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5话 来自异国的忍者

作者:外国科幻

飞舞在空中的枯叶又逐渐向四周散落下来,原本这处森林就因为鲜少人迹的关系,地面便因此被铺上了一层极厚的枯叶,名为‘阳炎’的谜样人物的出现而所带来的旋风,在这片古林的地面上绘出了一个旋涡图形。在螺旋图腾的中央之处,名为‘阳炎’的黑衣战士就站在中央,他虽然蒙住了脸,但是在隙缝中显露出的冷酷眼神仍令人不寒而栗,即使是同为伙伴的露希卡与多鲁顿,也在不自觉间戒备起来。

这位不请自来的神秘人‘阳炎’全身是一副漆黑的装束,彷佛能够与昏黑的森林融入似的。他那副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以上,锻练精良的肉体便藏在黑色的装束之内,他的面容也被黑布与黑色的浏海所遮蔽,但是,旁人仍然能够从发际间看到他那双冷酷至极的黑色双眸。在黑装束外尚有数件甲胄,但是完全不会影响到他的一切行动,总之,阳炎的装备是以机动力与隐敝性为最优先考量。两把短刃插在背部的腰际,刀鞘至刀柄有漆上一道火焰的图纹,分别是青色与红色,可想而之,阳炎以两把短刃斩杀了无数的敌人,刚才就有两名不幸的士兵毙命在其刀下……

阳炎的身份其实就是来自遥远的异国‘倭国’的战士,也就是‘忍者’。忍者在这里是十分少见的,战于黑暗,死于黑暗,擅长各式兵器、毒物,驱使各种惊人的忍术,种种谣传在战士与冒险者间一直流传着,但是,亲眼目睹忍者战斗情形的人其实是少之又少,因为大部分的目击者都难逃被灭口的命运,能侥幸存活下来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战于黑暗,死于黑暗……”实在是极为适切的一句话……

企图以古约神代书卷所记载的‘御子’其神秘力量来毁灭现世,创造新的理想乡的神秘教团,和一名来自一个闭锁的国家‘倭国’的忍者,两者之间似乎有着某种极为复杂的前因后果的关系……

“你……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露希卡询问的口气丝毫不带一丝友善的语气,虽然同为教团的同伴,但是很明显的,露希卡对于阳炎有着相当程度的敌意。过了一会儿,阳炎仍然是不动声色,一语不发地伫立着。

“……还不快回答我的话!”眼见对方丝毫不理会自己,露希卡缓缓地将右手伸到背后,取出了鞭子,在一旁的一直沉默着的多鲁顿见状之后,终于也打破沉默向前跨了一步,但是他并不是要和露希卡一起对付阳炎,反而,多鲁顿以他那宽厚的手掌抵住露希卡的肩膀,然后又摇头示意要露希卡冷静些。由此看来,对于阳炎的嫌恶似乎仅仅是露希卡个人单方面的感觉。之后,阳炎终于有所行动,他将一块黑布掷出落在露希卡与多鲁顿的面前,那是一块黑色的布,正确的说,应该是黑色的布的碎片之一,布上还清晰可见以绣有金线交织成的图案与奇异的文字。由于布是黑色,所以有某样东西很难以肉眼看出来,在露希卡将黑布拿起来之后才发现到的,布上还有些许已经乾涸的血迹,露希卡在拿起黑布之时,还有一些已凝结的黑色血块掉落下来。

“这是……教廷的……术士袍带的一部份,而且……还是高位术士……”

由上面的刺绣露希卡就了解了这染血的袍带的来由,这黑色且有金线刺绣的布条是教廷的术士才能使用的物品,而且这还是高位术士级的术士才能使用的,此外其上头还染有血迹,或许其原所有者已经被杀死也说不定。对于阳炎为何会持有与他们敌对的教廷的物品逼事,露希卡再度提出质问,要求阳炎对前因后果做一番解释。

“这袍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露希卡的口气并不是很客气的。

“……优希亚教廷已经注意到‘魔海’与‘七塔’之间的关系了……”

阳炎并没有因为露希卡对自己露骨的嫌恶态度而感到不悦,彻底排除个人情感以完成任务毕竟是身为忍者的第一要件,阳炎开始仔细地解释他之所以来此的原因。

“在一个月前,潜藏在佛尔盖亚大陆的优希亚教廷本部的同志们传来了一道重要的情报,内容是说长期以来对于本教团采取放任态度的优希亚教廷高层,终于决定要动手歼灭掉与其敌对的我方教团。到目前为止,我手下的忍军已经证实有为数不少的教廷术士出现在朋提海域上的各岛。”

这项情报当然是真的,目前人在都沙岛上的伊萨与安德森就是教廷所派出的人。

说到这里,阳炎以右手指着露希卡手中的黑色袍带。

“这段染血的袍带,便是在月前潜入都沙岛的术士的遗物,当然,他已经绝命在我的手下了……”

当阳炎说到这里的时候,露希卡突然打断了阳炎的话。

“喂!你说你杀了那名术士……为什么要杀人呢?这样一来,不就反而在告知他们我们的存在吗?你在动手前没用脑筋想过事情的严重性吗?”

确实,阳炎杀死那名术士的举动,无疑等于是在向教廷说明此地的可疑,迟早,隐藏在魔海的七塔之都也会被教廷所发现,阳炎的行动无疑会对教团产生很大的危机,但是阳炎看起来并不像是如此愚昧之人,他有他自己的理由。

“这是撒达大人的命令!当然这也是尊师大人的御意!”

虽然阳炎解释自己的行动完全是教团的领导者尊师的授意,但是,似乎阳炎仍然隐密不说其真正的理由,这似乎牵涉到神秘教团日后的一项大计画,了解这个内幕的人在教团里,似乎也只有少数几人而已……

“你不要把自己的失误全推说是撒达大人的命令之故,你这个乡下人!”

阳炎的故乡‘倭国’是个锁国自封的岛国,由于此国家很少与其他的国家来往,所以外界的人并不太了解这个国家的情况,相对的,这个国家的人们对于自国以外的世界局势也几乎不知道,所以露希卡才以乡下人来讥讽阳炎,不过露希卡的言语攻击并无法使阳炎动容,由此可看得出忍者无情的特质。

“你要怎么想那是你的自由,露希卡小姐!请你自己去向撒达大人求证吧!但是这也要等到你的任务完成才行呀……万一失败的话,我想你也没脸去见撒达大人了,到时候就无法去向大人求证事实的真相了……”

“你……说……什……么……!”

阳炎的话激怒了露希卡,愤怒的露希卡当场取出了系于腰上的鞭子,她用力挥动鞭子,不偏不倚地,长鞭命中了阳炎的所在地,不过阳炎老早就迅速移动到后方,露希卡突来的一击似乎挥了空,不过,这并不代表露希卡的攻击已经结束了,正确的说,真正的攻击现在才开始。挥空的鞭子突然间彷佛有了生命般,开始追击阳炎,长鞭彷佛如同一条蛇,鞭子前端的利刃彷佛蛇的毒牙,泛着寒光的毒牙以惊人的速度及轨迹袭向阳炎,这是露希卡得意的秘技。

“住手!露希卡!”连一向沉默的多鲁顿也开口要露希卡住手,但是此时的露希卡完全多鲁顿的劝解,她执意要击杀眼前的阳炎。

“受死吧!阳炎!”

面对着露希卡致命的攻击,阳炎当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毙,他迅速背后腰部上绘饰有赤与苍炎的两把短刀,以斩击将急袭而来的长鞭刀刃弹回,一声清脆的金属碰击声,长鞭上的刀刃被反弹回去。不过奇异的是,鞭子上的刀刃却没有随着反击的力道往后飞弹回去而落地,反而硬生生的停滞在空中,很快地,刀尖又指向阳炎的所在地袭去,露希卡的鞭子彷佛真的是有生命的生物。

“呵呵呵!你认命吧!我露希卡的鞭子在刺穿你的心脏之前,是绝对不会停下攻击的,你就继续在那里随着我舞动的鞭子跳舞,一直跳舞到死吧!”

情形就如同露希卡所说的一样,阳炎不断地以手上的双刀将袭击过来的刃鞭击回,但是不管阳炎如何将刀刃弹开,被弹开的刀刃仍然继续攻击过来,如果这种情形持续下去的话,不管是谁都会力竭的,这个道理,阳炎不可能不知道。于是,阳炎将双手举起,用力斩下,在空中留下了两道新月般的刀光,又再度来袭的刀刃被这道新月构成的十字刀芒所击中,斩击力之大,将鞭子上的刀刃狠狠击飞开来,直直地插在露希卡身后的树干上,阳炎的反击终止了露希卡彷佛无止境的连击。

“请你住手!露希卡小姐,同为教团同志的我们不要再为私怨内哄了,我为我刚才无礼的言语向你道歉!”

阳炎为自己刚才的失言道歉,但是露希卡完全不接受,并且恶言相向。两人之间的恶劣关系似乎并不是一两天所造成的,刚才阳炎的失言不过是个导火线罢了。

“谁要接受你的道歉!谁跟你是同志呀……?我才不承认呢……撒达大人就是太好心了,连你们这种居心叵测的流亡集团都大方地接纳,我就是看不惯那个人,也就是你们这群野犬集团的首领总是如影随行地跟在撒达大人的身旁,实在有够厚脸皮的……看来,狗的首领毕竟也是一条狗,走狗就是喜欢跟在主人的身旁……”

“野狗……你这女人!你可以侮辱我,但是我不准你污辱我的主人,收回你刚才所收的话!”听到露希卡对于自己主人轻蔑的言词,阳炎终于也忍不住了。

“露希卡……你不要太过份了……”多鲁顿也开口要露希卡节制些,但是气头上的露希卡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我就是要说!你想怎样……?我想说的还多得很呢!野犬集团,我有说错吗……?所谓的野狗啊……就是那种会反咬主人的畜生!遗忘主人恩德的忘恩负义之辈,用‘野狗’来形容实在是太贴切了,你以为我们不知道那件事吗……?你的主人背叛了自己应该誓死效忠的主君,而投诚于叛军麾下,结果又无法保住自己的新主君,坐视自己的主君身亡……真是可笑至极呀!你的主人不是倭国的‘侍’吗……?侍不是要遵守武士道吗……?不切腹以追随主君而苟活下来,真是个令人可耻的乡下武士……我说他是野狗又有错吗……?好心豢养它,又得担心是否会被反咬一口……我实在是为撒达大人担心呀……”

“……”对于露希卡对于自己主君的侮蔑言词,阳炎意外地不再多说什么,反而异常冷静地叮着露希卡,阳炎的眼神冷酷至极,现场充斥着紧绷与冰寒的气氛,露骨的杀气连外行人也感觉得到,在一旁的多鲁顿就更不用说了。毕竟目前还在任务中,为了不生枝节,多鲁顿正试图化解两人的敌对状态,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露希卡不等阳炎发动主攻,自己就先发动攻势了……

“霜雪飞舞吧……”

露希卡舞动手中的鞭子,突然间,周遭环境的气温急速下降,这并非是两人所发出的杀气所造成的幻觉,露希卡手中的鞭子确实发出了极低温的冻气。顿时之间,如同白雾般的冻气已经包围了阳炎的四周围。被白雾状的冻气所碰触到的东西在一瞬间就冻结住,地面结霜,树叶在一瞬间被冻结而碎裂,纷纷碎落的景象让人有身处寒冬雪夜的错觉。露希卡的能力并不只是能够自由操纵手中的长鞭,自在地操纵低温的冻气的秘术,这才是露希卡真正的实力。

“……”阳炎依然冷静地伫立在原地,他脸上的黑布面罩让人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阳炎面罩下的表情绝对不会是惊慌恐惧的面孔。他右手垂放在身后的刀柄之处,全神注意着露希卡下一步的行动。

两人对峙的局面也仅仅维持了一段极短暂的时间而已,露希卡终于对阳炎使用了必杀的一击。

“受我一击,冻成碎尸吧!”

周遭的冻气被露希卡的鞭子所吸收,鞭子在击中了地面之后,顿时间自地面裂隙之处冒出了针状的霜柱,霜柱挟带着冻气,像是有指向性似的自地面冒出来,随即袭向了阳炎。结果,似乎是闪避不及似的,阳炎被这道冻气所吞没,他原先所站的地方话成了无数霜柱所凝结成的冰山,周遭的树木也不幸遭到寒气的波及而结上一层霜,现场彷佛成为一片冰原。

“呵呵……哈哈哈!身为‘那个人’的走狗的下场就是如此!……”认为自己已经获得胜利的露希卡不断地嘲笑着那个连反击都来不及就被冻毙的阳炎,似乎是长久以来的怨气得到舒张似的,露希卡不断在高笑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