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2话 古神贝尔杰皮比

作者:外国科幻

和伊萨之前发动魔法的情形完全不同,在伊萨的四周不断涌现的黑暗,彷佛空间被挖凿了洞穴,光被吞没,被黑暗的深处,彷佛仅存无限的虚空……这就是与光成对极存在的暗之力……

“……难以置信……那小子……居然能够使用光系与暗系的最强魔法……即使是高位术士,也只能精通六种属界魔法其中一种而已……他究竟是什么人……”

露希卡感佩道。伊萨的实力似乎远在高位术士之上,她很惊讶为何自己从来未曾听说过优希亚教廷有如此强大魔力的术士的存在,若不是教团的情报来源有了差错,就是伊萨的存在经过了刻意的隐藏。仔细想想,伊萨平时戴着的封魔环-那道封住自己强大魔力的魔道器,或许就是优希亚教廷要隐藏其存在之手段的证据。

“霜雪……成为守护的巨墙……”

露希卡卷起了冰雪的狂风,她深知伊萨即将发动的魔法的威力是多么的强大,而且,因为那群敌我不分的虫兵的干扰,使得她与多鲁顿失去了攻击伊萨的机会,所以,现在她只能尽力防御。多鲁顿与露希卡被双雪团团围住,意慾接近的虫兵立即被冻气风暴给冻结,成为冰之壁的一部分……

……展开黑翼,覆盖天际,天地啊……暂时进入黑暗之国的领域吧……

伊萨所在的空域,已被漆黑的空间所取代,注意一看,还隐约可见到无数的黑点正急速汇流入黑色球体中,伊萨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虽然身处在安全的光之结界当中,每个人都还是可以感受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存在着,所有的人都摒息以待这整个经过……

“……”

在每个人都在注意伊萨的时候,修瓦克仍然在奋力维持结界的存在,不过,他显得非常疲惫的样子,要同时发动两道魔法,并且要维持到伊萨魔法发动完毕为止,是要消耗难以想像的魔力,这对于修瓦克的精神与体力而言是项严苛的考验。

“……暗之精灵……负力的波动,将使生命消逝,让死者之魂安眠……在漆黑的国度里,只有宁静的虚空……解放吧……“暗黑波动”!”

收束于一点的黑暗在一瞬间就彷佛炸弹般炸散开来,黑暗的羽翼覆盖了大地的一切,虫兵们无声地被黑暗吞没了,在这都沙港口处正存在着比黑夜还要漆黑的黑暗,虽然黑暗之幕无声无息地掩盖了一切,但是,当黑暗接触到光之壁的时候,却发出了惊人的冲击,光与暗彷佛要抹煞掉彼此的存在似的,彼此激烈地相冲突着,黑暗吞噬了光,光斩裂了黑暗,激烈的程度令众人都在担心这道光之壁是否会被黑暗所冲破……

暗黑波动的暗之云终于有了消散的迹象,暗与光的冲突逐渐和缓,一场宁静的杀戮结束了,现场的虫兵军团,全都倒在地上不起,它们外表那层黑色甲壳在经过漆黑的洗礼之后,反而变成了灰白色,表层乾燥粗糙,这是因为生命力与精气都被吸乾的关系。

这些虫兵的母体,也就是沉浸在海里的血肉之卵也跟这些虫兵一样,其表层的血肉已经变成像是石膏的硬壳,里头的生物赖以维生的血肉也被黑暗的波动给吸乾了生命力,这些原是人类血肉躯体的肉壁现在看起来反而像是刻划人类血肉融合的浮雕,让人感到非常地不舒服……

“……结束了……”语毕后修瓦克疲惫的倒了下来。

“修瓦克!你不要紧吧……?”

“小子……别吵……让我休息一下就行了……你以为这种小事就能让大爷我倒下吗?”

修瓦克就是这样爱逞强的家伙,这也是他的人格特性,修瓦克是绝对不会轻易在他人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的。

伊萨在发动完暗系魔法“暗黑波动”之后,自空中降下来调整呼吸,以目前的情形,敌人应该是全灭了,幸存的人们凯始检视现场的情况。

“难以置信的怪物……那些家伙就为了这怪物而杀害并收集这么多人类啊……”

那个由人类血肉所凝聚成的巨大肉卵实在非常的大,它露出海上的部份就有一百多公尺平方宽,但是,仔细一看,在海底里它的体积更加的大,而且,整个港岸旁的海底都是人类的尸体,恐怕,那些被杀害的人都是直接被丢到这海底里,露出的部分只是尸山突起的部分而已,数量起码好几万人……

“团长!那两个人还活着!”

多鲁顿与露希卡被人发现了,两个人都衰弱的倒地不起。尤其是多鲁顿的情况最为严重,虽然没有外伤,但是,他似乎为了保护露希卡,直接以身体掩护突破冰壁结界的暗气波动,而失去了大量的精气。不过,由于他的体能异于常人在加上体内的魔力很强,才勉强保住了性命。

伤势较轻的露希卡面对前来的众人,丝毫不感到恐惧,仍然高傲地叫嚣着。

“杀了我吧!你们休想从我的口中探知任何情报!”

凯渥鲁夫并不打算对露希卡进行盘问,因为,他也不知从何问起。不过,他知道伊萨与安德森两个来自西方教廷应该会很高兴接收这两个俘虏,到时,再向他们询问即可,这样一来,也算是事半功倍。

“感谢您能了解我们教廷的立场,谢谢您的合作,团长。”

“说来残愧,我们似乎反而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伊萨君……”

“不不……不会的……我才是受到大家很多照顾的人……该感谢的是我……”

这次能一举击灭敌人,伊萨的功劳确实是最大的,不过由他面红地一直推说自己并不是立了多大的功劳的举动来看,伊萨确实是个很谦虚的年轻人。此时似乎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当每个人都这么想的时候,突然,自某处传来了强力的鼓动声……

……咚噗…….咚噗……。

这强而有力的生命鼓动,就是由那看似毫无生气的死骸之块里所传出来的,在里头的那生物似乎还活着,所有的人都纷纷离开其附近,并做好备战准备。

“那家伙还活着吗……?难以置信……”

“别大意!亚利,我感觉得到壳内那强大的力量……实在……太惊人了……”

……愚蠢的人类……不过是饵食般的存在体……

自壳内响起的诡异声音让现场的人不寒而栗,每个人都感受到一股无名的压力,彷佛梦魇般挥之不去,自己的心跳也彷佛在随着卵中生物的心跳声鼓动着……终于,在压力提升至最高的时候,卵壳爆出了裂缝……

“出来了……”亚利不自觉地握紧了剑。

一只披着漆黑甲壳的巨大足肢突破了卵壳的束缚,自裂缝处流出了内藏的淡黄色胶态液体,随即,裂隙开始增大,又一只足肢冲了出来,卵中的生物藉由已伸出的双足,将自己的身体拉了出来,这怪物的真面目终于曝露在人的面前,它足足有一百公尺以上的巨大身躯……

它的上半身像是披着黑色甲胄的人类,但是下半身却是类似昆虫的腹部,但是,下半身却只有两只足,后面的两只足,似乎还没有发育完毕,甚至连硬壳都没有,其体躯后半段大部份都是未成长完成的状态,未覆盖甲壳的皮质表层,布满了无数蠕动的触手,前端还呈现着半透明的状态,根部是深黑色,在一伸一缩之间,触手就时黑又时变透明,它的后半部,就像是拖着一个巨大的肉块似的……

怪物每次稍做移动,腥臭的腐液就会从甲壳隙缝当中滴了下来,尤其是后半身,还不时有褐红色的体液喷出,不知为什么,这个怪物并不打算对现场的人进行攻击,现场的人也因为不知怪物将会采取怎样的行动而持续警戒着……

““它”终于苏醒了……这就是古神吗……”

露希卡在地上无力地看着怪物破卵而出,本来的计画当中,她们是不会在现场的,因为,她对于那怪物的所知亦有限,若是在现场的话,说不定还会卷入到原先预定好的“它”与御子间的战斗……这个怪物的智能,似乎比她想像中要高太多了……

……吾……是姆亚……“贝尔杰皮比”……胆敢触犯神的逆民啊……

“姆亚!神话中的古代异界神“姆亚”吗……?这怪物是……古神?贝尔杰皮比是它的名字吗……?”

亚利实在是难以相信那自称是古代姆亚诸神的怪物的话,在神话中,姆亚是侵入这世界的异界神族,他们与贪图其力量的人类合作,在一千五百多年前掀起了一场将世界几乎毁灭的破灭战争,包括古国亚特兰提斯在内的当时所有的国家文明都完全消灭了,对于现在的人们而言,姆亚是邪神的代名词。

神秘教团以姆亚为名,除了信奉姆亚之外,没想到,他们也在积极从事让古神复活的仕业,二十年前的威尔斯事件中,那不明目的,又牺牲整个威尔斯居民的魔道仪式,或许也是为了让古神复活而做的残酷实验……

……嗯……那里似乎有大量的人类血肉的存在……

复活的古神贝尔杰皮比似乎察觉到都沙市民为了躲避战祸而聚集在某处这件事,它似乎为了让自己完全复活,准备主动去捕捉人类充作营养的血肉,他张开背部黑色的巨大甲壳,以薄膜般的羽翼鼓动腥风,准备振翅飞翔……

“糟了……避难的市民……还有弟兄们……”

现场的人也发觉到贝尔杰皮比的目的,伊萨立即以魔法攻击它,十多把光之枪破空直击贝尔杰皮比的甲壳,但是,光之枪却全都碎散在坚硬无比的漆黑铁甲之前。贝尔杰皮比逐渐浮了起来,但是,由于下半身未完全孵育成功,所以,肉块般的下半身像是被悬挂着似的吊在半空中,还不时流下腥臭的腐液。

“可恶的怪物,我绝不让你得逞!……呢喃着精灵之歌,悠游于自由天空的风之精灵啊!……风之翼……心之翼……”

伊萨以“天翔”疾飞入空,准备以魔法阻止贝尔杰皮比慾吞噬都沙无力反抗的人们的意图。贝尔杰皮比本来就很迟顿,而且又拖着未孕育完全的下半身,它缓缓地向前移动,虽然是飞行,但尤于过低,它的下半身还不时撞毁房舍,不过,它丝毫不在意,仍然悠然地缓缓继续推进。不过,在伊萨飞上空中准备以魔法攻击它的时候,贝尔杰皮比顿时停了下来,它的身体开始产生异变……

“大家快看!那个叫贝尔杰什么的怪物有动静了!”

贝尔杰皮比背部的黑色甲壳突然像盖子一样掀了起来,在甲壳下,是一粒粒镶嵌在柔软组织里的卵状物,卵状物看似像鲜红色又带有点半透明的凝胶,而且不止是甲壳下有而已,连未发育完全表面无甲壳保护的肉质组织也有,卵状物是自皮层下自表层扩大的肉孔突出来的……没有人知道贝尔杰皮比即将要做什么……

……去吧……虫兵们……消灭这些触怒神的下等生物……

自卵与卵之间的细缝下的皮层组织里突然开始喷出蒸汽状的气体,卵状物开始抖动起来,随即,排列成针山的卵块突然一个接着一个弹射了出来,速度极快,威力彷佛炮弹一般,地上的房舍被突如其来的弹雨所袭击,顿时化成断檐残壁,还有人躲避不及,被卵状的炮弹当场砸死。这场弹幕在持续了十数秒之后才告结束,但是,真正的危机还在后头……

“呜哇哇哇~~”

一个站在落下的卵块旁的人突然发出了惨叫,他的肚子被某物自背后贯穿,随后又有数根布满尖刺的足肢贯穿了他的体躯,将他高举在半空中撕裂成碎片,凶手正缓缓从胶质般的卵块里走了出来,原来是刚才交手过的巨大虫兵,贝尔杰皮比所射出的卵块,每一颗里头都有一只虫兵。亚利一行人立即面临着被数百只虫兵军团包围的窘境,在摆脱掉干扰者的防碍之后,贝尔杰皮比继续以本能前往都沙市寻找它渴望已久的饵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