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3话 初阵!光剑的骑士

作者:外国科幻

“你们这些饭桶!即使死也要守住这辆马车——!”

被强盗集团袭击的马车里坐着一个打扮华丽的中年男人,头发斑白,已略显老态的中年男人正愤怒地斥骂着部下们未善尽保护之责,这些侍卫们只得拼着性命保护主人,可是敌人实在非常强,他们才十多个人而已,其战力却明显优于五十多人的侍卫队。

呜哇哇啊~~~!才一瞬间,两名侍卫就在惨叫声中倒卧在血泊中,飞溅的鲜血及碎肉散落在后面的伙伴之间,对死亡的恐惧及对服从主人的使命感这两种情绪的矛盾冲突,让侍卫们进退两难。在山贼集团中有一名持双刃斧的战士,他的身手似乎是集团中最强的,他的存在对这些侍卫而言无疑是个死神。

“嘿嘿嘿……这点功夫也敢来当什么侍卫!今天我们来十几个人似乎也嫌太多了……光我们霍克大哥一人就可以把你们这些稻草人一扫而空!嘿嘿……。”

“……。”名为“霍克”的持斧战士仍面不改色,在一旁吆喝且尽说些奉承话的矮小男人名叫“依格鲁”,他个子虽矮,不过,耍飞刀与短剑的技术是他们集团里最高明的。现在,他依然不时以不输杂艺团的手法用双手灵巧耍弄着两把短剑。

“休想再伤害无辜人命——!”喝止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第三者的声音自战场的另一侧响亮地传了过来,随即,亚利的骑影就以疾风之速急奔而来。当亚利接近到相当距离的时候,他突然站在马鞍上,轻身一纵就向跳跃,绑在鞍上的大剑也已出鞘。

“那来的娃儿……。”通常亚利与人对战之前,对方都会先嘲笑亚利的年纪以及稚气的面貌,这名强盗本来也想说的,不过,亚利突然的举动让他一时愕然,在连防御动作都来不及做的情形下,他就被落下的亚利所斩,宽厚的剑刃自左肩砍至腰际,一刀两断血溅当场。

“可恶!你这小子竟敢杀我同伴!”

挟带着伙伴被杀的怒气,一名骑马的强盗举着长枪向亚利猛冲而来,普通的刺枪攻击也因怨怒之气而显得威猛异常,不过,亚利仅以简单的转身动作就闪过枪尖,同一时间,亚利手中大剑也刺穿了骑手的胸口,之后马儿就背着战死的主人慌乱逃离了战场。

“……。”连续斩杀两名强盗的亚利,一语不发地瞪视着所有人。同样也沉默不语的持斧战士霍克也转而与亚利对峙。与其杀些无能的侍卫,不如与高手交手,霍克的眼神明白的表示着这样的期待。

此时,慢了亚利一步的汉斯终于也骑到这里。

“唉~还是慢了一步……少爷究竟要弄丢多少马才甘心啊~马要是找不回来的话可又要亏不少了,马一匹可是很贵的说……。”

汉斯丝毫不担心他家少爷的安危,反而在担心被亚利抛弃的马儿是否找的回来的问题。亚利也不是喜欢耍帅,只是骑马的话,他能施展的剑术就十分有限。

喝啊啊~~~!

杀啊啊———!

对峙的两人同时发动的攻击。堂堂二米之躯的霍克以强大的腕力挥舞着巨大的双刃战斧,其破坏力可想而知,要是不小心卷入斧刃风暴中,铁定当场化成碎片。亚利的体格虽逊色于对手,不过在他小小身体里也隐藏着不输霍克的力量,而且再配合他手中重兵器类型的两手大剑,初次交锋时,两道巨大的击力互碰之后,随着爆音与狂风平息,斧与剑在两人之间互相推移,刚才的那一击似乎是平分秋色。

很快的,亚利就放弃无谓的对峙而发动连续斩击,霍克也无意采取防战,而主动迎击亚利每一道斩击。每一次钢刃的交击蹦出的响声都确实震撼着在场众人的心,似乎也因为如此,刚才还在生死交战的两方人马也一时停下了战斗,聚气凝神看着这场战事。

此时,名叫依格鲁的矮小盗贼不知不觉靠近了汉斯,他不仅发现到汉斯的存在,而且还似乎对这位不请自来的观众产生了兴趣。

“嘿嘿~不请自来可是要付出一笔不小的“观赏费”哦……。”

“不好意思~这个月家计已经是赤字了……。”

汉斯随便虚应一下依格鲁,然后拔出了剑。由于旅行途中多少会有遇上盗匪或不可测知的危险的机会,所以,汉斯身上也有一把剑。不过,与亚利相比,他完全是剑术的门外汉,亚利还曾取笑过汉斯,说他拿过最重的一把刀剑就是菜刀。在亚利印象里,汉斯就一直是个善于动脑筋的人,动手动脚这种重劳动工作对他而言实在不合适。所以,虽然汉斯拔出了剑,不过他生疏的动作却逃不出依格鲁眼里,依格鲁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一只即将被他这只猫玩弄的小老鼠了。

“刀剑无眼~小心受伤哦~外行人……嘿嘿……。”

依格鲁边说着虚伪的话一边向汉斯攻了过来,不过,每招短剑攻击都只是点到为止,他一边嘲弄着汉斯的动作,又一边耍弄自己得意的玩刀技术。

“这什么动作啊~学人家拿剑,我看你去学娘们拿把菜刀还差不多……嘿……。”

“耶!菜刀!”依格鲁的话似乎提醒了汉斯某件事,于是,汉斯在虚应对方几下之后,就突然将剑脱手而出,这突然的举动是伤不了依格鲁的,他轻松就将飞剑击落。不过他再度将视线转回汉斯身上时,他却吓了一跳,因为汉斯居然真的拿把菜刀出来了。

“这下有趣了……嘿嘿……。”

汉斯的举动使得依格鲁好奇地想试试汉斯的虚实,随即,他就像汉斯发动了凌厉的攻击,可是,连续的刺杀都被汉斯的菜刀给挡下来了。汉斯还轻松地向前一切,在依格鲁的额头前擦了过去,还削掉他几根浏海。

“还是这把顺手~我们的武器都差不多嘛……全都一样长!呵呵~”

“……。”依格鲁一句话也没说就尽快离开了汉斯的身前,因为他直觉性地感觉到,眼前这个人虽貌似平凡,其实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事实上,他或许真的高估了汉斯,这几下菜刀功夫,以前汉斯也在亚利面前秀过,若是让亚利知道有人被汉斯这几招把戏给吓唬住的话,他一定会当场笑得在地上打滚。

依格鲁逃跑之后,汉斯也无意再理会他,他又专心看着他的少爷与人家死斗的经过。此时,僵持的战况似乎有打破的趋势了。

哦喔喔啊——!

霍克倾全身之力发动一击,无意与对方硬碰硬的亚利在以手中大剑防御之际,也向后跳跃,轻松化解了对方的攻击,不过,双方也因此拉开了距离。在亚利重新整备好体势之时,霍克却高举着战斧,肌肉几乎绷紧至极限。

喝啊——!

霍克大喝一声,全身的力量凝聚在战斧之中,这股力量藉由对地面的斩击尽泄而出,地面因承受不住这股力量而崩裂凹陷,而且正以亚利为目标扩散而去,这是可进行远距离攻击的冲击波。

战斧激放的冲击波正狂袭而来,亚利却不打算回避,他反而高举右手,剑身倾斜指地。在冲击波快接近亚利的时候,亚利就扭动身体,带动右手及手中大剑刺向大地,恰好与袭来的击地波接触,转瞬间,螺旋刺出的剑尖与冲击波接触的地方发生了大爆炸,扬起的土沙与烟尘掩盖了亚利的身影。

哦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消失在沙烟里的亚利突然冲出了烟尘,以势如破竹的威势向霍克强袭而来。随后,左一横砍,右一纵劈,连续无间断的斩击迫使霍克陷于防战地位,在霍克眼里,亚利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龙,强憾的攻击力正无情敲击着霍克铁壁般的防御。

“嗯?”狂龙的乱爪突然间断,这一瞬间让霍克犹疑一下。几乎是一瞬间的时间,亚利做了一个转身的大动作,这是一招回转的强力斩击。彷佛龙舞动乱爪之后,便转动巨躯以巨尾进行攻击一样。

霍克也抓紧战斧准备挡下这一击,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

“冲吧!克拉姆——!”

亚利双手握的两手大剑的剑身突然发出了璀璨的光辉,闪光的剑刃劈中了战斧的斧面,轰隆一声,斧刃就被粉碎了,双刃斧立即就成了单刃斧。

“这是……?”霍克讶异地倒退几步,然后,便转身跑步离去,看见霍克的撤退,其余的强盗们也一哄而散,跑的跑,骑马的骑马,没多久,所有的盗匪都逃得远远的了,亚利也没有追击的意思,而只留在原地等着喘息的平复。

“呼~呼~呼呼……看来,我要像爸爸一样能完全驾驭这把“克拉姆”,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亚利手中的那把名为“克拉姆”的两手大剑,似乎不只是他父亲雷欧的遗物而已,这把剑似乎还隐藏着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此时,汉斯也过来探视亚利的状况。

“亚利少爷……您还是不要太勉强,要完全操纵克拉姆可不是一两天就能办得到的更何况是实战,刚才您情急下发动了克拉姆的力量,由那狂乱的光气来看,一不小心,少爷您连命都会断送在克拉姆的手中……如果让这种事发生的话,您教我要怎样向死去的雷欧大人交代……。”

“我知道了,汉斯,以后我会注意的……只是,现在更重要的事,应该是想办法救治这里的伤者吧。”

两人环顾四周,现场躺着几具尸体,以及更多负伤的侍卫。侍卫的伙伴们早已积极在救治伤者,还有一批人正努力处理马车无法动弹的问题。

“就是你们击退了那群盗匪吗?”

在几位侍卫的随行之下,马车里那位穿着豪华,一看就像是富人的中年男子步行来到了亚利与汉斯的面前。对于亚利等人出手相救的行动,虽然他没有表现出理所当然的态度,不过他的语气却彷佛无关己事的样子,其眼神与姿态更是傲慢。亚利与这个人四目交接的瞬间,心里就顿时有股不快的感觉,这个人的双眸隐约透露出慾望的混浊眼神。亚利还不知道,眼前这名富有的中年男人的真实身份就是大陆南北知名的大商人“迪罗·马克威尔”,不过,在一旁的汉斯对这个人的身份已知道个大概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