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7话 雷神的魔枪

作者:外国科幻

在森林里的战斗已经以流血收场,而在都沙邸前的石桥桥面上的决斗却仍然无法有个结果,两雄交手已经不下百余回合,作为战场的石桥也早已经千疮百孔,可见战斗的激烈程度。可是令人意外地,亚利与佛克斯两人身上都遭受没有多大的伤害,只有数处轻微的挂彩罢了,这种结果实在是很难让人想像得到,刚才两个人所进行的是豁出生命的死斗……

在最初的时候,亚利确实是被佛克斯的挑拨所激怒,他猛烈地发动攻击,彷佛不取下对方的性命就不罢休似的。可是在交手十数回合之后,亚利发觉到一件事,那就是佛克斯并不再是一开始时杀气腾腾的模样,一心想要击杀亚利来取胜,现在的佛克斯已不再有杀气,取而代之的是昂扬的斗志,而且还有一件事亚利注意到了,那就是佛克斯的神情是愉快的,是一种得到好对手而尽情于战斗的满足表情。当亚利发现到这件事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方才的杀意老早就消失了,在双方一来一往之间,所得到的竟然是如此充实的满足感。之后,双方都无意使用小技巧或趁虚而入来取胜,彼此各自施展最高的技艺,战斗便如此持续至今。

或许两人都暂时将己身的立场给搁置一旁,但是两人的立场是不会消失的。对于佛克斯而言,他是非胜不可的,克鲁斯与都沙之间的恩怨是即深且难以化消的,虽然伊都与莎莲娜只是个六岁的孩子,但是在克鲁斯仍然找不到瓦雷的踪影的情况下,也难保葛尔必特是否会将宿怨报复在幼儿身上。佛克斯根本就不敢想像自己战败之后所可能发生的事……为了保护恩人遗留下的孩子们,佛克斯就算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赢的,即使是要杀死亚利……对于亚利而言,亚利是越来越感到迷惑了,虽然这场战斗是亚利自己主动提出的,可是他一想到自己是为了那个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东西的葛尔必特而战,他的心里不有一股说不出的酸痛。佛克斯是个难得的好对手,亚利在离家之后,就不曾有过如此让他感到满足的战斗了,假如可以的话,亚利倒是希望能与佛克斯在不同的场合相遇……暂时遗忘掉自身立场的两人,目前仍然全心全意地进行彷佛无止境的战斗,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当任何一方再注意到这个地方的话,这场拖延已久的死斗就将有个了断了……

“太棒了……!……这是我有生以来所见过的最棒的一次战斗了!我实在很想加入他们的战局呢……!您也有同感吧,团长!”罗威特兴奋地向凯渥鲁夫团长说道。

“……是呀……两个人都是一流的战士,能遇见一个值得让自己倾全力一战,尽展过去所学得的技艺的战士,对于战士而言,或许是最大的幸福吧……”

只要是流着战士之血,想必都能感受的到亚利与佛克斯之间的战斗并非是要争生死,结果已经不重要了,战斗的过程才是重要的……不管结果如何,对于现在的他们两人而言,绝不会有一方后悔……亚利的战斗,又再度激起罗威特、凯渥鲁夫等众人沉寂已久的战士之魂……

看着自己的少爷与罕见的强敌对战的那副满足的神情,汉斯似乎察觉到某些事似的,他突然开口说道。

“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况相遇的话,或许他就能成为亚利少爷的好对手吧……但是,在‘敌’‘我’的立场之前,那个男人就只能成为少爷的‘敌人’,一个不得不打倒的敌人……”

“汉斯……”

对于所谓的‘敌我’立场,罗威特当然也很明白,身为佣兵,这种感受又更加地深刻。在前一场战争时的好伙伴,在下一场战争时反而成了敌人,这种事在战场上并不稀奇,所谓‘好对手’的敌同志关系,终究也只是个梦想罢了,冷酷的现实就是如此……现实的情势,他们还得为葛尔必特卖命,毕竟这是佣兵的义理……

“亚利少爷并没有使出全力……”汉斯突然间脱口而出说了这句话。

汉斯的话让在场的众人都吓了一跳,眼前的战斗是如此的激烈,而亚利竟然还保留着未知的实力……很快的,大部分的人都了解了汉斯所说的话的真意,众人的目光顿时间都集中在亚利的爱剑‘克拉姆’的身上。

“嗯!!‘克拉姆’……吗……!?”

“对呀!团长!在那把秘剑的真力之下,不就当场分出胜负了吗?彼此的战技不相上下的话,武器威力上的差异就成了左右胜负的关键了!”

罗威特说的并没有错,其他人的想法也与他相去不远。不过,罗威特在一开始时还以为亚利并没有能力去发挥‘克拉姆’的真力,这种古代的神器威力虽然非常的大,但是对于持有者而言,也是有着自灭的危险性。对于未熟的剑士而言,实在是应该避免去使用这种危险的魔剑。不过由汉斯话中之意来推论,亚利似乎可以自在地操纵‘克拉姆’,罗威特此时不由得想起那件事,虽然是听来的,不过由此看来,亚利打倒凶恶残暴的龙人一事,似乎并不是夸大不实的谣言罢了,如此一来,亚利可以引发‘克拉姆’的真力,似乎也多了几分可能性……

“亚利少爷,您在疑惑些什么呢……?……”

汉斯目前除了站在这里看着亚利战斗之外,他什么事也不能做,因为他很明白一件事,这是亚利的战斗,是亚利自己所选择的战斗。人要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亲身去走过,然后人才能有所成长,汉斯一直以这样的想法看着亚利长大,而且暗中以自己隐藏的‘力量’保护着亚利。若是在这场决斗有什么意外的话,汉斯也早有觉悟,即使露自己拥有‘力量’一事,也要将保护亚利这件事视为最优先……

对于这场迟迟未能有个结果的决斗,而感到不耐烦的人自然是大有人在,其中,明显地将这股心情显露于外的,便是在马车上一直等着看好戏的葛尔必特·克鲁斯,他面带不悦的表情撮着手指头,并将随侍在他身旁的拉法罗当成出气筒。

“……究竟要打到什么时候啊……没想到那小子也只不过是个名过其实的家伙罢了,连一个在都沙这种乡下地方守门的侍卫都打不过……亏我是如此的看重他……去……我身边都没有个像样的人了吗……?个个都是饭桶……”

面对葛尔必特在气头上随意将自己当成出气筒,拉法罗是一句话也不敢回,虽然心里头有些不悦,但是只要将葛尔必特的话想成是针对那个自己看不顺眼的凯渥鲁夫的话,拉法罗的心里自然多少舒坦些,毕竟那个爱强出头自以为是正义使者的小子是凯渥鲁夫的人,那小子惹火葛尔必特大人,就等于是凯渥鲁夫惹火了葛尔必特大人,拉法罗是这样想的。虽然目前的情势是与他先前所想的是有些出入,不过倒是成功地扯了凯渥鲁夫的后腿,让他在葛尔必特的心目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一点倒也算是个收获。只要自己能够好好地利用这个情况,就能大大提升自己在克鲁斯的地位,拉法罗的如意算盘是这样打算的。

钢铁与钢铁的互击声仍然持续响起,无视众人目光与言语的亚利与佛克斯两人,在交手一百回合以上之后,一般人似乎都会疲惫不堪,可是两人的攻击都没有任何疲软无力的现象发生。不过,终究是要有个了断的,两人身后的伙伴都期待着自己能够获胜,此时,其中一人决心要结束这场战斗了,这个人就是亚利。

“‘龙牙连刃斩’!”

亚利施展了剑技‘龙牙连刃斩’!这招剑技是属于乱击术,以斩击与刺突的连续攻击来对敌手进行波状攻势,适合在面对多数敌人的时候使用。但是缺点是剑势不够强,不像强力的斩击能崩坏敌人的防御体势,佛克斯当然也看穿了这一点,在以三叉戟抵挡住亚利的第一道斩击之后,佛克斯便立即使用强力的刺突枪技反击,亚利在斩击之后继续连携使出的多段刺突便轻易地被佛克斯全力的刺击所击溃了……

“天真的家伙!”

佛克斯的第一段刺突摧毁了亚利的剑技‘龙牙连刃斩’的攻势,亚利几乎连手里的‘克拉姆’都拿不稳,转眼之间,佛克斯的第二道突刺又急袭而至,这是佛克斯得意的枪技‘地枪双突’,在第一段突刺后又快速连结第二段刺突,为了能够刺得更远些,佛克斯放开了左手,仅以右手持枪,但是再加上扭腰时腰力的辅助,第二击的威力并不会比第一击逊色,而且攻击距离更长。

“哦啊啊啊”

剑技被破解,亚利也不会坐以待毙,亚利立即仅以单手持‘克拉姆’向上斩击,看似只不过是垂死的反击罢了,佛克斯也不加以理会,那种程度的斩击根本就无法憾动佛克斯全力的突击,但是在剑刃与戟刃交会的瞬间,‘克拉姆’的剑身竟然爆发出惊人的闪光,随即一股巨大的击力由戟刃传至佛克斯的右手,如怒涛般的光气波动正不断冲击着佛克斯的三叉戟。结果佛克斯还是抓不住枪身,三叉戟脱手而出,像是被龙卷风卷入似的,‘克拉姆’的光气波动将佛克斯的三叉戟卷到半空,而后三叉戟在空中转动数圈,就直接插在佛克斯背后的地面上。佛克斯也没机会转身取回三叉戟了,因为亚利的剑已经停在佛克斯的脖颈旁……

果然如汉斯所预期的,亚利以‘克拉姆’获得胜利。

“赢了!亚利赢了!”罗威特高兴得手舞足蹈,不想和他大跳贴面舞的蕾洁儿老早就离开罗威特十公尺以上的距离,而离他最近的凯渥鲁夫团长因走避不及而不幸成了牺牲品……

“……叔叔……佛克斯叔叔……输了……”在都沙邸玄关门前一直在替佛克斯加油的伊都,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他心目中总认为是最强的佛克斯居然会输了……其他的侍卫也都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会是事实……

决斗结束了,自然会出现胜者与败者。胜者的阵营为胜者的胜利道贺,败者陷入失败的愁云惨雾当中,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也有胜者阵营的人因为其胜利反而诅咒胜利者,那就是一直期望亚利战败,诅咒凯渥鲁夫失势的拉法罗,因为亚利一旦获胜的话,他处心积虑所立定的计划就全白费了……看到凯渥鲁夫阵营的人们高兴喧哗的模样,拉法罗就妒火中烧。

“够了吧……不要再继续这种无意义的战斗了……”

“你不杀我吗……?对你而言,这场战斗不过是场余兴吗……?不杀而胜的骑士情怀吗……?伪善者!”

“……我以我的名誉发誓!我绝对不容许任何恶徒伤害那两个孩子!请您相信我的诚意……我对我的剑发誓!”

“感谢你的好意!你是个值得信任的人,但是!你身后的葛尔必特根本就是个视毁约如家常便饭的卑鄙家伙!……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输的!”

“住手!佛克斯先生!”

亚利的劝告无法阻止佛克斯的行动,他无视亚利的剑执意转身要取回三叉戟,亚利只好对着佛克斯的左肩刺了过去,期望能让佛克斯就此失去战斗能力,亚利实在不想再战下去了。可是,佛克斯竟然立即以左手直接抓住亚利的剑的前端,剑的前端是剑最为锋利的部分,即使佛克斯有戴上皮革制的手套,剑刃仍然割伤了他的手掌。看到佛克斯的血由剑端流出,一时之间,亚利竟然不知该不该将‘克拉姆’抽出来。亚利一时的犹豫让佛克斯有了可乘之机,佛克斯取回了三叉戟,并且直接由亚利头上劈砍下来,但是,最令亚利惊讶的并不是佛克斯的反击,而是佛克斯的三叉戟竟然发出了巨大的雷光,那把三叉戟与亚利的‘克拉姆’一样,是隐藏着神秘力量的兵器。

“什么!?”面对着佛克斯挟带雷霆之势的反击,亚利是吓了一跳,但是亚利仍然不忘举剑防御,此时也顾不得佛克斯的手了……第一次与拥有相同神器的对手交战,亚利以为自己应该可以挡下这一击,但是不幸的是,戟刃是被阻止了,三叉戟的发出的无数雷电却无法防御住,一股令人难以承受的痛苦传遍全身,亚利不幸遭到雷殛了。

遭到雷击的物体会在一瞬间化为焦炭,更何况是古代神器所发出的雷击。就在亚利似乎要被殛毙的一瞬间,‘克拉姆’突然间爆发出了强大的光气,抵消了暴乱的电流,在光与雷的激突下,一股反震力将两人分开来。佛克斯以三叉戟为支撑物,仍然站稳住脚,另一方的亚利,被弹开之后,便倒地不起,刚才的雷击所造成的伤害,似乎比想像中还要严重的多。

“亚利少爷!亚利少爷!”

从刚才一直很冷静的汉斯,激动地叫着亚利的名字。面对这突然的转变,所有的人都讶异地看着倒地不起的亚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