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7话 魔王的继承者们

作者:外国科幻

狼骑士团与不死军团之间的战斗也已经有胜负的征兆,在神秘教团的魔战士露希卡离开之后,在加上修瓦克的魔法支援,不死兵几乎快全军覆没,人数本来就多,而且又士气大振的狼骑士团已经稳操胜算了。

“最后一只了……武技~“风切破斩”!”

狂风切裂大地,凯渥鲁夫发出的真空刀撕裂了不死兵,为这场恶战划下了句点,团员们发出了震天般的呐喊。

“呼~总算结束了……”

“我们居然能打败那群怪物般的军团啊……”

团员们顿时松懈了下来,刚才的战斗实在是太累了,不过,雷伊仍然不能松懈下来,刚才的战斗,也对狼骑士团造成了不小的死伤,救治伤者是刻不容缓的重要工作。

“……”

亚利一语不发地环顾着刚才还是修罗战场的周遭一切,每一寸土都染上了血,燃烧的天际,残屋败瓦,以及一具具无言的尸体。

“……这就是战争吗……?”

对于亚利而言,这算是他第一次经历的战争,在军校时代,在边境见习的时期,亚利也鲜少有机会参与战争,像这样一天之内就造成大量死者的战争,这还是第一次。在战斗结束之后,败者留下了鲜血的痕迹,己方也留下了许多的血,生者得踏过这混合的血潮,才能继续存活下去。

在现场整理与部队重整告一段落之后,雷伊向凯渥鲁夫进行报告。

“……阵亡者约759人,约占一成,至于伤者则超过二成……”

“……辛苦你了……”

在听完雷伊的报告之后,凯渥鲁夫便沉默不语,因为,接下来的行动必须要审慎思考,损伤程度还在能够接受的状态,不过,目前所得的情报仍然太少,部队就不能轻率行动,而且对方似乎是术士集团,这件事令凯渥鲁夫不禁想起二十年前的威尔斯事件,或许也有些关连,不过凯渥鲁夫并不想下定论……目前可以知道的事,就是瓦雷与葛尔必特皆已身亡的事实,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可信度极高,狼骑士团原先参战的原因可以说已经消失了……眼前所存在的,是充满恶意的不明势力……

“有什么好烦恼的!逃走不就得了!你以为凭你们这些人就能与术士对抗吗?”

“你说什么!你敢看不起我们……”

修瓦克的话,引起罗威特的反感,不过,凯渥鲁夫并不自意,因为他觉得,修瓦克或许对眼前不明正体的敌人的情报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也说不定。

“修瓦克先生,关于那名自称叫露希卡的女人以及她背后的组织,您是否知道那方面的情报吗?我向您请求,请您告知一下吧……”

“团长!干嘛要对那臭屁的家伙低声下气,让我跟他胜负……”

罗威特向前跨出一步时,结果被蕾洁儿故意伸出的脚给拌倒了,罗威特很生气的想爬起来,可是又被蕾洁儿用脚踩着他的背上而动弹不得。

“哼!看在美丽的小姐的份上,我就稍微告诉你们吧……他们那群人……是继承魔王思想的人们……”

“魔王思想……您是说“红莲的魔导师”吗?那位传说的魔王……”

“团长你不也见过吗?在二十年前的威尔斯……那群人也是魔王思想的一派的分支之一……”

修瓦克更进一步透露出现今世界存在的黑幕……

“所谓的魔王思想,并不完全是百年前红莲的魔导师所提出来的那套“神民革命”的主张,而是有经过演变的。它是由术士=优秀的神民这种选民意识所延伸出来的,不过,最初,人们都相信术士是一种由血缘传承下来的一种特殊人种,当然,以前那些自我膨涨过度的家伙们就自称自己是神的后裔……”

术士的力量,一直被认为是由血源所传承下来,而且机率极小,即使是同一家族,也未必能拥有术士的资质,也因此,在造成黑暗恐怖时代的神民革命被终结之后,在之后的一、二十年间,很多人都视拥有术士力量的婴儿出生,是恶魔作祟的结果,而往往会婴孩杀害,血统的思想,在最初就存在了,观念的改变,主样还是神民革命的遗祸所致。之后,在优希亚教廷的努力下,世界的人们才逐渐重新接受术士是由血源传承的思想,不过,在少数一些边境地区,仍有杀害幼儿的习俗存在着……

修瓦克又继续说道。

“……后来,有一派人以为,所有的人都有术士资质的存在,哼!无聊的人皆生而平等的思想……事实也证明他们是错的,不过他们犯的罪可不只如此,他们为了证明他们的理论,竟然偷偷进行人体实验,造成大量的死伤,最后,当时的教皇命令神殿骑士团“神之盾”将其一党全数逮捕……”

“这就是魔王思想……”

“算是第一页吧,要写完整本,那几滴血是不够的……那群人的思想是错了,但是他们的实验并非毫无成就,虽然是谣言……有人开始传说他们的人体实验发现了术士资质的秘密,甚至传说他们能够将无术士资质的人拥有魔法力,即人造的术士……”

“人造的术士!这……这怎么可能……”

“……不管事实如何,只要有人相信就行了……之后,开始有人偷偷研究起来,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数量非常的多,还包括了许多学者,其中还有一派,他们打着“让所有的人类得到魔力,则所有人即成神民……”或是“这是人类进化的伟业……”等响亮的口号,在教廷大嗣宣传,拉拢了不少人,这些人,甚至攻占了一个山谷间的小国……”

“山谷小国……难道……是威尔斯!”

“就是团长你所知道的威尔斯……他们虽然被消灭了,但是,他们的思想却流传了下来,现在我们所面对的神秘教团,或许就是其思想的继承者吧……在优希亚教廷里,一般都将这种思想称为“魔王思想”……不过,他们的势力可不小,传说,有不少国家偷偷与他们接触,想要一窥术士资质的奥秘……什么魔王思想!那都是屁话,不过是一群人想要利用术士的力量来满足自己的野心罢了……什么为了人类的进化……人类又有什么资格进化,弱一点对于这个世界还比较好些呢……”

修瓦克已经不想讲下去了,由他的话语中,可以感觉的到他对于社会某些黑暗面的严重厌恶。凯渥鲁夫在听完之后,仔细得想着许多事,不明敌人的身份已经有些线索了,但是令他不解的,是他们为什么要介入都沙与克鲁斯的纷争,是为了利益?还是什么不明的原因……不过可以确知的是狼骑士团与所有在都沙岛的人们都会是他们意图消灭的对象……

刚才的话,亚利也听了全程的经过,关于这件事,亚立反而想起了月前与龙人交战的那件事,当时在暗处操纵龙人的不明术士确实叫亚利为“御子”的名称,这件事,似乎与修瓦克所说的事似乎又没什么交集,不过,亚利感觉,这次发生的事与以前那件事应该是有所关联才是。不知为什么,亚利直觉性地相信自己的想法。

对于“御子”一事,虽然那之后亚利一直表现得毫不在意,亚利并不相信对方的话,但是,事实上是亚利不想去相信,不过,在与龙人交战时他曾经一度爆发的强大力量以及狂乱的自我,又逼着他不得不去正视这个问题。在龙人一役后,亚利就发现到自己体内有着一股彷佛蛰伏中的龙般的力量存在,每一次战斗,都确实引发出那股力量,现在的亚利,解放克拉姆的秘力所能持续的时间已是龙人之役时的三倍,就算是进步,这样的进步也实在是太异常了……

每个人都在想着今后要如何走下去,问题实在太多了,不过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在下一场战役当中存活下来……

呜……呜……呜……

在这个沉寂的战场,从某个地方突然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出处是在一处尸堆里,那是战后敌人尸骸的集中处之一,只是尚未火化而已,在士兵忙着准备火化事宜的时候,有人听到‘呜……’般的声音从尸堆中传了出来……

“敌人又复活啦!”

一只手从尸堆中伸了出来,动作相当缓缓,所有的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满身是伤,血几乎流尽,理当是尸体的人又爬了出来,他没有拿着武器,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行走着……

“……妖怪……这还算是人吗……”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个不死兵走到了亚利的前方,亚利当然是立即拔剑相向,就在亚利要斩杀他的时候,突然……

……救我…….救……我……好痛苦……

“你在发什么呆呀!亚利!快杀了他!”

“~~~~~!……可是……罗威特……那个人在求救……”

“你在胡说些什么?…….”

在场的人似乎都没听到不死兵的声音,亚利也发觉到,可是,亚利确实听的很清楚,那个人确实在呼救,他求救的声音清楚得彷佛从心底响起似的……亚利仍然犹豫要不要出剑,此时,一直朝亚利前进的不死兵突然间发生了异变!

呜呜……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哦……喔喔!!!!!!!!

不死兵一边惨叫,一边往后弓起了身子,整个胸膛像是快崩裂似的。无论怎样斩杀都毫不出声的不死兵竟然会发出如此的惨叫,这情景令周遭的人都惊讶不已,所有人都摒息以待,此时,不死兵的胸口突然崩裂开来,由内侧撑裂的胸部肋骨向两旁翻开,更另人惊讶的是,不死兵的胸腔内侧竟然缓缓地爬出了一只黑色皮层的生物,看似某种幼虫,皮层表面的数条肉芽不时在伸缩,伸长时会显得向白色透明状,缩短时又回复其表层一般的漆黑……

乌鲁鲁鲁鲁……噗噜噜……

不死兵倒了下来,其胸腔内的黑色肉芽虫不时环顾四周,彷佛在恐惧着周遭的数千对眼睛,它还不时缩回胸腔里。

“……这是什么东西……在人的胸腔里……”

亚利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人的身体里竟然会有这种虫(?)的存在,所谓的不死之身,或许与这种虫体的寄生有关。就在亚利想一探究竟的时候,倒地的不死兵居然燃烧了起来,体腔里的虫也痛苦地在体腔内蠕动,不久,一切都被化成灰烬了,放火的人就是修瓦克。

“……这就是不死兵的真相……还在发什么愣,其他的尸体都要烧掉,还不快闪开,让我来!”

修瓦克举起了火之法珠,赤红的火光变成了炙热的火蛇,向四周的尸堆飞去,一瞬间,所有的尸堆都成了火堆,所有的战死者,无论敌我,都同时被火葬了……

“这就是不死兵的真相……”

有关这件事,在场的人都显得一幅难以置信的模样,神秘教团的人竟然能够在人体内植入那种怪虫,让人成为不惧生死,任人操纵的傀儡。方才他们发现到尸体过少的原因,或许也有所关联也说不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