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8话 降临的青色光柱

作者:外国科幻

在目睹不死兵不死之身的真相之后,凯渥鲁夫决定暂时撤退,先将居民移置更为安全的地点。自修瓦克口中得知的情报来判断,神秘教团的手段应该不只是使用这种寄生体型的不死兵,在港口处,恐怕还存在着更为可怕的怪物,以军队的力量对那怪物是否能与其抗衡还是个问题,毕竟,自百年前神民革命所引发的黑暗战争结束之后,人类就鲜少有过与怪物集团进行战争的例子,就算是二十年前的威尔斯事件,事实上,战斗的主力也是以术士为主,凯渥鲁夫也承认术士的力量确实非常地强大。

“凯渥鲁夫团长,我们先行离开了,请小心。”

雷伊与罗威特的部队先行撤离了,以骑兵为主的他们能够快速到达居民目前避难所在的北郊,以雷伊的统御手腕,撤离工作应该能顺利进行才是。在整理现场之后,步行的团员们也逐渐将负伤者移送到预定的避难区域,在等到最后一个伤者离开之前,责任心强的凯渥鲁夫是不会离开的。

“……这样就行了吧……剩下的,就等汉斯来吧……”

修瓦克之所以要劝凯渥鲁夫离开,只是嫌他们碍手碍脚,在与汉斯会合后,他预定在这无人的区域进行魔法战,万一有人的话,他本人是无所谓啦,不过,现在的汉斯,或许会有所迟疑也说不定。不过,他也存着不想让这群佣兵白白送死的想法,不过,比例上可能很低也说不定。

“……这样就行了……喂~~亚利君!我们要离开了!快跟我们一起走吧!”

在最后一匹载运伤者的马车上路之后,凯渥鲁夫与蕾洁儿所率领负责殿后工作的部队也正准备要离开,当他叫着亚利的时候,只见亚利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一直看着港口方向的天空。

“亚利君!?……”

亚利似乎完全没听到似的,一直凝视着港口被焰火染红的天际,彷佛在倾听什么似的,凯渥鲁夫乾脆直接过去叫人,这时亚利才发觉到凯渥鲁夫的存在。

“啊……是您呀!凯渥鲁夫团长,有什么事吗……?”

“我刚才叫你那么大声,你都没听到吗……?准备撤退了!”

“……嗯……好的……”

凯渥鲁夫见亚利似乎有什么心事,本来他想要询问仔细,但是,目前并没有这样的余裕,而且亚利也准备离开了,所以,凯渥鲁夫也不再继续追究下去。就在两人要与殿后部队一同回去的时候,亚利又突然停下了脚步。

……!

“没错!有人在叫我……”

亚利四处盼望,想找出声音的源头,这时,他又转向了港口的方向。看见亚利怪异的举动,凯渥鲁夫上前询问亚利。

“亚利!你又怎么了?”

“凯渥鲁夫团长!好像……有人在叫我……”

听到亚利莫名其妙的话,凯渥鲁夫也认真的仔细凝听四周的声音,但是,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存在啊……凯渥鲁夫又再一次询问亚利。

“没有啊,我什么也没听到……”

当凯渥鲁夫将视线又转回亚利身上时,此时,凯渥鲁夫吓了一跳,因为,亚利的身上,竟然发出了淡蓝色的光波,波动规律柔和,亚利的金发也几乎变成蔚蓝的天空色。

“……你……是你在叫我吗……?……”

在亚利彷佛无神般自言自与地说出这句话之后,原本柔和律动的青色光波,在顿时间变得激烈起来,如海浪般怒涛的光波开始回旋,形成了一个气旋。这情景,就如同亚利的剑“克拉姆”的秘力解放的情形一样,但是,亚利并没有拔出克拉姆,也就是说,这青色的光气是亚利自身所发出来的。

“……你在等我吗……一直……”

“亚利!!!!!!!!!!”

凯渥鲁夫也被卷入这青色的气旋当中,他忍住气旋强大的气流波动的威力,慢慢地走到亚利所在的中心处,而后奋力伸出了手。就在凯渥鲁夫触碰到亚利的同时,一道巨大的青色光柱自气旋中心冲天而出,光柱随即扩大,掩盖了青色的气旋,亚利与凯渥鲁夫的身影瞬时间就掩没在强烈的光波动当中。

“亚利!白狼!……”

在一旁的修瓦克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讶的不知如何是好,对他而言,这景象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也不知道,这是亚利自身所为还是他人的仕业。光柱持续许久才见有消散的迹象,在光的强度降低到可见的程度之时,被光柱所吞没的亚利与凯渥鲁夫也已经不见踪影了。

“……亚利……与团长……不见了……”

难得开口的蕾洁儿也惊讶的说了这句话。在狼骑士团进行撤退工作的时候,竟然发生团长与亚利离奇失踪的事件,在场的团员都不知要如何是好。修瓦克也开始怀疑,汉斯拼命要保护的亚利是否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再度遇见汉斯之时,修瓦克决定一定要问个清楚才是……

……!

“呜……头好痛……耳鸣?”

不知昏迷多久,原先趴在地上不动的凯渥鲁夫逐渐有了一些反应,彷佛身体又回到自己身上一样,凯渥鲁夫感觉得到自己的每一部分的存在,手指颤动,手腕的感觉回来了,失去的力量又一点一滴的回复当中,混乱的意识也逐渐统一。不久,凯渥鲁夫终于可以行动了,在他撑起身体的同时,映入他眼帘中的景象竟是倒地不起的亚利。

“亚利!亚利君!振作一点!”

凯渥鲁夫迅速过去扶起亚利,亚利似乎没有任何外伤,但是刚才的异象究竟对他造成怎样的影响,凯渥鲁夫并不清楚,不过,在凯渥鲁夫的呼唤下,亚利也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凯渥鲁夫团长……怎么了……”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算了……平安无事就好了……”

亚利对于刚才的事似乎都不记得了,凯渥鲁夫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询问下去,于是他暂时先压下此事,因为他发觉到,他与亚利两人已经不在刚才的地方了,刚才因为担心亚利的事所以才没注意到,现在是夜晚,但是,他们的四周却十分的明亮,因为,附近有很多燃烧中的船,那是克鲁斯的船,这也就是说,他们两人现在正在克鲁斯舰队停泊的都沙港的港口。而且,他们两人都发觉到,现场有着极浓厚的臭味与血腥味,但是,四周连半具尸体都没有……

……咚噗……咚噗……咚噗……咚噗……

从某处传来的异样声音,吸引了两人的注意,这声音似乎是某种生物的心跳声,而且异常有力。亚利与凯渥鲁夫环顾四处,果然发现到一处奇怪的地方,在几乎已成火海的海面,有一处并没有着火,而且那里的海面上似乎浮着奇怪的液体,很像油脂,在油脂覆盖的海面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隆起物,浮出海面的部分,就像是一座半圆形的小山,为了看得更清楚些,亚利与凯渥鲁夫走到提岸边,走近一看,亚利顿时不禁吞了一口气,因为,所谓的小山,竟然是由无数的人类围成的尸山,异样的臭味,就是由海面上浮着那层油脂,也就是腐臭的尸水与血水混合而成的味道。

“这!……太残忍了……”

眼前的景象,简直就是人间地狱,亚利愤怒得颤栗不已,此时,他才想到一件事,在敌人入侵之后,亚利一行人沿途上发现的尸体数目之所以会这么少,就是被那群残忍的邪教徒给丢在这里。亚利虽然气愤,但是当他转头看着凯渥鲁夫的时候,凯渥鲁夫的神情比他自己还要惊讶数倍。

“这……这是……没有错……二十年前,我在威尔斯王城地下所看到的那个巨大的人类肉球……一样……全部都一样……”

听到凯渥鲁夫自言自语的呢喃声,亚利立即想起今晚在旅社餐厅里听过凯渥鲁夫所说的二十年前“威尔斯事件”的始末,里头确实曾经提到过由无数的威尔斯人民的血肉所堆积而成的巨大肉球的存在,那似乎是某种魔道仪式所创的邪恶魔物的卵。

“凯渥鲁夫团长,那就是您曾提过的恶魔之卵吗……?”

“嗯……没想到……在这里又看到老夫最不想再见到的东西……”

亚利取出了爱剑克拉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感觉眼前的血肉之卵是相当危险的存在,刚才的鼓动声,其实就是那恶魔的胎动声。亚利与凯渥鲁夫都已有共识,那就是在那邪恶的妖魔苏生之前,一定要将其毁灭,不然,不知又有多少人会成为牺牲品……

……吾……血之……一族……啊……

“什么!你这怪物会说话!可恶的家伙……”

亚利突然间斥喝起来,令在一旁的凯渥鲁夫完全不解亚利的行动,亚利向凯渥鲁夫表示说眼前肉山中的怪物正在说话,但是,凯渥鲁夫似乎完全没有听到,这件事让两人都倍感困惑。

……为什么……为何……不再回应……你……和我们不是……一样的……吗……

“闭嘴!少在那攀亲带故!我亚利克斯会要你这怪物为这么多惨死的人复出代价的!我以我手中的剑克拉姆立誓!”

在一旁的凯渥鲁夫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亚利似乎在与某个不明的事物对骂中,他想,这应该是那正窝藏在尸骸中的魔物才对,也许它是用了什么难以想像的方法与亚利在交谈着……

……不对吗……但是……那……魂……与力……

此时,地面突然震动起来,海面的巨大肉球往港口撞了过来,好几十吨的重量硬生生地撞上了提岸,石制的港岸也承受不住强大的撞击力而崩塌,但是还不只如此,延伸而出的裂隙竟然往亚利与凯渥鲁夫的方向裂去,随即,一根粗大的肉质触手从裂缝中冲了出来,亚利与凯渥鲁夫在第一时间内迎击魔物的攻势。

“哦喔喔喔~~“龙尾返”!!!!!!!!”

“……武技……“裂”!!!!!!!!”

亚利与凯渥鲁夫的战技同时出击,一瞬间,肉球的触手也被斩成数截,断裂的肉块掉落到地上,仔细一看,那肉块竟然是用人类的血肉所融合而成的,其表面还隐约可见看似融解的人体,甚至还有人的脸孔……

“可恶的邪魔……为了自己……竟然牺牲了这么多人的生命……”

“亚利君!别大意!那家伙不是普通的怪物!”

此时的亚利,有着旺盛的斗志,彷佛在回应主人的心情似的,神器克拉姆的剑刃也激发出如同怒涛般的光气波动,眼见多达数万无辜的人为了那魔物而惨遭牺牲,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亚利愤怒的杀意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