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4话 威尔斯事件(前)

作者:外国科幻

在二十年前的佛尔盖亚大陆,有一个位于山谷盆地的小国,其名为“威尔斯”,该国无心去加入北方列强争夺大陆霸权的行列,再加上威尔斯王国位于边陲地带,而且东方又有优希亚教廷保护伞,所以该国的人们一直过着宁静的生活,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与其他挟在大国间苟延残喘的小国相比较,和平或许才是最大的财富吧……

但是好景不常,由于少数野心份子为了自己的目的,潜进了这个平静的小国,到最后,这个国家竟然走向完全灭亡的道路,如今的威尔斯,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闲静小国,而是充满魔物,令人畏惧的“威尔斯死谷”,一个死灵横行的邪恶大地。

“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地方……实在让人不敢相信……”

凯渥鲁夫继续述说着威尔斯的过去……

“事情的开端,应该是二十一年前的事了,那是“威尔斯事件”发生的前一年,有一个组织潜入了威尔斯,并且杀害了当时的国王,掌控了整个国家。后来听说,那个神秘组织,事实上是由一群反叛优希亚教廷的术士所组成的……在事件结束之后,根据教廷的说法,那群术士是因为信仰魔王“红莲的魔导师”的神民革命思想才反叛教廷的,他们占领威尔斯的目的,就是要依魔王的神民思想然后在当地建立一个属于神民(术士)的王国……”

“这么说来……难道团长您曾经参加过教廷的讨逆战争吗?”

“你猜的没错!亚利君!在二十年前,当时这个狼骑士团还没有成立,我只是个小规模的佣兵团团长罢了,当年我与其他十多个佣兵团一起受雇于优希亚教廷,参加了那场战争……”

“二十年前……奇怪!为什么教廷要拖整整一年之久才正式处理这件事呢?”

亚利话注意到这个疑问早就在凯渥鲁夫的意料中。

“这是个好问题!为什么教廷要拖一年的时间呢?事实上,教廷并没有拖那么久才处理,在威尔斯被反叛术士夺取消息传到教廷的时候,现任的“法尼尔教皇”就立即赦命其周围几个从属国组织军队去讨伐叛党,但是结果却惨败而回,虽然这是因为威尔斯本身是属于易守难攻的山谷地势,其实最大的原因,是术士的强大的魔法力量,他们以强大的魔力重创了讨逆军……历史上最后一次记载着术士参与战争的记录,那已经是一百年前魔王“红莲的魔导师”发动“神民革命”时候的事了,在现实目睹魔法的绝大力量再加上过去的魔王传说的双重影响之下,讨逆军的兵士在一瞬间就溃不成军,全都逃之夭夭……”

凯渥鲁夫稍微休息一下,喝了一杯酒之后,又继续说道。

“这次对叛党实力的错估,教廷就打算出动麾下的术士去收拾叛党,想一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能对抗术士的人,当然也只有术士才行……不过,优希亚教廷的举动,确被其他大国所得知,他们以违反圣临历一四二六年(大陆历五十六年)时世界各国共同订立下的“星之盟约”中有关术士不得参与国际战争与内乱的条款,对教廷施加压力,当时,就连与教廷极友好的“马尔可王国”都将大军集结在边境上……”

圣临历是以优希亚教传说的圣使优希亚降临的那一年作为元年,事实上就是圣国历,在圣国覆亡之后就无人再用下去,不过后来优希亚教的复兴,教徒大增的原故,圣国历才重新再被采用,更名为“圣临历”,而后成为佛尔盖亚大陆的通历。而“星之盟约”,则是在“神民革命”平定之后,由世界各国共同签定的条约,内容除了又许多对于术士的各种人身限制之外,也包括世界所有的术士都由优希亚教廷统一管理的条文。由于立约的那一年有数颗慧星(四年一度,数量不一,若是当慧星预定通过的那一年没有慧星的话,人们会将那一年视为凶年,有许多禁忌)通过,所以才被称为“星之盟约”,那四年一度的慧星通过年,在某些国家如艾斯卡还会在那一年举行“星祭”等仪式。

“等等!团长,这不是很莫名其妙吗?那些国家为什么要反对,或许是违反当初的约定,但是教廷会这么做,也是不得已的呀……”

“若是事情有那么单纯就好了,亚利君,你慢慢听我说吧。事实上,那些国家会有如此的反应,这也是因为,他们害怕教廷强大的力量啊……在当时,还谣传着那群术士的反叛行动,事实上都是教廷在背后唆使的,其目的就是要让教廷能得到动用术士的大义名份,其真正的目标,是要讨伐那些发动战乱且屡次将教廷的调停视为空话的争霸诸国……你想,有这样的谣言出现,各国难道不会有动作吗?”

“确实……”

“亚利君,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各国会把术士的管理权这样简单地全交到教廷的手中呢?术士的强大力量可是比黄金还要宝贵的东西呀……事实上,在“神民革命”结束之后,衰弱的各国根本就无力去反抗教廷,有很多国家还得要接受教廷的力量才能复国呢?所谓的“星之盟约”,说是优希亚教廷自己所订立的也不为过……”

看到亚利听得一幅讶然模样的,凯渥鲁夫觉得自己说得或许太过火了,他放慢自己的语气,想缓和他的情绪。

“亚利君你就别那么在意,或许这只是我过份杞人忧天罢了。反正哦……当时教廷确实感受到各国的压力,也因此,教廷才会迟迟拖了一年的时间,才组成这第二只讨逆军……不过,这也是因为某个异状的发生才逼得教廷开始行动的,而且瞒着各国偷偷出动了术士……”

“术士!……是什么事情逼得教廷不顾各国的压力而动用术士……?”

“你听到可别吓一跳……那是因为……在威尔斯的边境上,开始传出有魔物活动的消息……这是真的哦……还有魔物闯进国境上的村落将居民全部杀死的案例呢……”

“魔物……那群术士真的在进行过去魔王曾经做过的恶业……制造魔物……”

在“神民革命”期间,魔王“红莲的魔导师”所拥有的术士集团毕竟仅有极少的人数而已,为了征服世界,对抗各国的大军,红莲的魔导师以古代密传的知识,创造出各种奇特的怪物,甚至于还有能够使用“魔力”的魔兽。在“神民革命”平定之后,绝大部分的怪物都灭亡了,但是仍然还有少数的怪物残存在边境……

“就是这样,而且,连教廷所派出潜入威尔斯的密探全都被杀,其中拥有术士力量的密探在死前传回的消息,似乎有提到说那群叛逆正在进行某种特殊仪式……之后各种谣言出现,甚至有人说那是魔王“红莲的魔导师”复活的征兆,最后,教廷才秘密召募佣兵而非正规军,并且也出动了术士……”

“凯渥鲁夫团长您也在其中吗……?”

“对呀!就在那次的行动,我遇见了你的父亲雷欧耐特以及你的母亲阿芙莉娜。”

这次亚利可就乖乖地在听了,目前亚利最想听的事,事实上就是母亲的事实。

“当时,我和另外两名佣兵团长被分派到疏散居民的任务,主要是边境与谷口的居民,其余的佣兵团则全员与教廷的术士们一同朝威尔斯城的方向前去。就在我进行任务的时候,在一处遭到侵袭的村落里,我命令团员去寻找看看是否还有生还者的时候,就在那时,有二十几只魔物突然攻击过来,它们好像是那群反叛术士的魔道实验所诞生出来的怪物,长的像是有巨大牛角的灰熊,每只都有约三、四公尺那么大只。我想,那应该就是传说中魔王所创造出来的怪物“火角熊”,它们的角会发出高热,我的部下被刺到的时候,连盔甲都融出一个大洞!”

“火角熊”,传说中魔王“红莲的魔导师”创造出来的怪物,智能虽低,但是确喜欢团体行动。就如其名,它的双角能够发出高热,连铁片都能融化掉。事实上,它的爪牙也有同样的力量。喜食人肉,由于它不是需要“魔力”才能存活的魔兽,所以在魔王败亡之后,还有少数改变食性且适应环境,而还残存在边境地方,偶尔会因本性的关系袭击人类……

“由于我当时仅带了五十几个人而已,要跟二十几头怪物对抗,实在是毫无胜算。就在我的部队快被歼灭的时候,一名持有光之刃的剑士与一名拥有强大魔力的术士突然出现,火角熊群不多久就被消灭了,那把发光的两手剑,就是你的“克拉姆”……”

听到这里,亚利突然有了疑问。

“术士?等等!凯渥鲁夫团长,我母亲是术士!?”

这若是真的话,亚利可就真的吓一跳了,自己难道也有术士的血统?

“哦~~抱歉抱歉~~我漏说一件事了,那个术士不是阿芙莉娜,是另一个人,是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我印象很深刻呢……他不仅拥有超强的魔力,最让人注意的,是他的外表,我很少看过有人会有如此雪白的肌肤,一头白色绸缎的长发加上白色的长袍,最吸引我的注意力的地方,是他那双黄金的双眸……是不是术士都长得这样呢?那个孩子伊萨也是个有张非常俊美的面貌,几年后肯定是个仕女之间的热门抢手货……算了,有点离题……我想想,他是叫什么名子呢……?噫~~”

“遗忘是痴呆的开始哦~~哇啊!好痛!”

罗威特的戏言又为自己换来了一记铁拳……

“别理那白痴!我不是忘掉了,是那个金瞳白发的帅哥总是一幅对他人爱理不理的模样,我当时才懒得和这种人来往,所以也就没问你的父亲了……”

“我没听说过爸爸有这么一个朋友……”

事实上,亚利并不知道,那个金瞳白发的术士,就是一直陪伴他长大的汉斯,汉斯不仅对亚利隐瞒自己拥有魔力的事实,连自己的外貌都改变掉,他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过去,除了是与雷欧之间的约定以外,或许还有其他的理由……在凯渥鲁夫正在说二十年前有关自己的故事时,汉斯仍然一如往常和修瓦克谈笑喝酒,丝毫不在意这件事,这是汉斯故作镇静,还是他已经忘掉那段过去,这个答案,现在似乎隐藏在黑暗中……

“不管如何,在他们消灭所有的火角熊之后,阿芙莉娜才从树丛后赶紧跑出来,那孩子真是个善良的人啊,她不厌其烦地替所有的伤者包扎,本来那个术士帅哥根本懒得理我们,在那孩子轻轻劝他几句之后,他也立即像只猫似的乖乖地用魔法帮受伤的士兵们治疗,也因此,许多士兵才不至于落个残废的下场……”

凯渥鲁夫在提到阿芙莉娜的事的时候,愉悦的心情不禁洋溢在脸上。亚利看到凯渥鲁夫提到母亲时的模样,自己也觉得十分高兴,因为,阿芙莉娜就和他想像中的母亲一样,是个充满慈爱又美丽的人。

“阿芙莉娜真是个可爱又善良的好孩子呀!在那之后,雷欧他们三人就与我们一同行动,他们好像只是个冒险者集团罢了,来到这里或许只是个巧合罢了,但是一看到红发的天使时,我的怀疑心顿时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哈哈哈……”

“红发……”亚利突然间红着脸将头低了下来……

“怎么了?亚利君?”

亚利从来不知道母亲的模样,就连雷欧也没提起过,当凯渥鲁夫提到阿芙莉娜拥有一头红发的时候,他突然联想另外那位红发的少女,也就是米莉亚……亚利不禁觉得,自己是不是有恋母情结……事实上亚利只是想太多了,亚利是今天才知道母亲的发色,自己所喜欢的女孩子和母亲同样是红发一事,这件事不过是个巧合罢了……

“亚利君,你知道吗?坐在你旁边的雷伊也是你的父亲所救出来的哦,当时,雷欧从埋在瓦砾下的水缸救出一个差点气绝的婴儿,那个孩子就是现在的雷伊!”

“真的哦???”

亚利惊讶地将头转向旁边的雷伊,雷伊微笑地点着头后说道。

“若不是雷欧耐特先生的话,我现在也无法待在这里了……请你代替你的父亲接受我的道谢!”

“不……不!不敢当!看到雷伊大哥能够有今天的成就,我父亲也会很高兴的。”

亚利不禁感叹着,人的际遇是如此地奇妙,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看似疏离,其实在冥冥之中又存在着一条无法察觉的羁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