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0话 溃败的克鲁斯军

作者:外国科幻

“浑蛋家伙!快一点集合!敌人攻过来了!”

震耳慾聋的惊天巨响及赤火光让士兵们的瞌睡虫全都飞之无踪,从临时征收充作兵舍的房子里涌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士兵们,其中还有部分人装备零乱,连铠甲都没穿戴完全就一股脑儿跑出来迎敌,除了推说训练不足之外,敌军的行动确实太快了。

由于局势变化的太快,港区的克鲁斯军完全被停泊在港口的战舰的连锁爆炸的事件给弄得手忙脚乱,“敌袭”发生了,自然要“迎击”,这是基本的常识。港区前方目前正陷入激战当中,嗜血的战士正以不断残杀克鲁斯的士兵们,士兵们若是转身逃亡,反而会激起对方追杀到底的慾望。

“坦马斯队,突击!”

在前方陷入騒乱之余,倒是意外地给了后方的人集结整队的时间,后方目前已经集合了七千人左右的兵力,分别是由克鲁斯军的千人长“狄尼”、“坦马斯”、“吉克”所率领。这次进攻都沙岛的克鲁斯军(佣兵团除外)是以拉法罗为指挥官,尼尔为副长,其下有六位千人长,在船舰上的两位目前是生死未明,在陆上港区首先被袭击的区域,其中一名叫“隆德尔”的千人长已经在混乱当中身亡。所以,目前还健在的千人长就只剩下他们三人而已。

“对方才四、五百人而已,用人数与阵势压过他们!”

坦马斯的步兵队共两千人,他将兵力分组成两百人为一组的小部队进行波状攻击,坦马斯看出对方之所以行动如此迅速是因为敌人的人数仅有数百人而已,港口的大爆炸以及夜晚的大雾使得克鲁斯军的士兵们误以为正遭受到大军的攻击,这才是使得克鲁斯军陷入混乱的主因。将兵力集中之后,这种混乱的把戏就玩不起来了。

“坦马斯那家伙干得不错嘛!”千骑长吉克说道。

“虽然阵形有些混乱,但是陷入这种消耗战的状况的话,人数少的敌人是极为不利的,看来我的弓兵队是派不上用场了。”

狄尼的部队是弓兵队,目前克鲁斯军是以吉克的骑兵队为中军,弓兵队为两翼,先前突击的坦马斯步兵队原先是要诱敌深入的,不过在发现到敌军的确实数目之后,坦马斯就临时起意直接以手上的部队想以人数将敌军歼灭。

此时,从右翼处的一条道路上出现了数骑人马以及一辆马车,弓兵们之所以没有将他们当成敌人射杀的原因,是因为在最前头的骑士正以最大的音量喊道。

“葛尔必特大人在此,还不快让道,有眼不识泰山的家伙!”

“那是拉法罗团长,还有葛尔必特大人,怎么会……不准攻击,快把路让开!”

认出拉法罗的狄尼赶紧命令右翼的部下们。

“大人们这时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有满腹的疑问,不过狄尼也不敢过问葛尔必特的行动,在一行人抵达之后,狄尼将目前的情况告知拉法罗与葛尔必特。

“……你们做得很好,我会记住你们今天的表现的……”

葛尔必特在马车里奖励部下们的辛劳,由于天色昏暗,所以看不清葛尔必特的表情,不过他的声音有点无力,有此可以查觉得到,刚才一连串的突发事件,也让他十分地慌乱不已,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在这么晚的时间来港区,不过,狄尼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一行人是一路由港口一直拼命逃到这里的。

“……辛苦你了,狄尼,现在你们的指挥权就交到我手上吧。”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拉法罗是他的顶头上司,现在他在场,他们当然要听从他的命令,不过,看似和缓的情势却在此时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拥有压倒性兵力的坦马斯的部队居然开始败退了。

“坦马斯的部队溃散了……怎么可能……”

前方仍然是陷入混战的状态,但是坦马斯部队后方的士兵却开始一个接一个的转身而逃,而且数量越来越多。

“呜~~那~那不是人~人类~啊~~”

“坦马斯队长阵亡了!……”

逃回来的士兵们以彷佛见鬼的表情恐惧地陈述着他们所见到的景象,不管怎么斩杀都还会再度爬起来,敌人彷佛拥有不死之身似的……在陷入混战之后,坦马斯就被疯狂的敌人给砍杀了。

“这……这怎么可能……不死身……?”

狄尼正试图去理解士兵口中所说的话,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不死身的人,常识上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就在此时,在一旁一直都还算冷静的葛尔必特突然大吼大叫起来……

“快啊!快射箭!别让那些家伙靠近我!快!”

“等等~葛尔必特大人,前面还有您忠诚的士兵们在奋战不懈呢!他们都……”

此时放箭的话,己方的死伤一定十分惨重,但是,狄尼的建言只换得来葛尔必特的破口大骂。

“闭嘴!我是大人还是你是大人!僭越的家伙!拉法罗!命令士兵射箭!”

“可是……大人……这样是否……”

“连你也不听我的命令了吗……?”

“呜嗯~~是!是的!葛尔必特大人!”

狗毕竟是无法反抗饲主的,葛尔必特的命令被实行了,第一波的齐射射出了,弓矢破空之音换来了无数的惨叫声,没有人分辨得出,这声音是敌方还是我方的……在惨叫声还未随风而逝之前,第二波的齐射又射出了……

“神使优希亚啊……请宽恕我们的罪……”

狄尼口中呢喃着祷词,他是位虔诚的优希亚教信徒。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人类可以放箭射杀刚才还称为己方的伙伴们,这丑陋的一幕仍持续上演着……

“停止攻击!”拉法罗大声地命令弓兵们停止放箭。

“敌人应该全灭了……”狄尼低语说出了这句话……

在第十波齐射之后,前方已经不再有任何人声传出来了。敌人应该是全灭了,但是同样地,己方的人也应该都全死于“伙伴”的箭下……

“敌人又攻过来了!”左翼的一名弓兵大声喊道。

令人难以致信,在插满箭矢的肉山上竟然有东西在抖动,理当变成肉块的人竟然又爬了起来,身上还插着箭,刀伤无以计数,由他们身上的铠甲可以辨识出,他们不是克鲁斯的士兵。

“真的……真的是……不死身……吗?”

狄尼简直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但是它真的发生了……就在此时,葛尔必特完全不顾形象,他又开始大吼大叫地喊道。

“呜~~你~你们在这里断后,这~这是你们表现忠义的最佳时刻!”

“葛尔必特大人!您~~”狄尼说不出‘您要逃……’这句话。

“你没听到葛尔必特大人的御令吗……?这里就交给你了,狄尼。”

拉法罗轻易就将刚刚才掌握到不到十分钟的指挥权回给了狄尼,完全不屑一顾,然后又带着数骑人马,与葛尔必特的马车往市中心急奔而去,转眼间就逃逸无踪。

“吼喔啊啊啊啊啊哦喔喔喔!”

彷佛不死的敌人又举起刀剑以发狂的吼叫冲向狄尼与吉克的部队,滔天的杀意与气势甚至让骑兵的马发出不安的嘶叫。

“稳住!稳住各自的马!”吉克尽全力试图稳定騒动的军心。

“左翼、右翼听好!将箭上弦!准备齐射!”

狄尼以最大音量将命令传达到各阵营去,他高举右手的剑,双眼凝视着敌军的行动,但是此时他心理所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神啊……这是您对我们自私的行为的惩罚吗……?……”

“射击!”满天的箭雨自天上落了下来,但是,却没有任何一声人类的惨叫声传出,随即马的嘶叫声传出,马蹄跺地的声音盖过了同时响起的战吼,刀剑的敲击声又取代了战吼,现场又陷入了一片混战……

无视忠心的部下在后方断后所流的血,马车的车夫加重了鞭子的力道,葛尔必特的马车在道路上飞快如风,拉法罗与数名部下还得拼了命才能追得上来。他们的目的地,应该就是狼骑士团的营区,虽然葛尔必特对凯渥鲁夫有些不满,但是在这个时候,实在是没有比他们更可靠的人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拉着马车的两匹马居然同时发出了惨叫声,然后就向前扑倒,这个意外,使得整座马车翻覆,一直滑行直到撞到道路右侧的房舍才停止,坚固的马车并未就此被破坏掉,倒是前面的马车夫因逃避不及而被挟死在房子与车子之间。

“葛尔必特大人!”

拉法罗见状赶紧上前查看葛尔必特的安危,他用力拆开了车门,所幸葛尔必特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拉法罗于是将仍惊魂未定的葛尔必特扶出马车,之后,他的部下将事故发生的原因向两位大人报告。

“翻车的原因是因为两匹马的脚突然断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那个人将马的断肢拿给拉法罗看,果然,整只脚蹄散发着一股寒气,而断裂面都没有任何血喷出,整只前蹄就像是一只冰棒一样……

“两匹马的前肢都在一瞬间被冻结成冰,加上高速的奔跑,所以才会碎裂……”

“冻结……”

马的前肢被不明的外力所冻结,就拉法罗的知识而言,能办到这件事的人,就只有术士而已,或许,港区那群来路不明的敌人也是他们的仕业。

“术士……难道是……”

拉法罗的脑海里此时浮出了两个人影,那就是伊萨与修瓦克,但是他们两人有什么理由要这样做呢?在他拼命左思右想之际,自某处传来了一道笑声……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女人!?”

这声音的主人是个女人,如此一来,拉法罗的嫌犯名单就通通落空了,刚才制作那场意外的术士,应该就是那个女人才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