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0话 狼群合流

作者:外国科幻

夜晚的都沙岛虽然因为乌云遮空而显得阴霾许多,不过月光仍然不时自云隙处穿透出来,彷佛在深黑的夜空中洒下金沙似的,这亦是难得的美景。不过,岛上的人并没有这个闲情逸致去欣赏美景,因为克鲁斯阵营之间的内哄仍然不得化解,双方都加派人手在本军的营地持续着监控对方。虽然居民们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但是看到士兵与骑兵在街道上徘徊巡逻的景象,对于目前的情势多少也知道个大概。人们都安静地待在自己的家中,静待事情的演变。

在狼骑士团那一方,团长凯渥鲁夫命令士兵们轮番休息,毕竟都沙的占领任务也已经进行了一天的时间,士兵们也都累了,休息是必要的,而且还要尽快与千骑长雷伊的本队合流。虽然与葛尔必特之间并没有公开绝裂,凯渥鲁夫亦未曾放弃任何解释的机会,但是所派遣的使者甚至于凯渥鲁夫本人前去都被阻于岗哨外,葛尔必特对于都沙邸有着外人难以理解的执着心。由于这个原因,在佣兵之间也产生一些问题,他们对于是要站在哪一方的阵营这个问题上举棋不定,最后,在狼骑士团以外几乎有七成的佣兵都投向葛尔必特那一方,这对于凯渥鲁夫这一方的士气打击相当大,即使是死忠派的狼骑士团团员也受到了影响,更何况其他的佣兵们,为了重振低迷的士气,雷伊的本队就显得格外重要。

“报告团长!雷伊队长回来了!”士兵兴奋地报告这个好消息。

“雷伊这孩子总算是回来了……”

不久之后,雷伊就进入了营帐里,下午所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已经传入了他的耳中,因此,雷伊在完成占领都沙全岛的任务之后,他向各地的居民宣告公会的命令之后,留下少数驻守部队,就将全军都带回都沙市。在问候过团长之后,雷伊向凯渥鲁夫报告任务的进度以及部分佣兵违反军规的事件。

“……在占领过程中,违反军纪的事件有二十一件,其中劫掠居民财物的部分就占了十七件,其余的都是犯兵向居民施暴的事件。大部分都不太严重,可是很遗憾的,有一件特别严重,有三名士兵将一名少女姦杀,这事件险些引发了居民的暴动……”

“雷伊,那三名犯行的士兵抓回来了吗……?”

“我已经亲手将他们就地处决了。”

“……是吗?我了解了。”

在这次占领都沙的军事行动中,会发生这样的事件实在是难以避免的,因为公会所招募来的佣兵们,其素质实在是太差了,有些佣兵甚至很可能是外地的强盗团或者是海盗也说不定。事实上,近年来国际局势已趋稳定,位于西方长年兵荒马乱的佛尔盖亚大陆,战火也终于有平息下来的迹象,但是和平的到来也导致佣兵等从事战争仕业的人失去了工作,就算回到故乡,其故乡多半也因战争而残破不堪,无一技之长的战士沦落为野盗的情形十分普遍。

“这次集结的佣兵成员过于复杂是导致军纪涣散的主因,如果公会能给团长多一点时间的话,我们就能够整顿军纪了,可惜这次出兵实在是过于仓促了……犯下罪行的士兵中并没有我们狼骑士团的成员,这也算是唯一的安慰之处……”

雷伊并没有继续感叹下去,此时还有比这些事还要严重的问题存在,雷伊直接请教团长凯渥鲁夫对于葛尔必特将采取怎样的行动。

“团长,您打算怎么办呢?难不成真的要……”

雷伊没说出口的话,事实上就是指“全面冲突”四字,凯渥鲁夫在思考一阵子之后,也给了他明确的回答。

“放心吧!雷伊,我绝对不会坐视事情演变到那样糟的情况的。”

“团长您心里已经有了底……?”

“你想的没错,雷伊!虽然我不知道葛尔必特为什么那么执着于都沙邸,或许里头有什么秘密也说不定,我以为,葛尔必特之所以会显露出如此焦虑急躁的模样,这应该与找不到瓦雷.都沙这件事有相当的关系。”

“!……莫非团长言下之意,是指您已经查出瓦雷的踪迹了吗?”

“哈哈!这都是托亚利与伊萨那两位年轻人的福!在救治身受重伤的警卫队队长,我记的没错的话,好像是叫做佛克斯的男人,在那时候,由他的部下口中得到了有趣的情报……”

凯渥鲁夫拿起桌上的两个纸卷,将系在上头的细绳解开,而后又将它平铺在桌面上,那是两份一模一样的地图,上面所绘制的是都沙岛的地图。

“这一份是公会提供给我们的都沙岛地图,而另一张似乎也是都沙岛的地图,这张地图究竟……难道是……地图有问题……?”

“你也注意到了呀!雷伊!这一份是在都沙邸的资料室里所找到的,是十年前所绘制成的旧版地图……”

凯渥鲁夫用手指着不明地图的边缘,上面写有大陆历一四九年的编码印记,这确实是十年前的地图。

“那名叫做佛克斯的男人的部下向我们透露某个情报,也就是瓦雷可能在某个地图上未标示方位的离岛上,那里似乎有废弃的补给港,在七、八年前,瓦雷就以那座岛附近的海域有暗礁与乱海流为由禁止船只出入。而后,不知什么时候,那座岛的位置也不知不觉从地图上消失了,岛上的居民因为忌惮瓦雷的权威而不敢过问,久而久之,也没有人再提起这件事了。”

“原来如此,团长,若是因为有暗礁或乱流而禁止人们进入的话,地图上就更应该标示其位置才对,可是这座岛的位置却被人故意不标示上去,可见,岛上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存在……”

从凯渥鲁夫口中得知这些线索之后,雷伊很确定地相信,他们一直找不到的瓦雷,应该就藏身在那座未标示位置的可疑岛屿上。

“由瓦雷与海盗有所勾结这一点来看,团长,我认为那座未知的岛屿很有可能是海盗的根据地,而且瓦雷.都沙极有可能就躲在那里!”

“就是这样!雷伊!得到这样诱人的情报,想必葛尔必特.克鲁斯也会舍弃私怨和我们心平气和地谈一谈吧!”

“团长决定何时前去和葛尔必特谈判呢……?”

“明天再说吧,一夜的时间应该就足以让他冷静下来吧……不过,我们这边也不能松懈警戒,毕竟就怕万一……雷伊,这个工作就麻烦你了。”

“遵命!凯渥鲁夫团长!”

雷伊与凯渥鲁夫之间对于葛尔必特的事已经讨论出个结果,本来是要就此散会了,而雷伊又突然间提起了一件事。

“团长,没想到您会为了亚利克斯的约定而和葛尔必特不惜发生冲突,我本来以为您会因为我们的事而做些让步……不过,这样也好,若是为了我们而使团长您不得不做出不像以往团长所会去做的事的话,那我们可都会不安的。”

雷伊所说的事就是指推荐狼骑士团团员进入大国当正规军的事,为了这件事凯渥鲁夫已经奔波很久,不过,雷伊、罗威特、与蕾洁儿三人似乎无意接受团长的安排,这并不是说他们不想当国家的正规军,而是有其他的理由……

“有关推荐的那件事哦!……的确是有点可惜,不过现在弄成这样,我也不抱什么希望了,不过这可不代表我就此放弃哦!在你们点头之前,我都会继续想办法让你们三人点头的……”

“哈哈哈……那时再说吧……”

此时话题又转到了亚利与佛克斯那场决斗上。

“对了,团长,我听说下午的那场决斗十分精彩,听说双方不仅战技高超,而且都是使用神器的战士是吗……?”

“是呀!亚利君虽然年轻,但是他的剑技却十分纯熟,而且又能自在操纵那把神剑‘克拉姆’,我本来以为在和平的艾斯卡应该不会有如此高超的战士出现的,不过现在……果然,世界是广大的,有像亚利这样强的战士存在也不足为奇。”

“团长太客气了,您不也能够自由操纵一样神器吗?”

“现在老罗……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叫得出“风”啊……”

凯渥鲁夫拥有一样神器,那是一对护手,与亚利的“克拉姆”以及佛克斯的“多莱迪特”一样类型的神器,它能够吸收持有者的气,而产生某种能随持有者的意识自由操纵的“风”。

凯渥鲁夫十分喜欢亚利,对于他那份过度的亲切感,事实上还有其他的理由……

“……我也是老糊涂了,不过那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光凭那把“克拉姆”,我还不敢确定,不过实在是巧合……”

“团长所指的事是……?”

“你大概也不可能会记得了吧!毕竟当时你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罢了,他是我所认识的一个人的孩子,“雷欧耐特·赛巴斯达”你听说过吧。”

“哦~~就是那位团长您时常提起的人呀!“狮子将军”雷欧耐特,就是那位平定艾斯卡内乱的英雄不是吗……?不过团长您说我不记得的事是……?”

“可以说托他的福,我才会遇见你,在二十年前,当时在被毁灭的村子的木板下找到襁褓中的你的人就是雷欧啊!因为他的关系,我才有机会收养你啊……”

雷伊只知道自己是凯渥鲁夫团长所收养的战争孤儿,事实上在狼骑士团里亦有不少人是自幼就一直待在狼骑士团这个佣兵团里,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像是蕾洁儿也是凯渥鲁夫所收养的孤儿之一。

“这件事我还是初次听团长提到……”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你先去休息一下吧,罗威特他们现在正在附近旅馆休息,嘿嘿~~我想那小子现在一定因为我所下的禁酒令给弄得坐立不安吧,禁酒令现在解除,大家也需要轻松一下……你就去帮我注意一下不要让他们喝得太过头了!”

“团长您不一起去吗……?”

“等我把手头的工作做完,我就会过去的,雷伊你就先过去吧!”

雷伊并不想自己一个人过去休息,他自愿留下来帮凯渥鲁夫处理眼前堆积如山的工作……

“我也来帮忙吧,这些工作如果让团长一个人做的话,就算做到明天我看也做不完,罗威特他的话,才一天不喝酒我想也不会怎样吧……”

“呵~~是吗……?我看还是让他喝吧,没酒喝的他恐怕会闹出比酒醉还要严重的事出来~~”

“哈哈哈!或许会这样也说不定呀!”

现在是晚上七点左右,月亮被厚云层所遮蔽而显的昏暗不已,白色的薄雾渐渐地笼罩住整个都沙岛,由于凯渥鲁夫与克鲁斯军都并非长年住在都沙岛的居民,所以他们并不知道,这道突如其来的雾气并非正常的时节所导致而成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