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1话 背叛者

作者:外国科幻

呵呵呵……呵呵呵……

女人的笑声由远忽近,又由近忽远,让人捉摸不着她的确实位置,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对方绝对是来意不善。拉法罗丝毫不敢大意,他命令三个部下守在四周,提高警觉随时注意周遭的任何变化。

“拉法罗!就算是死,你们几个人一定要保护我的安全!”

“是的……葛尔必特大人……”

一连串的事故已经使得葛尔必特精神趋于崩溃,一向精明、强势、攻于心计的他,一旦眼前的局势脱离自己的掌握,他竟然显得如此无力,看来葛尔必特的才能,也仅只于在幕后操控的层次而已,面对紧急危难,被他所鄙视的拉法罗还显得冷静多了。

风开始动了……

随着风起,不明的笑声也逐渐被风声所掩没,周遭的雾气被风所吹动,让人有彷佛置身于云雾当中的错觉。

一道彷佛冰结碎裂的声响短促又清晰地掩盖了风声,在场的每个人都注意到了,随即是重物落地的撞击声,就像是某大块玻璃在空中瓦解落地的连串响声。此时,拉法罗感觉到有东西滚到他的脚边,就在他想看清楚那个物体的时候,风将白雾吹散了,在银白的月光下,他终于看清楚那个东西是什么了,那景象让他顿时呼吸停止。

“人……人头!”

在拉法罗喊出这句话的同时,葛尔必特也发出了惨叫,冻碎的尸块以极触目惊心的方式形成极为凄惨的景象。在最前方守卫的人不知何时被人冻结后又被击碎,他的尸块连一滴血都没流出就是最好的证明。

“呵呵呵……”

自上风处传来了冷笑声,一个女人出现了,她穿着着红黑色系的全身皮革套装,姣好的身体曲线在贴身的皮衣下一览无遗,让拉法罗一时看傻了眼。缠在腰际的长鞭末端的刀刃散发诡异的青白萤光,拉法罗完全不知道,在他眼前的美艳女子,就是神秘教团的杀手之一“冰雪的露希卡”。

“呜~~我怎么看傻了眼~~”

拉法罗赶紧回过神来,对方的美貌与身躯确实颇能勾起男人的邪念,但是拉法罗还是克服了慾望,理智又站了上风,那个女人很危险,拉法罗的脑中十分清楚这件事,他命令剩余的两个部下去杀掉那个女人。

“愚蠢的男人……”

露希卡冷淡地嘲笑对手的不自量力,她以灵巧的手法将鞭子取出,鞭子彷佛有生命般在地上弹跳着,此时,有两个人已经成了它的猎物。

“冰刃啊,吐出冰雪之风吧……冻结一切……“霜风”!”

露希卡迅速舞动鞭子,冰刃在空气中划出了无数青白色的冻气线,各冻气线在一瞬间就交织成网,向前扩散,形成冰冷的风暴。

“什么!我……的……手……我……脚……”

勇敢的两名士兵连一句话都说不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脚躯干冻结,这股彷佛连灵魂都能冻结的冷风在一瞬间,就将拉法罗的部下便成两尊活的冰雕像。

“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是你所做的……你……你是……”

拉法罗怕得说不出话来,对方是个术士,拉法罗深知术士魔法的可怕,而且,眼前的女人与他所知的术士是完全不同的类型,还有一件事,那个女人很明显得她以杀人为乐,他可以看得出,她的双眸正在寻找着下一个牺牲者……

“下一个换谁呢……”

露希卡话一说完,就举手将鞭子往横一挥,刚才形成的两座冰人随即粉碎,赤红的血肉碎块向四周飞散,见到此景,拉法罗恐惧地一步也动弹不得,此时,葛尔必特转头逃走了,他的速度飞快无比。

“我不要死……我不能死……我是未来的朋提海之王……我的王国……梦……”

葛尔必特一板逃跑,一边喊着不知所云的话,不过,很快地,他就停下了脚步,他以极狼狈的姿态往前方跌了一跤,他开始抱怨马路的品质太差。

“瓦雷那家伙连个路都盖不好吗?路这么不平!”

在葛尔必特发出无意义的抱怨声之后,露希卡把真正的原因告诉葛尔必特,这原因远比葛尔必特刚才可笑的发言要来得恐怖的多。

“先生……要逃命也要带着脚啊,你的脚忘啦……”

葛尔必特回头一看,刚才的绊倒处突然多了两个冰柱,他赫然发现,那两个冰柱,事实上就是他的双脚,他的脚目前膝盖以下已经空荡无一物。

“~~~~~~~~~~~!”

葛尔必特发出了难以形容的凄惨叫声,但是事情还没结束,自他膝盖伤处的冰晶又开始增加扩大,逐渐就到了腰部,葛尔必特拼命地以手代脚向前爬行,但是终究是徒劳无功,没有多久,葛尔必特就变成一座冰像,他的表情极其痛苦……

“饶……饶了我……不要杀我……”

目睹惨剧全程经过的拉法罗,结巴地说着求饶的话。但是露希卡只是带着冷笑走了过来,她举起鞭子,冰之刃又再度发出更为森冷的刀气,就在露希卡要再使出刚才那名为“霜风”的可怕技巧之时,她突然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在想着某件事。

“对了……利用这个男人的话……”

露希卡停下了攻势,鞭子就彷佛蛇一般缠绕住她的右手。她靠近了失禁而倒落在地的拉法罗身旁,说着……

“我不杀你,但是,相对的,你也必须要替本小姐办一件事……”

拉法罗还处于过度惊慌的状态下,所以一时还搞不清楚露希卡所说的条件内容,之后,拉法罗才回复了神志,他对露希卡所提的条件感到十分犹豫。

“什么……如果我这样做的话,我绝对无法活着离开的……这种事……”

“你以为你有选择的余地吗?看看港口吧!”

路希卡要拉法罗将视线转向港口,港口仍然是陷入火海当中,但是,奇怪的是,有某个区域并没有火炎,反而有到黑气向上攀升,在火海的对映下,黑气反而像是黑色的火焰……

“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你不必知道的事,我只能跟你说,等到“它”突破肉茧之后,这座岛上的所有活的生物都将成为“它”的饵食,只要在数个小时,你的工作,事实上并非绝对有需要的,知道吗?这只是本小姐一时的慈悲心罢了,你若再不把握的话……”

拉法罗根本就无从选择,港口那个即将诞生的生物,这个有着恐怖魔力的女人,还有那群彷佛不死之身的战士集团,现在想起来,这应该也是她们的仕业才对……接下来的情势发展,早已经超出他的层次所能想像的了……

“我……我做……”

求生的慾望掩盖了背叛的罪恶感,就连刚才他的主子葛尔必特的死,他也彷佛忘记一般毫不在意。不祥的黑影正逐渐笼罩在残存的人们头上……

在都沙市西郊,与亚利分别之后的伊萨他们,如今又是如何呢?

“伊萨大人,所有的敌人都已经确定完全死亡了。”

“辛苦你了,安德森。”

在坡道上,除了伊萨与安德森两人以外,所有的敌人都已经变成一具具的焦尸,连铠甲也被烧融得辨视不能。伊萨的魔法以压倒性的力量将这群不死的敌人完成消灭。

地上除了焦尸之外,还有被安德森所斩断的尸块,伊萨与安德森正注视着其中一个尸块,那尸骸胸腔被横切开来,头跟双臂都不见了,但是,残于的下半身,竟然还不时地发出微弱的颤动。

“果然……这是他们那帮人的仕业……”

伊萨看着尸骸的体腔内部,仔细一看,内部有白色的肉块在蠕动着,这或许就是不死之身的秘密……

伊萨愤怒得用力跺了一脚。

“他们……威尔斯的悲剧还不够吗?如今他们还想在这都沙再重演一次吗?……”

伊萨愤怒的咬紧牙关,一向温和的他,此时有着难以亲近的严厉。他将视线转向了都沙市,在西郊也能清楚地看到都沙烈焰冲天的景象,但是身为术士的伊萨,所见到的景象可不止如此而已,在他的眼里,有一股黑暗的魔气正集结在某一点上,它的气势远比烈焰火海要来的大……

““那东西”在都沙……”

伊萨将法袍整理好,开始走向通往都沙的道路上,可是,安德森却一动也不动站在原地,伊萨便质问说……

“怎么了,安德森,你怎么不走呢?”

“……伊萨大人……在附近应该有民用的渔船,我们就搭船离开都沙岛吧……”

安德森的话让伊萨吓了一跳,没想到安德森竟然在劝他离开都沙岛,他们来到都沙岛的目的,不就是要打倒邪恶的神秘教团吗?

“安德森,你还清醒着吗?这不就是我们的工作吗?我怎么可以辜负教皇陛下的期待呢?难道!你~你怀疑我的实力!”

“以伊萨大人的实力,要击破这种程度的敌人根本就如同弹指之易,但是,难保对手不会有增缘过来,你忘了吗,他们的根据地“七塔之都”曾在此附近的海域有过强烈的反应,万一属实的话,就算是伊萨大人,恐怕也很难取胜……所以……”

“……”伊萨实在无法反驳,一向沉默的安德森,也有他深沉的一面。

“所以,我们应该先撤退到“吉达”,与“李维特”枢机大人会合才对,如此一来,就能神秘教团一网打尽……”

“我……我……”

“伊萨大人!请您不要再犹豫了!……”

“你要我抛弃朋友吗!?”

伊萨的脑海里,显现着亚利的面孔,以及狼骑士团众人以及许多他所认识的人的面容,虽然只是数天的情谊,但是,对于伊萨而言,他们都是无可取代的伙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