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6话 马克威尔的独生女

作者:外国科幻

‘(这个姦商的女儿……嗯……。)’亚利暗自想着这件事。

亚利不自觉偷偷瞄了马克威尔一眼,仍然是一幅姦商的嘴脸,或许,这只是他先入为主所造成的印象罢了。而后,亚利又在想着马克威尔的独生女的事。

‘(这种人的女儿……八成是个被宠坏而又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说不定……父女俩都一个嘴脸的模样也说不定,有道是‘有其父必有其女’……还有……。)’

亚利仍在想像着米莉亚的事,由于对马克威尔有了先入为主的恶劣印象,亚利想像中的米莉亚也是非常差的形象。不过想像终归是想像,等到执事长赛宾斯特将米莉亚带来此地之后,一切就真象大白。

叩叩叩——!

门外传来了规律的叩门声,门把也开始转动,想必,那个老管家已经带那位大小姐前来了。亚利对自己的猜测颇有信心,此时,两侧的侍者将门打了开来,答案的揭晓,却有个让人跌破眼镜的结果,虽然亚利没有眼镜可摔……。

“多么清新脱俗的一位小姐啊~”

亚利不自觉地低喃出这句话,难得有机会看到自己的少爷看着美人看到呆愣掉的样子,汉斯一直强忍着快自嘴巴里蹦出的笑声。也许是因为与自己先前预期差距过大的关系,所以亚利才有这种反应。

马克威尔的独生女-米莉亚有着一幅与他完全不一样的面貌,不仅是外貌,还有给人的感觉。米莉亚穿着一件连身套装,裙摆宛如波浪边的百合,纯白的衣料加上金丝的绣边及纹路,看起来就像清净不染世俗的花。衣装下的白晰肌肤是白里透红的健康,而不是病奄奄的样子。米莉亚还有一头如火焰般耀眼的红色长发,虽然没有挽成什么发型,不过自然微卷的红发看起来一点都不做作,反而更衬托出她的自然感。

米莉亚身上唯一的装饰品,是一条挂在胸前,手工细腻的银质项练,那条项练看起来有点陈旧,以她的身份,身为大陆南部富商首席的马克威尔家的独生女应该是要什么有什么,最怎样昂贵的华丽宝石或饰品应该都可以轻易得到,可是她身上就只挂着这么一条素的项练而已。这条项练对她来说,应该是藏着一段重要回忆的无价之宝。

“米莉亚小姐,请~客人与主人已经久候多时了……。”

“好的……。”

忠实的老管家恭敬地迎请小姐。于是,米莉亚缓缓张开了眼睛,她那双水蓝玲珑的眸子刚好与亚利的眼睛四目交错,一瞬间,亚利手中的叉子掉了下来,在上好瓷器的盘子上敲出极大的响声。

“对……对不起……我太失礼了……。”

亚利红着脸道歉,其实,亚利脸红的原因并不只是刚才做的那件糗事所致,而是在与米莉亚四目交接的时候,因为自己一直看着对方的事被对方发觉才羞涩地脸红,刚才的糗事,反而给亚利一个台阶下。不过这一切,汉斯都看的一清二楚。

“没关系没关系~不过是个盘子!这一边才失礼呢!身为宴会的主方之一却迟到这么久……米莉亚,赶快向亚利君道歉!”

“亚利克斯大人,请您原谅我刚才的失礼之举……。”

“没……没关系的……哈……。”

亚利故作镇静,却掩饰不了自己谈吐的结巴。

“少爷,您脸都红了!”汉斯在心里吐露出这句话,没说出口是因为在这样的场合是不能够开他的亚利少爷的玩笑的。汉斯对于亚利的个性十分了解。

“好了~既然都到期了,我们就继续开心地谈吧,吃饭而已~不用太拘束~”

米莉亚一就座,马克威尔又开始主动找亚利聊天,场面仍是单方面轰炸-你问我答的模式,当然,答话的那一方永远是亚利。不过这一次,汉斯却不再为亚利解危了,他无视于少爷频频求助的眼光,只管专心享受盘中的美食与杯中的美酒。能尽情享受不用付钱的名贵好酒或许是原因之一,其实,汉斯仍以看似醉醺醺的双眼看着宴会的一切,他发现到一件事,在晚宴的过程中,米莉亚都未曾主动与她的父亲马克威尔说过一句话,只是被动地回应着而已。

“父女间的感情不好吗?”汉斯有了这样一个推测。

不过,汉斯对这个猜测还有所保留。因为,据他所知,马克威尔早年丧偶,米莉亚可以说是他唯一的血亲骨肉,以常识论,一般而言,这样的父亲都会特别溺爱自己的独生女,做为对丧偶之痛的一种自我补尝。不过,不仅米莉亚对父亲的态度有异,连马克威尔本人也似乎故意忽视她的存在,一条极深的代沟已经横在父女之间,可是两人却都没有去抚平它的意愿。

‘(算了……反正这是别人的家务事……吃完这一餐之后,明天少爷和我前门一踏,这些事都跟我们无关了……。)’

汉斯做出了结论的心声,对他而言,尽量别跟一些无谓的麻烦有所牵扯就好。不过,他最担心的事,是他的那个宝贝少爷却是个十足的惹麻烦天才,麻烦不来找他,他也会主动去找麻烦。所以汉斯一直在想着,要如何在亚利还未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的时候,赶紧带少爷离开这里。亚利还有许多等着他要去做的重要事情,汉斯当然想尽量避免让少爷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

这场晚宴就在这样的气氛下结束了……。

夜幕已深,今晚的天空不见任何星光,就连月亮也被云层掩盖,座落在广大庭园及森林中的马克威尔家就显得格外孤寂。不过,这附近还是有很多人,换上晚班的侍卫队仍持续在巡逻着各地,负责灯火的仆役们也定时去检查着设置各处的灯架。宅第内绝大多数的仆人都已经回去休息,只剩下几个人仍在静静地做着整理环境的工作。

夜虽然已深,不过,亚利仍然睡不着觉,他回房换回原来那件宽松而活动灵活的衣服后,就走出门在马克威尔邸内四处走走。由于亚利是马克威尔的客人,所以马克威尔家里的仆人都不敢限制他的行动,而任由他随意参观各地。

亚利克斯大人!~~

每个人一见到亚利,都这样一直向他行礼。亚利也只是点个头示意一下,再道声晚安来回应而已。其实,亚利并不太计较这种礼数的,在家里,他家也只有汉斯、妹妹、及他三人而已,会叫他少爷的也只有汉斯。不过,汉斯称呼自己为少爷,其亲切的成份远比敬意的成份要来的高。亚利第一次对别人对他的敬称感到不自在的时候,是在骑士团见习的时期,在士官学校时还感觉不到这种问题,因为同学都有贵族身份。而在东方边境做骑士见习时,一些下级士兵都因亚利的贵族身份以及父亲的事迹对他百般礼遇且尊敬。亚利自觉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让人尊敬的地方,所以有点不自在。不过,时间一久,这样的现象也习惯成自然了,或许也是因为多少对自己有些自信的关系。

比起一些贵族,亚利算是蛮平易近人的了。有些贵族甚至连平民对他们没有用敬称,或许头抬的高了点等小事,就会大发雷霆。在见习时代,有些与亚利同为见习身份的贵族同学,甚至还将下级士兵当成奴隶看待,随意驱遣,认为别人对自己的尊敬与服从是件理所当然的事。和这些人相比,整天在烦恼自己是不是值得人家这样尊敬的亚利还算好得多了。

“这座房子真是大啊~”

比起赛巴斯达家,马克威尔家实在是又大又豪华的多了。亚利以参观美术馆的心情到处浏览名贵的美术品,亚汗的青瓷,马尔可的宝石饰品,东方大陆的辉晶石,铁达尔格的铠甲,优希亚的宗教绘画,还有许多珍奇异兽的标本以及更多亚利认不出来的宝物,这些都成列在宅邸的各处供人观赏。难怪这宅第要有这么多侍卫了,这样的宝窟,宵小哪里会放过。

不知不觉,亚利走到一间大听,亚利不知道这大厅是作何功用,也没兴建想知道。这里会让亚利里足的原因,是一幅很大的人像画的关系,画像有三个人那么高,几乎占满了整面墙壁,而且,还有窗般的红色丝绒遮掩在前,这幅画似乎受到特别的保护。此时,有四个仆人正在打扫这间大厅,而且在更换这块红色的幕帷,原本半开的幕帷被拉开来了,亚利此时得以看清幕后画像的内容,那是一个怀抱着婴儿的妇女,画中人物火红的头发及白晰秀丽的面容让亚利大吃一惊,因为她的容貌实在太像马克威尔的独生女-米莉亚。

“请问……画中的人物是……?”亚利向旁边的一个女仆询问。

“这是已经去逝的法莉耶夫人的画像,她抱的那个婴儿就是我们家小姐米莉亚。这个房间,就是为了放置这幅画而存在的。”

“你是说,这么大的一间大厅就只放了这么一幅画……。”亚利有点讶异地说。

“没什么好吃惊的,亚利克斯大人。我们老爷非常爱法莉耶夫人,夫人生前所有的物品都还收藏得好好的,要是我们一个不小心弄脏的的话,那可不是被骂就可以了事的……像是这幅夫人的人像画,马克威尔老爷可是珍惜不已,要是被他发现这房间里面有点灰尘的话,那我们就有苦头吃了……。”

亚利抬着头凝视着壁上的人像画,越看就越觉得心里暖暖的,或许,是因为亚利自己也是早年丧母的关系,亚利在两岁的时候,母亲就因病过世了。而父亲也在一趟屠龙之旅中失踪,至今生死不明,不过这么多年了,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母亲的感觉就是这样吗?……。”

看着画中同样是早年丧母的米莉亚,亚利心里突然有一股亲切的感觉。

“好美……。”

“那是当然的,我们夫人可是帝国名门布雷德哈鲁特家的人,说起来,米莉亚小姐也有贵族血统~当然是美人呀!”

“嗯……是啊……。”

这名女仆似乎很憧憬贵族似的,好像只要是贵族就一定是好的,以亚利的经验来看,这种想法当然是错的,贵族里面,也是有一些龌龊不值得敬重的人物存在。亚利也无意纠正对方的想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