不明的毒菇吗?”

“亚利少爷,‘来历不明的毒菇’这句话实在是太失礼了,汉斯我也是精挑细选过的,绝对无毒,而且对味道我可是有十分的信心!”

“我不是在抱怨味道,而是……而是……我一想到那野菇还是什么的是从动物死骸上摘来的,我的胃就有点……。”

“我的少爷啊~您可能有所不知,其实那可是菇中极品,要不是我们的粮食不小心掉进河谷,否则汉斯我宁愿拿去卖钱,价钱可不少耶~拿来充实在是浪费了些……。”

“……。”一如往常,名叫亚利的年轻少爷总是说不过他那位干练且知识丰富的管家汉斯,说到最后无言可回时,他最多只能赌气转过头去。不过呕气通常也只有三分钟热度而已……。

被另一个人唤作‘亚利少爷’的年轻人的全名是叫做“亚利克斯·赛巴斯达”,说起赛巴斯达家,其家名在北方神圣艾斯卡帝国里可是威名显赫的贵族武门,上一任的当主-雷欧耐特,即亚利的父亲在十二年前的帝国内战中,立下了凡人望尘莫及的功劳。少年亚利堂堂自信的眼神与态度,部分就来自自身夸耀的家世。

而随行在侧的管家汉斯,是个年约三十多岁的成人,不过他的外貌看起来却比实际年龄要轻的多,唯一美中不足的应该就是他的头发有些邋遢吧。汉斯留着黑色短发,可是额前的浏海却总是疏于整理,常常盖到眼睛。汉斯有戴着一副有着两个小圆镜片的眼镜,其实那眼镜并没有度数,汉斯之所以要戴的理由,据他的说法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有知性的感觉,不过看在亚利的眼里,汉斯疏于整理的头发却让他像是个三流学者或是搬上搬下的图书馆仓库人员。

亚利的个子看起来似乎纤细,其实在那看起来有些瘦弱的手臂里却隐藏着惊人的怪力,由他所使用的武器就可以了解,他的武器就横挂在马鞍侧边,那是一把极长的大剑,整把剑的长度几乎快到亚利一百七十六公分身高的肩膀处。不过,每当看似瘦弱的亚利使用着这把杀气腾腾的大型两手剑时,总不免会先被对手给嘲笑一番,而且,亚利烦恼的事还不只如此而已……。

到了年末大雪纷飞之日,亚利就要迎接自己十八岁的生日了。已经快十八岁的亚利,其外表却看起来还像是十五、六岁的少年似的,而且,亚利的皮肤看起来十分白晰细嫩,有着比一般少女还要好的肤质,加上他那一头金色柔顺的长发[平常都扎成一束在脑后],有时看起来就像是楚楚可怜的少女,不过这种情形是很少见的,因为一旦让亚利知道有人以这样的眼光看着他的时候,他往往会立即变脸成忿怒相,哪里还有什么少女的气质可言。事实上,还有一个未经证实的谣言,那是说有一天亚利走在街上,结果被一群流氓拐到暗巷里,他们似乎误以为亚利是个女扮男装的某家小姐,满脑龌龊念头的流氓们当然是当场被盛怒的亚利打得满地找牙。有关这谣言的真实性,亚利当然是一概否认……。

其实,亚利一直很向往着父亲那种威武豪迈的堂堂大丈夫形象,所以他立志成为骑士,在修练时总是特别卖力,可是劳动与风霜似乎无法在亚利细嫩的肌肤上留下任何痕迹,现在,亚利也只好认清现实,接受自己特异的体质了。

在山道上已经走了好几天了,虽然粮食有点问题,不过以汉斯的野地料理还是可以撑一段时间。不过,还有一件让亚利疑惑的事,那就是他们两人已经走了好久,却没有遇见过任何旅人,以及来往于山道间的旅行商队。

“汉斯,我们这几天下来路上都没见到什么人,这里不是众多旅人与商团来往而闻名的普罗斯山道吗?”

“嗯~我也不太清楚……在山口的旅店时,是听到过一些谣言,好像是有盗匪出没,还有人说有怪物出现……。”

“强盗有什么好怕的,那种角色就交给边境的警卫团就行了!怪物还比较有看头呢~如果真的有的话,我一剑就能劈了这怪物!”

提到怪物一事,亚利体内好战的细胞就不自觉兴奋起来,亚利自幼就常听流浪的吟游诗人述颂过去英雄的冒险事迹,对于这种冒险者的生活,亚利也一直向往不已。

有关普罗斯山道的故事,比起像是山里藏着什么怪物的乡野奇闻,它现在所拥有的功能还比较广为人知。普罗斯山道目前是大陆公路里,艾斯卡大陆北南两区最重要也是唯一的交通干道。昔日,在神圣艾斯卡帝国建国之后,帝国就很重视与南方的交流,直到艾斯卡大陆与东方大陆亚特兰提斯之间的贸易交流日趋频繁之后,帝国便积极策划一条前所未闻的世界性大贸易线的成立,即大陆公路。其北端的终点可以往西以海路通往西方大陆-佛尔盖亚,南端终点可以往东通往东方大陆-亚特兰提斯。而大陆公路本身又连结了被普罗斯山脉横断的南北两区,延线上繁荣的城市不计其数。大陆公路的成功,为帝国及大陆人民带来了莫大的财富。

追求财富之余,人心也在无形中被慾望腐化,这似乎是任何时代都会重复的事。像是这种怪物,还是强盗之类的谣言,其实或许也只是有心人故意放出来的谣言也说不定,汉斯就是这么以为的。

“呵呵~我知道少爷很利害的!不过这件事应该不是这么单纯,其实,我还听说过一个谣言,内容是说……其实有关强盗还是怪物之类的谣言实际上是某商人为了哄抬物价而故意流出的。商队因为怕被怪物袭击而不敢行动,这样,市场上流通的商品就会减少,此时,那商人在派遣自己的商队前去,或是事先就屯积货物……这样,少爷您应该也能想像得到,这种小手段所能得到的利益究竟有多大了……当然,这也只是谣言罢了。”

汉斯很仔细地将他所知道的情报告诉了亚利。但是他也隐瞒了一些事情,如某商人的身份,就因为他很了解他的亚利少爷整天将正义挂在嘴上的性格。果然,他的亚利少爷这一次也没有“辜负”他的预期。

“什么!居然会有这种恶德商人!”亚利非常气愤地说道。

“居然有人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散播这种扰乱民安的谣言,让人无法安心的走在路上,置人民于恐惧之中。世袭帝国骑士称号的我亚利克斯,岂能坐视不管而辱没了家名,我一定要……。”

每当亚利说到这里时,汉斯的听觉功能就会很神奇的自动关闭。

‘(少爷的正义感也未免太强了吧……。)’汉斯会这样想也不是不无道理的。在这一路上,亚利爱管闲事的个性可以说惹出了许多麻烦,他的热心也时常将事情越搞越糟,越帮越忙,很多的事情都不是少爷那单纯的善恶二分法就能解决的。

虽然如此,但是汉斯也不愿就让他的亚利少爷变得太过于世故老成,毕竟亚利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去磨练他的社会经验。而且,凭着过去他与雷欧之间的约定,汉斯也绝对不会允许他人伤害亚利。所以说,汉斯尽量不让亚利扯进奇怪的事件当中,而继续着他们前往“东方”的旅行。这时,汉斯也一如往常地在设法打消亚利的念头。

“少爷,您又何必如此呢。汉斯我刚才所说的也不过是一些毫无根据的谣言罢了,就算是真的,这种事也只要交给当地的行政官去处理就可以了……。”

“所以说……噫!”突然间风中夹带着一股味道,汉斯很快地就察觉到这是血腥味。很快的亚利也发觉到了。

“看来前面有状况了,汉斯。”

亚利显得有些兴奋,因为这表示着“事件”的发生,而他又有活跃的机会了。亚利并不是一般贵族的纨裤子弟,他对于练习剑技比参加宫廷宴会还要来的热心。尤其他对于有着无数功绩的父亲更是崇拜,成为像父亲一样的骑士一直是他的梦想。所以说,对于战斗一事,他绝对不会逃避。

对于前面的状况,亚利显得兴奋异常。

当两人赶到事件的发生处之时,地上已倒卧了几具尸体,这些人都是武装的战士,刚才这里应该是第一战场,由地上纷乱的脚印来看,应该是优势的那一方正追杀着处于劣势的另一方,而他们还在辗转逃亡中。

呜哇哇!!!!!!……惨叫声又从另一端传了过来。

“走吧!汉斯——!”

“……。”汉斯无言地跟在他的少爷的骑影之后。

无言的汉斯本来想说的是‘我们还是别淌这浑水……。’的话,不过他很清楚,现在根本没办法打消亚利想管闲事的念头。他只好跟着亚利,很快地,他们两人就来到第二战场,这里是森林地带,有一台装饰豪华的马车正因车轮被树根卡住而动弹不得,而马车旁正有两组人马在撕杀中,其中围着马车进行防御战的人马都穿戴着规格齐一的铠甲武装,他们应该是正规的军队才是。而另一边人马的装备则显得杂乱无陈,凶恶的面貌明白表示着‘我是土匪……’的讯息。

亚利很快就知道自己该加入那一方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