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29话 火炎的多鲁顿(后)

作者:外国科幻

湾口的爆炸震惊了都沙市的所有人们,火舌与浓烟弥漫着湾口四周,本来大雾就已经使得能见度降至最低,再加上浓烟,更让人看不出湾口究竟发生了何事。停泊在港口的克鲁斯军舰,各甲板上云集了闻声而至的士兵们,每个人都将目光集中在湾口方向上,迷蒙白幕上的那一点绯红。

“刚才的爆炸声难道是……敌袭!”

一位士兵提出了最符合现实的推测,不过有一点很奇怪,现在这个时候,而且在能见度如此差的情况下,对于敌人而言,的确是绝佳的奇袭时机,不过刚才究竟是什么东西爆炸呢?难不成是敌人的船吗?若不是的话,又是谁会在这种时候在湾口航行呢?许多的疑问,反而使得情势变得更为难解。

“莫非是……瓦雷·都沙的军队来袭……!”

对于克鲁斯军而言,这是最符合常理的结论,本来克鲁斯军来都沙岛的任务,就是要捕捉瓦雷,所以,“敌=瓦雷的军队”是很容易理解的。不过,每艘船都没有任何动静,士兵们本以为队长会要大家备战,准备出航去迎击“瓦雷军”,不过,各船舰的队长都迟迟不下出航令,却也不知如何去平息因恐慌敌袭而陷入混乱的士兵们。

“在待会的时候,有艘船要出港,你们都要当作不知道这件事,也不准提出疑问,不管发生任何事情……这是葛尔必特大人的命令!”

这道命令,在刚才那艘船出航前就已经让所有的克鲁斯军担任舰长的队长们得知,对于克鲁斯军而言,葛尔必特的命令是绝对不允许有异议的,所以,当那艘船竟在湾口爆炸一事发生之时,各队长都不知如何应变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

爆炸之后已经过了十分钟以上的时间了,克鲁斯军的不安已经快要化作实际的暴乱的时候,一股腐臭的腥风突然传来了……

“好臭!这是什么味道!”

“像一堆死人的味道,血腥味也好重……”

在所有人都不知腥味是从哪里传来的时候,一名士兵大喊着。

“喂!快看,海水……海水变色了……”

在灯火的照明下,海水明显可见其上浮出了一层油脂,鲜红与橙色的混浊状,腥臭之源大概就是那层腐臭的油污了。奇怪的是,油污正快速向港口扩散着。

轰隆!轰隆隆……

又有船爆炸了,几声轰隆,一艘船转眼间就被火焰所噬,这次爆炸的发生处就在港口并排停泊的船只的其中一艘,与该船相邻并排的船其上的士兵们,正赶紧松开固定的缆绳,这是为了防止船只因海浪而相互碰撞才绑上的,不过现在如果不解下的话,火势将很快地延烧到其他的船上。更危险的是,每艘船都有搭载火葯,一旦波及到储存火葯的船舱里,所引发的爆炸的危险性是难以估计的……

“快解开缆绳!快一点!”

数名士兵赶紧跑到船弦旁,为求效率,他们直接拿斧头劈砍着极粗的缆绳,但是缆绳实在是太粗了,一两次劈击并不能将其砍断,当其中一名士兵正全力要砍断缆绳时,从燃烧中的船那一侧传来了一道声音。

“无能的杂碎……我来帮你吧……”

“耶!”这名士兵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自前方处就传来了一道破风之声,随即一道黑影就切断了缆绳,同时也砍断了他的腰部,黑影一直到撞上桅才停止,那是一把极为巨大的战斧,整把战斧的长度几乎跟一个人差不多高。

“哦喔喔喔!”

一声巨响,伴随着一声怒吼,一个高大的巨人跳到了甲板上,他一拳就将呆滞在一旁的士兵给击落到海面上。这名高达三公尺以上的巨汉就是多鲁顿。

“你……你是什么人……?”

这声质问似乎有点缓慢,谁会想到有人会从燃烧的船上用跳跃的方式跳到自己的船上,向多鲁顿提出质问的人是此舰的舰长,他名叫“卡顿”,他一向以自己强壮的二米之躯为豪,但是在多鲁顿面前,他只是个小孩罢了……

“……”多鲁顿无视卡顿的存在,迳行就走向他的战斧落下之处。

“杀掉那个可疑的家伙!”

现场甲板上有五十名以上的士兵,在卡顿的命令下全员都拔剑攻向多鲁顿。本来好战的卡顿一向喜欢带头冲锋陷阵,不过个子改人一截,自豪的巨斧也矮人一截的卡顿这次却意外待在后方指挥部下上阵,关于实力的差距,卡顿还蛮有自知之明的。

“别怕那家伙!我们有五十多人……”

卡顿才想以人数的压倒性这一点来激励士兵们的士气之时,人潮的前端就传来了数声哀号。多鲁顿挥动巨臂往右一扫,就打死了两名跑头阵的士兵,盔甲碎裂凹陷,头骨破裂的死相让随后的士兵们一时停滞不前,多鲁顿的神力让他们恐惧不已……

“……别怕!我们这一边可是压倒性的人数,他一个人又能怎样!”

卡顿还是继续以人数的优势来煽动士兵们战斗,迟疑一会的士兵们最后还是相信五十人对一人是必胜的常识,他们又全员冲向前去,不过,此时多鲁顿已经取回了武器,他抡起战斧,往横一劈,三个人立即腰斩,尸首滚落到后方的伙伴头上,这一次他们连停步的时间都没有了,多鲁顿挥舞战斧,无视人数的差异,将士兵们当成稻草人一般砍杀怠尽……

“怎么可能……”

卡顿的口像鱼一般一开一合,口中一直呢喃着这句话。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但是事实上,他的部下确实正一一惨死在战斧刮起的风暴下,断肢飞散,首级滚落在地,那风暴正瓦解着五十人所组成的肉墙。

“怎么可能……”

这句话成了卡顿最后的一句话,多鲁顿高举战斧,从头砍下,将卡顿劈成两段,在短短的时间内,甲板上的人已经被多鲁顿砍杀怠尽。

“……接下来,就是这些船了,不能让任何人有机会逃离这座岛……”

多鲁顿举起战斧,口中开始念念有词,随即,斧刃开始发出红光,不久他的四周围也浮现了红色的光点。

“炎之斧啊……将我的魔力增幅吧……”

多鲁顿外观看起来像是个战士,不过,他竟然也拥有魔力,现在他正在咏唱着某种火系术法的咒文。

“始于深渊,拥有炙热血流与魂魄的火之精灵啊!燃烧的荒野,这片大地皆是炎之国的疆土。炎之国的士兵们,不可饶恕的入侵者就在眼前,筑起火炎的巨墙,守备王土,将胆敢侵犯吾土的敌人赶至焦热地狱……”

在咒文咏唱期间,红色的光点不断增加,最后多鲁顿看起来像是被赤红色的光幕所覆盖着,他的身前,也浮现了一道红光所绘成的魔法阵。

“……“炎之壁”!”

在多鲁顿咏唱出术名的同时,原本缓缓律动的赤红光波立即激发而出,火柱冲天而出,随即以多鲁顿为中心,自左右两侧水平扩散而去,不断升起的火之柱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火炎之墙,并排的船舰刚好成为火炎的饵食,炎之壁将战舰整艘切断成两截,又刚好引燃了火葯桶,船只随即依序爆炸,爆炸所产生的火舌,使炎之壁看起来几乎要将天空给切断似的……这一击,最外面的那一排战舰都被烧毁波及,三十五艘的船以及近五千人的士兵都葬送在火海里……

“快逃啊!火快烧过来了!”

连番的爆炸使得其余侥幸未遭波及的克鲁斯军顿时陷入混乱当中,许多人都纷纷跳海逃亡,想要逃到岸上……突然,有几个人往船外一跳之后,却一头撞上不明的“地面”上,仔细一看,此地面竟然是船的甲板,有将近十艘的船正从海面下浮起……

碰磅!

一声撞击声,不明船只的船舱门被踢破了,从舱口陆续走出了全身武装的战士,克鲁斯军们还搞不清楚这一连番的突发状况时,这群来路不明的战士就以血来表示自己的来访之意,他们不架木桥就轻易地跳到了克鲁斯的船只上,并疯狂地砍杀所有可以见到的人类……

碰隆隆……

又传来了一道惊人的撞击声,有某样巨大的物体自海底撞上了港口的石堤,巨大的撞击力还引起了不小的海浪,让停泊的船只群突然摇晃不已。

但是恐怖还不仅只于此,刚才跳海的士兵们在刚才那股碰撞之后,纷纷发现海水开始发出腥臭味。

“怎么回事……呜哇哇哇!有东西,有东西在海底……”

这个人立即就消失在海面上,之后,连串的哀号声接连传出,刚才跳海的人,全都被不明的物体给拖到海底去了……

跳海是死,待在船上,所面对的敌人,又个个是骁勇嗜爱杀戮的恐怖战士们……克鲁斯的士兵们只能在两种死亡的方式上选择其一而已……都沙港严然成为一个火炎与杀戮的人间地狱……

“一万多人份的血肉……要让“它”孕育而生还略嫌不足……”

说话的人是多鲁顿,不知何时,他已经来到都沙港的岸上,他看着那片火海……此时,自岸旁的海面下突然伸出了一道黑影,那是一条看起来极为恶心的肉质触手,它正要捕捉多鲁顿的时候,多鲁顿毫不闪避,而且他的斧头在一瞬间发出了红光,触手在一接触红光的同时,便萎缩起来而后又逃回海底了……

“贪婪的怪物,连敌我都分不出来吗……?不过若是以“它”为对手的话,“御子”势必能够得到完全的觉醒……嗯嗯嗯……“御子”啊……这次你若是不拿出真正的力量的话,是绝对无法胜过“它”的……”

这一连串的阴影与杀戮,只是神秘教团要促使他们口中的“御子”,也就是亚利的觉醒罢了……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就算是牺牲都沙岛所有的居民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在不久的将来,阻挡在亚利面前的强敌,将是个难以估计其实力的恐怖怪物……

“接下来,就看露希卡的手腕了,跟这些愚蠢的克鲁斯军相比较,狼骑士团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啊……除了那群术士,还有“御子”……看来必要时,我也得适时出手帮忙一下……我可不能让她步入达格斯特的后尘……”

语毕之后,多鲁顿的身影就消失在空气中,这场杀戮的飨宴……现在才开始而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