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6话 内哄!冰与忍的对决

作者:外国科幻

露希卡所召唤出来的霜雪久久不散,宛如白雾般的冻气仍然在林木间徘徊,林立在周遭的树木的枝干与绿叶,在接触到白色的低温冻气就在一瞬间被冻结,其表面上凝结出霜。顿时之间,现场已成为一片白色世界。

“多么惊人的冰雪风暴呀……露希卡的魔力又比一年前我所见到的……还要强大许多……”多鲁顿在心里评估着露希卡的实力。

露希卡是拥有术士‘资质’的人,除了她们自身所属的神秘教团秘传的魔法之外,她自身又专研魔道器的使用技巧,露希卡手中挥舞的鞭子便是一种魔道器。所谓的魔道器是一种能够吸收术士的‘魔力’而又将其转换成物质界所蕴藏的‘力’,露希卡的鞭子就是隐藏着‘冰’的力量的魔道器,它与日前在海盗事件中,修瓦克所使用魔道器‘火之法珠’极为类似。不过又有些不同的地方,修瓦克的火之法珠是由多种火系魔法的咒文压缩精制而成的高密度魔精石,而露希卡的鞭子却是直接将魔力转换成‘冰’的力量,这是两者不同的地方。基本上,这类魔道器都有共通的特性,那就是魔道器会不断吸收使用的术士体内所蕴藏的魔力,直到竭尽为止……在被世界各国默认而授权统一管理术士的优希亚教廷里,诸如火之法珠之类的魔道器也只有高位术士才有驱使自如的能力,所以露希卡术士的能力在教廷里必定也属于高位术士之列。

在实战上,使用魔道器,要比在一旁专注咏唱又长且繁的咒文,更能够站上优势的立场,露希卡选择魔道器,用意也是在此。魔法本来就拥有绝大的力量,在百年前魔法的存在第一次被世人发现之后,对于许多事物都造成了冲击。对医学的冲击,魔法能够直接提高人类自身的治愈能力,医葯成了无用之物。魔法能改变天候,荒原成了良田。这些都是对人类极具贡献的地方。但是,人类好斗的本质,最终还是不忘将魔法用在斗争上,魔法改变了战争的本质,这个恶梦确实成了现实……只需要十数人的术士集团,就能够将数万人的大军团以巨雷或爆炎毁于一瞬……

“对于人类而言,拥有绝大的力量,究竟能带来什么……是神要人们在人世间构筑一个永恒的理想乡,在当时每个乐天派的人都是这样想像着……理想乡不再是位于天上那个虚幻的神国……优希亚教廷积极在宣传这样的新教义……在数千年前神使优希亚向人们所阐述的‘神国’的正体真的就是这样吗……?但是日后的现实确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恶梦……”

著名的历史学家‘阿兹莱姆·迪兰·科多瓦’在其著作‘黑暗战争纪实’中如此记述着……

术士,一般泛指拥有驱使、吸收魔力的体质的人的统称。所谓的‘魔力’,并非如‘气’之类的生体能量存在于人类与生物的体内,它是存在于自然界中的未知能源,在百年以前,‘魔力’从来不曾被人发现到它的存在,任何记录都没有有关于魔力引发的特殊现象的记载……就像突然从地底冒出来似的,在百年前,拥有特异力量的人们突然间一一出现在世界各地,由那时候开始,‘魔力’的存在才第一次被人们所发现。当时各国都纷纷在进行有关‘魔力’的研究,而其中一名任职于优希亚教廷的神职者,同样也是觉醒‘魔力’的他,不知为何,竟然在魔力研究上有重大突破,使得优希亚教廷在魔力的研究上远远领先世界各国,自此,近代魔法的基本体系便在他手中建立起来。

但是不幸的是,他竟然带领着大部分的术士,以自身绝大的力量即为神的赐予这种选民意识向全世界发动革命,他称术士为‘神民’,而其他无术士资质的人则为‘弃民’,即被神放弃而无资格居住在理想乡‘神国’的人,他认为优希亚教义之中神使‘优希亚’的‘神国降临’的预言,就是由神民以魔法的力量在地上建筑一个永恒的理想乡,这一点也是与优希亚教廷所提倡的新版教义不谋而合。但是,他认为神民之外的‘弃民’们并没有居住在‘神国’的资格,每个神民都拥有着支配弃民的权力与天命,弃民们都必须永远烙上奴隶的烙印,或者是选择死亡之途……自此,一个偏激、危险的疯狂术士集团出现了,他们以其自身强大的魔力袭卷了全世界,轻而易举就将世界绝大部分都纳入其支配体制之下……黑暗时代开始了……

那位建立魔法体系,也是世界第一位术士,同时亦是发动‘神民革命’的优希亚教廷神职者,也就顺理成章当上世界的支配者……之前,他因为建立魔法体系而被当时的教皇升职为枢机主教,由于他的僧袍是红色的,在黑暗时代结束之后,人们因为忌惮他的本名,而将其本名自所有的书中删除,而称其为‘红莲的魔导师’,这个名字,就一直被视为与魔王同义而流传至今……

“……天空被黑云遮蔽住,时而可见赤红的邪雷闪烁在云层之间,红莲的魔导师的居城,宛如黑暗的中心点,隐藏在黑云旋涡的中心……在死战之后,阿雷斯与他的伙伴们终于打倒了守护‘门’的恶魔……前往最后之地的道路打开了……”

节录自‘阿雷斯英雄谭’第十一章‘决战!苍空殿!’。

之后的数年,宛如宿命般的捉弄,一个年轻人走向解放世界的命运之道,年轻的英雄的诞生,为黑暗时代注入了一道曙光,进而瓦解了伪神国的支配体制,结束了黑暗时代。年轻的英雄名叫‘阿雷斯’,至今,无数的吟游诗人们仍然喜欢以阿雷斯与红莲的魔导师之间的宿命之战做为故事、诗词的蓝本,‘阿雷斯英雄谭’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共通的传说……

在‘黑暗战争’结束之后,各国也在教廷的协助之下复国了,优希亚教廷也获得了世界各国的默许,得到统一管理世界所有术士的权力,而拥有术士资质的人都必须要接受教廷的管理。各种对术士的制约法令也出现了,像是术士不被允许在国际间的战争使用魔法,未经过教廷允许,魔法是完全禁用的,诸如此类的条文还有许多……在表面上,术士在严格的监视与制约之下似乎已经不太可能会发生这样重大的事件了,百年来至今,世界虽然不能说是和平,实际上还是有许多战争发生,但是,这些战争都不曾有术士参与,这是事实。不过,人们对术士的恐惧,在经历百年之久的时间,似乎仍然不能完全自人们心中消除掉……

但是,恶梦真的已经结束了吗……?有着许多强大术士的神秘教团是否将再度成为人类第二个恶梦……

“……露希卡的实力果然不错,不过……阳炎……那个男人会就这么轻易就命丧于此吗……?”

多鲁顿的疑虑确实没有错,术士的实力或许是非常强大,但是,对于阳炎这个男人是否通用又是一个疑问了……教团是绝对不会收留无能的人的……多鲁顿很清楚这一件事……果然,就如同多鲁顿的预期般,露希卡的暴风雪并未能打倒阳炎……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阳炎的声音不断地自四面八方传来,就像是夹杂在风声之中似的,随着风流窜在露希卡的四周围,完全让人找不出阳炎的真实所在。露希卡也明白这是阳炎擅长的忍术,她集中全部的精神,准备在阳炎出手的那一瞬间,一口气将阳炎击杀。

“露希卡小姐……小心了……”阳炎的声音突然由露希卡头顶上的树丛传来,随即一个人影就从树枝叶丛间窜出直向露希卡袭去。

“哼……愚蠢的家伙……”

露希卡已经等待许久,不管阳炎从那个方向攻来,露希卡都有自信能够以手中的长鞭将他击杀。来自头顶的攻击或许是很难防御或者迎击,但是露希卡操控自在的鞭技是没有死角的,只见原本瘫在地面上的鞭子突然间像是得到生命般,鞭子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在一瞬间向上窜升,一下子就将由上方攻下来的阳炎逮住,末端的刀刃,更是毫不留情地刺穿了阳炎的心窝。只见阳炎的骸重重地坠落在地面上,但是,就在一瞬之间,露希卡得意的表情就消失无踪了,因为地上的尸体,并不是阳炎本人……

“这……啊!”露希卡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一把利刃已经抵住了她的喉咙,不知在什么时候,阳炎竟然出现在露希卡的背后。露希卡居然也愕然地连手中的鞭子都不小心松手落地了……

“不要叫!一下子就结束了!……不会痛的……”

“……撒达大人……”

或许是预期自己将死,露希卡阖上了自己的双眼,就在同一时间,阳炎的刀也划过了露希卡的咽喉,几乎是在一瞬间阳炎也将短刀收入鞘中,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敲击声。

“……我……我还活着……”

阳炎的刀划过了自己的脖子,但是,自己的脖子却没有溅出血花,露希卡这时才了解阳炎并没有真的要致她于死地。而且令露希卡惊讶的是,刚才由她背后紧紧抱住自己的阳炎,此时也不见踪影了……

“露希卡……”自刚才就一直沉默地看着事情经过的多鲁顿似乎想说什么,可是露希卡抢先质询多鲁顿,质问他为何自刚才就一直在旁边袖手旁观,多鲁顿便继续自己刚才被打断的话。

“我自开始就知道那男人不是真心地要与你战斗,忍者的战斗是无声无息的,尤其是像他那样层次的高手……所以说,他一开始那露骨的杀气就说明他并不是认真在战斗的……露希卡……你要知道,忍者是比你想像中要冷酷得多……”

多鲁顿突然间不再说下去了,因为他看到露希卡那咬牙切齿的不甘神情,他也了解双方似同水火的紧张关系的来由,这并不是一两天就能解决的。眼前最重要的还是教团的任务……

“多鲁顿……我们走吧……”露希卡的话让多鲁顿突然惊讶了一下。

“不再继续观察下去吗……?”亚利与佛克斯之间的战斗目前还是处于胶着状态,虽然在中途发生了阳炎这个偶发事件,不过,现在他们两人之间还是没有一个明显的胜负结果……

“‘御子’大人是不会死在这种程度的战斗的,这种程度的战斗也是无法引发‘觉醒’的,所以我们也就不用再继续看下去了……去进行接下来的工作吧……今晚……”

“……走吧……”看到露希卡已经无心留在此地,多鲁顿也只好一同离开,去做最后的准备工作,那是他们为了引发亚利的觉醒而精心设下的陷阱,都沙岛最长的一夜就要开始了……

阳炎一个人独自走在森林内,他专注地想着刚才自己所不该有的冲动……

“……我还是不够成熟呀……竟然为了那女人的话而差点失控……我不能给‘大人’添任何无谓的麻烦……噫……!”

阳炎突然间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发觉到眼前不远处有小规模的佣兵集团,骑兵一名,步兵七名,而且对方也发现到他的存在。阳炎不免自我嘲讽一番,今天不知是什么日子,他竟然犯下两次失误,而且竟然是这么快……

对方佣兵集团那名看似队长的骑士大声地向阳炎质问他的身份,以及究竟在这个森林做什么?但是阳炎丝毫不为所动。那名队长似乎也不想问下去了,因为阳炎的忍者装扮已经很明显地告诉自己眼前的陌生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可疑份子’……

“队长!这个可疑的家伙说不定就是瓦雷一党的余孽……也许他知道那个瓦雷的藏身之处也说不定……”

“嗯……是有这个可能……看来好运终于也落到我的头上了……”这位队长已经被利益蒙蔽心神了,在上岸前,克鲁斯的当主葛尔必特就曾经向所有的佣兵约定,若是有人能够逮获瓦雷·都沙的话,不仅有高额的奖金,他还会推荐有功者到大国的军队担任要职。在权力与名利的诱惑之下,这位队长已经无法冷静地判断眼前的状况了……

“……”在对方仍在沉迷于虚幻的美梦之余,阳炎已经拔出了腰部的两把短刀。对方看见阳炎取出武器准备反抗时,还在嘲笑阳炎的不自量力。

“短刀!?那种东西能够与我的长柄大刀对抗吗……?哈哈哈!放心吧!我不会取你的性命的,你可是我宝贵的摇钱树咧……我就轻轻的砍下你一条手臂吧!不自量力的家伙!”

嘲讽的话才一说完,那名队长就策马驱前,带着他自豪的长柄大刀。这位佣兵队长不只是嘴巴厉害而已,他骑马与舞长刀的技术确实是一流的,转眼间他就攻到了阳炎的身前取得了最佳的位子,由上方发动凌厉的斩击,如先前预告长刀直取阳炎的右手臂。一道兵刃斩断骨头的声响传出,一旁的士兵们都高兴地为队长欢呼着,可是欢呼声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因为他们的队长居然惨叫一声,而后就从马鞍上摔下,他的右臂手肘以下已经空荡无一物。

“……”阳炎一语不发,顺手将刀上的血迹抖落,而以他那冷酷的眼神凝视着其余的佣兵们……此时,这群佣兵们才知道,向他们挥手的,并不是幸运女神,而是嗜血的死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