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6话 魔神灭裂

作者:外国科幻

天际怒雷鸣响,大地在震动着,浴血的魔神贝尔杰皮比凝聚了难以估计的力量,它的怒吼,彷佛要将天地撕碎,将忤逆它的人类都打入地狱的深渊。

“火之法珠啊!发出最大的力量吧!爆炎!!!!!!”

“……火之精灵啊……服从王命,将吾眼前之一切皆化成灰烬……焚毁一切……“爆炎”!!!!将魔神化为灰烬……”

修瓦克与伊萨不约而同地同时发动了魔法,两颗灼热的巨大炎弹疾飞而去,但是,在接近贝尔杰皮比之前就瓦解殆尽,碎散的火花之前,是七彩的波动,就像是遥远的寒冷大地的极光……

“那是……魂……灵魂的火焰……在先前被魔神吞噬的那数万人的魂……”

伊萨可以感觉得到从那道包围贝尔杰皮比的极光里传来的人类苦闷、增恶、恐惧的波动,伊萨完全不知道贝尔杰皮比究竟要干什么,不安与恐惧袭盖了伊萨的心。

“呜呜呜~~这世界到底变成什么样子啊……”

“放我出去!再留下来我们就完蛋了,放我出去!”

“请各位冷静一点,外面非常的危险!请退到大厅里!”

在各避难所里的人们,早已感受到天地的异变,挥之不去的恐惧早就让他们乱成一团,无论守卫的士兵如何劝阻,也无法阻止騒动的持续。

“……那魔神要放手一搏了……这些人完全不知道,恐惧这类的负面精神能源,也能成为魔神力量之一……自掘坟墓……”

“……嗯……汉斯叔叔……你在说什么啊……?”伊都用小手拉着汉斯的衣角问着。

“……没什么……伊都……你不会害怕吗?”

汉斯好奇地问道,伊都平时看起来就是一副懦弱的模样,可是在这种时候,与周遭其他的大人相比,他却显得特别的平常。

“……嗯嗯……我不怕……因为这里有佛克斯叔叔与汉斯叔叔在……而且……我是男孩子……我要保护姐姐……所以……我不能怕……”

“……是啊……伊都是勇敢的孩子……你小小的勇气,或许就是打倒魔神的关键……”

汉斯将伊都搂抱着,小小的孩子竟也有这样的勇气存在,他不免感到讶异,这孩子的未来或许比外人想像中要来得宽阔呢……汉斯决心要守护这有勇气孩子,绝不让他受到伤害……

……人类们……审判的日子到了……见识神灵之怒吧……

地鸣逐渐增强,天雷之吼不绝与耳,数千道雷光之剑划破黑云,彷佛为惩罚世人由神降下的天军的铁蹄声,破坏的序曲已响起了……

“……精灵啊……守护子民免于邪恶意志的侵害……光之壁……”

伊萨与修瓦克同时张开了光的结界,但是,在天地之力的面前,这彷佛是以木栅阻挠巨兽的进击,在守护范围外的人也不知该躲到何处,根本就没有地方可躲……

此时,一道巨响结束了短暂的宁静,自云层落下的天雷肆意摧毁所有可见之物,所有活着的生命,都沙市的房舍像是被巨锤敲碎似地崩溃,无情的雷击追逐着逃难的人群,地上布满了碎瓦与焦尸……

都市规模的落雷仍在持续着,伊萨与修瓦克所张开的光之领域,就像是黑暗中的希望之光,是幸存者唯一的庇护之地,但是,支撑着这光之壁的两人已是疲态尽露,无数的雷击在敲击着薄弱的光之壁,信仰神者正以人之力对抗自称神者的神之力。

“……这力量……简直……简直就是超魔法“雷神之锤”的威力……不!更强……”

“小伙子!别放弃!管他什么变的,我们一定要撑下去!”

伊萨与修瓦克持续尽全力撑起结界,看到两人如此奋力的模样,亚利不免感觉到自己的无力,不过,亚利并不因此沮丧,他深信自己亦有自己存在的价格,让他发挥的时机迟早会到来的……

在怒雷狂闪的广大领域里,唯有一处,奇迹似的雷击完全无法到达的场所,那就是汉斯所在的避难所,汉斯以其“力”将此地完全守护住,但是现场那群人却都没有任何人发现到这件事,汉斯的力量实在是很神秘……或许就如修瓦克所说的一样,即使是像贝尔杰皮比般的古神,以汉斯之力也能轻易地消灭掉……

“不完全的神体还敢用这样的力量……愚蠢的家伙……”

就如汉斯所说的,原本狂雷怒闪的天际竟然顿时趋于平静,大地的鸣动也停止了,响彻在大气间的,仅存古神的哀鸣……

……呜呜呜……吾……吾之神体……在……在崩溃……

贝尔杰皮比的巨体开始出现崩裂的现象,甲壳表面布满了龟裂的缝隙,自残破的体腔内冒出了阵阵的浓烟,绿色的浓血自身体四处喷了出来……

……血肉……血肉……人的血肉……

贝尔杰皮比的肉体完全崩坏了,自碎裂的甲壳中冒出来的,是不断增殖中的肉块组织,庞大的肉块以缓慢的蠕动方式寻着血肉的气味移向亚利一行人的所在地……

“……到你该去的地狱吧……解放吧……圣光的克拉姆啊……”

伊萨与修瓦克都因为支撑结界的关系消耗了不少体力,此时,有能力给贝尔杰皮比致命一击的人也仅剩亚利了。亚利解放了克拉姆的力量,激发而出的光气将亚利团团包住,形成了气旋,随着亚利战意的激昂提升,光气的气旋顿时化成了暴风,亚利紧握着克拉姆,准备给贝尔杰皮比最后一击……可是……亚利的脑海又响起了声音……

……吾……血族一员……为什么……要站在人类那一侧……我们……

强大的意识波又在干扰着亚利的意志,最近的几场战斗,这样的情形也发生过许多次了,对亚利而言,他认为这是敌人要分散他心神的技俩,事实上,亚利并不知道,他已经有了某些改变……某些沉眠在他体内的力量正在觉醒中……

“住口!……少……少妖言惑众……受死吧!!!!!!!!!!”

在亚利怒吼的同时,暴风的气旋如龙卷般将亚利卷入天空,亚利并没有使用什么剑技,只是单凭愤怒而产生的行动,此时的亚利,就像飞升的光龙,在天空怒视着地上的敌人……

“哦喔喔喔喔喔喔喔!!!!!!!!!!!!!!”

奔驰天际的远古神兽在天空直冲而下,以无限的威势直袭地上已化成肉块生物的贝尔杰皮比,光龙贯穿了肉墙,激发的光气又在贝尔杰皮比的体内爆发开来,光气的龙牙与龙爪撕裂了贝尔杰皮比,爆发的光气又将残存的肉块烧灼殆尽……

……为……什么……我……们是……源于……同一……的……存……在……

在自觉死亡之刻的到来,贝尔杰皮比以最后的力量传送了意识波……

“……呼呼呼……呼……”

施展完刚才那惊天动地的攻击的亚利,忍受着体内力量的大量虚耗所带来的痛苦,想奋力地站起来,亚利以克拉姆支撑着自己摇摇慾坠的身体。刚才贝尔杰皮比临死前的话,亚利似乎并没有听到……

“结束了吗?……那怪物……死了吗……”

这是众人的疑问,不过,这次残留的肉块确实都已经不在动弹,克拉姆的光气,甚至连贝尔杰皮比的血肉都完全沸腾燃烧,若是生物,是绝对不可能活着的。

不过,凯渥鲁夫等人还是很小心地命令部下去将贝尔杰皮比所有的遗骸都要烧掉,之后,现场才响起了迟来的胜利欢呼。

“实在是太精彩的一击,你这小子实在利害!哈哈哈!”

罗威特边说来边搔亚利的头发,看到众多对胜利的喜悦,亚利也感到一身的疲惫全消失了。

“嗯……亚利君,你能将神器使用到如此的地步,实在是难能可贵……我……”

“团长你又在说教了,嘻……我觉得威恩卡斯特的主人可以换了……”

“你……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罗~威~特~”

两人又开始玩起追逐的游戏,整理现场的工作全都落到老实的雷伊身上了,不过雷伊并不在意。看在亚利眼里,有时候他还会觉得,雷伊才是狼骑士团真正的影子团长。

“……这技巧……在龙人一役时,也施展过一次……虽然不太一样……”

亚利想着刚才使用的神技,在克拉姆的力量解放到极限之后,亚利感受的到自己彷佛与克拉姆融合为一体,到了这种境界,竟然能自由操控光气之力。此时的亚利,事实上已经完成了一招专属于自己的剑技了。

“飞升的光龙……龙……天空的霸者……嗯……这就是我的奥义“光龙霸天式”,属于我自己的奥义!”

能完成属于自己的奥义,亚利兴奋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他自见习时期的教官坦达洛斯身上习得了基础,由学会了父亲的剑技“九龙波光击”,这一切都是为了能追上父亲的脚步,如今,亚利的新剑技完成了,他又追上了一步,亚利的愿望,就是能追上父亲雷欧耐特的一切,自小对父亲充满憧憬的亚利,一直想知道,在父亲的眼里,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为达这个理想,亚利势必要能与雷欧站在相同的立场之上。

在这个堪称欢乐的时候,蕾洁儿突然朝某处掷出了飞刀,随即,飞刀临空爆炸,驱走了胜利的乐闹气氛……此时,昏暗的天空也逐渐被明亮,此时已经是拂晓时分,恶梦之夜并没有随着光明的到来而结束,新登场的不明人物又将局势带入紧张的气氛当中。

“能察觉我的气息……虽是女流之辈,我也不吝惜称赞之语。”

站在断檐残壁上的那名男子,看起来约22岁出头,俊秀的脸孔,一头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其气质与谈吐,就让人感到他是出身高贵的世家,腰间佩带的剑,是把略弯的剑,一看就知到是异国的武器。

“那服装……他是……倭国人……噫……那两个不是姆亚教团的爪牙吗?”

凯渥鲁夫有着与年纪相当的经历,倭国位于佛尔盖亚东方的海域,在他的印象中,那是个闭锁的岛国,有着与大陆不同的民风,所以凯渥鲁夫才能一眼认出对方所穿的服饰的来由。不过对方确能说出一口流利的大陆通用语,让凯渥鲁夫一时怀疑对方是否只是穿着倭国的衣服作为幌子。

“他们两人居然还活着……”

被虫兵团团包围的露希卡与多鲁顿,想必也是这名异国的剑士所救,如此一来,就可以确定这名男子与姆亚教团有所关联,不过看起来,露希卡与多鲁顿两人仍然是处于行动不能的状态,这名男子虽然只有一人,但是,他不严而威的气势,反而让其他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