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克斯战记》

第07话 徘徊的夜晚

作者:外国科幻

bordercolordark="#ffffff" cellspacing="0"cellpadding="0" bordercolorlight="#ffcc00" class="p2">

此时,有一个人也和亚利一样,在这么晚的夜里仍在马克威尔宅邸里徘徊着,她就是马克威尔的独生女米莉亚。不过,她并不像亚利一样只是无聊到处逛,而是在某个走廊上时而停步伫立,有时则来回徘徊不去。她的目的地,其实就是要打开走廊上的某个房间,然后走进去,在向房里的人倾诉一直埋藏在心里而未能说出的话。这个计划已经构想很久,但是米莉亚所缺乏的,仅是将它付诸实行的一点勇气。

‘(我……今天我一定要……。)’米莉亚在心底为自己打气。

虽然想鼓舞自己,但是,米莉亚还是无法下定决心。像今晚这样的情形,其实已经重复过好几次了,只是在最后关头时,米莉亚总是无法下定决心,最后只能失望地无功而返。只是打开一个门把的简单动作,对米莉亚而言却可能要用尽一生的勇气,就只为了要打开父亲马克威尔的书房门把,然后进去找父亲的一个行动。

就如汉斯所想的一样,这对父女之间的感情不仅不好,其实,他们之间也很少见面,更遑论交谈甚至家族的对话。两人会演变成今天这番局面,这自然有外人所不知道的理由存在。值得注意的事,是米莉亚一直抱在胸口里的一本书册,会让她鼓起勇气去找父亲马克威尔的原因,或许跟那本书有关系也说不定。

‘(我还是回房好了……毕竟……爸爸不见得会理睬我的想法……。)’

到最后,米莉亚还是放弃了,对于自己的犹豫不决,哀伤袭上了米莉亚的脸。失望的米莉亚一如往常向回自己房间的方向离去,但是就在走廊转角之处,米莉亚却与也正巧逛到此地的亚利,在转脚处撞个正着。两人都狼狈地跌倒在地。

“米……米莉亚小姐~~”

亚利一下子就认出对方的身份,自责感让他不敢再继续呆坐在地板上,他很快起身,跑到米莉亚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对~对不起!我~我实在太粗心大意了~~请你原谅我,米莉亚小姐!”

“不是的……是我自己不小心……也没看路……该道歉的人是我,亚利克斯大人……。”

双方都在向对方道歉,随后,两人也不知该说什么,就一直默默相对。此时,亚利正想问米莉亚为什么这个时间会在这里徘徊的事时,米莉亚则先发言了。

“对不起,我要离开了……刚才的事我会在下次见面时再好好向您道歉的……亚利克斯大人……晚安……。”

“晚安……。”亚利也只能说出这句话而静静地目送米莉亚离开。

在目送米莉亚离开之后,亚利也在想刚才的事,他感觉到米莉亚对他的态度似乎有点冷漠,当然,自己对她而言不过是个认识不到两个小时的陌生男人,对方和自己根本连朋友也称不上。不过,亚利隐约可以感觉的到,其实米莉亚并不是个会待人如此冷淡的女孩子,亚利甚至有这样的感觉,米莉亚似乎正面临很大的烦恼,所以才无暇理会周遭的人事物。一向乐心助人的亚利当然会关心起这件事,不过———

“算了,汉斯一定会反对的……到了明天,我对她,甚至对马克威尔家而言,就只是个毫不相干的外人罢了……。”

亚利与汉斯两人对彼此的了解,实在是比真正的亲人还要了解彼此的一切。亚利也只好打消这个念头,准备回房睡觉,做好明天要离开马克威尔家的准备。

铿锵——!

亚利不知踢到什么东西,墙角发出金属碰撞到硬物的声音,亚利将视线转向响声之源,在灯火的照映下,墙角闪烁着金属的光泽。仔细一看,那是一条银质的坠饰。亚利弯腰将这条项练捡了起来。

“这是米莉亚小姐随身携带的那条项练,难道是刚才碰撞时才掉的……。”

仔细一看,这条项练也有相当的历史,银质的表面也有点混浊不清,细子是因为撞击而不小心扯到才断掉的。

“我看,我还是拿去还给米莉亚小姐吧……这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想到还能跟米莉亚说话,亚利顿时也有点高兴,不过,亚利很快就打断这无谓又失礼的妄想。他想去找米莉亚,结果他却想起自己根本不清楚米莉亚的房间所在。正好,有一个女仆正往他这里走了过来。

“亚利克斯大人,晚安!”女仆一见面就向亚利行了礼。

“耶耶耶……这……这个嘛……。”

即使结结巴巴,亚利仍是无法将‘请问米莉亚小姐的房间在哪里?……’的问题讲出来,毕竟现在已经很晚了,就算是白天,这种话也不能随便向人说。毕竟人家是清白的小姐,这样莽撞地询问她的闺房所在,难免会被他人误会自己是否有什么不轨的意图,而且说不定还会毁了米莉亚的清白。

“请问还有什么事吗?亚利克斯大人……。”

就在亚利进退两难[?]之际,宁静的宅子突然有了惊变。

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吧吧吧~

女性的惨叫声回响在走廊之间,亚利也听到了。由声音大小来推断,事件的发生地点离此地很近,而且就在此时,在书房里处理文件的马克威尔也闻声跑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疑?亚利君,你怎么会在这……。”

“马克威尔大人,你别担心!我现在就去看看前面的状况!”

在一阵混乱之中,亚利就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一时间还搞不清处状况的马克威尔,便命令书房里的秘书及刚好在廊上的女仆赶紧去通知侍卫队前来。事实上,刚才的声音已经被屋外的侍卫队所发觉,此时屋外已是一片混乱与叫嚣声。

没过多久,亚利就接近了事件的发生点,这附近走廊旁的窗户被破坏,地上满是玻璃。就连装饰的宝物也散落一地,可是奇怪的是,亚利刚才还以为是小偷或盗贼闯入,可是他们却任由地上的珠宝撒落一地,反而一件也没取走。亚利再继续深入,在通过一个转角时,赫然发现地上躺着一男一女的尸体,两名都是宅里的仆役。

“可恶~竟然还伤害无辜人命!”

眼前血腥的景象让亚利愤怒不已,对于任意伤害无辜人命的匪徒,亚利一向是痛恨至极。入侵的人似乎是凶残的盗匪,即使自己目前手无寸铁,亚利也毫无退意。此时,走廊的深处突然传来了吵杂的声音。

“可恶!居然被发现了……都怪你啦!粗手粗脚地撞倒了东西……。”

“对不起……依格鲁大哥……耶!大哥你看!那里也有人!”

“什么!疑?他……他是!?”

依格鲁个子虽矮,但是夜视能力极佳,他一眼就看出眼前的人的身份,就是今天下午在普罗斯山道出口附近坏了他们好事的亚利。

“啊!又是你们!”

亚利也认出了那个爱玩刀弄剑的矮子的身份,而且更令他震惊的,是那个使用斧头,有相当实力的战士霍克手中所抓住的人,竟然是刚才与自己告别的米莉亚,米莉亚根本无法反抗霍克的力量,被捂住的嘴也喊不出求救的声音,不过,他求救的眼神已经被亚利看到了。

“放开她——!你们这群匪徒——!”亚利愤吼着。

“那小子没带武器,快趁机干掉他!上啊~~!”

受依格鲁煽动的盗匪们,就持刀拔剑向手无兵器的亚利杀了过来。恰巧,走廊上有副铁达尔格制的铠甲武士,亚利便赶紧伸手取剑,但是,剑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扣住而拔不出来,情急之下,亚利乾脆把整尊铁甲武士撞倒。

“这可是铠甲中的高级品!送你们吧——!”

来袭的盗匪们纷纷走避,整尊铠甲可是非常的重,要是被压的正着,可不是开玩笑的。但是这方法只能阻挡一时,要救米莉亚,眼前还有实力菲浅的霍克横阻在前方。

“要是克拉姆在的话……。”亚利的语气充满了不甘心的悔恨。

或许是亚利的运气,汉斯居然他从后面跑来,而且他手中还抱着亚利朝思暮想的爱剑-克拉姆。

“少爷!您的剑——!”

汉斯用力将手中那把极长的两手剑抛了出去,亚利喜出望外,伸手接住剑柄,当场就在空中拔剑,顺势就斩了一名想偷袭的敌人。散发着律动波光的钢刃自肩头斩下,穿过胸膛与腹部,血自伤口喷了出来,喷泄在红绒的地毯上,鲜红的染料上又添上一层更为鲜红的热血。

此时,亚利身后的走廊深处也逐渐传来阵阵的吵嚷声。来人脚步极重,应该是全副武装的侍卫队,掳走米莉亚的盗匪们也察觉到迫在眉睫的危机。

“那些薪水小偷终于也来了吗?既然这样……。”

依格鲁乾脆一不作二不休,自挂满匕首的肩带上取出两把匕首,以敏捷的动作将匕首掷射出去,他的目标并不是亚利,而是墙上的灯架。从被破坏的灯架里流出的灯油溅湿走廊的地毯,火也顺势延烧开来,整条走廊顿成火焰的通道。

“可恶!居然用这种小人手段~~!不要跑!把米莉亚小姐放了——!”

依格鲁才不理会亚利的声音,那群盗贼便朝着反方向离去,米莉亚也被带走了。此时,马克威尔与侍卫队也赶来了,看到熊熊大火的现场,马克威尔顿时也慌张起来,要侍卫们赶快灭火。不过,此时亚利却说……

“不好意思,马克威尔大人!待会我可能会弄坏您宅邸“一点点”的东西……。”

“亚……亚利少爷,难道您是要!?”汉斯有点不安地问道。

“就是你所想的那样!”亚利回答地极为乾脆。

不理睬他人的疑问,亚利将克拉姆高举过肩,超长的剑刃横置在亚利背后,亚利两腕紧握剑柄,似乎是要施展大动作的正段斩击,而他的目标,就是眼前的熊熊火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亚利克斯战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