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19话 克鲁斯军的决裂

作者:外国科幻

都沙市,位于都沙岛南端的一座都市,它有相当发达的港都机能,自市中心幅射而出的八条大道,每一条都可供十匹马车同时并行,每日都会有许许多多的交易品从两个港口运送过来,送至都沙自治领所划分出来的商业区域的店面里,港口的工作虽然繁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但是工人的脸庞并未失去活力,反而更显得生气勃勃。因为繁忙的工作及接不完的订单即显示都沙的繁荣,只要自己努力工作,迟早有一天就能够分享这个繁荣,让家人过更优渥的生活。

由于都沙岛靠近北艾斯卡大陆,在洋流与俗称‘冬风’的大陆极地的冰冷季风的影响下,都沙岛有较朋提海其他诸岛更为明显的四季变化,岛上的物种生命极为丰富,所以也吸引了许多大陆人前来这个海洋群岛定居。这个现象,又为都沙的繁荣提供不少力量,虽然因为传说的‘魔海’,一处位于朋提海西北方或北方,确实位置不明的恐怖海域的关系,阻挠了都沙与北艾斯卡大陆,即神圣艾斯卡帝国贸易的航线,不过南艾斯卡大陆与东方亚特兰提斯之间的贸易线,都沙也发挥了中继站的功能,而获得庞大的利益,虽然失去了西北的贸易线,不过,只要保有西南与东方的航线,都沙仍然能够持续获得庞大的财富。

在过去,每个人都认为都沙的繁荣将会永远持续下去,很遗憾的,这毕竟只是个虚幻的梦罢了。现在的都沙,早已不再是过去繁荣的都沙,贸易线上的利益几乎都被宿敌克鲁斯所夺去。颓废丧志的都沙当主瓦雷,还不断想以卑劣的谋略对宿敌克鲁斯报一箭之仇,到了最后,不仅自己落个身首异处的惨死下场,背上了与海盗勾结的罪名,就连都沙岛都被克鲁斯的军队所占领,都沙的名称,在不久的将来,恐怕将成为地理上的专有名词罢了,甚至于消失……

今天,在都沙的居民心中,恐怕会是他们永难忘怀的一天吧。在今天以前,连续数天之久的戒严令已经造成人心惶惶的局面,在清晨时,又被克鲁斯的大船团所包围,克鲁斯的军队上岸之后,佣兵中又有少数的败类趁机打劫勒索,现在太阳西下了,本来该是个宁静的夜晚,可是看到街道上不时有数队士兵来回巡逻,严肃又神经质的表情似乎在搜索什么似的,居民们都躲进自己的家中,以免自己被莫名其妙被冠上‘可疑份子’的罪名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烦。都沙市,应该说整个都沙岛几乎陷入黑暗当中,因为一般人家都紧闭门窗,熄灭灯火,以等待这莫名的灾难赶快结束。唯一还灯火通明的地方,也剩下克鲁斯军队临时征收的房舍与营区。奇怪的是,军队的营地分做两个,一个接近港口,也就是克鲁斯舰队所停泊的港口,而另一个营区则是靠近都沙市西侧,也就是靠近都沙邸那一边。这并非只是单纯分作两个军区而已。事实上,前者是克鲁斯当主的私人兵团以及部分佣兵的营地,而后者是狼骑士团的营地。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发现,则与今天下午时在都沙邸所发生的一场单独决斗有关,决斗的结果由年轻的骑士亚利克斯取得胜利,这是克鲁斯的胜利,但是这个胜利却造成克鲁斯决裂成两个阵营,在决斗结束之后,克鲁斯的当主葛尔必特与狼骑士团团长凯渥鲁夫之间发生了冲突。

“拉法罗,赶快派士兵进去!给我好好的搜,就算翻了整座宅第也不可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一定要找到瓦雷的下落!”

“遵命,葛尔必特大人。”

在战斗结束之后,亚利与伊萨正忙于救治身负重伤的佛克斯,而葛尔必特根本无视这件事,他命令心腹拉法罗派出现有的所有人手去进行搜查的工作。搜查是可以的,在决斗前,这是双方都约定好的条件,如今亚利赢了,克鲁斯阵营当然可以进入都沙邸搜查,可是,葛尔必特所用的方式与时机都不适当了。

“有没有搞错啊你没看到这个情况吗?葛尔必特大人!”

罗威特立即以雷声般的音量叫住正想搭桥过河的拉法罗部队。他扔下被水浸湿的铠甲与锁链甲之后,就站在护城河的另一头与拉法罗叫骂。

“你在胡说些什么,竟然敢对大人说出如此无理的话,罗威特千骑长!”

“你很罗哩叭嗦咧!老头!我是在跟你说话吗?”

“老~老头!你~敢叫我老头~!”

老头一词让拉法罗青筋浮起,若是罗威特又故意提起拉法罗头盔底下稀疏的头发的话,恐怕就不只是青筋这么简单了。

“就是这样……,你没有看见这里有多忙吗?搜查待会再做不可以吗?都沙邸又不会长脚跑掉!”

“这是葛尔必特大人的命令!”

“哦~~我以为是饲主的……”

“你!你说什么!”

双方就这样在河的两端互相开骂起来,在人势上,当然是拉法罗那边有利,不过在气势上,无论任何人都会同意,罗威特的气势足以盖过对方,刚才他因为跳进河中全身淋湿而且泥泞,显得有些狼狈,但是他堂堂而威武的架势却丝毫不受影响,拉法罗那一方的人全都紧张得动弹不得,毕竟罗威特也是名震西方大陆佛尔盖亚的狼骑士团中率领‘苍狼团’的千骑长,光是名声的话,区区克鲁斯私人警卫团的团长及士兵怎么能够和他相提并论。

低级的叫骂在持续的同时,另一场对抗又悄悄登场。葛尔必特对于罗威特的行动根本不放在眼里,他真正在意的是狼骑士团团长凯渥鲁夫的想法。没过多久,凯渥鲁夫便开始有所行动。

“葛尔必特大人,请原谅我的部下罗威特轻率的行动,我想您应该还记得在决斗之前双方的约定吧。在这次的占领行动中,贵为公会代表的您的一举一动都将被视为公会整体的意识,您刚才的行动确实会让人质疑公会的公信力。”

“嗯……既然你了解我的权力,那服从代表的我就是你的义务了,别忘了你们佣兵的身份,别忘了你们是公会所雇用的。”

“……严格说来……老夫并没有服从大人您的命令的义务……”

凯渥鲁夫的回答让葛尔必特颇感意外,但是他并没有动怒,因为他知道,接下来凯渥鲁夫将表明他的立场,他仔细地询问凯渥鲁夫刚才的话意。

“哦!这就让我感到蛮意外的,你现在所说的话不就和你刚才所说的完全相矛盾吗?‘白狼’团长……”

“这只是双方认知上的差异罢了,葛尔必特大人!”

“哦~~这又怎么说呢?”

“第一,我所说大人的行动即代表公会的意向,这是针对都沙岛的人民而言,而且,不只是大人,我们军队所有成员的行动都必须小心谨慎,因为我们都代表着公会,对于他们而言,我们的行动都会被视为公会的意志,所以我们要尽量避免任何错误的行为,尤其是背信一事,这会严重影响到都沙回归公会到治理体系上这件事。”

“第二,我说我并没有接受大人命令的义务一事,这是事实。包括狼骑士团在内的所有佣兵们都是公会所正式雇用的正规军,老夫被任命为指挥官,负责这次军事行动的一切事务,这在公会的文书上被明确记载在上头。葛尔必特大人,你的身份与工作,仅限于公会代表以及提供船只而已,请您务必了解这个事实。此外还有一点,在出发前我就接获吉尔雷大人的密函,那位大人要求我防止您因为克鲁斯与都沙的宿怨而做出失当的举动,密函上还有公会数位大人的集体连署……”

由凯渥鲁夫口中得知到密函的存在,这件事让葛尔必特颇为惊讶,尤其是密函是由吉尔雷所发出的这件事。在海盗事件爆发之后,第一个支持克鲁斯的人就是吉尔雷,而后吉尔雷的密函,或许是为了阻止克鲁斯坐大也说不定,或许还有其他的理由……

“……凯渥鲁夫团长,你说的对,我的行为实在太轻率了,我收回我刚才的命令!……回去吧!拉法罗!”

葛尔必特命令拉法罗撤离现场,拉法罗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他仍然不敢对葛尔必特的命令有任何意见,于是,他率领所有的部下一同离开都沙邸。在离开一段路程之后,他还是觉得不妥而策马到葛尔必特所坐的马车旁,对刚才的事提出疑问。

“疑~~就这样离开好吗?葛尔必特大人!这群无礼的家伙……”

“你这么想跟狼骑士团在那里进行白兵战吗?”

“……属下失言了……”

拉法罗本来差点说出“属下不敢……”的话,他很勉强地将话转了过来,毕竟他不会想要在葛尔必特面前露出胆怯的一面,而且和狼骑士团对战一事,他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不过很快地,拉法罗突然间理解了一件事,那就是葛尔必特似乎已有与狼骑士团战斗的念头。虽然狼骑士团仅有五千,扣掉意向不明的其他佣兵们,克鲁斯警卫团(实际上已是葛尔必特个人军队的私兵团)仍然能够保有两万的兵力,虽然是四比一,是压倒性以上的数字,但是面对骁勇善战的狼骑士团,他仍然没有信心,更何况对方还有术士,以及那名拥有可怕神兵与剑技的年轻骑士(才刚见识过……),三边都是令人恐惧的强敌……

就在拉法罗一个人在一旁苦恼的时候,葛尔必特下达了命令。

“回到本阵之后,立即挑选一艘速度最快的小型船以及四十名操舰术最好的士兵,记得!要最‘可靠’的!”

“……是的,大人……”

拉法罗不敢对葛尔必特的命令有任何质疑,本来他还以为葛尔必特的命令是要他回去后带兵与狼骑士团对战的,这当然是他最不愿意的事。他隐约可以感受的到,葛尔必特似乎心里已有某个计画……

“哼!虽然贪婪的狗才容易操纵驱使,但是安逸的日子似乎使这条狗的牙爪都变钝了的说……本来还期待那头白狼的……不过现在看来,美味的饵食似乎无法吸引那头狼,无法驱使的家伙最后就只是个妨碍的存在罢了……正直过头的人实在令人嫌恶……”

葛尔必特低声在呢喃着,外头那只‘贪婪的狗’完全不知道他的饲主对他冷刻的评断,他还能存活的时间,也只限于狼群被消灭之前罢了……

“吉尔雷,你这爱卖弄小聪明的家伙,你以为狼群能阻止我的野心吗?陆地上的野狼怎么可能是海龙王的对手呢?呵呵~这片蔚蓝的朋提大海迟早是我的囊中物……”

葛尔必特在马车里笑了起来,在马车旁的拉法罗不自觉地起了寒颤,也许是直觉不安罢了……

葛尔必特的野心似乎不只是要并吞都沙而已,他真正的目标是整个朋提海贸易圈,为了打垮公会的其他成员,他不会只去用唆使海盗、谣言重伤等这类三流手段而已,在现阶段,他有一张真正的‘王牌’……

被黑夜包围的都沙显得特别冷清,平日未曾去注意的海潮声在今夜却显得特别明显,在月光照耀下,离都沙还有一段距离的海面上居然有十艘船在航行,奇怪的是,船上并没有任何人,而且,每艘船都随处可见贝壳与海草黏附在船上的痕迹,彷佛这些船在之前是沉没在海底似的,每艘船的桅杆上还各挂着一面彷佛在讲“我是海盗!”的骷髅旗。无人且帆布七零八落的海盗船之所以能够航行的原因似乎就在海底下,自海面上明显可见一个巨大的黑影正潜在海面下连结着每艘船的海锚而拖着船只前进,不规则的轮廓使得旁人无法得知下面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由于离都沙岛还有数十海哩的关系,没有人知道这‘东西’正在接近都沙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