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51话 隐瞒的过去(后)

作者:外国科幻

星盘之间,彷佛宇宙的缩影,浑沌的黑暗之气上,镶满了实为魂之炎的星体,原本和缓的云气,却因为两人逐渐紧绷的气氛,开始激荡起来。

……你变了……你现在是这幅模样啊……

“……你也比以前还要老了……”

汉斯拿下了脸上的眼镜,转眼间,黑色的瞳孔已经转变为黄金之色,昔日温和的汉斯已不见踪影,黄金的眼眸里透露出来的,是凛冽的杀气。

汉斯一步一步走向尊师所在的宝座前,他神情异常镇静,其实,每当他向前走一步,回忆的景象与声音就若隐若现地呈现在他面前,在他眼里,漆黑的视野是一片血红,双耳所闻,尽是凄厉的哀号。

~~住手!……大哥!您要作什么……?~~

汉斯正凝视着过去的自己,白色长袍上已染上血红,过去的自己身上所见的,皆是昨日前还敬称自己是兄长的弟妹们。在昨日前,汉斯还费心在照顾着他们,这些年纪大小不一的孩子们,皆是汉斯一手带大的,直到他获知“那件事”之后,汉斯陷入痛苦的泥沼,愤怒与憎恨让他迷失自我,发泄怨气的结果,换来的是满地的死体……

~~住手!大哥!不要伤害尊师大人!~~

最后横阻在汉斯面前的,是一位年芳十六的白发少女,昔日的汉斯并没有痛下杀手,他用力排开了少女的阻碍,来到了尊师的面前。汉斯伸出了右手,闪光的粒子凝聚在他指尖,光之箭射出的那一霎那,爆发的闪光,让汉斯回到了现实。

……嗯嗯嗯……怎么了……又想起往事了……自那一天之后已过了二十五年了……你才再度回到我的身边……

“我的目的还是一样,我是为了杀你而来……若当时我成功了,现在或许就不会闹出这么多事情出来了……”

……呵呵呵……呵呵……

虽然汉斯的杀意仍然未见稍减,但是,汉斯也迟迟不动手,是犹豫……是彷徨……还是害怕……这是外人所不得而知的……

“呼……总算爬到塔顶了……”

不过,或许是命运的安排吧……从塔底走漫长阶梯上来的亚利,终于也来到了星盘之间外。亚利发现半开的大门,谨慎小心地走了进去,广大的星盘之间并没有任何隔阂,仅有无形诡异的黑气弥漫着,亚利彷佛置身在黑暗的迷雾当中……

……欢迎莅临命运的观星室……御子……

“谁!?”

这是亚利唯一能做出的反应,空气彷佛凝结成固态似的,困住了亚利的行动,从一根手指也动弹不得的亚利身旁走过的,是一位一身白衣的白发少女。她轻拨双手,浑沌的黑气开始流动,亚利可以看得到,眼前有光透了过来,黑暗云气里的繁星之光下,有两个人正在对峙中。一个是身披灰袍的老人,自头罩里透射出来的三道光线让亚利不寒而栗,但是,最令亚利不敢相信的,与老人对峙的另一个人,竟然是汉斯他本人……

此时的亚利很想挣开束缚上前去,但是,亚利顿时又迟疑下来,就算加诸在亚利身上的无形束缚解开来了,亚利恐怕也不知如何是好。突如其来的事实,让亚利陷入自缚的牢笼里。

“……你还在继续着将孩子训练成效忠于你的杀手的勾当啊……”

……露希卡那孩子的事吗……?……呵呵呵……如果我没有收留那孩子……你想……她还能继续活下去吗?在这个腐败的世界……

“……的确是如此……”

……这个世界病了……是非不分的人类以愚蠢的理由扼杀了这些孩子的未来……这些孩子只不过是拥有一般人所没有的力量罢了……

“你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巩固自己的正确性,你终究不过是想利用这些孩子来达成你那愚不可及的梦想而已……

汉斯严厉的指责,并没有让尊师动容,他反而在呵笑着。

……呵呵呵……呵呵……

“有什么好笑的……?”

……当时的你,为实现你所说的愚不可及的梦想可是特别积极啊……你忘了那道誓言了吗……?……为了建立所有人的理想乡……

“所有人类?你说错了吧……是“我”吧……为了你的幻梦,你不断在利用那些孩子,将他们当魔道的实验品,就为了穷究魔力之秘……”

灰衣的魔导师很不以为然地笑着。

……哈哈哈……你忘了吗……?……你就是这样来的呀……

“住口!”

汉斯的右手立即凝缩了一颗闪亮炙热的光球,在闪烁点点星光的星盘之间里,彷佛是最为耀眼的太阳。汉斯毫不犹豫,就像二十五年前的那一日一样,汉斯将那颗凝聚他所有憎恨之火的光弹击射而出,但是,二十五年前的那一幕又重演了,一位白发少女冲了出来,以肉身挡住了致命的光弹。

轰隆一声,爆风震动了整个星盘之间,在沙尘散去之后,明显可见,少女背上的白色薄纱已被撕裂,白晰的肌肤上流下了斑斑的伤迹。少女回过头来,以黄金的双眸冷冷地看着汉斯,她的表情没有一丝苦痛……

“……卡……卡莲……”

最感到讶异的人自然是汉斯了,在二十五年前,卡莲就已死在他的手中,这件事,一直是汉斯最大的遗憾……

……哦……我可爱的人偶……过来……

“……遵命……尊师大人……”

如同线控的傀儡,名叫卡莲的白发少女遵照指示走到尊师面前,而后,尊师以枯木般的手将她拉至怀中,抚摸着卡莲伤痕累累的背,顿时,尊师的手即刻泛出黑浊之气,在黑气拂过之后,卡莲的伤已消失无踪……

……呵呵……你不用怀疑……这孩子的确是卡莲……是二十五年前为守护我而死的卡莲…….我以我的魔力让这孩子复活了……可惜的是……她的心已经随着你那一击而死了……

“……”

汉斯的视线一直离不开卡莲的身上,汉斯的表情有着少见的哀伤……

……你还在自欺欺人吗……?你只是无法接受事实罢了……你是由我的血肉再制而生的事实…….呵呵……你想杀我,只是为了确定自己是唯一的存在……成为魂的唯一之器……

这是个惊人的事实,汉斯,是由尊师的血肉所复制而生的分身,难怪汉斯拥有一身难以估计的魔力,但是,尊师又为什么要制作自己的分身呢?

……看着命运的星盘吧……每一颗星都代表了一个人的灵魂……多么美啊……这是天地所创作的唯一……无法取代的事物……我虽然能够创造生命……但是……唯有灵魂是我创造不出来的……你的命星又在哪里呢……?……呵呵……

尊师的笑声回汤在星盘之间,彷佛自己已是胜利者一般,在宝座上注视着汉斯手足无措、面色青白的脸。

……认清现实吧!……暗星……无灵魂之光的黑暗星体啊……

“我……我……我是……”

此时,汉斯已失去斗志,刻意遗忘的现实束缚住他的双脚,来此地时汉斯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但是,在事实之前,汉斯又是如何地脆弱不堪。

……虽然是不请自来……可是也不能怠忽礼节……让客人出来吧……

尊师伸出了右手,暗之云气便开始移动,刚才不请自来的客人的无形束缚便被解开了,亚利与汉斯恐怕料想不到两人竟会在这样的地方相见……

“亚利少爷……”

“汉斯……”

亚利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在这个地方,在毫无预警的情形下得知汉斯的秘密,亚利顿时不知该用什么态度对待汉斯……

但是,汉斯又何尝不痛苦,如果可以,他希望能永远埋葬这个事实,昨日的一切将成为永恒,汉斯就能以汉斯的身份继续活下去,汉斯感觉到周围的世界开始崩塌剥落的声音……

……怎么了……御子……你不说些什么吗……对这个欺骗了你达十多年的人啊……

“住口!姦人!!!!”

亚利愤怒地咆吼,对方的话充满了恶意与伤害,但是,亚利也只能如此而已,他无法多做什么,在无法改变的事实里,亚利也只能无力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此时,亚利开口打破了沉默……

“汉……汉斯……这……这都是真的吗……我希望……你能亲口告诉我……”

虽然是无可改变的事实,不过,亚利却有希望能从汉斯口中听到“不是”的答案的妄想,但是,妄想终究是妄想……

“少爷……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即使是说谎……我也要说不是……但是对少爷,我不能说谎……啊……是的……这一切……这一切都是事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尊师的笑声响彻了整个星盘之间,他造成了这对主仆之间一道难以平复的裂痕,亚利与汉斯之间的关系,势必无法再像从前一样……

“泪……我的吗……”

尊师怀中的傀儡娃娃默默地看着自己掌心上的泪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