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5话 激突!冰与火

作者:外国科幻

都沙仍沉静在夜幕里,但是,接连而来的事故与杀戮让人们陷入恐惧与不安的气氛当中,为了逃离战火波及,都沙市的市民们接受了狼骑士团的安排,全都聚集在北郊的临时营地,他们只能无助的看着被火海照映得通红的天空,以及被火海吞噬的家园。

“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呢?”

“我可爱的吉格,在等一下吧,我们一定可以回去的……一定……”

一个母亲尽力在安抚她年幼孩子的不安,她自己事实上也非常得害怕,整个避难营区的气氛也是如此,这位母亲藉由拥抱想多少消弭孩子的不安,但是仍然制止不住自己微微的颤抖,彷佛感受到母亲的心情似的,这位名叫吉格的孩子反而更紧密地抱住母亲,既不哭也不闹,或许,他想守护母亲的心情竟然意外地大于恐惧的心情吧……

血战仍在持续着,在敌军的增援到来之后,战情便陷入了焦着,不过,狼骑士团的成员们仍然奋力战斗,丝毫不退缩,因为身为佣兵的他们知道,放弃战斗即等于死……虽然是深夜,但是港口的火海反而将其附近的区域照明得比白天还亮,狼骑士团自豪的夜视能力与夜间战反而派不上用场了。

“欧拉欧拉!喽罗!接住大爷我惊天的一枪吧!”

罗威特的枪尖又撕裂了两名不死傀儡的身躯,虽然对方曾经是己方的克鲁斯军,罗威特也丝毫不犹豫地痛下杀手,在战场上,毕竟还是保命为第一优先,佣兵们更是深知此道。

“傀儡们,见识白狼的疾风之牙吧……“风切破斩”!”

大气的气流汇集在凯渥鲁夫的双掌之间,神器“威恩卡斯特”发出了波动,使“风”宛如被锁禁在双掌的狂兽,在凯渥鲁夫由头上用力挥下的同时,困兽被解放了,巨大的半月形如猛虎般狂袭不死的敌军,所到之处,刀过骨断,巨大的真空刀无视铠甲的存在将敌军斩裂成两截。凯渥鲁夫的武技“风切破斩”的威力实在非常惊人。

“团长的“风”的威力仍然是不减当年!”

“现在不是捧我的时候吧!雷伊……躲在暗处的敌人还没出场呢……”

“那女人……恐怕是术士……不管如何,赶紧速战速决才是最重要的!”

假如对手是术士的话,能与她相抗衡的人,除了几个队长之外,就只有身为神器使用者的凯渥鲁夫了,用一般人去对抗术士,只是凭添无谓的亡魂罢了,更何况,对手还躲在暗处……此时,只能尽快结束这场混战……

银发的女剑士蕾洁儿仍然以她俐落的动作葬送无数的敌人,不过,一个烦人的跟屁虫仍然一直跟随在她的背后,挥之不去。

“……”

蕾洁儿取出了两把装设在她铠甲四处的匕首,以轻巧的动作将匕首掷出,两把匕首准确的命中了两个敌人,在命中的同时,匕首也随即爆炸,敌人的躯体也被炸散了。

“喔喔喔~~太棒了!不亏是蕾洁儿的奥义“炎蛇之牙”!”

“……”

蕾洁儿还是一如往常地沉默,但是,很明显的可以看得出来,她并不是很喜欢罗威特多事替她的战技所取的名字。蕾洁儿似乎也拥有魔力,她以精神力与精灵同调,而将“火”之力灌入匕首的技巧就是个证明。但是,似乎是因为她的魔力不强的关系,所以教廷并未授予“术士”的称号,也因此,她并不受星之盟约中有关术士不得参与战争的约束。在世界各地像蕾洁儿这样的人事实上还蛮多的,但是,他们多半都会隐瞒自己的能力,毕竟,拥有特异能力的人总是会被一般人所标记,而为无形的异样眼光所苦。

“……糟了!”

蕾洁儿罕见地说出了话,这是因为有个敌人竟从她上方的建筑物顶部一跃而下,那位置非常的高,摔下必死,但是,无惧死亡的敌人毫不犹豫地采用这样的自杀战术。

“~~~!危险!蕾洁儿!”

罗威特立即冲上前去将手中的骑枪掷出,想藉由骑枪将落下的敌人击飞,就在这短暂的瞬间,那名落下的敌人居然全身冒出了火焰,随即,罗威特的骑枪也命中了他,长枪贯穿了他的身体将他钉在建筑物的墙壁上,任由他继续燃烧。

不止是这里而已,在混乱的战场上,不死的敌军都出现了这样异常的发火现象,着火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出现,一具具的焦尸倒卧在地上……此时,战场安静下来了,杀伐声消失了,停下战斗的狼骑士团团员们都听到了随风传来的呢喃声。

……火之精灵啊!将藏匿在人心的慾望及憎恨之火,转化成真实之火吧……

随着声音的传来,不死的敌军一个接着一个变成燃烧的傀儡,这声音和刚才的并不一样,是男人的声音。

……无论是多小的火苗……漆黑……灵魂之炎,燃烧吧!解放吧……

“团长你看,人在那里!那是……那是修瓦克先生!”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某栋三层建筑物上,有道红色的光团就在其上,修瓦克就在其中,集中精神在咏唱着咒文,他右手掌上正浮游着他自豪的魔道器“火之法珠”,法珠闪烁着红光,在他身体四周,更有着许多赤红的光点在浮游着。

……解放吧……以血肉为粮的地狱之炎啊……

“这就是术士真正的力量吗……?”

凯渥鲁夫感叹道。修瓦克持续在咏唱着咒文,敌人仍然在持续发生自燃现象。魔法的力量实在非常可怕,竟然魔法还能够选择发火的对象,区别敌我,要是在战场上遇上与修瓦克同样水准的术士,即使己方拥有数万兵力,又能有多少胜算呢……?

……多管闲事的家伙……

刚才那个一直隐藏的女人突然又出声了,在同一时间,修瓦克所在之处便刮起了冻气的暴风,在暴风平息之后,房舍凝结上一层极厚的冰霜,但是只有修瓦克的四周围,完全看不到任何冰雪。

“哼……水系魔法“冻结”吗?这种程度的低温波,你以为能够接近“火之法珠”三公尺之内的距离吗……愚蠢的女人……”

低温的冻气暴风丝毫无法伤到修瓦克一丝一毫,不过,她的攻击也阻止了修瓦克火系攻击魔法“狱炎”的咏唱,在修瓦克停下咒文的咏唱之后,敌军的自然发火现象也随之停止了,现在又开始陷入战斗状态。

“哦喔喔喔喔喔!地龙旋!”

沿地疾行的螺旋击地波,将正要包围凯渥鲁夫与雷伊的敌人一扫而空,前来援助的人,当然是亚利。从西郊一路奔跑过来,又为了追逐已先行离开的狼骑士团,亚利才会花费了比预估更多的时间。

“亚利君!你也来了呀!”

“说来惭愧,本来想要来告知团长敌军入侵的事态,但是事情实在是发生得太快了,看来已经没有说的必要了……我在路上遇见修瓦克先生,所以就与他一起赶来!”

“你别这么说,只要你来援助,我们就很高兴了,亚利君。”

两人并没有寒暄过久,战斗仍在持续中,不过,在得到术士修瓦克的魔法援助之后,狼骑士团可以说是军心大振,有修瓦克的牵制,隐藏的那个女人就不用太担心了。

“就由我亚利克斯来开前锋吧!”

面对着接踵而至的不死强敌,亚利不慌不忙,将“克拉姆”高举起来,配合呼吸,以大动作挥出强力的斩击。

“龙牙!连刃斩!”

强大的剑压劈击在大地上,产生一道强大的击地波,被疾行的击地波所波及,敌军被冲散到两旁,但是,第二波的龙爪连斩又追加而来,龙牙与龙爪的波状攻击将敌人集团四分五裂,全军覆没。

“果然是强大的友军,亚利君的战力实在是强大!”

“我们也不能输他吧,走吧!凯渥鲁夫团长!”

在亚利与修瓦克加入战局之后,战况随即逆转,虽然敌军仍然不减战意,但是,败象已经出现了。

“……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啊……?”

修瓦克拿起了火之法珠,顿时,火之法珠发出了耀眼的红光,赤色的波动转化成红的火焰。

“好孩子们……揪出那名藏头露尾的鼠辈吧……“火动波”……”

在修瓦克的命令下,围绕着修瓦克的火炎彷佛有生命般开始飞舞入空,在盘旋一阵之后,飞炎便冲向某个建筑物的顶层,将屋顶化为一片火海,但是,唯有一处领域丝毫不受火炎所侵害,阵阵的白雾,还不时吞没火炎的领域。在白雪的圆阵当中,伫立着一个美艳的女人,修瓦克的火炎,让神秘教团的使者“露希卡”现身了。

“如此美丽的容姿又何必隐藏起来呢……?”

“能阻挡我的魔技“霜风”,看来你也不是个只会耍嘴皮的男人……”

修瓦克对于“霜风”一词有些陌生。

““霜风”?刚才的冻气不是水系攻击魔法“冻结”吗……?”

“……呵呵……你不也在使用着不需咒文咏唱的魔道器吗?仔细算起来,你也算是与我们同路的人,我就告诉你吧……我手中的魔道器“冰之鞭”,是种能够吸收魔力来转换成水属界的“冰”之力的法器,而将武技与魔法结合,而能操纵自如的战士我们称之为“魔战士”,我就是吾教团圣使撒达大人麾下八位魔战士其中之一“冰雪的露希卡”,能听到本小姐的御名是你的荣幸!呵呵呵~~~”

“魔战士……?撒达……?教团……”

修瓦克在世界各地流浪了这么久,再加上他待在教廷时期听过的一些传言,或多或少都有听过有关神秘教团的谣传。不过,今天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详尽的情报。

“这位大姐这么快就招啦……我还想了好多的拷问法呢……”

罗威特在马上发着莫名其妙的叹息,不过,玩笑归玩笑,他仍然是无隙可趁,他的骑枪又贯穿了一个敌兵。

“呵呵呵……要战就战吧……不过,我可爱的傀儡大军正在消灭都沙的所有人们,您们就在这里陪着我的玩偶们继续玩吧……要继续前进,还是回头救岛民,这是你们的自由,不过,你们都仍然难逃死亡的命运……呵呵呵……”

在留下嘲讽的言语之后,露希卡便消失无踪,就如她临走前所说的一样,都沙岛四处确实正不断传出哀号之声,无数的岛民正被嗜血的傀儡们折磨杀尽……但是,亚利与狼骑士团众人们仍然得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战,眼前的敌人尚未被消灭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