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5话 求生的魂魄

作者:外国科幻

狂风袭卷大地,乱云间雷龙的咆哮似乎引起了贝尔杰皮比的注意,它缓缓地转动庞大的身躯,以头上那无数只红眼看着一个男人正赌上自己的生命,准备以全心全灵的一击将自己打倒。在贝尔杰皮比眼中,只是人类不自量力的愚行。

……愚昧的蝼蚁之辈……还不接受自己的命运吗……?……

自贝尔杰皮比的甲壳间隙喷出了浓烟,巨大的甲壳缓缓打开,排列有序的卵块正蓄势待发,准备让想反抗它的的人类知道自己的无力与愚行。在一旁的亚利看着这一幕,却也不打算离开贝尔杰皮比的射程范围,他相信佛克斯……亚利紧握着克拉姆,聚精会神将克拉姆的力量解放开来,光气却不像以往般如怒涛般激放而出,反而汇流在剑刃当中,呈现黯淡的萤光,这是亚利的奥义“九龙波光击”的发动前奏……

贝尔杰皮比即将发动反击,但是,佛克斯却没有多余的精神去理会它,三叉戟多莱迪特无止尽在吸收他的气,对于体力不足的佛克斯,更是雪上加霜,他全身已有多处的血管爆体而出,佛克斯几乎快站不下去了……

“不行!我不能倒下去……为了伊都与莎莲娜……”

佛克斯再次振奋精神,彷佛在回应他暴起的斗志,天际怒雷狂闪,数发落雷像有意志般命中了佛克斯,佛克斯同时一跃而上,宛如一把巨大的雷光之枪一飞冲向了贝尔杰皮比,此时,贝尔杰皮比也射出卵块的弹雨。

……愚蠢的人类……消失吧……

“倒地吧!魔神贝尔杰皮比!地枪~~雷神冲!!!!!!”

炮弹般的卵块根本无法阻止地枪雷神冲的突击,在接触雷光的一瞬间,卵块便灰飞烟灭,冲天而出的光雷击中了贝尔杰皮比的腹部,随即天空的怒雷狂击贝尔杰皮比,巨大的魔神终于倒了下来,巨大的身躯撞击地表,引发了强大的震动与烟尘。

这是绝佳的机会,但是,亚利却迟迟不敢动手,因为,佛克斯也被压在底下,一旦亚利发动攻击,佛克斯势必被冲天而出的九龙之爪撕裂。

“……我还活着吗……”

佛克斯惊讶自己竟然还存活着,刚才的那一击,他已有死亡的觉悟,不过既然存活了下来,他试图脱离此地,但是,他的右手被贝尔杰皮比巨大的甲壳碎片压住,不能脱身……

“……到此为止了吗……?”

就在佛克斯打算放弃的时候,在他脑海里响起了一道声音。

……你忘了和孩子们之间的约束了吗……?黑龙将军法兰克斯卿啊……

“……什么!?”

也难怪佛克斯会如此惊讶,耳中的声音竟然说出了佛克斯已遗忘多年的过去,在世界上,仅有一个国家有“黑龙将军”这个武名,那就是亚利的祖国“神圣艾斯卡帝国”的黑龙骑士团的团长,都冠有黑龙将军的称号,但是法兰克斯这个家姓,自十多年前起,在帝国里已成为反逆的象征之一……

“对……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孩子们还在等我……只要有需要我的人在……我就有继续活下去的义务……那年轻人的父亲不就是这样告诉我的吗……?……”

此时的佛克斯已经不再有坐以待毙的想法,但是,右臂被压住而动弹不得,于是,佛克斯狠下心来,抽出腰间的短剑,将右臂砍断,而得以脱身。

“……我要活下去……伊都……莎莲娜……叔叔要回去了……”

佛克斯几乎都站不稳了,他忍住断臂之痛,一步一屈地向前走去,但是,贝尔杰皮比未发育完全的腹部竟然长出了肉芽,带着硬刺的肉芽从背后袭向了佛克斯。

“……风之精灵……以气裂之剑,斩杀吾敌……真空剑……去!!!!!!”

肉芽被自上而下的真空波横腰斩断,喷出了大量的绿色脓血,随即,伊萨自天而降,将佛克斯抱住之后,又立即以“天翔”飞离现场。

“亚利!佛克斯没事了!尽管出手吧!”

“谢了!伊萨!”

在确定佛克斯无事之后,亚利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自称神的妖魔……准备承受九龙之力吧……鸣动吧……大地……”

亚利将蓄满光气的克拉姆以全力插入大地,瞬间大地突然震动起来,彷佛有什么巨大的生物在地底潜行着,大地龟裂的隙缝中,透射出极耀眼的皓皓之光。

“……九龙飞升吧……奥义!九龙波光击!!!!!!!!”

自坠地的贝尔杰皮比所在的地下,爆发出怒涛的光气,九把破地而出的巨大光之剑贯穿了贝尔杰皮比的躯体,光气随即炸散开来,之后,自尘烟当中破云而出的九条光龙,持续飞升入空,消失在黑暗的天际……

在那之后,地上的虫兵军团与天空的巨蜂群相际倒地,每个人都欢呼着魔神已死,长久的苦战……这恶梦般的一夜终于结束了……

“……我们赢了吗?……团长……”

“……应该是赢了……”

虽然这么说,不过,凯渥鲁夫仍然掩盖不住自己内心的不安。不过,所有的人都在高喊着胜利的欢呼,他或许觉得自己只是多心罢了……

此时,伊萨将佛克斯送到居民避难的屋内,两个孩子看到佛克斯身负重伤的惨状,无不哭哭啼啼的围在他的身旁。

“呜呜呜~~叔叔~~佛克斯叔叔~~”

“别哭!佛克斯还没死耶~~真是的!伊都……”

虽然莎莲娜在责骂弟弟的软弱,可是,自己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她紧紧抱住佛克斯伤人累累的身体。此时,亚利也赶了过来,在这里,他终于见到一直担忧不已的汉斯,看到汉斯无恙的模样,亚利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让亚利少爷您如此担忧,这真是我汉斯的过错……”

“别这么说!汉斯,我……”

碍于现场的情况,亚利不能表现的太过高兴,毕竟也要考虑到两个孩子的心情,此时,伊萨终于动口了……

“别哭了……小朋友……”

“谁是小朋友!我已经是小姐了,是个淑女!”

“是我失言……小……小姐……请你让开一下……我要准备治疗佛克斯……”

“你以为在变魔术吗?没看到佛克斯的手都不见了!你当我是小孩般耍弄吗?”

“……呵呵……我当然是魔术师了……等着看我变魔术吧……“大小姐”……”

莎莲娜似乎早就忘了之前治疗佛克斯的人就是伊萨,或许当时伊萨用头巾包裹着头,又披上长袍的关系吧,莎莲娜倒也是乖乖的离开,在一旁看着“红发小子”即将施展的魔术。

“支配金石,存在于所有大地之内的土之精灵啊!解放龙脉,释放那几近无限的生命能源,治疗受苦者的伤体吧……“大地生命法”!”

在佛克斯所躺的地板上,顿时浮现了法阵之印,自柔和的波光里,浮现了五颜六色的光点,光点四周飞舞,随即佛克斯身上的伤开始发出了光芒,衰弱的面容也逐渐恢复生气,令人惊讶的是,佛克斯灰白的头发竟然又恢复到往常的乌黑,此时,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断臂的伤口上,自伤口处竟然浮现了一只由光所构成的手臂,在这个时候,伊萨也显得特别的疲倦。

不久,光逐渐退去,皓光之下,竟多出了一只壮硕的右臂,佛克斯的右臂又完好如初,且不失昔日的精悍健美,在旁的所有人都对此奇景赞叹不已,伊萨也终于可以喘口气,看到佛克斯的伤势完全痊愈,两个孩子都非常的高兴。

“红发的大哥哥!您的技术真棒!跟傍晚的那半调子完全不同!”

“……”

并指为“半调子”的伊萨此时不知该哭还是笑。此时,亚利又有个疑问,佛克斯脸上那道横一文字的伤疤并没有随之复元,既然连失去的断臂都能复原了,为什么一个伤痕会无法回复呢?此时,汉斯替亚利做了解答。

“……亚利少爷……伊萨先生所用的魔法,那并非治疗,而是将失去的部位复原,当然大地之气也能提升人体的自愈效果,回复体力……一般而言,精灵们能依照受术者的记忆,将失去的躯体以及伤痕回复到以前的模样……除了一种例外的情形……”

“什么情形?汉斯!”

“……在别人眼中,那或许只是个丑陋的伤疤,但是对当事人而言,那或许代表着一段难忘的回忆……精灵们查觉到受术者的最底层的意识之后,通常都不会改变受术者现有的外貌……那肉体的伤疤等于心的伤痕……即使精灵也无法治愈……”

“……难忘的回忆吗……伤疤……心的伤痕……”

亚利突然摸着自己的胸口处,事实上,在那里也有一道伤痕,对于亚利而言,那伤痕也代表着一个无法忘怀的记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不绝于耳的吐息声又唤起了人们的恶梦,随着巨大的震动,本来应该已死的巨大魔神居然又再度动了起来,浴着惨绿的鲜血,自残破体躯内流出的内脏,以及无数蠕动的微小触手,魔神贝尔杰皮比又再度苏醒了……

“……那怪物还活着……难以置信……可恶……”

“亚利,我们赶快出去吧,狼骑士团的众人们还在外面!走吧,安德森!”

“是的!伊萨大人……”

亚利、伊萨、安德森三人迅速离开了避难市民的屋子,看到贝尔杰皮比的伤势,亚利实在难以想像它竟然还活着,亚利不禁想问这究竟是怎样的生物。

……我是不灭的……愚蠢的人类啊……准备接受神灵的咆哮吧……

顿时,贝尔杰皮比撑起残破的身躯向天怒吼,现场弥漫着浓厚的憎恶与杀意,彷佛感染了天,昏暗的天空开始吹起狂风,云层流动如浪,脚下的大地也开始微微地震动起来,怒雷乍响……这恐怖的景象,让人感觉彷佛世界末日的到来……

“这……这是什么力量……这就是古神的力量吗……”

连一般人都能感觉到的变化,身为术士,精神感知能力比常人优异的伊萨当然感受到的更为深刻,伊萨感应到大气与大地中的精灵们逐渐騒动起来,一股莫名又巨大的力量正在被启动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