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39话 姆亚的使徒们

作者:外国科幻

在港口处,亚利与凯渥鲁夫通力合作,与尚未蜕化成完全体的卵中怪物进行战斗,由于还是未完全体的它,只能用以人类血肉构成的触手进行攻击,若是被直径达一公尺的触手给卷住,在一瞬间全身的骨头都会被绞碎。不过两人皆拥有神器,在克拉姆与威恩卡斯特之前,单调的触手攻击并不能伤害到亚利与凯渥鲁夫一根寒毛,灼热的光气与锐利如刀的风反而将怪物的触手斩碎并化为灰烬。

不过,一想到那些蠕动的触手事实上是由人类的血肉所构成的,亚利就有些下不了手,每当他斩断触手的同时,碎散在天空的尽是人类的血肉,亚利不禁颤栗起来,若是那些被融合的人类还存有意识而还会发出惨叫的话,亚利恐怕会不知该如何作战……

“亚利君……我了解你的心情,不过……现在我们所能做的事,就是消灭那个怪物!这是为死者复仇的唯一方法!”

“……我了解的……我……了解的……”

亚利不再迷惘,决心全力战斗下去。怪物的触手,彷佛是十数条大蛇,而且还能再生,亚利与凯渥鲁夫都知道,再怎样斩断这些触手都没用的,那根本就不是怪物的正体,两人一边战斗,亦同时在等待时机,准备给怪物致命一击。

在某处房舍的屋顶上,某个人正静静地监视着整个经过,该人有着三公尺以上的雄伟身躯,全身武装彷佛活动的城塞,不过,他的举止又给人一种与强悍外表不相干的冷静,这个人就是神秘教团的魔战士之一“多鲁顿”。

此时,又有一个人来到了多鲁顿所在的房舍屋顶,不过,他并没有任何特别的行动,因为来的人是和他负有相同任务的伙伴,也就是刚才带领不死兵军团与狼骑士团战斗的露希卡,刚才发生的那道冲天而去的青色光柱,那异象似乎也吸引了她的注意,只是没有想到来到此地,竟然看到亚利与凯渥鲁夫两人正与她们所带来的怪物正在战斗。

“多鲁顿!为什么御子会在这里……还有白狼……”

“你也是循着那道光柱前来的吧,我也看到了,不过,那时候,沉眠的“它”突然产生了异变,这两个现象是同时发生的,随后,那消失的光柱又自天空落在这里,光柱消失后,御子与凯渥鲁夫就出现在那里了……”

“这样子……我们原先的计画就有点乱了……御子与“它”的接触太早了……”

“还不止如此,御子与“它”之间似乎有某种奇怪的感应,或许刚才的现象也是………仔细想想,毕竟我们对“它”的了解还不够,由细胞组织培育再经改良的“它”竟然会有意识……这就是古代神的力量吗……?”

“卡西利翁那老头~~会那么亲切借我们这实验体,果然是另有目的,早知道就带魔兽过来就行了……那个满脑子实验的疯子……”

“……古神的复活……吗……”

亚利与被称为“它”的生物间的接触,似乎使得亚利有了预期外的觉醒反应,这件变因,似乎让多鲁顿与露希卡原先的计画有了变动,那生物与亚利之间,似乎存在着连神秘教团都不知道的特殊关系。

“~~~~!风切破斩!!!!去~~~!!!!”

风之力汇集在凯渥鲁夫的双掌之间,凯渥鲁夫合掌劈斩下来,气动风生,巨大的风之刀斩裂大地急驰而飞,一瞬间就斩断了无数的触手,在这同时,亚利的克拉姆也激发了怒涛般的光气,亚利的目标,就是海面上的巨大肉卵。

亚利与凯渥鲁夫的行动,当然被神秘教团的两人给看到了……

“糟了!“它”现在可不能被毁掉!!!!”

“别去!露希卡!!!!”

多鲁顿阻止不了露希卡的行动,只能跟随而去……

“解放吧……圣光的克拉姆啊……将我的剑魂,升华成有着无限力量的光气波动,汇流成灼热的龙魂……苍龙怒吼吧……以圣光的龙牙与龙爪将噬人的恶魔撕碎!!!!!!接下我的剑与魂~~秘剑……苍龙咆!!!!!!!!!!”

在克拉姆真力解放的状态下,亚利的剑技“苍龙咆”以轰天之势狂射而出,炙热的光气,随着克拉姆的斩击轨迹,汇聚成一把黄金的光之枪,彷佛神自天界掷落的制裁之矛,光枪般的冲击波直朝恶魔之卵飞射而去。

在苍龙咆的龙牙即将咬碎恶魔的血肉之卵的时候,在它前方突然升起了数道巨大的冰柱,形成一道保护的城墙,冰之墙硬是挡下了龙牙的进击,但是连绵不绝的波动,仍然粉碎了冰结的城壁,虽然未档下苍龙咆,冰墙仍然将其威势转移数角度,光之枪仅削去肉卵的一角,并未贯通肉卵直取孕育其中的本体。

“可恶!新手吗……?”

浑身全力的一击被突如其来的冰壁所阻,亚利与凯渥鲁夫提高警觉,注意着隐藏者的下一步行动,不过,对方却自己主动出现了,露希卡的身影随着消散的冻气显现在两人的面前……

“又是你这个妖女!!!!”

听到亚利极为不逊的言词,露希卡显得非常愤怒的模样,不过,亚利并没有再骂下去,因为,在她之后,随即又出现了一个巨汉,多鲁顿也登场了,多鲁顿三公尺以上的雄伟身躯让亚利惊叹不已,亚利从来没看过这么高的人,亚利以为,在那护具下的铁腕必有想像以上的怪力。

“……露希卡……别再玩了……要怎么做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我知道……清除妨碍者的存在就是了……”

语一毕,露希卡开始轻轻抽动鞭子,鞭子所划过的空间,皆留下青白色的轨迹,那是冻气形成的雾气,随着鞭势的增强,冻气亦有大增的趋势,亚利与凯渥鲁夫也发觉到冻气的存在,低温的寒风正刺痛着两人每一寸肌肤,察觉事态不妙的两人,立即趋上前迎战,不过,露希卡只是在呵呵笑着两人无意义的行动。

“呵呵……现在才察觉也太迟了……北风的吐息能让一切冻结……“极风”……”

露希卡的四周顿时已被白色的雾气所笼罩,随着鞭击,白雾之海掀起了一阵阵冻气之浪,亚利与凯渥鲁夫两人根本没有躲避的地方,便被卷入冻气风暴当中,冻气所及之处,皆成为白色的原野。

“呜……可恶……身体动不了了……”

被卷入低温风暴的两人,并没有在一瞬间被冻毙,这归功于两人身上的神器,在被卷入冻气波的瞬间,瞬间而生的危机意识发动了神器,“光”与“风”的力量立即守护着自己的主人,不过神器也非万能,薄弱的风与光并不能完全阻挡冻气与风雪的白色锐牙,亚利与凯渥鲁夫两人身上多处都有冻伤,甚至于被地上凝结的霜雪所包覆,两人的双足与下半身都被冰雪所冻结而动弹不得。

“可恶……竟然用妖术……”

“反正本小姐是妖女嘛……呵呵呵……”

露希卡释放出来的低温波,似乎并非由魔法所引发的,以亚利与凯渥鲁夫两人的常识,能驱使“冰”之力,除了魔法外,就只剩下神器了。不过,两人并不知道,露希卡所使用的冰之鞭并非是古代神器系列之一而是神秘教团研究的魔道具这个事实……

“接下来由我来吧……”

多鲁顿站上前来,随着升起的杀气,他手上的巨斧也发出了灼热的火焰,与露希卡相反,多鲁顿所使用的,使能够自由操纵“火”之力,名为“炎之斧”的魔道具,要是被那高热的斧头所劈中,必死不疑,亚利与凯渥鲁夫仍不放弃挣扎的机会,不过,身体的冻伤与凝结的冰霜却使得他们两人动弹不得……

“……到此为止了吗……汉斯……赛莉儿……米莉亚……”

自己或许必须面临最后一刻了吧……亚利是如此想着,亚利的心里顿时浮现了许多张的面孔……不过,亚利的妄想立即被打断了,迟来的最大助力终于来到,自天空射下的三把光之剑疾飞而至,首当其冲的多鲁顿立即举斧迎战,以斧头劈碎光剑,顿时,整个黑暗的天空被碎散的光芒照映得宛如白昼。

光芒逐渐消失,被闪光撕裂的黑幕又再度复原,但是,在黑暗天际处,仍然清晰可见一个闪亮的光团,浮游在天空的光团里的人,正是伊萨。伊萨身上随处可见因其魔力而发出的阵阵灵光,使得他看起来就像是黑暗天空中最闪耀的明星。这颗明星,正缓缓降临纷争的世界。

“嘿……这么晚才来,就是在等待最佳的登场时机吗……?”

“实在对不起,亚利,如果我一开始就用飞行的魔法“天翔”的话,就能更早到达这里了……对不起……”

“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啦……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当真了……你还是一样是如此单纯的人……不过,能在这里看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忍耐一下,我马上治疗你跟团长的伤势……光之精灵啊…….赐予慈爱,以生命之光,除去一切的病苦与伤痛…….”

伊萨咏唱起光系治疗魔法的咒文,随即,数颗散发的柔和波动光波的光球围绕在亚利与凯渥鲁夫的四周,在生命之光的波动下,使得凝结在两人身上的冰雪融化了,严重的冻伤,也逐渐在复原当中。

“真是不可思议,身上的冻伤完全不会痛了……这就是魔法的力量……”

两人都在赞叹着魔法的神奇,像这样不调养一个月是不会好的伤,在魔法的力量下竟然能以如此快的速度痊愈中,魔法实在是一种极便利的工具。

“即使是“治愈之光”,要完全复原也得花些时间,接下来的事就全交给我吧……亚利……凯渥鲁夫团长……”

看到伊萨自信的身影,亚利也不禁相信伊萨应能顺利击败多鲁顿与露希卡两人的,但是,身为神秘教团的战士,他们的实力绝对不止如此而已,亚利此时正祈求自己的伤能够赶快好起来,来以神器克拉姆的力量助伊萨一臂之力。

“终于找到你们了……你们这群叛神的使徒们……”

“背叛神?我们只是在追求真实而已,你对你的血的根源难道没有兴趣吗?”

“住口!你们还真以为自己是古神的后裔吗?在破灭战争后,被神舍弃的人不就是你们吗?吾神原谅了罪孽深重的人们,甚至于背叛他的罪人……”

露希卡很不引以为然的答了一句。

“标准的优希亚洗脑教义……”

“神原谅了我们那些背叛他,沉迷于力量的祖先不是吗?那力量的根源“术士之血“是我们原罪的烙印啊……但带着原罪而生的我们,岂能再度像我们罪恶的先民一样背叛神呢……?你们还想信仰一度舍弃你们先人的古神“姆亚”诸神吗……?姆亚教团的信徒啊……”

伊萨与神秘教团的两人之间的对话,让亚利与凯渥鲁夫完全搞不清楚,这些情报对亚利他们两人而言,都是第一次听到的情报,他们谈话的内容,似乎与“优希亚神代史”有相当的关联,令亚利惊讶的是,术士的存在似乎与神话中的古神有所关联。而且,亚利也得知了那神秘的教团其“姆亚教团”的真名,所谓的“姆亚”即神话中降临人界的异界神族之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