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54话 伊萨决死之战

作者:外国科幻

“只能坐以待毙了吗……我们……”

罗威特气愤地摔下手中铁枪,虽然心中的不满一时得以疏解,但是,盘踞在心头上的无力与败北感却是挥之不去,好不容易在那巨大魔神的威胁下挣得一线生机,但是看到天空那火红的流星,彷佛在获胜前被人将了一军似的。

在现场充满绝望及放弃反抗的气氛当中,修瓦克一人站在混乱的广场上,抬头望着天空逼进中的陨星,口里呢喃者某些话。

“……卡利提比鲁平原……那就是那毁灭人类诸国联军的……深红的凶星吗……?”

修瓦克口中所说的卡利提比鲁平原,是在佛尔盖亚大陆上,优希亚教廷领与邻近的马尔可王国之间国境地带上的平原,不过,这是百年前的名词了,现在那里,已经改名为卡利提比鲁峡谷,又称“绝望的裂隙”。

在百年前神民革命爆发之初,除了西北的亚汗帝国外,大陆诸国组成了百万联军,兵力高达两百万的联军在流亡的教廷高层动员的大批术士的加势下,联军浩浩荡荡,誓言收复沦陷于叛党之手的优希亚教廷。在国境处的卡利提比鲁平原,两大势力终于遭遇了,在两百万兵力的大军前,仅伫立一位一身红袍的男人,他以无惧的目光瞪视着多他百万倍人数的联军,自称神民的叛逆的党首-红莲的魔导师-只身一人前来对抗诸国的联军。

联军们自持兵力上的绝对优势,以及己方亦有上千名拥有魔力的术者,自傲让他们肆无忌惮在嘲笑红莲的魔导师只身一人前来的愚蠢行为,但是,哀号声很快就取代的笑声,在近代魔法之父-红莲的魔导师的超魔力之前,人类只能无力看着天空逐渐坠落的无数星体,注视着“深红的凶星”打开大量死亡之门。那一日,卡利提比鲁平原消失了,留下了绝望的裂隙……

修瓦克忆起了著名的历史学家-阿兹莱姆·迪兰·科多瓦的著作“黑暗战争纪实”其中一章“深红的凶星”所记载的内容。眼前的情形,简直就是百年前卡利提比鲁之战的重现,修瓦克很讶异,姆亚教团竟然能让这已失传的禁断魔法再次重现,他们拥有的实力绝非普通的反教廷术士集团而已。

神秘的姆亚教团与红莲的魔导师之间,或许有某种关联也说不定……

“这种时候,就算逃走也不会有人耻笑的吧……呵呵……但是我还在这里,“他”应该正设法在解除这危机吧……”

修瓦克并没有逃跑的意图,以他的能力,这时候还应该勉强可以逃到陨星的破坏范围之外,但是,他并没有自行离开的打算,虽然他也恐惧陨星的威胁,但是,他却也正期待着看看汉斯真正的力量,这个多年不见的好友也未曾在他面前展现过真正的实力,修瓦克感觉的到汉斯的实力是多么深不可测。

都沙的混乱仍在持续,不过,在此时,也有少数的一群人安静地待在一起,诚心在祈祷着,在这样的时刻,人才会想起遗忘已久的神吧。对于自祖父辈就舍弃信仰,而全心投入追求人间财富的都沙人而言,神是陌生的,不过,将希望寄托在不可测知的神灵身上,却能暂时让人安心。

“佛克斯叔叔,我好怕……”

“没有关系,这时候害怕也不会有人笑你的,伊都少爷。说真的,我也很害怕。”

佛克斯将伊都与莎莲娜两人搂抱在怀里,在这个时候,恐惧感似乎也因紧密的拥抱而消散,或许他们在想,在最后的时刻,他们三人还能在一起,这就是幸福吧……

“耶……天空有人……”

这不是莎莲娜的幻觉,在都沙的天空,确实有一个人正飞在上面,他披着一身彷佛光之丝所织成的衣袍。随即,有越来越多的人也注意到他,也就是伊萨的存在。

“凯渥鲁夫团长,伊萨他正在都沙的天空。”

“我也看到了,雷伊,那孩子说不定想干什么……”

伊萨的出现,似乎带给了众人一丝希望,不过,没有人知道他想做什么,或许是说在陨星之前做什么都是白费力气吧,不仅众人都没有信心,连当事人伊萨也对自己没有信心,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能够挡下巨大的陨星。

不过,倒是有人察觉到伊萨的改变,那就是修瓦克,曾与伊萨一同用魔法并肩作战的他,最清楚伊萨的变化了,伊萨的魔力明显地已有爆发性的成长。伊萨的力量,在教廷里可以说是百年来难得的天才了,如今他又更强了,在自己的印象中,为什么没有听说过伊萨的存在呢?修瓦克搜寻着自己的回忆。

“在我离开教廷时,曾听说术士院出现了一名天才儿童,或许就是他吧……”

修瓦克总算在记忆的相簿中找到了可信度较高的部分,他可以确定伊萨究竟是出身何处。不过,修瓦克本身也是个谜团般的人,在教廷时期,他是担任怎样的角色,又有怎样的地位,又为了什么原因离开教廷?这一切都仍是谜团,浪迹天涯的他会与亚利及伊萨一行人相遇,或许是已冥冥中注定的命运吧……

“……我能办得到吗……挡下那流星……”

伊萨反覆在自问自己,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他如此了,他是非得挡下那流星不可的,为了死去故友拼死守护的都沙,他一定得挡下那陨星。

“……亚利……我会守住都沙的……一定!”

伊萨眼里已经没有任何疑惑,他迅速冲天入空到云层上,越接近天际,越能感受到星石的巨大及其中的亿万质量。星石共有五颗,其余四颗与中央最大的陨星相比,彷佛只是剥落的碎石罢了,不过,每一颗都有让都沙受到重创的威力。伊萨在这距地约一千公尺的天空,准备使用前所未见的魔法了。

~~在日、月、星的见证之下,揭示七个印记的时刻到来了~~

伊萨咏唱之声响彻整个天空,所有的人都能清楚听到他的声音,由其是修瓦克,同是术士的他,立即发觉到伊萨所要使用的魔法是怎样的魔法了,那是传说中的超魔法,即使在教廷也没有多少人听过,现有的超魔法已在实用阶段的也才寥寥无几而已,而且最重要的一点,那是由数十人甚至百人的术士集团才能发动的魔法,而且事前还要准备大量的辅助道具,仪式,法阵,像伊萨这样什么都没有准备就直接使用,根本不可能成功,就算成功,他拥有如此庞大的魔力发动这超魔法吗?成与不成,等待着伊萨的,都是一扇死亡之门。

“小子……你想死吗……?……”

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伊萨了,抱着必死觉悟的他正全神贯注咏唱着繁复的咒文,前所未见的庞大力量开始动起来了。

~~揭开第一印记!守护南方之位!奔放的烈炎!火精封气~~

~~揭开第二印记!守护西方之位!自由的疾风!风精封气~~

~~揭开第三印记!守护北方之位!圣洁的水流!水精封气~~

~~揭开第四印记!守护东方之位!慈爱的大地!土精封气~~

四色的波动自地平线处缓缓产生,逐渐汇集在伊萨四处,这景象,被伊萨误以为已死的亚利在天空的浮城上看的一清二楚,对于那坠落的陨星,亚利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看到伊萨的行动,亚利当然是一头热在加油着,不过,同样在一旁观看的汉斯的表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他很严肃在思考着。

“他的魔力为什么变得如此强……难道他也是……”

汉斯知道伊萨正要用的是怎样的魔法,他也深知其危险性,不过,更让汉斯好奇的是伊萨的魔力已经不可思议地大幅提升,有一种可能性……所以,汉斯默默地看着,不打算插手干预,他直觉性地感觉到,待会一定会有什么事要发生……

伊萨的四周,已经凝缩着四种不同的巨大波动……

~~源于世界创生的浑沌之间,光与暗啊~~

~~第五个印记揭示吧!始于创始!生命的波光!光精封气~~

光之波动汇流在伊萨的上方,彷佛遥远的极光……

~~第六个印记揭示吧!终于终焉!深渊的暗黑!暗精封气~~

暗之波动汇流在伊萨的下方,漆黑彷佛无尽的深渊之底……

六种巨大的力量已经凝缩在伊萨四周,騒动的世界顿时静寂下来,最后,伊萨的身体也缓缓发出了波动。

~~最后,我奉献自己微薄的生命~~

~~揭开最后的魂之印记~~

~~精灵啊!请守护这个世界~~

~~永恒的领域~~

顷刻间,一切静寂下了了,都沙的天空被一层黑幕所笼罩,正确地说,应该是外界的一切,甚至于光,都被阻绝在“永恒的领域”之外,人们抬头望去,黑暗之中,还有七色的波动之光,那是土、火、水、风、光、暗,以及伊萨的魂之波动。

在七塔的亚利的眼里所见的,笼罩整个都沙岛的巨大天幕,是呈现虹色的外观,对于异象感到讶异的亚利,自汉斯处得到了解答。

“亚利少爷,那就是传说中的超魔法“永恒的领域”,您所看见的虹色天幕,是种绝对防御结界,任何外力都无法破坏,即使是那颗正在坠落的流星也无法伤其分毫。”

“真的!不亏是伊萨!他的魔法实在太棒了!”

亚利很高兴地在称赞好友,不过,汉斯的表情却不是那么简单,亚利也看得出来,汉斯还有话要说。

“那个结界壁,绝对可以挡住陨星的攻击,顺利的话,自天际落下的星石所蕴含的巨大冲击力被抵消在“永恒的领域”前之后,巨大的星体就会自行解体,而碎落到障壁边缘的海里,但是……”

“但是什么?请快说,汉斯!”

汉斯闭口的原因亚利很快就得知了,顿时昏暗的四周,令人窒息的压迫感,陨星已接近地表,以惊人的速度落下,在与虹之壁接触的瞬间,惊心动魄的爆闪发出,随着暴风袭卷四周的硝烟爆尘,七塔随即张开的无形结界虽然挡住了四散的冲击波,但是,强大的冲击力也让七塔动摇不已。光波及就如此,更何况直击,不过,虹之壁仍屹立不摇守护着都沙岛,虽然挡下了陨星的攻击,但是,其接触点仍然不时冒出焦烟与火光,障壁仍然必须持续支撑到陨星的巨大冲击力完全被抵消为止。

“太好了!星石被挡下来了!”

在都沙里的人恐怕是完全不知发生什么事了,因为那里已经是个与外界隔离的领域,外界的一切,例如冲击,光、声音都传不到里面。不过,外界的亚利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相对于亚利的兴奋,汉斯的目光就显得太冷漠些。

“差不多了……”

汉斯冷漠地说出了这句话,同一时刻,原本障壁上的虹色波动也由和缓遽地转为激烈,在都沙的人们原先看到的黑暗天幕也突然转变成与外界相同的虹色波动。此时,伊萨也有了异变。

“……光……光的印记碎了……呜!”

伊萨顿时吐出了一口血,全身数处的血管也同时爆了开来。巨大的陨星开始缓缓凿开风穴,寄托着人们希望,不灭的虹之壁终于开始震荡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