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2话 铁枪的守护者

作者:外国科幻

桥面上的战斗仍然呈现胶着的状态,葛尔必特从马车上的窗口看着这场战斗,他心里的不满显露于形。

“哼……我就知道女人是办不了什么事的,居然连一个小小的卫兵都打不过,‘白狼’那老头会不会看人呀……怎么会用女人当指挥官呢?”

“您说得对极了,葛尔必特大人。由那女人的实力看来,就可以知道凯渥鲁夫视人的能力是多么差了……传说中的‘白狼’现在也不过是个老头子了……”

随侍在一旁的拉法罗一边应合着主人,一边顺便数落一下与他同级的指挥官凯渥鲁夫,他的小人心态完全显露出来。对于拉法罗而言,他要避免这次招募来的佣兵团立下太多的功劳,最好是能够利用眼前的机会让葛尔必特决定将佣兵团调回船上,而转派自己的部下来进行都沙岛的占领任务。如此一来,他就能独占所有的功劳了。就在拉法罗汲汲于构想卑鄙的谋略的同时,一名士兵前来报告凯渥鲁夫一行人已经到达此地的消息给葛尔必特知道。

“报告!凯渥鲁夫团长的部队已经抵达此地!”

“哼!现在才来……”葛尔必特不满地说道。拉法罗见有机可趁,正打算毛遂自荐向葛尔必特提出要求,要以自己的部队来解决问题的时候,不料时机有点迟误,葛尔必特反而先说话了。

“拉法罗,你前去告诉凯渥鲁夫,要他知道,自己部下的失误要由自己来收拾,我要他好好处里这件事,你听清楚了吗?”

“是的……大人……”拉法罗心里事实上是有点不舒服的,这种传令兵的工作居然要由自己来做,好歹自己也是堂堂克鲁斯私人警卫团的团长。不过他好像也没想过为何会如此,就因为拉法罗总是像条狗徘徊在葛尔必特的身旁,所以说,葛尔必特或许就无意间将拉法罗当成随意使唤的仆人也说不定。

另一方面,抵达现场的凯渥鲁夫一行人刚才与另一批人会合了,由印有青色狼首图腾的旗帜看来,对方是狼骑士团千骑长之一罗威特的部队,他们也同时赶到此地了。

“团长!凯渥鲁夫团长!”一位骑士正急速策马向凯渥鲁夫的方向接近着,对方正是罗威特。外表看起来年约近二十五岁左右,比雷伊年长就是了,身高在190左右,有着一头黑发,看起来就给人一种热血汉子的模样。他所骑的马的马鞍上横放着一枝长枪,这应该是罗威特擅长的武器,能成为千骑长,他的枪技必定是在水准以上。

“哦……罗威特你也到了呀!”凯渥鲁夫挥手向罗威特打招呼。

“团长!您看要不要去支援蕾洁儿呢?对方似乎蛮强的样子……耶?这几位是?”

罗威特见到几位他所不知道的人,当然,那就是亚利一行人。亚利他们便自我介绍,这并没有花了多少时间,每个人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正在对决的两人身上。凯渥鲁夫对于蕾洁儿的实力自然是非常清楚,但是手持三叉戟的那名战士的实力确实不是一般的士兵所能比拟,所有的人对于这名战士都感到十分好奇。此时,被当成传令兵差遣的拉法罗来到了亚利一行人的所在地。

“凯渥鲁夫团长,您终于出现了呀……”

“哦喔喔……这不是拉法罗团长吗?”

“嗯……我今天来是要向您转达葛尔必特大人的御意,您的部下的丑态似乎让葛尔必特大人有所不悦。您要知道,葛尔必特大人最讨厌的事物就是无能的部下了,很可惜的,这件事或许会使得您打算获得葛尔必特大人的推荐一事增添一些阻碍也说不定。”

“哦……我以为克鲁斯大人已经看习惯了的说呀……他的身边不都是这种人吗?”

“你……你说什么……?”拉法罗很明显地听得出凯渥鲁夫话中之意,而从队伍中不时传出的窃笑声更是令他恼火。

“……不管如何……请您转告克鲁斯大人,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他一个交代的……”

“哼!……给我记住!”拉法罗转身就离开了,再待下去只是自找耻辱罢了。

“真是个令人讨厌的大叔……”罗威特如此评论道。

“不用理那种人,罗威特。不过蕾洁儿陷入苦战是不争的事实,关于这一点……”

当凯渥鲁夫正打算说话的时候,观战的人群们突然起了騒动,所有的人都注意着桥面上的情况。只见蕾洁儿与手持三叉戟的战士距离约三十步,两人在对峙着。但是,让人注意的是蕾洁儿手中的剑已经断成两截,失去武器的蕾洁儿似乎已经处在不利的状况之下。此时,脸上有着横一文字伤疤的战士说话了。

“你能够闪过我的枪技‘地枪双突’,光是这一点就值得称赞了,不过断剑的你还不打算撤退吗?”

刚才对方使出了枪技‘地枪双突’,蕾洁儿虽然闪过了一记突刺,但是却没注意到有第二道突刺往她回避的方向攻了过去,她以剑身阻挡了这记突刺,可是细长的剑身却还是承受不住突刺的力量而断裂……虽然剑断了,可是蕾洁儿似乎不打算放弃战斗……

“可恶!那鱼叉男……凯渥鲁夫团长!怎么办?蕾洁儿的剑断了……”

“镇静一点,罗威特!蕾洁儿不是如此容易就放弃的人。”

就如凯渥鲁夫所说的一样,蕾洁儿并非是个容易放弃的人,在她沉默的外表下,实际上有着一颗积极的心。她丢弃断剑,将双手伸到背后,双手各取出一把匕首,她用力将右手的匕首掷出。可是对方挥动枪尖轻易地就将疾射而来的匕首击落了。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

蕾洁儿无视对方的话,很快地又将左手的匕首射出。在旁人眼中看起来似乎只是垂死的挣扎罢了,但是在一旁观战的伊萨却看出了异状。

“那……那是……”伊萨还来不及说话,一件令人意外的事就发生了,当持枪的战士挥舞着三支枪尖击中疾飞的匕首时,匕首突然间发出刺眼的白光,随即爆炸。匕首之所以会爆炸的原因就是刚才伊萨所来不及想讲的话,伊萨刚才就感应到有精灵在活动,匕首的爆炸就是精灵的杰作。也就是说,蕾洁儿也和伊萨一样,拥有术士的资质。当然,随行的修瓦克也注意到了,只是他似乎没有意思去理会就是了。

桥面上激起了爆烟遮闭了两人的视线,蕾洁儿并没有放弃这个好机会,她迅速从背后抽出八把匕首,每把匕首都有精灵力的加护,她朝烟雾中的黑影射出了八把匕首,火之精灵的力量使得匕首发出赤热的火光,飞射的匕首各自留下了一道道红色的轨迹。

“出现啦!蕾洁儿的必杀技‘炎蛇之牙’!”在一旁多事的罗威特鸡婆地帮蕾洁儿喊出她的技名。这一招的威力十分强大,若是八把匕首同时射中同一点的话,威力足以在地面炸出一个直径十公尺宽的大洞出来。

匕首射入浓雾后随即产生爆炸,但是蕾洁儿觉得有点奇怪,她并没有去想这个问题的时间,桥面突然产生了震动,隆隆声响盖过了爆炸的声音,就在极短的时间里,被爆炸激起的尘烟被吹散了,那是一道沿地而行的冲击波,而且正急速冲向蕾洁儿的所在地。在这一瞬之间,蕾洁儿一时反应不过来,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传到了她的耳中。

“往左跳!快!”

“这?”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蕾洁儿清醒了过来,她并没有思索的时间,于是便直觉性的向左边跳开。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道极快的冲击波从蕾洁儿原先站着的位置后方袭击了过来,与从前方攻来的击地波互击,两道冲击波之间产生了激烈的爆炸,爆烟碎石不断,结果使得整座石桥几乎毁了一半,其前端仅剩一半的桥面可供通行而已。蕾洁儿往左闪避才不至于被卷入爆风当中而掉落到护城河里。

“抱歉!蕾洁儿小姐!我还是忍不住插手了……凯渥鲁夫团长正在等你呢……”

原来出手帮助蕾洁儿的人是亚利,刚才他看见到那股强大的击地波时,就知道那是非常危险的招式,于是他几乎是本能性的使出剑技‘苍龙咆’来抵销这道来势汹汹的击地波。不过出手干涉别人的决斗确实是有点失礼的。

“……”蕾洁儿并没有说什么,她对于亚利出手干涉一事虽然有点不满,但是也没说出口。不过,既然已经捡回了一条命,就没有必要再去送死,蕾洁儿也很清楚这件事,于是她便回到了正在担心的凯渥鲁夫的身旁。接下来,这场战斗已经换手了。

“你居然能够接下我的枪技‘地枪钢走’……身手不错嘛……”

持枪的战士似乎蛮佩服亚利的剑技,但是他身后正在守卫都沙邸的部下们似乎对于对方使用车轮战术感到不满,而纷纷叫喊着。

“卑鄙的克鲁斯军,你们除了使用车轮战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之外就没别的方法了吗?佛克斯队长,让我们一起去干掉他们!”

“对!干掉他们!砍下他们的脑袋!”

都沙邸的守卫每个人都群起激昂地要出战,但是他们的队长似乎不打算这样做。

“全部给我安静下来!”名为佛克斯的守卫队长一声就让他的部下们沉静下来。

“年轻人!我刚才就已经说过,瓦雷大人并不在此地,他五天前就已经失踪了,现在还待在宅邸内的人只剩下瓦雷大人的孙子与孙女而已……他们只不过是6岁的孩子罢了……不管瓦雷大人做了什么事情?都跟伊都少爷与莎莲娜小姐无关……”

“既然您也了解我们所身负的任务,就请您放行一下,好吗?我以我的名誉发誓,搜查的行动决不会妨碍到您们少爷与小姐的生活……”

“不用再说了……总而言之,想进去的话……就踩过我的尸体吧!……”

“看来是没有办法了……既然如此,我们两个人就来个胜负吧!若是我胜利的话,就让我们进入搜查,假如您胜利的话,我们就无条件撤退,决不再来……您觉得这个方法如何呢?”

“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放阙词呢?……”佛克斯怀疑亚利的说词,毕竟亚利又不是什么指挥官,他说的话又有什么份量呢?

“就照你的方法去做吧!亚利!”凯渥鲁夫团长在一旁如此说道。对于团长的支持,亚利表示由衷的感谢。

“‘白狼’吗……?姑且就相信你一次吧!那你就报上名来吧!年轻人!我是此地的守卫队长,名叫‘佛克斯·法兰’!在冥途也别忘了这个名字……”

“我名叫‘亚利克斯·赛巴斯达’,一介旅者而已,今天的决斗,我期望不要有什么死伤才好……”

“哼……天真的家伙……”

亚利与佛克斯两人都接下了这场战斗。不过也在一旁观战的葛尔必特却似乎不太高兴,他质疑凯渥鲁夫为什么不指挥大军一口气就将都沙邸的守卫队歼灭掉,而还在这里进行无聊的决斗。但是很意外的,一直想扯凯渥鲁夫后腿的拉法罗却表示赞同的态度,在他的游说下,葛尔必特才答应要先看看情况。事实上,拉法罗正在等机会,因为他刚才看了这么久,他意外地发现了这名叫做佛克斯的男人的真实身份,他是个非常有名的人,实力之强自然不在话下。拉法罗以为亚利根本就是九死无生了……

“嘿嘿嘿……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会在都沙岛,那个叫亚利的小子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呀……嗯嗯嗯……一旦那小鬼败阵的话,凯渥鲁夫那老头就完了……所有的功劳都将是我拉法罗大人一个人的了……呵呵呵……”

拉法罗在心中窃笑着,但是,他的如意算盘真的如此顺利吗?那名脸上有着横一文字的伤疤、手持三叉戟、名叫佛克斯·法兰的男人究竟是什么人呢?这一切此时似乎没有明确的答案存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