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4话 石桥之战

作者:外国科幻

“你还在犹豫什么!?一旦拿起了剑,就要奋勇杀敌!不然的话,被领往死门的人就会是你!”在亚利的脑海中突然间响起了这句坦达洛斯教官曾对他说过的话。坦达洛斯是亚利在士官学校时期的剑术老师,他以前曾经担任过亚利的祖国神圣艾斯卡帝国的‘青龙骑士团’团长,退役之后,便担任见习骑士的教官。与亚利之父雷欧耐特私交甚笃的坦达洛斯,两人在剑技上的成就几乎是不相上下,亚利自幼就仰慕父亲而想要学习父亲的剑术,但是雷欧失踪之后,这个愿望便破灭了,所幸坦达洛斯与雷欧在过去时常互相切磋彼此的剑技,所以亚利才得以习得雷欧的剑技。对于恩师,亚利一直抱着无限的感激。

亚利缓缓地举起了‘克拉姆’,将剑尖只向对方,摆出了正段架势,谨慎地移动自己的步伐。正段是种可攻可守的体势,算是比较保守的一种战斗状态。佛克斯见到亚利开始有所动作,握枪的两手手腕也微微施力,轻移身体。佛克斯与亚利之间约有二十步左右的距离,双方似乎都打算要不露破绽来缩短彼此的间距,但是亚利与佛克斯都有远距离的攻击技巧,所以双方也都谨慎地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

“这小子的作风似乎蛮保守的,这点就和‘那个人’大不相同,这小子究竟和‘那个人’有什么关系……?”佛克斯心里泛起了这个疑问,对于亚利与‘那个人’,也就是雷欧耐特之间是父子的关系,这个事实佛克斯目前还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佛克斯太早下定论了,那就是亚利在战斗时是非常主动的,亚利在缓缓将右脚向后滑移之后,立即就发动了攻势!

“哦喔喔啊”

一声战吼,揭开了战斗的序幕。亚利首先打破了沉默,一记气合的突刺攻击瞬间就缩短了二十步的距离,亚利踏步的加速度非常的惊人,使得亚利得以用滑行的方式向前突击,与地面贴紧的鞋底刮起了一道土烟,由此可见亚利突击快速之程度。‘克拉姆’的剑身也彷佛化成一道拖曳着光尾疾射而行的流星。

不过,亚利的突击并未能使佛克斯有任何慌乱的迹象。只见佛克斯不忙不乱地迅速移位,他不正面阻碍亚利的突进刺击,在极细微的瞬间,两人擦身而过。随即,佛克斯举起三叉戟,要给予突击失败的亚利一记痛击,但是,在佛克斯的视线扫视到背后的亚利之时,不知什么时候亚利也已经重整好体势,并且也发动了一记斩击,佛克斯也不甘势弱以三叉戟迎击,白刃的交击之处蹦出了闪烁的火星。决战开始了……

“哦哦……突刺、转身重整体势、回击……每个动作都丝毫不见破绽,团长看中的年轻小伙子的实力果然不错!”罗威特在观战之余对于两人的第一次交锋做了如上的评判。此时,他又好奇似的转头寻找某人的身影,他要找的人是他刚才自凯渥鲁夫团长口中所得知的汉斯,自家的少爷正在与人做生死决战,罗威特突然很好奇地想了解一下汉斯对此事的看法。不久,他找到了汉斯,并且也开口向汉斯说道。

“喂!戴眼镜的大哥!你家少爷……”就在罗威特要跟汉斯说话的时候,凯渥鲁夫团长伸手拦住了罗威特,并摇头向罗威特表示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

“凯渥鲁夫团长……”

“用你的眼睛仔细看吧!汉斯先生看起来虽是如此地镇静,事实上,他还是很担心亚利的安全的。可是,这毕竟是亚利自身的选择,所以说,身为亚利侍从的汉斯先生除了相信亚利之外,便别无他法了……我们也是一样……”

“‘要相信伙伴!’就是这句团长你您时常跟我们讲的话吧!”

“你还记得呀……真是难得……”

“哦……团长你不要再挖苦我了……”罗威特对于自己带给他人的‘只知战斗的莽夫’的形象一直耿耿于怀,但是他战斗时的积极性,往往受凯渥鲁夫所青睐,而时常担任前锋的任务,居功不可说不伟。但是他偏勇而缺智的形象,就某方面来说也是事实。

“哈哈……对呀……要相信伙伴……最后一件事,就是等着承担决斗的结果……”

“团长,不用担心!我看亚利并不像是短命的人……但愿他是被神所看中,而非不幸的恶魔……”

伙伴们对自己的信赖是否能在战斗时成为一股助力,目前仍是个未知数。面临着强敌的亚利,能保护自己的东西也只有剑技,以及手中的‘克拉姆’……

钢铁的刀刃在经历过数次短暂的碰击之后,亚利与佛克斯似乎有默契般彼此互相拉开了距离,而重新再调整自己的呼吸。第一次的短兵交接,并没有在两人的身上留下任何伤痕,反观他们两人交战的场所石桥的桥面,却已经是满目疮痍。被钢刃斩断的栏杆,剑风在桥面上刻划出深浅不一的痕迹,在加上两人之前以必杀技互击而炸裂的桥身,使得亚利所站的这一端几乎已经没有立足之处。万一桥面崩塌,一旦落入布满碎石的护城河中的话,所受的伤害绝对非轻。

第二回合开始了,亚利再次发动了攻击,仍然是近身攻击的模式,‘克拉姆’与三叉戟的交击声不断响起,佛克斯铁壁般的防御技巧,将想要攻城掠地的亚利与‘克拉姆’排拒在铁门之外。这似乎与刚才的情形没什么两样,表面上像是亚利单方面在浪费体力似的,不过,亚利的强攻总算稍微撬开了铁壁一点缝隙。亚利挥出了一道由下而上的斩击,佛克斯依旧以三叉戟将剑刃挡下,不料在兵器接触的瞬间,佛克斯感觉到某种异状,这道斩击的冲击力实在太小了,而且在接触之后‘克拉姆’的剑身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来势汹汹的上段斩击。

“可恶!”佛克斯怒吼一声,随即以全力举起三叉戟硬是将这道斩击挡住,虽然有些狼狈,但是他仍然勉强维持住体势,不让亚利有任何可趁之机。

“这招剑技居然被挡下来了!唉……看来我刚才辛苦所布的局都白费了……”

亚利自刚才一直主动进行猛攻,原来就是为了使佛克斯习惯这样的模式,降低他应变的能力,然后使用这招剑技来取胜。本来亚利打算再发动攻击的,可是佛克斯的一句话,让亚利突然间停住了脚步。

“‘龙尾返’吗……?我早就该想起的……果然你是……雷欧的儿子吧……”

“你知道我父亲的事……?”亚利对于佛克斯知道自己的剑技一事虽然有点意外,但是最让亚利深感意外的事情,还是对方连自己身为雷欧之子一事都能得知,亚利以为对方或许与父亲雷欧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去才是。不过在亚利的印象当中,父亲似乎没有这号友人的存在,或许汉斯会比较清楚才是。不过,佛克斯并没有回答亚利的问题。

“……”佛克斯的沉默反而使现场的气氛紧绷起来,亚利原先十分谨慎地观察佛克斯的一举一动,结果,亚利感觉得到,佛克斯先前凛冽的杀气已经减缓许多,面对这种奇怪的情况,亚利反而不知该如何是好……很明显地,佛克斯是在想某件事情,对于身份成谜的他,就连都沙家的人也都不清楚他的过去……

“人生的际遇真是奇妙呀!……”

佛克斯突然间脱口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他用手抚摸着脸上那道横一文字的伤疤,亚利对于佛克斯突如其来的举动自然是被弄得莫名其妙。过了短暂的片刻,佛克斯再度举起枪尖,但是看起来佛克斯并没有多大的战意与杀意,这使得亚利一时之间松懈下来,就在这个瞬间,佛克斯突然发动了攻击,无数的枪尖刺向了亚利。受到奇袭的亚利赶紧以‘克拉姆’防御这道三叉戟所构成的狂风,边防边跑,总算脱离对方的射程范围。亚利背后的栏杆被刺的千疮百孔……

“枪技‘地枪·百手突’!振作一点吧!身为雷欧之子怎么可以因这种小把戏就显得如此惊慌失措呢……?”

佛克斯的挑衅引发了亚利的战意,亚利随即将右手高举,剑端指地,亚利准备使用剑技‘地龙旋’。佛克斯似乎是看穿了亚利所要用的招式,他也摆出了和亚利一样的姿势,并嘲弄亚利说道。

“这次是‘地龙旋’吧……来和我的枪技‘地枪钢走’一较高下吧!”

“耶……住口!‘地龙旋’~~!”亚利以行动还击对方的挑,亚利将‘克拉姆’的剑尖击向大地,螺旋的剑尖击碎量石桥的桥面,同时卷起了大量的碎石,形成了一道螺旋状的冲击波快速袭向佛克斯。但是几乎是同一时间,佛克斯的三叉戟的枪尖也击放出同样的击地波。‘地龙旋’与‘地枪钢走’所产生的击地波在两人之间激突着,随即爆发,结果在桥面上炸出了一个大洞。

“哦喔喔!”必杀技被对方所视破并阻挡下来,这个打击并无法使得亚利屈服,亚利趋步向前,与佛克斯之间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近身战,各种角度袭来的斩击,摇撼着佛克斯的防御铁壁,逐渐地,佛克斯也开始转守为攻,‘克拉姆’与三叉戟的刀刃碰击出火花,响亮而频繁的钢铁碰击声取代了两雄的怒吼,似乎不见血,这场战斗就不会中止似的……

事实上,在远方山坡上的森林中,不怀好意的第三者正密切地注视着这场战斗的一切,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要在克鲁斯与都沙之间的斗争中谋取利益,他们真正的目标,是他们称为‘御子’的亚利。他们就是龙人事件幕后的指使者,神秘教团的使徒,为了他们所谓的‘理想乡’,觊觎‘御子’之力……这两名神秘人物,便是教团的指导者‘尊师’所派来的使徒‘露希卡’与‘多鲁顿’。

“达格斯特果然还是失败了……‘御子’亚利的觉醒还不够稳定……要是觉醒完成的话,对于‘御子’而言,那种层次的角色也称不上是什么敌人……”

透过望远镜观察着亚利与佛克斯战斗的露希卡说出如此的评语。对于在龙人事件中失败身亡的达格斯特,她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值得惋惜之处……由外表观之,露希卡是个非常美艳的女人,宛如绸缎般的黑色长发,泛着古铜色的健康肌肤,看起来她似乎与战斗无缘,事实上,她是个极为冷酷的女人,而且,她还是神秘教团所培养出来的杀手之一,在她美艳的外表背后,还存在着一颗残酷的心与神秘的邪技……

在露希卡身旁的多鲁顿,是个高达三公尺以上的巨人,宛如巨木般的巨腕,可想而之其力量强大之程度。厚重的全身铠,使得多鲁顿如同一座活动城塞。最令人注目的地方,还是他背后所背的那个巨笼,里头有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如巨斧、大刀、流星锤、机弩等……说他能够一人发动战争也不为过……

此时,看似平常的森林深处似乎有什么异状发生,露希卡与多鲁顿两人在同一时间都注意到了……

“……”沉默的多鲁顿突然间转过了身子,从背后拿出了一把巨大的十字弓,虽然说是十字弓,但是它实在是太大了,连箭矢都像是一把一般士兵所用的长矛,然后他轻易地将极粗的弩弦扣上板机,将长矛般的箭矢放在机弩上,瞄准了一处看似平常的黑暗空间。同一时间,露希卡也取出了前端附有刀刃的鞭子。就在此时,自森林深处飞来了两道黑影……

“呜喔喔!”多鲁顿雄叫一声,箭矢就应声射出,超巨型的机弩所击发出的弓箭果然威力十足,其中一道黑影被射中,竟然无法阻止飞箭的威势,飞箭仍然持续飞行,直到射中一棵大树的树干才告停止……另一道黑影则被露希卡的鞭子击中,令人讶异的是,在黑影被击中之后,随即冻结。在落下之后,便因与地面撞击而碎裂。多鲁顿收起机弩之后,立即趋步走向那棵被飞箭射中的大树,上前一看,黑影的正体是一名武装的士兵,箭矢准确地贯穿了他的胸膛。但是,他毙命的原因并非是多鲁顿所射出的箭矢所造成的,在他的喉咙上有一道极深的刀痕,也就是说,这名士兵在飞过来时就已经死亡了,身份不明的敌人仍然在某处窥探他们两人的一举一动……

“多鲁顿!在背后……!”

露希卡的警告声使得多鲁顿有了警觉,两个人都拿起武器谨慎戒备着。此时,森林地上某处的落叶开始被一股旋风卷起,在飞舞的落叶之中,某个全身穿着漆黑装束的人出现了,随即落叶也四处飞散……

“原来是你……‘阳炎’!”

这位刚才一直隐身在森林深处的人原来亦是神秘教团的成员之一。但是从露希卡的口气感觉的到,似乎两人并非处于十分友好的立场。原先‘尊师’已经将亚利的事全权交由露希卡与多鲁顿处理,这名叫作‘阳炎’的神秘男子的出现,似乎也是带着不为人知的目的因而才会出现在此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