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7话 出阵前夜

作者:外国科幻

夜晚的克鲁斯岛依旧是灯火通明,热闹喧嚣的街道上,人潮丝毫不减。虽然明天就是出发前往都沙岛的日子,但是佣兵与冒险者们依然是三五成群在各个酒馆饮酒作乐,完全将即将面临的战争丢到脑后。商人们也把握这少有的机会,在各个街道上摆摊子,像是这样的摊位就高达两百多个,街道上也有许多街头艺人在显露许多精彩的特技本领,因而也吸引了许多一般人前去。

“这把剑是东方来的精品,限量五把!预购从速!”

“大家看!这个盾牌用这把大斧头猛砍也不会凹陷,单价2000基尔!用金币或银币也可以!”

“这位英雄,这套全身铠如何?这是某大国骑士团所采用的标准配备喔!”

“疗伤圣葯,保证擦一下伤口在十秒内就会痊愈!七折跳楼大拍卖!”

各式各样稀奇的商品琳琅满目地陈列在街道的摊子上,随处可见商人在向战士们解说他们的商品,有的在跟老板杀价,有的则是看一看就过去了,有的人则是喝醉酒在树下睡觉,也有的人在巷道里因酒醉而与人发生冲突。现在时间已经接近子夜,但是人潮丝毫不见消散的趋势,整个岛上的气氛一点都不像是战争前夕,反而像是在举办几年一度的大庆典似的。

“亚利少爷应该是在后院吧……”

汉斯正走在旅馆一楼的走廊上,这间旅馆是有五十年历史的老店‘竹园’,位于城郊,以鱼料理以及自家品牌的啤酒而闻名。刚才汉斯本来想向亚利道晚安,但是在亚利的房里却不见他的踪影,连‘克拉姆’也拿走了,汉斯想亚利应该是去练剑了,这间旅馆有足够空间可供人练剑的场所也只有位于后面有片竹林的庭园,所以汉斯才下楼前去寻找亚利的踪影。

在走廊的转角之处,汉斯听到有人快步奔跑的声音,他停了下来,想避免不小心撞到正在奔跑的人,没想到对方没注意看就转弯,一下子就撞上了汉斯。但是撞击力出奇的小,因为对方是身高不到汉斯肩膀高度的年轻女服务生,但是这并不是吸引汉斯注意力的地方,而是因碰撞而飞到空中的两个大啤酒杯。

“啊!客人的啤酒……”

因为这个星期旅馆的生意特别好的关系,每天都有许多客人在餐厅里喝酒,而且人手有些不足的关系,所以这个年轻的女服务生与她的同事们才会急忙的在餐厅与厨房两地来回奔驰,才会不小心撞到汉斯。

“哎呀!太可惜了!”

汉斯顺口吐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不过,他的手比他的嘴还要来得快且灵巧,他一下子就用双手抓住飞到空中的两杯啤酒,瞬间,他的手腕灵活地翻转着,最后,连一滴酒都没漏出来,他成功地接住了两杯啤酒。

“莽撞的可爱小姐,在走廊上奔跑是很危险的。”

“啊……这位客人,我……我真的是很对不起您!”

这名服务生弯腰低头向汉斯道歉,她的脸都红了,汉斯根本就不在意,他捡起掉到地毯上的盘子,将两杯啤酒放上去,在将盘子交回到还在道歉的女服务生之后,他一边表示不会在意,一边就继续往庭园的方向走去。在汉斯的身影被回廊的墙壁给遮蔽之前,这位年轻的女服务生一直以非常感激的眼神目送着汉斯。

“一时没有注意,我差一点就露出我的能力了!”

“不是在少爷的面前,应该就没有什么关系吧……”

汉斯一个人自言自语地在反省着刚才他所做的事情。在亚利的面前,汉斯一直是个思考力满分,行动力零分的用脑型的人。实际上,汉斯的实力非常的高,而且他体内还蕴藏一股非常惊人的魔力。为什么汉斯要隐藏他真正的实力呢?这又是一段很久以前的往事了……

“亚利少爷果然在这里……”

汉斯来到了旅馆后的庭园,虽然夜色昏暗,但是‘克拉姆’的光波清楚地指出了亚利的所在地,亚利正在一处空旷无人的草地上练习基本动作。汉斯默默地站在远处看着,不久之后,亚利不再挥剑,而将‘克拉姆’插在地上,他双手握紧‘克拉姆’的剑柄,在亚利呼息吐气之时,‘克拉姆’的剑刃缓缓地发出了光气。

“喔……喔……喔啊……”

随着亚利呼吸的加快,‘克拉姆’发出的光气越来越强大,围绕在亚利四周的光气也开始以亚利为中心开始回旋,在螺旋的光气即将形成小规模的龙卷风的时候,光气突然间停止回旋,而向四处飞散消失,‘克拉姆’也回复到原来的状态了。

“不对!不是这样的……这样只是‘克拉姆’在转换我体内的气罢了……”

亚利正在回想着他与龙人战斗时,他体内曾经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这股暴走的力量源源不绝的自他的体内产生,彷佛无止尽似的。亚利正试图探索出这股力量的来源以及使用的方法,来开发新的奥义。

“老爸说过,这把‘克拉姆’不仅能将人体内的气转换成强大的光气,还能够引发出人类的潜在力量,可是……要怎么做呢?”

‘克拉姆’确实能够引发人的潜在力量,可是,亚利当时觉醒的‘御子之力’并不是‘克拉姆’所引发的,而是亚利以无比的愤怒与憎恨之心所引发的……但是,最后亚利打倒龙人时所用的‘御子之力’,是亚利为了保护米莉亚而觉醒的,当时那股力量,确实是由亚利为了保护所爱的人的那颗心,以及‘克拉姆’的协助而产生的奇迹。

这个奇迹,也是觊觎‘御子’的神秘教团所不愿见到的……

亚利大概是觉得今天就到此为止就行了,所谓的修行是急也急不得的。亚利转过身来正准备要回去的时候,他看见汉斯正从远处走了过来。

“亚利少爷,这么晚了您还在练剑呀!”

“大概是感染到岛上的‘庆典’气氛吧!所以我就出来练习一下!”

大概是有点累的关系,亚利并没有心情过问汉斯跑来这里的原因,他只向汉斯道晚安,就打算回房间休息了。

“喝酒不要喝得太晚啊!晚安!汉斯!”

“啊……亚利少爷……”

亚利不等汉斯解释说为什么会来这里的原因就直接走回旅馆去了,留下了汉斯一个人独自在庭园里。

“唉……在少爷的心目中,我真的是一个这么爱喝酒的人吗?”

汉斯感叹自己的形象似乎有些问题。

“算了……到城里去喝一杯吧……”

事实上汉斯本来就很喜欢喝酒的,只是他本人没什么自觉罢了。最后,汉斯还是如亚利所想的到城里去喝酒了。但是,汉斯所到的酒馆通通都客满了。

“对不起,本店已经客满了……”

“抱歉!现在没有空位,客人您是要等,还是……”

“疗伤圣葯,保证疗效……(省略)……三瓶200基尔,客人要买吗?”

“好……好的……”

汉斯屈服在这名商人的魄力之下,乖乖的买下了三瓶所谓的‘疗伤圣葯’。酒馆找不到,还被强迫推销商品,此时的汉斯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对不起!本店已经客满了,客人您是要……”

这已经是第八家了,汉斯此时已经心灰意冷打算回到旅馆。此时,一道低沉的声音自大厅上的二楼楼阁传了过来,那个人是已经与亚利他们分别了一星期的修瓦克。

“嗨……你不是汉斯先生吗……?”

“好久不见了,修瓦克先生。你也在这里喝酒呀!”

事实上汉斯有些惊讶,因为讨厌处身在人群之中的修瓦克居然会来到有一大群人聚集的酒馆里。在修瓦克的邀约下,汉斯从楼梯走上了楼阁,果然不出他所料,修瓦克单独一人坐在可供十个人围坐的隔间里,隔间里有一张大圆桌,桌上仅放置一个酒瓶及一个酒杯,桌子旁边还有九个空荡荡的椅子,服务生似乎也不敢过来要求他换个位子。事实上,由于今天人多,所以不认识的人共坐一桌是很平常的事,但是当修瓦克一坐下的时候,原先同坐在此桌的人就纷纷离开,结果就变成修瓦克一人独自坐在这里。

“今天怎么有空来小酌一下呢?时常跟在你旁边的那个小朋友呢?”

“你是说亚利少爷吗?他应该已经睡了。疑……那是……你桌上的酒难道是……”

虽然桌上的酒壶并没有标签,但是,汉斯从空气中传来的一股酒香仍然察觉到,这酒是相当珍贵的名酒。

“原来汉斯先生也是同好呀!这可是有名的‘晨露’,听说连巨人都会为之醉倒,这酒确实很烈,如何?你也要来一杯吗?”

“感谢你的盛情,我就不客气了!”

汉斯拿起杯子先浅尝几口,而后就一饮而尽,汉斯的脸上洋溢着满足感。

“果然是好酒,一口喝完才能享受烈酒的滋味!”

“汉斯先生的酒量不错嘛!”

“不要叫我汉斯先生嘛!叫我……汉……斯……就可以……了!”

汉斯似乎有些醉了,说起话来忽急忽缓的。

“修瓦克……我们来……比赛……看……谁……先醉倒……好吗?”

“好吧!似乎蛮有趣的,就让我们不醉不散!汉斯!”

“不过……若是没……有个……赌……注……的话……似乎……就有点……无聊了……你说……是……不是……啊……修……瓦克……”

“好像蛮有趣的,我们就来个赌注吧!”

“那……你听……清楚了……赌注……就是……”

一直到天明,整张桌子都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瓶,汉斯还在一杯一杯地将酒送到肚子里,而另一旁的修瓦克,早就已经醉得不醒人事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