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53话 魔都浮上!破灭的坠星

作者:外国科幻

盘旋在天际的魔都,宛如准备发动天谴的天界之神,正在伏视着罪恶的人们。在地上的人们,亦如同受惊的羊群,在不可抵抗的自然之威前,只能作着无意义且白费力气的逃窜举动。羊群们再怎么逃,也只能在围栏里四处奔跑,人们也如羊群,被困在名为都沙岛的栅栏里。

“我有钱,要多少我都给!让我上船!”

“滚开!船位是我的!”

“求求您……即使只有这孩子也好……让他先上船离开!”

在真正的恐惧之前,人们只是无力的小羊,而且还是丑陋的小羊,为了求生,各种丑陋的行为都做的出来,几乎所有的岛民都在抢夺着有限的船只席位,混乱也因此一发不可收拾。狼骑士团也以强力的作风尽力平息混乱,但是,看着母亲为了稚子能搭上船而拼命向团员磕头请求的举动,顿时也让维持秩序的团员们不知所措。

“……呜~~我受不了了!让我上船!”

狼骑士团的成员中亦有承受不了恐惧而引起騒动者,拥有武器且精通战技的他们比一般的暴民要危险的多,在事情快演变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之际,罗威特以豪迈的铁拳制止了他们。

“混帐东西!敌人都还没来你们就自乱阵脚了吗?别丢了狼骑士团的脸!”

即将爆发的动乱在火苗时即被踏灭,不过,这也暗示着所有的人都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若是天空的那座魔城“七塔之都”又有什么异常的变化的话,恐怕动乱就再也无法压制住了。

“可恶的家伙,躲在天空里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就下来跟我罗威特打!”

“那就是姆亚教团的根据地“七塔之都”吗?”

凯渥鲁夫望着那座无法触及的天空之都,天空的浮城是都沙事件的原凶,姆亚教团的根据地的情报,是由圣骑士安德森所提供的,没想到在安德森回到都沙市前,七塔就产生这样的变化,这一点让众人都措手不及。在冒险者眼里,位于恐怖的魔海之内,无尽宝藏的丰都“七塔之都”竟是姆亚教团的根据地,这个事实,着实让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在都沙市已经陷入混乱泥沼之际,与姆亚的使徒撒达激战多时的伊萨,看到七塔浮游入空的景象,他一时也不知所措,而且,他的对手似乎也有休战的意图。

“尊师大人让七塔浮起了,是有什么用意呢?”

撒达无视伊萨的存在,看着天空的七塔,随即,撒达鼓动光之翼,显然有离去的意图,伊萨立即叫住了撒达。

“你想逃吗?怯懦的家伙!”

“……呵呵呵……逃?这个字在我撒达大人的字典里是不存在的!游戏也该有结束的时候……这场胜负,就留待日后再决胜负吧!”

“等等!不要跑!”

伊萨的阻止已来不及了,撒达以双翼舞出光气的风暴,风暴随即平息,撒达的身影也随之消逝。

“晨曦的圣天使-撒达……我会记得这个名字的……”

伊萨牢记劲敌之名,他也同时发誓,两人再见之日,就将是生死之决。这次独闯七塔,让伊萨对自己鲁莽的行动有了反省,想必,在七塔上说不定还有像撒达一样,甚至之上的强敌存在,所以,伊萨决定不再轻易独闯七塔之都,而先回到都沙市,看看目前的情势变化。伊萨还不晓得,事实上,在七塔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而且,他以为已落海死去的亚利此时就在天空的七塔之上。

“亚利……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以魔法“天翔”飞向都沙市的伊萨在心里默默许下了这样的誓言,若是亚利得知的话,就不知他会做何反应了。此时的亚利,正在思考如何应付眼前的状况。

“可恶!现在该怎么办?汉斯!”

“刚才错失杀他的时机,如今,黑塔的结界已经张开,即使是我,也无法侵……”

汉斯突然停下了话题,他似乎正全神贯注在感应某件事情,亚利觉得很奇怪,便出声问道。

“汉斯,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嗯……亚利少爷,刚才,黑塔的结界有一瞬间被解除了,随即又回复了,在这短暂的瞬间,有个人进入了黑塔,而且是厉害的家伙,他的魔力深不可测……”

看着汉斯超乎常人的表现,亚利一时间还适应不过来,事实上,此时的亚利,正困扰着不知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汉斯,汉斯也看得出来亚利的烦恼,就因为看的出来,除了不再隐瞒自己的力量之外,汉斯还是以一如往常的态度面对着亚利,就如亚利所说的,不管如何,汉斯仍是以往的汉斯,只是多了一些能力而已。总有一天,亚利也会找到与汉斯相处的方法吧。

此时,另一件困扰着亚利的事情,就是尊师离去时的留言,在今天之前,亚利还相信自己是赛巴斯达家的一份子,是雷欧耐特与阿芙莉娜的孩子。到了今天,许多过去所以为的事实都变貌了,虽然亚利目前表现的还很镇静,不过,那只是眼前的紧张局势让他转移了注意力,虽然如此,亚利仍不免在想这个问题,自己究竟是谁?来自何处?最让亚利注意的,是“御子”之名,亚利可以感受的到,御子之名所背负的沉重宿命。由尊师所言得知,汉斯似乎知道亚利的过去,等到事件过去之后,亚利已决定要向汉斯询问一切,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以及最坏的预期……

“参见尊师大人,属下撒达回来了。”

……你做得很好,尤其是另一个御子的觉醒……让我不得不嘉奖你啊……

“尊师全知全能,早已预知一切,属下并没有什么功劳……”

在黑塔之内,与空荡无物的白塔星盘之间相比,显然华丽许多,排列两侧的巨大石注擎天而立,在红毯阶梯的顶端,是雄伟的宝座,尊师就坐在其上,宛如一国之尊,随侍在旁的,是白发金瞳的少女卡莲,在阶下的,除了撒达之外,还有一位来自异国的客卿神无月晓。以一个根据地来讲,人数实在太少了些,不过,对于姆亚教团来说,这根据地早已经是无用之地,最后的御子伊萨的发现以及觉醒,使得姆亚教团的计画开始进行,迟早,全世界都将被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动汤与变化的局势,教团已经不用再隐藏在这座小岛里头了。

“尊师大人,请问接下来的行动是……”

……哈哈哈……在新时代开始之前……先来场大淘汰吧……

姆亚的指导者尊师看似随意的话却让人有一股极不祥的预兆,随即,黑气的波动自尊师的体内爆发出来,转眼间,庄严的圣堂彷佛成了星盘之间。此时,有能力者都感受到这股异变,以及未来即将发生的不祥事件。

“这……这是什么力量……整个大气……不!整个世界都在变动中,难不成……是他的力量……他居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感应敏锐的汉斯立即察觉到这个异变,没有想到,衰老的尊师竟然还有这样的力量,这是让汉斯始料未及的事,他太看轻尊师的力量了,这次的行动,确实太鲁莽了些。同时,亚利似乎也感受到这异变。

“呜……这是……这是什么感觉……好难受……”

“亚利少爷,请放松心情,稳住自己混乱的意识……”

汉斯以为,这是力量已觉醒的亚利不经意以超感应力初次感受到如此强大的力量所产生的不适应症状,他试图安抚亚利的情绪,不过,亚利所感受到的并不仅如此而已。

“……大地……不!世界正在悲鸣……这个星球正在悲鸣着……”

“……难道……难道是那个……”

这次汉斯也铁青了脸了,在以前,汉斯就曾经听尊师提过,一种可以毁灭一切的究极破坏魔法的存在,如今,他不安的预感成了事实,汉斯急忙抬头搜寻天空各角落,突然,他的视线停在某个区域,该空域还没有任何变化,不过,汉斯已经感应到遥远天际的异变。

……在新时代来临之前……淘汰是必须的……弃民啊……奋力挣扎吧……

“住手!”

尊师的声音又响彻在四周,不仅汉斯听到,所有都沙的人都听到这不祥的预告,察觉尊师意图的汉斯奋力叫喊意图阻止,但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降临吧……深渊的陨星……

自七塔的主塔“黑塔”,向天空放射出凄厉的暗黑光雷,随即,在云层之上,浮现了一道以黑暗绘制而成的广域魔法阵,地上的人们仅能从云层的缝隙中看到部分而已,魔法阵非常的大,直径达二十公里的巨大魔法阵几乎覆盖了都沙岛全域二分之一。

“来了……”

汉斯已察觉到第一枚逼近地表的陨石,但是地上的人们察觉到其存在时,已是数分钟以后的事了,火红的星星自天而降,让人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陨星已落在都沙岛的西方,撕裂宁静的巨大爆响,惊天动地的震动波,冲天而立的巨大沙尘,随后传来的疯狂风暴,在转瞬间,都沙岛已经永久失去了其领域的十分之一。

“骗人的吧……怎么会有这种事……这是什么力量……”

伊萨呆然地看着都沙西侧升起的巨大烟尘,天空的流星竟然坠落了,七塔、还是其中的某人,竟然能够让遥远天际的星石坠落,这是人类层次的力量吗?

陨石的坠落,虽然是落在无人的区域,但是,这冲击,已经粉碎了大多数人理性之坝,狂乱之流汇流成更大的混乱的洪水,现场已经无法再控制住了,市民们争先恐后地想挤上仅有的船只,人们彼此暴力相向,后来者将前面的人推落到海里,甚至践踏倒地的人,道德意识已被彻底抛弃,所剩下的,仅是丑化的求生慾。

“这是怎么一回事……?这究竟是什么力量……”

“亚利少爷……这是……广域破坏魔法“陨星”……如您所见……这是召唤天域星石使其落下的究极魔法……”

此时,汉斯慾言又止,因为他知道,陨星绝不是仅仅落下这么一颗小星块而已,这只不过是前奏罢了,真正的陨星,正以惊人的速度接进地表,只要它一落下,都沙岛,就将成为永远的历史名词了。

“大家看,天空还有一颗红色的太阳!”

狼骑士团团员所指的太阳,就是一颗最长距达一公里,最短达四百公尺的巨大陨星,在众人察觉到其隐藏的无限危机时,已经又过了数分钟了。

“开玩笑的吧……被那玩意砸个正着,别说命了……连脚下的都沙都会不见……”

罗威特的话,道出了百分之百的事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