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2话 交织的命运之丝

作者:外国科幻

烈焰滔天,突如其来的灾难使得局势变得异常混乱,都沙市的居民们为了躲避火势的延烧,便纷纷往都沙市北方逃逸。他们的决定是正确的,在火势扩散到都沙市之前赶紧逃到北边,不仅可以避免葬身火海,更重要的是,比火焰还可怕的嗜血集团在吸乾克鲁斯军的血之后,更慾求着更多的血腥,那就是都沙岛的七万居民们。

“快一点,将马匹安上铠甲,重装骑兵团快点到广场集合!”

“将市民疏散到北郊,快!敌人就要过来了!”

狼骑士团的成员们都忙着各项备战事谊,不过,由于市民四处逃难造成许多混乱的场面,使得军队的集结工作反而变得滞碍难行,不过在千骑长雷伊的指挥下,狼骑士团的三个军团,白、红、青团总算是顺利集结了,动作之迅速足以让克鲁斯军汗颜不已,对于身经百战的狼骑士团而言,这样的敌袭也不是第一次遇上的了。

“凯渥鲁夫团长!罗威特的重装骑士团1500骑已经集结完毕!”

“叫罗威特将部队分成百骑单位的部队,分散在主要道路上!”

“可是……团长,真的要在市中心进行街道战吗?”

“……我了解你的意思,雷伊我也很想将战场设定在西郊或是东郊,不过,这些逃难的市民……”

目前逃难的市民仍不断自南方涌出,在士兵的疏导下,他们都还勉强能有秩序地逃到北郊,不过,都沙市的保守估计就有近四万人左右,目前成功离开都沙市的人也才两万出头而已,还有许多人仍在市中心以南的危险区域中。

“能救的人就要救!我们目前所能做的,就是守住市中心的防卫线,以确保居民安全逃离为止……”

“蕾洁儿的防卫线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攻下的。”

“嗯……”

就在此时,一名骑兵急忙地赶到雷伊与凯渥鲁夫的本阵,报告一项恶耗,在都沙市以外的村落也遭到来路不明的敌军的侵袭。

“团长,那些驻留在各村落市镇的我军该怎么办?”

敌军并不只是从港口上岸而已,而是自岛的四处偷偷潜上岸,若放置不管,守在都沙市的狼骑士团就有被包围歼灭的危机。凯渥鲁夫听到这消息之后,沉默许久,雷伊知道,对于团长而言,接下来的决定是多么的沉重。

“集结所有的部队,与蕾洁儿会合,了解了吗,雷伊。”

“是的,团长。”

凯渥鲁夫并不打算派兵去援助各村里的驻军,应该他知道,这只是一种声东击西的策略,目的就是要他们分散开来,好来个各各击破。在港区的敌军,应该就是敌人的主力所在,其他的部队应该只是诱惑我方的阳动部队罢了。

再说,就算克鲁斯军在怎么差,要击败他们当然得使用主力,若是对方使用的是别动部队,那敌人这次作战所动员的军力可就是难以想像的庞大了……但是,假若真有如此庞大的部队存在,他们又是什么人呢?瓦雷·都沙吗?但这是不可能的,在出兵前,瓦雷的资产、人脉、及都沙岛区域近日来的各种活动都被严密监控着,这么大规模的军队的活动不可能能够完成不露痕迹……

“敌人究竟是什么人……”凯渥鲁夫苦恼地说着。

本来因军力悬殊而胜负立见的单纯军事行动,竟然会演变成连敌人正体都不详的混乱局面,凯渥鲁夫不禁对未来感到忧心……

不过,如果还继续保持守势,就有可能遭到挟击的危机,因为,潜入都沙岛其他地方的敌军数目无法准确的掌握,他们集合起来,或许也可能有相当的规模,若只是数百人的集团,凯渥鲁夫是不会在意的,但是若是一两千人的话……所以只好先化被动为主动,先以全力击破正面敌军主力,再去扫荡其余势力,这是比较安稳的作法。

所以现阶段都沙市以外的岛民与我方的牺牲,也只能忍痛先压下来了……

凯渥鲁夫与雷伊迅速跃上马,赶紧与集结好的部队合流,准备以全力将敌军主力击破。他所假设的敌军的声东击西策略,有一半是猜对了,有一半是错的。露希卡他们的用意确实是要将驻守都沙市的部队调离,但是,她们真正的用意,是要争取时间,以等待那“生物”的苏生,等到“它”诞生之后,在超越人智与力量的“存在”面前,就算有十个狼骑士团也不够看。

有两个男人一直在一旁看着事情的整个经过,他们两个就是汉斯与修瓦克。

“不亏是白狼,这是正确的决定。”

“哦~~依我看这只是愚蠢的行动罢了,在市区里战斗,只会扼杀骑兵的优势,少了骑兵,狼骑士团也不过是跛脚的狼罢了……”修瓦克很不以为然地讽刺道。

“我想,凯渥鲁夫团长只是想能多救几个人就多救几个,理由就这么简单……你就别太苛责他了,修瓦克。”

“这我了解,如果将战场移置有广大平坦陆地的东郊或西郊的话,狼骑士团就能发挥最大的战力……何必管那些死老百姓呢?乾脆就别理他们,让都沙市就这样混乱下去,说不定还可以拖延一下敌人的脚步!我印象中的佣兵就是这种思考模式,拿多少钱,做多少事,把命浪费在无意义又无利益的地方多无聊啊!身为佣兵的白狼竟然会做出不像佣兵所会做的事出来……”

为了保护都沙市民的安全,凯渥鲁夫选择了不利的战斗条件,以佣兵而言,这样的“情”实在是少见。不过,在得知岛上其他居民与守军遭到攻击一事,在他判断是被动作战之后,竟果断地放弃他们,这一点,也残留着佣兵的冷酷特性。

“呵~你还是老样子……嘴巴不饶人……”

“哦~~倒是你,现在的你,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汉斯”,不跟着那群死老百姓去避难行吗?你~不怕泄了底吗?”

“我不会留在这里的,我有我的工作。”

“你该不会……想去救那些村里的人吧!你实在是变了好多,真不敢相信,你与我所认识的那个曾说出‘卷入他人战争而死的人是蝼蚁般的傻瓜’这种话的“汉斯”会是同一个人……你的眼神有着罕见的平和……”

“……”汉斯并没有辨解什么,只是轻轻地微笑着。

修瓦克与汉斯原来是旧识,那天在酒店,汉斯向修瓦克表示自己的身份时,修瓦克当然吓了一跳,因为汉斯的外貌与当年有很大的不同,更让修瓦克所讶异的,是汉斯整个人心境上的转变……虽然不知两人之间是如何认识的,又认识了多久……当然,修瓦克他是知道,汉斯他隐藏了自己拥有庞大魔力的事实,为什么要这么做,修瓦克并没有问,因为他知道,在汉斯想告诉别人之前,不管用什么方法他都不会说的,这一点,倒是一直都没有改变……

“看来,十多年的保姆生涯让你改变了不少……”

“过去的我……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剑,不仅伤人,也常常伤害自己……直到我遇见“亚法”与雷欧之后……与亚利少爷一同生活了快十六年之后……和平的生活磨去了我的锋芒,我并不后悔这么做……”

“……是吗……?……你说现在的你只是把被磨钝的剑,但是,在我眼中的你却不是如此,我看得出来,你只是被收入刀鞘罢了,而且还是你自己亲手所为,你的外表虽然改变了,但是你的灵魂深处并没有改变,那个真正的本我……当某个时刻来临的时候,你自然会再度拔出你心中那把锋利的剑……”

“灵魂吗……?我……”修瓦克的话让汉斯无言以对,或许他真说中了某些事实。

“你以为我没看到吗?在下午的那场决斗,当亚利陷入危机的时刻,你的眼神有变化……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我看得出,那是杀意……”

“……”

“看来我酒是喝太多了……净吐些无聊的话出来!”

“……不……你说的没错!为了保护亚利少爷,必要时,就算是杀人我也不会有一点犹豫,不管对方是谁……这是我与亚法和雷欧之间的约束……”

汉斯收敛了笑容,尤其是在提及“亚法”的名字之时,亚法是亚利的母亲阿芙莉娜的小名简称,这是汉斯与她之间的秘密名字,汉斯也并非他的本名,而是阿芙莉娜替他取的,“亚法”与“汉斯”这两个名字,都有一份难以割舍的回忆。

“对了,如果可以的话,修瓦克,你能助凯渥鲁夫团长一臂之力吗……?”

“喂喂!为什么我要淌这浑水……而且,术士是不能够利用魔法参与战争的,你忘了吗……?”

“呵~呵~”

“你笑什么……?汉斯!”

“既然我们都做了不像自己风格的事了,你也别坚持下去吧……再说,你会没发现到吗?侵入岛内的敌人的正体,还有港口异常的浑沌之力……”

“还是瞒不过你……那群不惜搞出这样大排场的行动的家伙,就是那“教团”的人吧……?在这几年间他们一直蛰伏着,为什么现在又动起来了呢?”

“……”

“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会帮他们的,不过,你也别太高估我的实力,那怪物我可拿“它”没办法……”

“放心吧,只要有亚利少爷在,加上大家的力量,一定可以战胜的。”

“你对于那小子还真是有信心……”

“嗯~~不过,修瓦克,狼骑士团的千骑长蕾洁儿的事你确定了吗?”

“……嗯……她的魔力……确实是当年……”

“你就别再自责了,那并非全是你的错,那是时代的影响,这也是百年来术士们的悲愿,若能成功的话,对于所有的人类而言,都有深远的影响,只是……当时所采用的手段太激进了……”

“不,我的确是有罪的……那群无辜的孩子们……以及众多牺牲的人命……”

修瓦克冷静地批判着自己过去的罪,他和汉斯一样,有着许多沉重的过去,他与蕾洁儿之间似乎有不为人知的过去……在现在,这团交结错杂的丝线还没有解开的迹象。

之后,两人结束了谈话,汉斯在离开数步之后,彷佛被黑暗吞噬似的,他在一瞬之间就消失无踪,修瓦克也视作理所当然似的,丝毫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就开始往都沙港的方向走去。过去都有着一堆谜团两人,为了个自的理由,而步上个自的战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