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47话 异邦的神速剑士

作者:外国科幻

孤身一人,还带着两名伤者,面对兵将骁勇的狼骑士团,异邦剑士仍丝毫不为所惧,他虽未拔剑,但是,自他平和的神情下散发的凄厉剑气,并不断削割在场者的的心,留下恐惧的伤痕。

“……呜呜……我……还……活着……”

此时,虚弱又昏迷不醒的多鲁顿终于醒了过来,看到现场的情势在他昏厥的期间有了如此大的变化,在讶异之余,他不禁自嘲起来,花费不少心力才将使其复苏的魔神贝尔杰皮比,竟然被人类打倒,而且也没有完成预期的目标。不过有件事比魔神败死这件事还令他惊讶,那就是眼前的那名异邦剑士竟然也在此地,而且还被他所救。

“……神无月阁下……为什么……您会在此地……”

“你不需用如此的尊称,多鲁顿……在下只是想亲眼看看那建立永远的理想乡的基石-绝对之力-的存在,看来……事情是失败了……”

名为“神无月”的异邦剑士浮现了哀伤的眼神。

“……为成就大业,枉死了如此多的人……我们的梦……终究仅是幻想吗……?”

“少在那自以为是的了!”

亚利的怒吼打断了神无月的思绪……

“听你在胡说些什么!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您们害死了多少的人!口口声声说要建立理想乡,但是你们这些家伙连人们小小的幸福都要剥夺……”

“哦……这位就是……”亚利的话引起了神无月的注意。亚利的身份,神无月当然知情,身为“御子”的亚利是他们计划最重要的棋子之一。

“您与那魔神之间的战斗,在下刚才看得一清二楚,不亏是掌握着吾教远大理想关键的宿命之子啊……御子啊……”

“住口!!!!”亚利忿怒得拔剑相向。“……什么御子……我不是那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我是亚利克斯·赛巴斯达,为了守护人们而存在的骑士,我以克拉姆立誓!!!!”

“……守护人们的骑士?御子啊……您真的以为凭您手中的剑就能救世吗?丢弃您手中的剑吧……您有着远比您想像中还要来得强大的力量,那把剑蒙蔽了您真正的力量……”

“对于骑士而言,剑即生命,真理即魂,岂能轻易舍弃!!!!”

话一说完,亚利就疾步上前,在亚利的想法里,姆亚教团的人皆是卖弄口舌之辈,擅长以歪理来混淆他人的心志,所以亚利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跟他们对话简直是莫名其妙,直接攻击就行了,反正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是恶党的一员……

在战况一触即发之际,几道划破空气的声响传来,数道暗器阻止了亚利的行进,那是有着四把略弯的尖刃的十字镖,十字镖不偏不倚地射在亚利行进的路上,当亚利将注意力又转向神无月的时候,袭着一身黑衣的蒙面战士已经横阻在两人之间,他两手逆握的短刀散发着露骨的杀气。

“……想将剑尖指向大人……就先踏过我的尸体吧……”

蒙面战士有着死士般的觉悟,若是为了保护他身后的大人,就算要他绑带炸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他也不会有怨语。此时,神无月走了过来……

“……阳炎……退下……”

阳炎连一句话也没回即刻退到一旁,对于主人的命令,他是绝对不会违抗的,不过,阳炎的杀气仍未见稍减。

“……就由在下来当您的对手吧,御子……让我见识您的剑与器量吧……”

“求之不得~~”神无月的话挑起了亚利的战意。

击败魔神的胜利感,使得亚利有些兴奋激进,亚利挥舞克拉姆,连番的斩击构成龙爪的风暴,神器加上过人的剑技,能与现在的亚利进行对等战斗的人恐怕也是寥寥无几,可是,神无月就是那少数的几人之一,他连剑也未拔,仅以变化自在的移动就闪过了龙牙连刃斩。

“能以两手剑这样的大剑系兵器发动有如此威势的连续斩击,您的剑技果然不错,但是……在我眼里……”

神无月欺身而上,在闪过斩击的一瞬间,他的刀柄末端也同时击中了亚利的腹部,剧烈的痛楚炸裂开来,漫延至亚利全身。

“……多余的动作太多了……”

“好强……”亚利忍住痛苦,紧握着克拉姆,准备防御对手的追击。但是,神无月并没有追击,反而退到后方。此时,神无月首次拔出了腰间的大刀。拔剑前与拔剑后的神无月,剑气的威势有很明显的不同,凄厉的剑气逼迫亚利采取守势……

“……这次换在下了……”

神无月的话让亚利的心脏彷佛要炸开似的,但是令亚利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神无月的话才刚说完,痛苦自亚利的右腹炸裂开来,神无月已经站在亚利的身后,亚利完全没有看到神无月迅如神速的一击。

“……呜……好快……”刚才的一击让亚利的肋骨产生裂痕。

“在下仅以刀背攻击而已,不会危及性命的……”

虽然难以相信,不过,对方确实有着远在亚利之上的超绝剑技。此时,亚利的脑海里回忆起教官坦达洛斯昔日曾说的话,在遥远的倭国,有着一群信守忠义,拥有一身超绝剑技的战士“侍”,眼前的神无月,想必也是来自倭国的武士。

“沉迷于神器的力量,会让人对于自身剑术产生怠慢之心,虽然您有过人的资质能够自在地操纵他人无法使用的神器,但是在我眼中,只是个得到强大力量的玩具的孩子罢了……”

对于神无月的嘲讽,亚利还是不干势弱地站了起来,亚利又想解放克拉姆的力量了,被人指称只是个依赖神器之力的孩子,亚利是绝不会默不作声的。

“……是与不是……我们手下见真章吧……我还有奥义……光龙……霸……天式……”

亚利逞强要再发动克拉姆的力量,但是,不够专注的意识使得光气散乱,反而加重了伤势的恶化。伊萨上前阻止亚利,同时以魔法治疗亚利的伤势。

“别逞强了,忍住一时之辱吧!……精灵……以生命之光……”

“可恶!……可恶……”

肉体的伤在生命的波动下缓缓治愈,但是,败北的屈辱不断挖掘着亚利心的伤痕。亚利从来没有败得如此的彻底,亚利甚至连神无月的衣角都没碰到。

刚才的情形,也弄得周遭的人们一头雾水,若神无月所说属实的话,姆亚教团制造如此大的惨剧,其目的应该与亚利有关,这样一来,对方干预都沙与克鲁斯之间纷争的目的就有些明朗化了。但是,凯渥鲁夫以为,不能够就这样听信对方的一面之词,在得到更为有力的情报之前,凡事还是保留几分的怀疑才好。

“嘿嘿~~可不能让这位大哥就这样回去了!团长!”

“那是当然的,让这样的活情报离去实在太可惜了。”

要得到情报,把神无月一干人等全抓起来就可以了,罗威特兴奋地在磨拳擦掌,毕竟对方可是难得的高手,罗威特体内的战士之血开始沸腾了。狼骑士团采取了半包围的阵势,逐渐缩小包围圈,雷伊也准备了弓箭队,若是有任何异样的话,箭雨就会应声而去,毕竟对方可是神秘的姆亚教团的人……

轰隆隆!!!!!!轰隆隆隆隆!!!!!!!!!!

数声巨响,伴随着大地的激裂晃动,地震强烈之程度,让人几乎都站不住脚,此时,阳炎见机不可失,掷出了数颗弹丸,弹丸触地爆炸,散布着弥漫的浓烟,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每个人都掩住口鼻,避免吸入浓烟。在浓烟逐渐散去的时候,神无月一行四人也已经不知所踪。

“可恶!这教团的人逃命的本事特别一流……”

罗威特气得用枪柄杵了地板一下,但是,刚才那不明原因的地动实在是让人担心,震源是来自都沙岛的东方,凯渥鲁夫便派了数骑人马去察看情况。

“团长,刚才的震动几乎是整个岛在震动,这时机也太巧合了吧。”

“等到调查的人马回来再说吧,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救治伤者,而且也要重组部队,拜托你了,雷伊。”

“谨遵您的指示,凯渥鲁夫团长。”

居民们仍被要求要待在指定的场所里,不过,在战争似乎已结束的情势下,有些居民要求要立即离开都沙岛,凯渥鲁夫也答应了居民的要求,之所以会答应,其实还有其他的目的,他们来都沙岛所搭乘的克鲁斯舰队多半已毁于大火当中,若要等待支援来到,那已是一个月后的事了,此时,倒不如动用岛民的人手,来调度都沙现存的船只,即使是渔船也可以……

此时,伊萨与安德森两人正在一旁商量某件事情,他们很慎重地拿出一个蓝色的坠饰,上面的蓝宝石正发出璀璨的青色光芒。

“……这样激烈的波动……没有错……是“七塔”……七塔就在附近……”

伊萨此行的目的地,就是要找出姆亚教团的根据地-七塔之都的所在地,传说中,七塔位处于传说中的魔海领域里,但是,魔海的领域时常在变动,是故在航海者间有‘魔海是会移动……’的传说在流传着。这个坠饰,具有感应七塔之都的神秘力量,如今它正激发着前所未见的波动,这即表示,七塔之都就在都沙的附近了,刚才的震动,或许也和七塔有关……

此时,还有另一个男人也察觉到这无形的异变。

“……呜……这……血的騒动……”

汉斯为了不让他人知道他的变化,独自一人躲在无人的残破房舍里,此时,汉斯正痛苦得按住自己的胸口。

“……“那个人”就在附近……没有错!这个感觉我永远都不会忘!是他……”

这异常的感应让汉斯一时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汉斯激动得以拳头用力往地面一打,整个地板立即凹陷了下去。

“……为了亚利少爷……他亲自出马了吗……?”

此时,汉斯以往的温和已荡然无存,从他口里吐出的每个字,都充满了杀意与憎恨,汉斯的心里已经浮起了潜藏在他心里不知多少年的企图。

“……终于让我等到了……等着吧……我就是为了杀你而存在的……”

修瓦克依循着与汉斯之前的约定,来到了这间残破的房屋,但是当他进入屋内时,屋里已空荡无人,在墙壁上,仅留着一张写有‘亚利少爷就拜托你了……’的留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