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55话 苍天的龙子

作者:外国科幻

随着最后的屏障“永恒的领域”的结界壁的裂穴渐被凿开扩大,再次袭上心头的绝望立即在人群间漫延开来,巨大的陨石正逐渐接近都沙,裂隙附近激起的虹色波动,正试图阻挡陨石的落下,但是,被打开的风穴还是逐渐扩大当中。

此时,又一个印记瓦解了,赤红的波动碎散,消逝在虚空中。这影响当然也波及到伊萨身上,净洁的光之袍也溅上鲜血。他的红发,已让人无法分辨是头发的红色,还是鲜血的红色。

“喔哦……我……我要撑下去……结界……撑下去啊!”

自伊萨体内波散开来的魂之力又激发而出,总算让其余的印记安定下来了,风穴的扩大已停下来,但也无法平复。

主陨石旁的几个小星石的冲击力已经完全被结界壁所抵消,这些星石顺着斜面,滚落到海里,顿时激起了巨大的波浪。但是,最大的陨星的威胁仍未解除,而且最大的问题就如汉斯所预料的一样,伊萨可能无法撑到陨星倒落到四周的海里之刻。

此时,亚利自汉斯口中得知可怕的事实。

“……你说……伊萨将会死……”

“没有错,为了发动超魔法“永恒的领域”并且维持住魔法的发动,伊萨以自身为印,魂的第七印,就是伊萨本身。这种连结自身生命力的魔力非常强大,但是超魔法所耗费的魔力实在太惊人了,伊萨的魔力迟早会被耗尽。当第七印瓦解之刻,就是伊萨他命断之时……”

“为什么他要这么傻……”亚利哀伤地道着。

“伊萨想必是有了很大的觉悟,否则,他也无须使用这种必死的战术……”

“我知道,他就是这样一个滥好人!为了别人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的好人……”

看着伊萨如此牺牲自己也要保护所有人的行为,亚利不禁为自己的无能自责,不过,亚利绝非是这样自怨自艾的人,他打起精神来,试图要找出解救伊萨的方法。此时,汉斯表示说有方法可以打破这个僵局。

“汉斯!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有一个方法是可以试试看……”

汉斯慾言又止,因为这个方法,想必一定有相当的风险存在,不过看着亚利坚定的决心,汉斯还是说了。因为他相信,亚利一定办得到的。

“亚利少爷,请您仔细听好了……这个方法就是……请您使用沉眠在您体内的御子之力,如此一来,一定可以消灭那颗陨星的!”

“……我体内的……御子之力……”

汉斯的话,让亚利想起尊师离去前头在他心里的那块巨石,虽然亚利看起来仍然是平常的态度,可是,他内心的涟漪仍未平息,那包含着自己真正的身世,自己可能不是父母所生的孩子的残酷事实的波涛。

“……我相信您已经有所察觉,那股几近无限的力量……不瞒您说,少爷在过去也曾数度使用过御子之力,在龙人之役……及魔神贝尔杰皮比之战……”

汉斯的话,让亚利回想起回忆的片断,确实是如此,在得知事实之前,亚利就对自己体内偶然会爆发的力量感到疑惑,如今的自己,似乎已经能无限发动神器克拉姆的真正力量,这根本就已经不是人类所拥有的力量。

“现在的您,很遗憾的,您只有肉身觉醒而已,您的魂还未觉醒……当您的魂觉醒之时,少爷您就能得到您真正的力量“心”……”

“……”亚利沉默不语。

“亚利少爷……”

汉斯也察觉到亚利的心情,他看得出亚利正强忍住即将脱框而出的泪水,过去,汉斯就未曾见过好强的亚利哭过。自己一直相信的真实在一夜间全都化为谎言,这种失去一切的痛苦汉斯非常地清楚,那是锥心泣血的痛楚……

“汉斯……”亚利强颜欢笑地继续道着。“……在这件事结束之后……请你告诉我有关于真实的我的一切,好吗?还……还有……”

要继续说下去时,亚利竟也会恐惧地几乎说不出来,亚利鼓起最大的勇气,断断续续地说了出来。

“……还有……我虽然不想去相信,可是……现有的事实似乎让我不得不去相信它………而且为了伊萨,若我真的有什么力量的话,我也会乐意去使用的……只是……当……当我不再……不再是……亚利克斯·赛巴斯达的时候……你能……我是说……汉斯你是否能……”

接下来的话,彷佛卡在喉咙里似的,亚利实在是说不出来。不过,汉斯知道亚利究竟在想什么,他害怕自己觉醒之后,就再也不是自己……假若觉醒是不好的话,到时候,亚利希望汉斯能阻止自己可能犯下的错误……甚至于……亲手了结掉自己……

汉斯知道,而且对这种感觉非常了解,当他自己知道自己是从何而来,是怎样的存在体之时,有一段时期,汉斯极度憎恶自身的存在。他第一次获得的救赎,是在遇上那名叫作阿芙莉娜的善良女孩吧,那一日,他得到了名为“汉斯”的自我。第二次的救赎,就是今天亚利所赐的,汉斯再次确认且得到了自我的存在价值。

此时,汉斯知道自己该作怎样的回答……

“就如同在少爷的眼中,汉斯依然是那个罗嗦、亲切温柔、料理一流的汉斯……在汉斯的眼里,亚利少爷仍然是那个正义感过剩、好强、爱惹麻烦的亚利少爷!”

“汉斯……”汉斯的话让亚利顿时会心一笑。“为何我的评语贬多于褒呢?”

“少爷也说我是罗嗦的人呀!”

两个人当场笑了起来,亚利的阴霾也一扫而空,同时,亚利也自嘲自己竟会不战而降,在还没尝试之前,就认为自己会输在御子之力前,这种消极的思想,实在有辱好强的亚利少爷之名。

“谢了!汉斯!”

亚利已经没有任何犹豫彷徨的思念了。此时已经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汉斯向亚利陈述觉醒的方法。

“少爷,请您开放自己的心吧,用心去体会万物呢喃的低语……您也可以使用克拉姆,去倾听克拉姆之声吧,毕竟,它是您最好的战友。”

“用“心”吗……?”

虽然汉斯是这样说,亚利还是摸不着头序。不过,此时也没有想这些事的时间了,伊萨残存的印记又瓦解了一个,这次是风的波动。亚利立即将克拉姆插入地板,全神贯注,顿时,克拉姆激放出光气的爆热气旋。

“不对!那只是克拉姆的光气波动,少爷!用心倾听!”

“克拉姆,拜托,请回答我吧……”

克拉姆仍然持续激放出光气的风暴,威势之强,连白塔都为之震撼,但是亚利的心之力仍然未见觉醒的迹象。

此时,又一个印记瓦解了,这次是暗黑之波动,伊萨痛苦的思念波,也传到了亚利的所在地,亚利终于有了变化。

“伊萨,撑下去!!!!!!!!”

感应到伊萨痛苦的亚利,全身爆发出青色的波动,这是觉醒之光,这是亚利正觉醒成为御子的明证,但是,随即青岚的风暴又被黄金光气的波动所掩没,亚利露出痛苦的神情,因为,异常且庞大的思念窜入了亚利的心中,那是充满绝望、痛苦、憎恨、邪恶、自私的思念,这些思念,是崩溃于巨大恐惧之前,狂乱的人们之心。

“亚利少爷!不要被人类负面的思念所惑!相信人心的光明,相信这个世界!”

“伊萨……等我……”

虽然痛苦,但是,亚利的心现在所想的就只有这件事,逐渐,青色的波动取代了黄金的光气波动,亚利的金发,也染上天空的色彩。亚利压制住负面的意念,他全心只想着要救伊萨一事而已。但是,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改变。

“究竟缺乏什么……?让少爷觉醒的要素……”

亚利仍然未完全觉醒,事实上,对于觉醒一事,汉斯也不是很清楚,毕竟,他也没有亲眼看过觉醒后的情形,但是,觉醒绝非只有如此而已,这一点汉斯非常的清楚。

此时,剩余的印记一口气瓦解了两个,水与地的波动消散了,这次,情况终于有了改变,在伊萨的心里响起了声音。

……伊萨……

伊萨听到了亚利的声音,他察觉到亚利的存在,随即,亚利的心里也响起了……

……亚利……

就在这个瞬间,两人同时产生了变化,伊萨的魂之光在一瞬间转变为红气的波动,在这个异象产生之后,“永恒的领域”的结界也随即消失了,障壁消失了,巨大的陨星照理说应该会直接坠落才对,但是看似微弱,那红气的波动竟然包裹住整个星体,陨石就这样停在半空中。这个异象,让众人都目瞪口呆不知其所以然。

同时,白塔顶也升起了一道青色的光之柱,光柱穿破了云层,随即消失在云层当中,这异象,对于狼骑士团的人而言并不陌生,因为,在午夜时分,同样的异象就曾发生过,那道光柱,还让亚利与他们的团长凯渥鲁夫在他们面前消失……

“那道青色光柱……难道是亚利君……”

曾身历其境的的凯渥鲁夫直觉性有这样的念头,从光柱中他感觉到亚利的存在。的确如此,在光柱产生之后,白塔顶的展望台就空无一人了,汉斯也随着亚利所发出的青色光柱被卷入天空。不过,以他的能力很快就脱离了光柱的束缚,他浮游在云层之上,亲眼目睹云层上的变化。不过,最让人讶异的,是汉斯的背上,显现了一对彷佛镶嵌了所有星辰光芒的光之羽翼,那是就跟姆亚教团的圣使撒达一样的光之翼。

亚利!?

那是很奇妙的事件,所有认识亚利的人,都在一瞬间说了这句话,在那一瞬间,他们都感觉到亚利的存在,那并不是他们听到了亚利的声音还是什么,是很直接就感觉到了,彷佛亚利的气息存在于世界各地似的。

……吼喔喔…….吼吼喔……

自云层深处,隐约传来了巨大生物的声音,听起来,彷佛是龙的吼声,所有的人都听到了那间断响起的咆啸。

而在云层之上的汉斯,则正在目睹那咆哮的源头,他非常地感动,因为,亚利终于觉醒了,其感应力比任何人都要来得强大的汉斯当然感受的到世界的异动,这才是真正的觉醒,“心”之御子的觉醒……

“苍龙觉醒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