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1话 雾夜之都

作者:外国科幻

八人一小组的士兵们在都沙的街道上巡逻,由于夜雾使得能见度不佳,照明的火炬每隔十公尺就竖立一个,但是雾气似乎有逐渐变浓的趋势,火光反而使得人的视线变得更加朦胧不明,士兵们也不敢懈怠而提高自己的警觉性。

“好浓的雾哦……”

亚利正骑着马前往都沙市西侧的一间大旅馆,该旅馆在过去是以在港口工作的大批水手们为主要顾客群,所以他们的房间又多又大,足以容纳近两千人之多。凯渥鲁夫则一口气包下了三间这样的大旅馆供其团里的士兵使用,对于久无生意的店家而言,实在是一大福音。

“哦哦!您不就是亚利克斯大人吗……?!请进!”

“这匹马就麻烦你了,就是这间旅馆哦……”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站岗的士兵们丝毫不敢阻挠亚利的行进而直接放行,在下午与佛克斯的那一战,已经替亚利大大地提高知名度,加上口耳相传的结果,亚利在一般士兵中的形象多少已经被夸大过头。对于士兵们过度的尊敬,而且年纪轻轻的他就被人尊称为“大人”,对于这种事,亚利事实上也早就习惯了,贵族出身的亚利,在骑士见习的时期一般下层的士兵就时常在他跟前献殷勤,亚利对于这种现象虽然不是很喜欢,但也没有特别去注意,久而久之他对于这种现象也习以为常。不同的是,当时的亚利受人过度礼遇的原因,是因为他家世与身份。而现在的亚利,是以实力赢得众人的敬重的……

“汉斯就在这间饭厅吗……?进去吧……”

亚利开门进入饭厅,里头每张桌子几乎都坐满了人,现在本来就是晚餐时间,所以也没什么不对,不过在几乎全是男人的场所居然闻不到酒味,这一点倒是蛮奇怪的,凯渥鲁夫团长的禁酒令被实行得极为彻底,由此可以看得出狼骑士团治军严明的程度。

“啊……罗威特就坐在那里,蕾洁儿千骑长也在。”

亚利很快就找到罗威特所坐的位置,原本他就是个蛮显眼的人,195公分左右的巨大体格,一头杂乱黑发而不修边幅,他粗犷的外表本来就让人印象深刻,不过最吸引人注意的还是他的巨大音量吧。而坐在罗威特对面的蕾洁儿则安静地在吃晚饭,她似乎是个蛮沉默的女人,不过她的沉默并不代表她不引人注意,她有着一头及腰的白银长发,端正秀丽的面容加上一身中性的便服打扮,亚利想不管是男性或是女性都会被蕾洁儿的美所迷惑吧。不过亚利最在意的地方,还是蕾洁儿拥有魔力这件事,在下午与佛克斯的那一战,亚利就亲眼目睹蕾洁儿特殊的魔法剑技,这一点,或许就是她能够以一介女儿身成为狼骑士团千骑长中的一员的最大原因吧……

亚利本来是要过去和罗威特他们打个招呼的,不过他突然间注意到那边的气氛有些奇异,仔细一看,罗威特正在叮着邻近桌的人,那桌坐的人就是汉斯以及术士修瓦克,而修瓦克正和汉斯兴高采烈喝着酒,这个举动,简直就像是在饥饿的老虎(罗威特)旁吃香喷喷的美味肉块一样……

“虽然只是普通的酒,不过在这时候喝,不知为什么却显得特别醇美呢……?你也有一样的感觉吗……?汉斯吾友!”

“你喝醉了吗……?修瓦克……在这种场合就多少克制一下吧……”

“禁酒令关我们屁事啊,别理他们!汉斯!我们就痛快地喝到明天吧!”

“……”

虽然汉斯口中是这么说,但是酒还是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下去,毕竟,汉斯也是个无可救葯的酒国同志。吊人味口,挖苦别人是修瓦克的缺点,他还有一样特别惹人厌的缺点,那就是修瓦克很爱摆架子,尤其是当他看到有人姿态很高的时候,他就会以更高的姿态嘲弄那个人,所以在别人眼中,修瓦克总是一幅高傲的模样。事实上,在与修瓦克相处的这段期间,亚利也发觉到修瓦克其实是个蛮好心的人,只是很可能是在过去因为他拥有的强大魔力而使得一般人对他的态度都是恐惧戒慎的模样,所以才导致他人格上有些缺点。事实上,修瓦克是个身份成谜的人,世界上拥有术士资质的人现在都是由优希亚教廷管理的,但是,同样是术士的伊萨也不知道他的底细与过去……

“呜~~我受不了了~~酒~~”

“罗威特千骑长,请您不要这样子~~别忘了团长的命令~~”

“沃德!别阻止我!为什么那个灰毛的浑蛋可以喝酒而我就不可以呢?放开我的手,我要喝酒!”

一头灰发被说成灰毛的修瓦克看到罗威特的模样更是起了酒兴,他故意把头转向罗威特直接拿起整个酒壶就大口大口灌起来了。看到此景,罗威特的动作也越显得粗暴起来,他的部下沃德就不小心被他的手肘击中留下了一个乌黑的眼圈。

“啊……罗威特……”亚利来到他的桌子旁边,本来想一同劝阻他的,可是看到这滑稽的景象,亚利差点笑了出来。就在亚利拼命忍耐住笑声的时候,罗威特突然间一只手就把亚利给抓了过去。

“你要做……什么……?罗……”

“喂!汉斯!你宝贵的金发少爷现在就在我手中,不想见到他在这里跳脱衣舞的话~~就赶快把酒拿过来吧!哈哈哈!”

汉斯被罗威特的举动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修瓦克则是笑得背都弯了,在四周的人则是把这闹剧当成饭后余兴似的,开始鼓噪起来。莫名其妙被当成“人质”的亚利试图脱离这尴尬的局面,就在他要用力挣脱罗威特的手臂时,有人先下手了,一瓶酒被丢了过来,准确地命中罗威特的脑袋。丢酒瓶的人,就是凯渥鲁夫团长。

“好痛耶~~老爹!耶~~这是……酒!哦~~太浪费了~~”

“我常看人发酒疯……可是,没酒你也能发酒疯……真是让老头子我大开眼界……”

看到罗威特的样子,凯渥鲁夫实在也气不起来,此时,在一旁的雷伊也向在场的众人宣布禁酒令解除的消息。

“团长解除禁酒令了,我们已经搬了好几箱酒搬过来了,高兴吧,罗威特!”

“哦~~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雷伊啊~~”

“一人一瓶!刚才那瓶就是你的,这是惩罚你刚才对亚利君无礼的举动!”

凯渥鲁夫一句话彷佛给罗威特判了死刑似的,不管罗威特如何撒娇恳求,凯渥鲁夫都完全不通容,于是,看不下去的雷伊便出来打个圆场。

“好了好了~~我的份就给你吧,罗威特。”

“哦~~雷伊,你真是我的亲友~~”

“太宠罗威特那小子是不行的喔!雷伊……你每次都这样……”

“我从罗威特大哥那得到的照顾才多呢,您就原谅他吧,团长。”

在这滑稽的“绑票”落幕之后,凯渥鲁夫、雷伊也与罗威特他们同坐一桌,整个饭厅又变成往成只有男人时该有的景象了,热闹非常,酒味,果然还是男人特有的味道。之后,罗威特向亚利为他刚才的举动道歉。

“亚利……刚才的事很抱歉……”

“算了!我不会在意的!”

亚利并不是会在乎这种蠢事的人,他反而对于罗威特他们之间毫无间隔的友情感到感动。此时他看到汉斯在另一桌向他招手,他也轻轻挥手向汉斯回应,此时,亚利心里有点感慨地想着。

“最近很少跟汉斯说过话呢……真是蛮奇怪的,大概是最近一口气认识许多新朋友的关系吧……”

最近汉斯几乎都和修瓦克一起行动,而亚利也几乎都是跟伊萨一起行动,所以两人就较少有机会谈天,只有一般的应对而已,或许就因为他们亲如家人,所以亚利就觉得,汉斯待在自己的身边这件事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亚利从来没有想过,汉斯是否会有离开他的身边的一天……这件事他一点都不曾想过……

在用餐过程中,凯渥鲁夫提起了有关佛克斯的伤势治疗情况,刚才亚利就一直跟在伊萨的身旁,佛克斯的治疗就是由伊萨负责的,亚利因为自觉帮不上什么忙,才离开回到都沙市。于是,亚利提起有关伊萨以魔法治疗佛克斯的过程。

“那实在是太神奇了,在伊萨咏唱完咒文之后,好像是光系的魔法似的,我不太懂啦……反正就是治疗的魔法,在许多闪烁但不刺眼的不可思议光点覆盖住佛克斯之后,他身上的伤就逐渐愈合起来,那本来应该是要两三个月才能治愈的重伤呢!”

“哦!我就觉得那位叫伊萨的小弟特别顺眼呢……不像某个乖僻,爱挖苦人,没同情心……又臭屁的术士……”

罗威特的话,一半是说给刚才被他指为灰毛的术士听的……

“那伊萨君还待在都沙邸吗……?”凯渥鲁夫又问道。

“我离开的时候伊萨他还在进行治疗,我想我留在现场也不会有任何帮助,所以我就离开了,他的伙伴安德森还留在那里,我想他的安危是无需担心的。”

“是这样子啊……那为伊萨君还真是奇特的人呢……?他跟我所知道的术士印象可以说完全不一样呢……”

“凯渥鲁夫团长,你所说的印象是……?”

亚利对于凯渥鲁夫所说的话感到好奇,事实上,在之前,亚利就对一般人对于术士的恐惧态度感到不解,自搭船出海经历许多事件而一直到这个地步为止,亚利了解到所谓的术士事实上也跟一般人无异,虽然百年前的那段“过去”使得术士在一般人心目中成为恐怖的化身,那段历史亚利自小就听着它长大的,但是看到伊萨,亚利就可以感受到教廷的术士们为了扭转自身在一般人们心目中的负面形象所作的努力,难道他们还做的不够吗?亚利也有想过自己也有可能是资讯不足,毕竟,他所认识的术士也才只有伊萨与修瓦克两人,待会从见多视广的凯渥鲁夫团长口中,应该可以得知更多有关术士的事情。

“哦~~亚利君你也有兴趣听吗……?”

这是难得的机会,亚利当然是频频点头示意。

“嗯~~那好吧!那我就说吧,不过,这对于亚利君而言,或许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情……”

“难以理解……这有怎么说呢……?凯渥鲁夫团长……”

“亚利君你一直都住在艾斯卡大陆北方的神圣艾斯卡帝国里是吧……”

“是啊,我就住在优格里尔。”

“艾斯卡是个好地方呢……在我率领全团来此之前,就曾经过神圣艾斯卡帝国,那里实在是和平的地方,或许就和那大陆是单一国家的缘故吧。在我们的故乡佛尔盖亚大陆就不是这样和平了,绵延达百年的战乱你能够想像吗?诸国林立,时而联合又时而分裂,今日的友邦在明天可能就成了敌国,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凯渥鲁夫轻轻地放下了酒杯,开始慢慢叙说着拥有最古老历史的佛尔盖亚大陆那沾满鲜血的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